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香销玉殒

香销玉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科恩头脑灵活,自幼喜好侦探故事,立志要成为一位名侦探。虽然年龄不大,却也屡建奇功。他还是一位漫画爱好者,特喜欢朱百肖的作品。每个月购买《漫界》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上面有朱百肖的专栏。今天,他收到了一封来自《漫界》的邮件,说他成了本期的幸运读者,6月15日可以到天狼市少年宫参加杂志社组织的活动,到时朱百肖将赶过来和20名幸运读者联欢。

这个消息仿佛是从天上掉下了一个馅饼,科恩以前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有幸与朱百肖“面对面”。科恩欣喜若狂,在6商人说:"老爷,小人姓陆名金山,原本想皇恩浩荡,借着逢年过节的机会沾沾春联的光。小人家里开酒坊,又开醋坊,还养着许多猪,怎奈家里老鼠特大,就邀秀才上门写副对联。当场言明,写得称心如意,我双手奉上两纹银;若写得不称我心,他赔我两纹银。如今,他对联写得不好,按理赔偿,怎么能说我讹诈他呢?小人要告他诅咒小人。老爷手中的对联就是证据,望老爷明察。"月15日这天早早就来到了少年宫。与他一同赶来的,还有其他的幸运读者。

少年宫对面的一幢旅馆里,有一个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的小卧室,室内弥漫着淡红的光。床上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男子,正是朱百肖。在他旁边有一个漂亮的女人——纪香。纪香正跪在床前,一边偷偷地笑,一边往还在睡觉的朱百肖脸上涂着一个紫色的蝴蝶图案。

纪香穿着水蓝色吊带睡裙,露出的双肩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那么的白皙。看着自己的杰作,她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声惊醒了床上的朱百肖,他一骨碌坐起来:“你在干什么?”

“你醒了!”纪香温柔地说。

朱百肖擦擦脸:“这是什么?颜料吗?”

“是指甲油,颜色漂亮吗?今天刚上市的哦!”

“哎哟,真受不了!”朱百肖使劲用手擦着脸上的指甲油,一边小声嘟"爹,你怎么那么希望女儿嫁出去啊?女儿陪着爹不好么?"哝着。

“你还不去准备一下,孩子们在少年宫里等着你呢!”纪香拉开窗帘。

“哎汪坑和长源,是座落在婺源浙源乡深山沟里的两个村子,往外面走是察关村,从里面往外走必要过条小河。河上现有座古老的石拱桥,建于绍兴年(年),称祭酒桥。可是,知道这桥叫祭酒桥的人不多,可只要提起寡妇桥,附近十里村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至今为止,村里人无论是嫁女还是娶媳妇,只要过这条河,就是赤脚涉水,也不走这座桥,说那是座寡妇桥。为何又是寡妇桥呢?故事还要从很早很早以堑起。呀,糟了!”朱百肖连忙穿衣服,他好像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脸上的紫蝴蝶赖在了脸上,洗了几遍都洗不掉,他急了,扭头冲纪香吼道:“你别这么恶作剧!万一被我老婆发现就完了!”

“那岂不是更好!”纪香调皮地使着小性子,“这样你们就可以顺利离婚,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她又开始憧憬了。

“啪!”一个巴掌狠狠地打碎了纪香的幻想。

纪香捂着火辣辣的脸,朱百肖一脸的气愤,他恶狠狠地说:“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两个人之间纯粹是公事,你不要做白日梦了!”

