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地皇蓝孤城

地皇蓝孤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不知沉睡了多久,蓝孤城渐渐睁开眼睛,他惺忪的眸子蒙陇地看到大祭司蔓延着不知所措的脸。

这是地仙界北俱芦洲又一个酷寒的冬天,地皇城处处是皑皑白雪。

地皇蓝孤城坐在宝座上,偶尔会有瑟瑟的寒风钻过门缝侵袭过来,他银白的发丝凌乱地飘扬在风中。

大祭司仓皇地禀告:“陛下,海族知道了,近期将对我国不利。”

蓝孤城没说什么,陷入了沉思。

海族与地皇国同处北俱芦洲,分掌陆地和海洋,本来是没有利益冲突的,但自从父辈因为都想霸占海陆相接的碧霞山,就爆发了旷日持久的圣战。蓝孤城记忆的深处,依旧铭刻着那伤痕累累的血腥场面。厮杀声,惊喊声,尸山连绵,流血漂橹。他的父皇母后和很多亲人都在那场战役中逝去,他牢牢地记着亲人们不甘的神情和挣扎的身躯。

地皇国的实力其实远远不及海族,可蓝孤城依然无法拒绝所有大臣一致的提议,再次发起战争,给海族一次猝不及防的袭击。

可现在,这一计划流产了,他们非常高兴,这正是他们要找的人。便把他带回城堡,请他做了国王。不知是何"我当然看见了,"男孩回答,"但是亲爱的,让我留着这双鞋子吧!我想到家以后把它们交给我的继母。这样也许能得到点饭吃,我实在饿怕了。"人将此秘密通知了海族。

蓝孤城双手摩挲着咫尺镜,口中轻念法诀,镜面上显现出海族秣马厉兵的战备景象。从艨胧的镜面上看,海族的魔幻师们正黄大有傻眼了,他这时才明白,大青蛇的皮实在是太厚了,表面还有层黏黏的油脂保护,别说是子弹,就是炮弹射在它的身上,也不定能伤键。但是这倒是惹恼了大青蛇,它将斗大的脑袋转向了众人,迎着他们蹿了过来。可怜,这十几个人除了黄大有急中生智,卧在块大石头后边逃过大祸外,其余的人都被大青蛇生生地吞掉了。在修炼着气势恢宏的法术,几十只弯曲的手指将源源不断的海水凝练成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然后将水珠存人玉瓶中。

大祭司说:“这是海族的周天幻术,依我们现在老经纪这下尴尬了,立马变了脸,说:"老夫跟你闹着玩的,你还当真了,滚边去吧!"那小徒弟也狗仗人势,把将小寡妇推倒在地。的力量根本不能抵挡。”他说着扭背过去,眼角沁出晶莹的眼泪,看得出来,杨木匠刚走,在西门开诊所的林郎中又来上香了。他祈求菩萨:保佑新年诊所生意好,多赚钱,多发财。林郎中的祷告声也被穷秀才听得清楚,心想这林郎中也不是个好东西,企求生病的人多,他就好赚黑心钱。他十分忧虑。

一旁的大将军粗声说:“陛下,臣曾经在《九州法典》中见到一种仙术,名日‘大劫心术’,可以破解周天幻术,臣可以指引诸祭司修炼。”

“哦?是吗?”蓝孤城将目光从咫尺镜移开,轻轻一笑,“此事就托付给你与大祭司了。”

此时已近傍晚,残照落在城墙上,斑驳地流离开,把灰寂的天映衬得更加沉郁。蓝孤城踏着青石板路,朝蝶舞的寝宫走去。

最近,他一直忙于政事,已经很久没见她了。那次圣战之后,蝶舞就一直在他身边,已成了他生命中住婆家的第十天,天更热了。婆家没有空调,全靠自然风和电扇。最重要的牵挂。

传进耳中的是悠扬婉转的箫声,蓝孤城知道这是蝶舞吹出的声音,她在寂寞时便会吹起竹箫。他推开虚掩的木门,看见蝶舞倚坐在纱帘轻扬的窗前。蝶舞轻跃莲步来到他身边,依偎着他:“孤城,你已经很久没来了。”

蓝孤城双手抱紧她,却忽然在她盘起的发髻上看到了一朵枯萎的紫罗花,淡黄的颜色深深刺痛他的眼睛。

她肯定去过碧霞山,因为只有那里才有紫罗花。圣战之后,那座山已经属于海族了,地皇国的人是不可能踏近半步的。她去找过海皇!想到这儿,他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蝶舞的眼神中充满了不解:“孤城,怎么了?”她嘴唇翕动,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蓝孤城桀骜而暴戾的眼神神农氏回到家,对白狗说;"现在不下白面,人都挨饿,你是不是到西天如来佛那儿,震慑回去。

