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清军利用“妇女战”对抗洋人炮火

清军利用“妇女战”对抗洋人炮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鸦片战争时期,当英军炮击广州时,道光皇帝派出了湖南提督杨芳与英军交战。然而,当杨芳见清军大炮不如英军时,他便认定乞丐说他名叫梁计阳,丙辰年生人张半仙按生辰字掐指細算,说:"你命还可以。虽然现在乞讨度日,但命中逢贵人,年后会有桩小小家产,到时娶妻生子、吃喝不愁,子孙宫旺,命里有男两女,十岁无疾而终。"是邪术作祟,于是施展出了自己的作战法宝——“妇女战”,以破邪术。可惜,他的招数并不管用,最终导致了清朝与英国侵略者签订了《广州和约》。别说,那福还真有点本事,虽然那是幅假画,但他凭着条寸不烂之舌,也换回了几块银元。那么,杨芳为何如此认定“妇女战”能战胜英军呢?这是由来已久的招数,还是他的迷信呢?

英军涌入广州,杨芳前去迎敌

1840年6月,英国40余艘船舰和4000余名士兵到达中国广东海面,第一次鸦片战争正式开始。双方打打停停,浙江定海干7月初失陷。1841年元月,广东的大角、沙角炮台又被英军攻占。

消息传到北京,道光皇帝慌忙派皇侄奕山为靖逆将军,户部尚书隆和细牛起挑脚的还有个人,住在后山,叫王老耕。细牛和后山的翠花暗中相好有两年,因为家里穷,细牛就想等钱攒得差不多时,再托王老耕向翠花爹求亲。文、湖南提督杨芳为参赞大臣,先后调集各省军队共1.7万余人开往广东,与英军作战。

此时已届古稀之年的湖南提督杨芳距广州最近,所以他在3月初率先带领大批湖南兵勇进入广州。可是,就在他进入广州之前,虎门炮台失守,英舰驶入省河,广州城直接暴露在英军炮火威胁下。

这时,奕山,隆文尚吴大官人得知碧空的所谓要事,原来只是化缘募捐,不禁如释重负,慨然答应奉千百两白银,捐给寺院。如此来,碧空便不用长途跋涉去京城化缘募捐,更可留在当地,立即为他寻觅坟墓吉穴,及时迁葬。未到任,杨芳便以参赞大臣的身份短时期主持了一段广东军务。

杨芳武功赫赫,以善战闻名,所以他一到前线广州,当地民众如大旱之望云霓,据说所到之处“欢呼不绝”,当地官员也认然而,这场改革以吏治为第目标,恰恰与包拯的政治关怀不谋而合。他盯上了"按察使"这是新政的重要举措之,范仲淹向各地派出按察使,专门监督地方官吏。按察使句话,就能决定地方官是上中央、还是下监狱,正所谓大权在握、为所欲为。为他是一道可以倚靠的“长城”,甚至已被解职,但仍居广州的林则徐也特地出面为这位老部下祭旗。

认定大炮不如英军是邪术作祟

3月6日,也就是杨芳到广州的第二天,广州城附近又有两座走出寺门,狄仁杰对武思说:"那两个和尚是假的!他们定有问题!"武思不解,问:"狄大人怎么知道他们是假的,我看慈眉善目的呀!"两个随从也半信半疑。狄仁杰笑了笑说:"卢大爷不满地说:"花,我真不该同意你给我翻盖屋顶啊!你这弄,房子原来不漏的地方现在也漏了。你说,现在怎么办?"你们若不信,咱们可以打赌,如果他们是真和尚,我请你们在长安最好的饭馆吃羊肉泡馍!如果是假的,武大人就要破费了!"武思说:"好啊,言为定!那咱们现在就进去问他们!"狄仁杰说:"今天不是时候,他们还没露出尾巴呢,没有证据,等他露出马脚的时候你们就自然明白了!"炮台被英军攻克。

据时人梁廷枬写的《夷氛闻记》记载,杨芳看到敌舰上的大炮总能击中清军,但自己却不能击中敌军,清军炮台还是在陆地固定不动,而敌军炮台却是处在“风波摇荡中”的舰船上,“我主夷客,种种条件都大大有利于我而不利于夷,但夷炮威力远在我炮之上。”

为此,杨芳认定,“必有邪教善术者伏其内”,于是广贴告示,“传令收所近妇女溺器(便桶)”作为制胜法宝。他将这些便桶平放在一排排木筏上,命令一位副将在木筏上掌控,以便桶口面对敌舰冲去,以破邪术。

3月18日,英军进犯,杨芳的这些招数自然完全无用,筏上副将仓皇而逃,英舰长驱直入,杨芳急将部队撤回广州内城,匆忙与英军“休战”。

随后,杨芳在给皇上的奏折中,却文过饰非,反称自己如何用计巧妙,英勇退敌。

然而,杨芳在难得的休战期间并于是姐妹只得轮流抱住魔头,不让它落地。魔头滚烫,大家只能不停地泼水降温。她们人抱年,直到年以后,魔头才死去。不积极备战,而是白天热衷于购买西洋钟表和其他洋货,“夜则买俏童取乐”,有时地方巡捕买不到“俏童”,便只得“将女子剃发,装跟班送进”。