“我会说出去的!”纪香看到朱百肖如此绝情,也被激怒了,她咬牙切齿地说。

“哼,我老婆早就发现了,她已经默许了!”朱百肖有点洋洋自得。

“哼!”纪香第日天气十分晴朗,张泽醒来后看见熟睡在自己臂弯中的红缭,仿佛是沾染了露珠的花朵,更加娇嫩动人了。心中不仅生出几分情意来。此后,人便如夫妻般相处起来,到夜里便开始翻云覆雨,共赴巫山。红缭的身体纤细柔软,还有着股淡淡的香气,更加令张泽沉迷于肉欲之中。这样的生活过了月余。天早晨,张泽刚刚睡醒,却隐约听见了红缭在屋外和谁说着话,出门看,竟是个脸上带疤,面色凶狠的和尚,身披黄色袈裟,手拿钵,非但没有出家人圣洁之感反而让人害怕。冷笑了一声,撇撇嘴说,“不是我们之间的事,是画的事。”

正打算出门的朱百肖呆住了。他不知纪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要向李老好夫妻两口子又勤快又贴心,妻子在十多岁时才好不容易地怀上孕,所以到丰润时李老好的妻子已怀有身孕。妻子怀孕后说来也怪都快满十个月了妻子还没生,李老好感觉这段时间妻子身体沉重准是要生了,所以就急着到李庄子来投亲。外界公布,你现在的画里有60%都是我画的!等大家知道了真相,你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到时候就没有人买你的漫画了。”纪香没看朱百肖,而是慢条斯理地戴隐形眼镜。

朱百肖浑身一震,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故作轻松地反问:“可是谁又会相信一个新手画家的话呢?”

“噢!看你蒙在鼓里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我真的为你难过。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每完成一幅画,就会在上面做上特别的记号?!”

“你……你说什么?”朱百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抱来自己的画集,急急地翻着。

“睁大你的狗眼,在你亲笔签名的下方……”纪香已经戴好了隐形眼镜,双手抱在胸前。

朱百肖这才发现,每一幅画自己的签名下都发现一个蝴蝶标记,这是……难道是纪香搞的鬼?

“对啊,这正是我的签名啊,我自己的作品里也有这个记号,拜你给我的工作量大增所赐,我的作品也逐渐有名了!”纪香故意拿出一面镜子,在朱百肖面前涂口红,不可一世地说:“我昨天熬夜赶出了一篇漫画,等一下叫快递送去出版社。哈哈哈哈!看来你这辈子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朱百肖的双手在打战——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听了纪香最后这句话,他失去了理智,顺手抓起桌上的一个玻璃烟灰缸向纪香头上砸去……

外面下起雨来。杂志社的工作人员告诉幸运读者们,朱百肖先生有点急事,迟些时间才能过来。由于下雨,上午他们就在少年宫玩一些室内游戏。

科恩在玩碰碰车的时候,突然看到对面的旅馆有一间阳台栏杆上晾了一床被子,很显眼。

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告诉大家,朱百肖先生马上就到。读者们沸夏启是大禹的儿子,是大禹娶涂山氏女生的。关于启的出生和启的得名,有个非常传奇的故事片。腾了,他们都拿出准备好的本子,占领好的位置争偶像的签名。

朱百肖到了,读者们拥上来索要签名。科恩站在后面,拼命地把本子往前面伸,还不时地跳起来,想多看一眼偶像。侦探那敏锐的观察力让他感觉到朱百肖不太正常,他的手总是不由自主地发抖。

签完名之后,读者们围在朱百肖周围,轮流向他当时时至冬天,漫天大雪,道士又冷又饿,身上只穿了件单衣,白毛大雪把道士的头发和眉毛都染白了,道士边打着哆嗦,边道:"要不给我个馒头或者件单衣也行啊,本道实在是又冷又饿"提五花八门的问题。科恩注意到,朱百肖有点心不在焉,总是朝对面的旅馆张望。突然,他的手机响了,刺耳的响声让大家都吃了一惊,他把手机拿到嘴边:“你好……你怎么样,心情好点了没有……什么!你想要自杀!你要从阳台跳楼自杀?不要!”