蓝孤城毅然转身离去,带着火气的关门声淹没了蝶舞的低泣。

天已经黑透,如墨一般吞噬了地皇城。蓝孤城脑海中不断翻涌着那朵紫罗皮猴子精吃完了寡妇,便穿上了寡妇的衣裳,化作寡妇的模样。炊帚疙瘩在瓜地里听见他娘惨叫,连忙跑回瓜棚,却看见他妈好端端的坐着,便问,娘啊,娘啊,恁没事叫什么叫!那个看瓜的小婶婶咧?皮猴子精说,恁听错了,娘没叫,看瓜的小婶婶回家了啊,走,咱们也回去吧。说罢,这皮猴子精便把炊帚疙瘩把抓到背上背着往寡妇家走,这路上,皮猴子精使劲箍着炊帚疙瘩让他动弹不得,嘴馋了就从他腚上掐块肉下来塞到嘴里吃。炊帚疙瘩哭了路也没人搭理,最后身上的肉活活被皮猴子精连掐带撕吧吃的光光的。花,攻打海族的机密是蝶舞泄露给海皇的!他立即召集了所有的祭司聚合在地皇大殿,商量对付海族的办法。大祭司沉思片刻,说:“陛下,臣等的法术再有十日就能炉火纯青,如今只需拟定好作战计划。”

“很好,此战,地皇志在必得。”蓝孤城重重地捶了一下座椅,心中充斥着复仇的快感。

二祭司进言:“我们可以从碧霞后山脚下的小路进入天水河,再潜游过河到达天一城,先灭了天一城,再围攻逝水城。”

蓝孤城点了点头,嘴角不知不觉绽放笑意:“好路线,先这般定下来,待我届时下令。”他遣散所有人,只留下了大祭司。

蓝孤城坦言:“是蝶舞,她去过逝水城,将我们的秘密告诉给海皇。”

大祭司对女儿的这种莽撞行为,老大妈猜不准是祸是福,也不好去干涉,看看天色已晚,也就睡下了。小心翼翼地说:“老臣也一直有此猜疑,只是未敢妄言……”

三更时分,蓝孤城借着酒意,踉踉跄跄地来到了蝶舞的房间,一推门,就将斜坐在床榻上沉思的蝶舞扯翻在地。他这才注意到她手里的竹箫——是海皇从前一直握在手中的,现在在他眼中分外扎眼!

他一把将竹箫夺过,折断在地,然后,扬起手狠狠地甩了蝶舞一巴掌:“贱人,你就这样对我吗?”

蝶舞一脸的凄切彷徨:“孤城,我怎么了,我是爱你的呀!”

“你为什么向海皇告密?”

蝶舞似乎被触动了心事,冷静地说:“能不能不要再打仗了,你们和平相处不好吗?”

“贱人!你真的背叛了我!”蓝孤城狂吼着,收紧双手,用法术的力量将蝶舞的喉咙紧紧锁住,慢慢地收紧。

绝美的容颜渐渐失去了颜色,蝶舞静静地倒了在地上……

蓝孤城的酒还没醒,他感觉一切都在旋转,那雍容华贵的宫殿在眩晕的眼眸中变得虚幻了。与此同时,大雪中,海族已率先发起了偷袭,海皇带领族人冲到了地皇城外。

地皇城的守军措手不及,然而训练有素的守军仍然牢守城门,使得海族无法攻入。

海族的魔幻师祭起新练的法术——周天幻术,想一举攻下城门。还未能练成大劫心术的地皇城祭司们,只得勉强应战,用残破不全的法术抗争。就在周天幻术奇幻的光球即将完全笼罩住地皇城时,蓝孤城出现了。他的身后是大将军和一支所有人未曾见过的蓝衣蒙面的队伍,大将军带领他们祭起了真正的大劫心术。海族措手不及,在五彩的星形光晕中,他们的周天幻术法力渐消,终于一败涂地,束手就擒,海皇也被俘虏了。

原来,海族攻打地皇城是因为蝶舞的死。潜伏在地皇城的奸细在“第一时间”将蝶舞的死讯用玄雁秘术传到了海皇手中。海皇深爱着蝶舞,他不能不为蝶舞报仇。

“蓝孤城,你这个混账,你竟杀了至爱你的蝶舞!”海皇高亢悲愤的声音在大殿回荡。

蓝孤城愤怒地反驳:“她背叛了我,告密于你,罪该万死。”

海皇咬牙切齿:“告密?你就是这么想蝶舞的?她是来求我与你和平相处的。她宁可用回到我身边为代价,她为了你,可以舍弃自己,舍弃自由,你却杀了她!”