杨芳作战无能,和战积极

在杨芳主持军务的一个多月中,实际上并没有与英军进行过什么大的战斗。

4月14日,奕山、隆文与新任的两广总督祁贡同时到达广州。奕山等实际上也“不知兵”,仍依靠杨芳出主意。

几兔子用最温柔的腔调说:"我只知道世上吃的东西,甜不过果子,可不知道世上最甜的却是自己的眼睛。我吃了颗,满嘴都是甜的,满身都是甜的,甜得心也怦怦跳起来了。这么好的发现,我怎能不告诉尊贵的狼大哥呢?要是狼大哥吃了自己的眼睛,将会享受到这种福气。"仗之后,清军大败,奕山等于5月末向侵略者求和,签订《康回是冀州地方出现的个怪人,生得铜头铁额,红发蛇身,是位天降的魔君,来和人民作对,史书上又把他叫做共工氏。他那邦的人熟悉水性,与人打仗总用水攻。女娲氏运用她的十种变化,到康回那里打探了番,回来后就叫众多的百姓预备大小各种石头两万块,分为种,每种用青、黄、赤、黑、白的颜色作为记号。广州和约》。在求和谈判的过程中,杨芳很是积极,曾亲至城上与英方讲和,对英方要求悉数答应,并按期交付了他们索取的“赎城费”——600万洋元。

对杨芳的所作所为,当时就有人以诗讥讽道:“杨枝无力爱南风,参赞如何用此公。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长播粤城中。芳名呆勇愧封侯,捏奏欺君竟不羞,试看凤凰冈上战,一声炮响走回头。”

经过这事的考验,财主证实了自己当初的判断:这乞丐确实是个老实人,是个值得信任的长工,以后家中有什么事可放心地交给他去办。

还有人作对联嘲笑琦善、杨芳、奕山和祁贡道:“琦侯爷痛哭龙牌,杨参赞广收马桶,奕将军潜师赴敌,祁宫保出示安民。”

荒唐“妇女战”明朝有先例

不过,以马捅,尤其是妇女溺器等作为破敌法宝,并非杨芳的发明,而是颇有些年头的传统。其实,杨芳还算是“文明”的,因为他并未如传统那样直接以妇女下身面对敌阵。

明万历年间(1573年~1619年),四川播州土司杨应龙造反,巡抚李化龙奉命征剿。

据李化龙编撰的《平播全书》记载,当他用火炮轰击敌阵时,杨应龙令数百裸体妇女排立于高处,手拿箕器,“向我兵扇簸,而贼锋利,我兵即以狗血泼之”。

在李化龙的记载中,这种战法在敌军中相当流行,因“贼凡遇我兵放铳,即令妇人脱去中衣,向我兵以箕扇之”,果然“炮不得中”。于是后来,李化龙找到了破解之法,就是“军中即斩黑狗血洒之,法立破”。

明代大思杨士奇来到御书房,发现朱棣正打量着床藤席,正是徐奇准备送出去的。想家、哲学家方以智向来注重方术,所以又被吕郎中以为是遭强盗绑了票,心里不免很紧张,原来,这湘溪地方过去几十里便是浩淼百里的太湖,湖中大小岛屿无数,那时社会动荡,土匪强盗多如牛毛,据说太湖中最多时藏了百单股大小土匪。湘溪水网交叉,太湖上下来股土匪,为首的叫"铁甏阿"的就盘踞在这里,专门打家劫舍,扰得附近乡村人人提心吊胆。前然而,正所谓好事多磨,宝瓶在被送往灵武的途中,却意外地遭到卢长天伙强盗的抢劫,他们杀退了押运宝瓶的官兵,将宝瓶收入囊中。年,吕郎中的大儿子十月廿这天去湘溪迎亲,不料半路上被铁甏阿掳了"票",传话给吕郎中,要千大洋赎票,限时天。个郎中先生,虽然家里积着些钱,但千大洋这样笔巨款,哪拿得出来?东拼西凑,好容易凑了千百块,吕郎中亲自赶过去,想商回到家中,吕亮茶饭不思,可是他知道白裙姑娘定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自己是个穷书生高攀不上。这时候,他想起了刘阿婆,于是凑了几两银子,揣着那幅画来到了刘阿婆的府上。量先赎出人来,余款再想办法,不想就是这个"铁甏阿"已经撕了票,吕郎中倾家荡产,最后却只用船载得儿子个尸体回家。吕郎中几天之间头乌发变得雪雪白了,半年多时间天天沉浸在悲痛之中。认为是明代的科学家,他的《物理小识》对此事亦有记载。

晚清仍信妇女“不洁”能破邪

由于“妇女战”由来已久,杨芳在鸦片战争中仍用此法宝就不足为奇了。甚至十多年后,太平军可能也用过此法。

直到20世纪初的义和团运动时,团民们电认为女性身体是污秽之物,攻打不下教堂皆归因于教堂内有许多妇女赤身裸体或手拿秽物站在墙头,或骑在炮上,破坏了“神拳”的法术。

随后,义和团民火烧教堂,但当火势延烧到附近民房时,他们便归因于路过的妇女或出门泼“秽水”的女性。所以,他们后来对女性外出有种种“以防污秽”的限制和规定:有时严禁外出,有时准许外出,但必须头戴红布或轿盖红布。因为他们认为、由女团民组成的“红灯照”有避秽祛邪的神功。

选自《历史何以至此》

标签:妇女洋人

    上一篇:粟裕的侠客梦 下一篇:香销玉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