说着,朱百肖冲出少年宫,向对面旅馆冲去,杂志社工作人员也跟了过去。他们为朱百肖在旅馆订了一个两室一厅,他和助手纪香一人一个房间。

但已经迟了,众人还没有赶到,阳台上划出一道黑色的弧线,只听“咚”的一声,一身黑衣的纪香小姐从阳台坠下——七窍出血,已经没救了。

接到报案的菲尔警官来到现场,他问朱百肖:“纪香小姐是你的助手,对吧?”

朱百肖回答:“啊,是是是。她虽然刚出道,但是很有自己的风格,她刚才在电话里说自己没有才能,就想自杀,然后突然从阳台上就……就……我怎么劝也无济于事!”

菲尔警官又问跟朱百肖一起赶来的众人:“嗯,你们都目击了整个过程吧?”

“是的。”涉世不深的读者们第一次看到血淋淋的场面,有些慌乱,几个女孩还大哭起来。

但科恩却不会轻易相信,他走到死者的跟前仔细看了看,发现死者的眼睛里有隐形眼镜。这可真是太奇怪了,刚才好像看到她是戴着一副眼镜的呀?他不由得四下打量一番,果然,在离死者张大琴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张屠户下看看,那几个年轻人早跑了,低声说道:"要不,悄悄送到乡里的生猪收购站吧,只是,价钱低得很。"头部不远的地方有一副摔坏了的眼镜。

“综合目击证人的证词,好像是自杀。”菲尔警官得出了结论。

不,不对,不是自杀!这个人在坠楼之前就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人推下来的!科恩悄悄地打量着周围的每个人,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脸无辜的朱百肖身上。回想到刚才他的种种失常行为,科恩就更确信朱百肖正是罪魁祸首。难道是朱百肖推她下去的?可他当时正跟读者在一起啊,那是用什么方法呢?

看到菲尔警官已经下了定论,科恩走过去,拉拉菲尔警官的衣服说:“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刘在御林军中挑了十名膀大腰圆,胆量过人的壮汉,带了麻绳、刀枪弓箭直奔向海边的十座山峰。他们走到拾花鞋的地方,找到了摊血,那是人头上淌下来的。沿着这滩血向东,很快就发现了血滴,滴滴的血正是从那块黑云中滴下来的。刘带着十名壮汉,沿着地上的血点子,不分日夜往前赶,逢山爬山,逢河过河,走了天夜,爬了十座山峰,到了座最高最陡的山上,只见山顶上半亩大的块光哒哒石头,石头中间有井口大的个圆洞,伸头朝洞里看,只见黑洞洞的,不晓得有多深,撂块石头下去,就像扔出了只麻雀儿,没得回音。血滴到洞口就没有了,估计公主就在洞里,需要人下去搭救。这个人还戴着隐形眼镜呢?”

菲尔警官俯下身来看了看,说:“是啊,那又怎么样?”

“可是她在坠楼的时候还戴着眼镜啊,你们见过禹娶了涂山氏女,婚后不久便离家治水去了,别十年不回家园。禹采用疏导的方法治水,他开渠排水、疏通河道,把洪水路引向了黄海。为了疏通淮河,禹劈开荆、涂山,从此这两座山便夹淮河而对立了。而此时他的妻子涂山氏也生下了儿子启,婴儿正在哇哇地哭,禹从门外经过,听见哭声,也狠下心没进去探望。"过家门而不入"的千古佳话就此流传。戴了隐形眼镜还戴眼镜的人吗?”科恩循序渐进。“这倒也是!”菲尔警官皱着眉头,“难道说眼镜是在她坠楼之后有人帮她戴上去的?”

“也可能是坠楼前人已经死了!”科恩说,“有人把她的尸体抛下来的!”

“胡说八道!”朱百肖看到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居然识破了他的诡计,不由得心慌起来,“你也看到了,她刚才跳下来的时候,阳台上并没有别人!”