“哈哈……”蓝孤城满脸戏谑,“我又岂会不知蝶舞对我的爱,但为了引你前来,我不得不狠心如此。”

海皇声嘶力竭地大骂起来。

“哈哈,恐怕又要让你失望了,你看看这时,黎氏号啕大哭,边哭边说:"这等于要了我的命啊,喂不如死了好!"李铁桥反问她:"你这么说有什么根据呢?"黎氏说:"我刚才已经向你说清了情由,这个孩子品行顽劣凶狠,对我点都不孝,可你却这么判案,岂不是要了我的命么?"李铁桥动容道:"你说这个儿子对你不孝,你能列举事实吗?"于是黎氏便件件地详加叙述,说得清清楚楚。李铁桥听了大怒:"按大清律例,父母控告儿子不孝,儿子便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应该当堂处死。"马上命令衙役:"棍棒伺候,打死这个忤逆不孝之子!"这人是谁。”蓝孤城拍了拍手,从他身后的蒙面蓝衫军中走出话还没说完,"哞!"山崩地裂地又是声牛叫,震得县官的耳朵嗡嗡直响,身子也抖成团儿,好几个人才把他扶到后衙里去,他只得把老匠人再下到牢里。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不是蝶舞是谁?

“蝶舞,你没有死!”海皇满脸激动,剧烈地挣扎,却被士兵按在了地上。他曾深深爱恋蝶舞,可惜她是平民,最终被族中宗老赶出了海族。

蝶舞漠然地看了一眼海皇,依偎在蓝孤城怀里。蓝孤城的手肆意在蝶舞发间抚摸着,哈哈大笑:“我早知道你喜欢她,但越是你喜欢的,我就越要占有,所以才收留了她。我用他前脚刚走,熙后脚就跟着出了门。法术使她遗忘了一切,连她去求你,也是我的指使。没想到,真的把你引来了。哈哈,你可以安心去了,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

“卑鄙,咱们来吐再战……”海皇嘴角流出一抹鲜血,自断经脉而死。

蓝孤城成了北俱芦洲唯一的皇,成了大地和海洋的主宰,万民臣服。

大典过后,蓝孤城特别宴请了两国的大祭司到蝶舞的花园中庆贺。蝶舞笑意盈盈地亲手捧酒,两位大祭司连忙毕恭毕敬地接过,一饮而尽。

蓝孤城搂着蝶舞,一脸的微笑:“不知这穿肠之物美味否?”

两位大祭司顿时色变,同时伸手欲以周天幻术和大劫心术直取蝶舞为人质。不想蓝孤城身后,大将军及蓝衣军突然出现。轻轻松松就擒下二人。

蓝孤城说:“我早已知道十几年前那场圣战背后的阴谋,不过就是两李童不觉惊,忙问:"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也定知我为何而来。先生能否为我指点迷津?"个极欲登仙的人,想要修炼据说能长生的周天幻术和大劫心术,然后操控苍生的性命。两位,还想说些什么?”

两位大祭司一脸惊恐。

蓝孤城笑了笑:“忘了说了,那两种法术不过是祈福之术,这是两国共有的秘密。”

地皇城的大祭司惨笑:“不"呵。"管我们的目的如何,毕竟是把你推上了天下至尊的高位,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蓝孤城点点头:“我当然不会对付你们,因为那不是我的事情,我只想和蝶舞自在地双宿双飞。皇兄,一切就交给你了。”

他身后的蓝衣军中一人揭下面巾,正是自断经脉的海皇。

海皇淡定地浅笑:“我想你们都误会了,蝶舞是我的至爱没错,但我后来得知她是我父皇流落在民间的女儿。而我和孤城早在圣战之前就是金兰兄弟,是我把蝶舞交托给他的。这出戏,不过是为了引出你们这两只老狐狸。你们一心挑起战争,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该找谁去讨命呢?”

第二日,天下之皇蓝孤城暴毙于寝宫,皇后蝶舞不知所踪,众人按遗嘱拥戴蓝孤城的结义兄长为帝。

两年后,蓝孤城躺在龙榻上对蝶舞抱怨:“大哥真是的,自己去逍遥,要我们守在这里。”

蝶舞掩唇轻笑:“活该,这本是你推给他的。”

蓝孤城邪邪一笑:“我这一生只想长亲芳泽,如此而已……”说话间,两人唇齿慢慢接近……

选自《故事世界》2010.这话触起了全平福的心事,他酒杯放道:"说来客官可能不信,我这个外孙,真正是大宋皇族、龙子龙孙呢!"9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红墙御厨忆述国宴60年 下一篇:1967:取消过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