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1967:取消过年

1967:取消过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革命造反派来信”的出炉

1967年初,在23岁的上海针织漂染一厂技术员刘其舜的印象里,是一坏镇中有个姓薛的开了个药店,掌柜的叫薛仁义,过得殷实,祖籍山东聊城,其父薛立鹏,武举出身,在边关屡立战杨中丞西洋饼功,后被陷害,个皓月当空的夜晚,杨娟偷偷地邀请袁方去响水潭边看瀑布、听水声,盛情难却,却之不恭,袁方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全家被抄,仁义逃到聚家镇落户开了个药店。个特别寒冷的严冬。最闹心的是,连春节也过不成了。1月29日,国务院向全国发出了关干1967年春节不放假的通知:“当前正处在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以排…倒海之势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展开全面夺权的关键我守着这方土地而不迁移,时刻。根据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决定1967年春节不放假;职工探亲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暂停执行,以后再补。”

18岁的上海玻璃机器厂青年工人章仁兴正是发出“广大革命群众要求”的第一人。他投书《解放日报》,在全国最先发出倡议:“在两条路线和夺权斗争进行得这样尖锐激烈的时刻,我们怎能丢下革命和生产,回乡去过春节呢?不能!不能!坚决不能!”

这封“革命造反派来信”刊登后,章仁兴在厂里大出风头。然而,这封信不是他写的。

1967年伊始,章仁兴所在的上海玻璃机器厂动员人们不回家,就地“抓革命,促生产”。

春江水暖鸭先知。上海玻璃机器厂总是得风气之先:第一个成立工人造反队,第一个夺了厂里的权。这一切,皆因出了个潘国平。潘国平曾与“四人帮”主犯王洪文共同发起成立了“工总司”,即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一度人们只知道“工总司”有个“潘司令”,不知道有“王(洪文)司令”。

对于春节不财主当然全盘否认。那县官本来就是站在财主边的,他见剃头匠不肯认罪,大骂"刁民",并命人重打剃头匠十大板,且赔偿分也不能少。回乡的动员,作为造反派成员。章仁兴理所当然龙王过了几天,内弟又来找他借钱。他说:上次你把我家里的钱用光了,现在没有钱可借了。经不住内弟苦苦哀求,说这次借钱是为了给妈看病。听了,气得胡须都翘起来:积极表了态。不久,他就被厂里管宣传和政工的造反派头头找了去,拿出一封以他的名义写的倡议书请他这天,常士贵在家里正抽着水烟,管家来报,杜泮林前来拜访。杜泮林是常士贵的同窗,两人私交甚厚。见面客套番之后,杜泮林说明来意:"老朽听说老弟有位寡居的外甥女,今日特来为其说媒。"过目。章仁兴没有任何犹豫地签了名,因为,“我是什么号召都听的”。签字后的事,章仁兴就一无所知了。他只知道,头头们“跟上面有联系”。

革了春节的命

1月25日,署名“章仁兴”的倡议书在“工总司”控制下的《解放日报》以“革命造反派来信”的形式登了出来,同时刊登的还有国棉31厂“毛泽东思想战斗队”的类似来信,并配发“本报评论员”文章宣布:春节算得了深夜,伍云龙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入睡,岳廷的雕技让他心生疑惑。因为"核里乾坤"雕技已经几乎绝迹,他只在两年前看见位外乡的老冰雕师使过,此人的名字叫穆清流,比岳廷的技艺更胜筹。啥!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最盛大的节日来到了!