“或许有弹射机关,到时就把尸体弹出来!”科恩胡诌起来。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菲尔警官觉得科恩说的倒有可能,就决定到纪香的房间去调查一番。菲尔警官饶有兴致地对科恩说:“小家伙,想不到你还有侦探细胞呢,走,咱们一起上去看看。”科恩求之不得,就跟菲尔警官一起上了楼。

一开门,菲尔警官发现门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而科恩则踢到了地上的一个弯了的钉子,他把钉子拿了起来,菲尔警官则径直走到阳台皇子们听了老翁的传达之后说:"公主倒是干脆,开出这样的条件。请告诉她先不要走远了,我们考虑下。"说完大伙儿便悻悻然地回去了。那边,扶着栏杆向下望着。科恩也走过去,看到栏杆上有一个花盆跌落到阳台上摔碎了,纪香正是从这里跳楼的,难道是她跳楼时绊倒了花盆?

无意中,科恩的脚碰到了花盆碎片,奇迹发生了,碎片竟然自行移动起来,像长了腿似的往前滑,滑进了排水口。太不可思议了,他蹲下来仔细一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刹那间,他明白凶手用的是什么手法了。

菲尔警官经过一番调查,还是认为纪香是自杀,当他正准备离开时,科恩突然指着朱百肖说:“死者不是自杀,而是被谋杀的!朱百肖先生,凶手就是你!”

“哎,科恩,你在胡说什么,你不是说亲眼看到纪香从阳台上跳下去的吗?”菲尔警官以为科恩在信口开河。

“等着瞧吧,我会让他心服口服的!”科恩胸有成竹,他扭头对旅馆服务生说,“请准备一根钓鱼线、一个酱油瓶和一床棉被。”服务生很快就送来了这三样东西。

科恩先把钓鱼线拉出来,长度是从阳台扶手到大门口,把线弄成一个环状,用环状的一端穿过假设是死者的棉被的腰部,然后再把线从栏杆的扶手上面绕过,从下面栏杆的空当中拉向内侧。接着用环状部分套住一个花盆,然后拉紧钓鱼线,花盆就会顺着栏杆向上滑,刚好卡在栏杆的扶手处。再将死者顺着钓鱼线悬挂在阳台外面,做完这一切后,就拉着钓鱼线往大门走,并一直拉紧不让花盆掉下来。走出屋门,把门关上后,把钓鱼线的另一端套在一个钉子上,再把带线的钉子小心地横卡在门与门框间。

大家看后才恍然大悟,只要有人来开门,撑着被害者的另一端就会掉下去!

“天真的小孩!”朱百肖有点不屑地说,“照你这么说来,死者岂不是很早就在栏杆上挂着!那别人不就早发现了,早就报警了!”

“如果别人看到的是一床被子,还会有人报警吗?”科恩盯着朱百肖说,“你为了掩盖尸体,特意地把被子搭在阳台上!对这样来,神山果然稳定了,住在山上的神仙们,都快乐、平安地过了许多年。不对?还有,你跟我们在一起时那个来开门的人与你也脱不了干系!走道上有闭路电视,我们会很快找到你的帮凶的。”

菲尔警官立即命令助手马里到旅馆服务台,查看是谁到这里来过。居然是一个快递公司的员工。马里根据快递员的衣服上的标志,找到了快递公司,又拿着他的照片到公司查询,很快找到了那个员工,他得知曾经到过的房间发生了命案,大吃一惊。他说自己完全不知情,因为有人打电话要他到里面拿一份快递。说着他还把快递单拿出来给马里看,以示自己的无辜。马里赫然看到签名处竟是朱百肖的名字。

快递员好"当然了,我们要用马,把小牛皱胃的内膜捆在马腿上,然后把马从牛奶里拉出来。"他说。像又想起了什么,托着下巴说,那门没锁,很奇怪,刚推一下,就“呼”的一声全开了,而且还有钉子掉在地上的响声,接着又听到什么破碎的声音,但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委托人的邮件就放在门后的桌子上,我拿了邮件就回来了。那时大概是9时30分。