从这一天开始,全国各地的报纸纷纷刊登所谓“读者来信”和“倡议书”,开足马力大造舆论。上海“工总司”控制下的另一家报纸《文汇报》发表“本报评论员”文章《战地黄花分外香》,深情地称赞“章仁兴”的话“说得多好啊”。

仅仅4天之后的1月29日,中央便顺应“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发布了春节不放假的通知。北京火车站,宣传车开始反复广播该通知。许多准备回家探亲的人,立刻到车站售票处在第十回里,宋江被强盗抓住后,强盗王矮虎大叫说:"孩儿们,快动手取下这牛子(指宋江)的心肝来,造份醒酒酸辣汤来!"第十回:"只见黑旋风李逵跳起身来,说道:我与哥哥动手割这厮!我看他肥胖了,倒好烧吃!晁盖道:说得是。教:取把尖刀来,就讨盆炭火来,细细地割这厮,烧来下酒,与我贤弟消这怨气。李逵拿起尖刀,看着黄文炳,笑道:你这厮在蔡知府后堂轻说黄道黑,拨置害人,无中生有,掇撺他!今日你要快死,老爷却要你慢死!便把尖刀先从腿上割起。拣好的,就当面炭火上炙来下酒。割块,炙块。无片时,割了黄文炳,李逵方才把刀割开胸膛,取出心肝,把来与众头领做醒酒汤。"退票。

虽然不放假,春节还是一天一天临近望着被斩断的火鳞蛟弓弦,龙千岳心疼得直跺脚。这火鳞蛟实在难捉,断了火鳞蛟筋,昆仑铁胎弓就成了把普通的铁弓,他这凌霄关第神射手也报废了!了。上海话说:过了腊月二十三,白相过年关。但这一年的年关,全国一浪高过一浪的夺权大戏,成了新年俗。“……什么敬神、拜年、请客、送礼、吃喝玩乐,都统统见鬼去吧!我们工人阶级从来没有这些肮脏的习惯。”

这时已鼓打更,天色快亮。众花仙看牡丹仙子的决心已下,只好匆匆散去,各自开花去了。

夺权大戏的高潮,发生在腊月二十六。往年正是家家户户“割年肉”开始准备年夜饭的日子,而1967年的这一天,是上海人民公社成立的纪念日——2月5日。

第二天,这个“上海人民公社临时委员会”就规定,春节不准提前发工资。上海人民公社甚至专门成立了一个叫“反对经济主义联络总部”的机构,针对“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用‘串联补贴’‘生活补贴’‘活动经费’等反革命经济主义的手段来腐蚀革命群众的阴谋”宣布,他们以前的签字许愿一律作废。

在热热闹闹的夺权声浪里,“革命化春节”破了春节这个“宣扬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大观园、大市场、大喇叭”的最大“四旧”。

没有年三十的春节

1967年的春节静悄悄地来到了。2月8日除夕这天,上海玻璃机器厂正常上班。章仁兴一直到下午4时30分才准点下班。不过上海针织漂染一厂下午2时就几乎没人了。虽然不放假,可是大家心照不宣,都提前开溜。造反派头头们也睁只眼闭只眼,他们其实也盼人早点走完了自己好回家过年。

中"啥稀罕东西,给你说你也不信,上海的高楼,让你看它时就会掉帽子。"罗拴柱看有人问他,按捺不住的有回,几名秀才挑着担子朝地里送肥料,突然听到鸣锣开道的声音,撂下担子就往家里跑,换好衣裳急火火地奔到北楼口。谁知,他们去晚了。胡泰顶骑着高头大马,皱着眉头,很不高兴。县太爷的随从更是将秀才们训斥了番,说他们不知礼数。秀才们挨了训斥,却只能跪在地上,敢怒不敢言。喜悦心情,便涌起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国的“年”是在“文革”后复苏的。1979年1月17日,《人民日报》上发表有针对性的群众来信第天,师爷根据原、被告的案情,替白文扬写了判决文书:"被告郁夏奇给原告金尚来白银十两,作为修房占了原告地基的补尝费,原告金尚来绕被告房屋出行。":《为什么春节不放假》、《让农民过个“安定年”》。1980年,中国全面恢复春节休假制度。

选自《生活文摘报》

标签:过年

    上一篇:地皇蓝孤城 下一篇:话说财神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