马里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果然如此,一切都与科恩猜测的完全吻合,9时30分正是纪香坠楼的时间。他立即赶回现场,向菲尔警官详细地汇报了一番。菲尔警官斥问朱百肖说:“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朱百肖有点慌了,豆大的汗珠不住地从额头冒出来,但他还是强行镇定着,色厉内荏地说:“很好的推理,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现场一定会有钓鱼线。”

“我会给你找回来的!”菲尔警官说好日子终于盼到了,这天是月十中秋节,石娃凿完最后块石头,花妹也绣完最后根丝线,他俩双双跑到村外的小溪边。花妹撒开自己的辫子,让清清的泉水冲洗着长发。花妹的长发浸在水中,溪水就打起漩涡来了,"哗啦,哗啦"不住地欢笑;溪边的那棵桃树,见了美丽的花妹,便在树顶上开出朵特别鲜艳的台来。石娃攀上去,摘下台,插在花妹第次挽起的发卷上。月亮当空照,星星眨眼笑,天上的仙女们个个都探头张望,谁不羡慕这人间的这对呀!,“马里,你到楼下去,在尸体旁边仔细寻找!”马里跑到了楼下,菲尔警官则在阳台上找。但最终一无所获。他对科恩的猜测动摇了,难道快递员的到来与纪香自杀真的是巧合吗?

“其实很简单,只要用多余的钓鱼线和酱油瓶就能像变魔术一样消失了。”科恩看马里忙得满头大汗,不好这天,杨少杰听说"怡春院"来了个叫翠浓的姑娘,生得天姿国色。当晚,杨少杰就带着大把银票,买下了翠浓的初夜,醉醺醺上了楼。早早地,老鸨已经布置好了喜房。这妓女的初夜,也相当于良家女子的出嫁,相当隆重。杨少杰迫不及待地推开门,不禁大吃惊。翠浓的卧室虽然布置成了喜房,可是,色调却不是大红,而是阴冷的素白。而翠浓也是身素白。此时,她正罩着个白色的盖头,背对杨少杰而立。意思再隐瞒下去了,终于要揭开谜底了。

科恩开始示范了:他把多余的钓鱼线绑在被害者和花盆之间,再把线穿过阳台排水口的里外铁盖,然后绑在酱油瓶上,接着把酱油瓶扔进排水口,盖上铁盖。科恩指着排水口对朱百肖说:“钓鱼线一定在这里面。”

其实刚才朱百肖的计划并不太完美,花盆打碎后一块碎片刚好压在了钓鱼线上,没有及时缩进排水口,科恩无意中碰到了那块碎片,钓鱼线才有幸“逃脱”,滑入排水口,这一点成了科恩破案的突破口。

“马上检查排水口!”菲尔警官兴奋了。果然在里面发现了钓鱼线和一个钢制水杯。那正是朱百肖专用的水杯,上面还有他的名字。

看到自己精心布置的黑幕被一层层地揭开,朱百肖急了,他还有最后一招,于是气急败坏地大喊:“真是太可笑了,在她坠楼之前我还和她通过电话呢!而且电话还是她打来的!”

“手机上有来电显示。”菲尔警官说,“把你手机拿来,我想查看一下!”

朱百肖傻了,自己的牌已经打光了,他不敢把手机拿出来——那上面根本就没有纪香的来电,那只是他自己设定好的闹铃声。他跪在地上,已经完全崩溃了,双手拼命地抓着头发:“纪香,对不起,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混蛋……我是一个自私的小人,看到你既年轻又有才华,担心你有一天会取代我,就千方百计地压制你……当我发现竟然陷入你的控制时就恼羞成怒……”接着他目光平静地望着科恩,“小兄弟,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就逃过了法律的制裁,将会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谴责!”

阴雨连绵下个不停,仿佛在为纪香的香销玉殒而哭泣。

选自《侦探推理》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