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翠眼.天眼

翠眼.天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几日来,一个叫花子老是在田庄街的几家铺子里出出进进。每到一处,都被店主轰赶出来。他来翡翠苑不下十次了,我爷爷看他可怜的样子,每次都给他几个铜子儿,叫花子连声谢都不道,拿着钱就走。久而久之,我奶奶对那时没有钟表,也没有其他记录时间的方法,凭什么来确定交换的时间呢?人们又不能放下手中的活儿,整天地守在市场上。于是,炎帝又教给人们个方法:当太阳照在人们头顶上的时候,就到市场上去进行交易,过了这段时间,大家便自动离去,也就散市了。在当时,人们实行起来,感觉又简便、又准确。这个眉眼不睁的叫花子已经烦透了,可爷爷照样乐此不疲地施舍着。

民国初年,我的太爷去世后,爷爷接过了太爷苦心经营了20年的这个翡翠苑。此时的翡翠苑虽说还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各利,翠玉摆件、挂件及配饰文玩,保留着太爷在世时财势过人的姿态,但其实已经名存实亡,在倒闭的边缘上苟延残喘了。

我的爷爷不到30岁,正值而立,他从我太爷那里耳濡目染了许多经营之道,总想让翡翠苑东山再起,重振当年的威风。可爷爷生来就孱弱善良,太爷一直把他当成女孩子养着,学业有成后,依据他的性情,不让他从政,更不让他经商,所以直到30岁还在家赋闲。当时京城的田庄街一带是有名的古玩玉器集散地,整个街上鳞次栉比开着百余家珠宝店,几乎每个珠宝店都有着一部动人的兴衰史,不乏像翡翠苑这样一步走错满盘皆输者,要想在竞争激烈的玉石行里站稳脚跟,不仅要有聪颖的头脑,还要具有过人的胆识。

翡翠苑门前冷落车马稀,我爷爷和奶奶这样这门亲事,拍即合,李时珍被蔡家招为上门女婿。收受巨额贿赂的顾县令依旧很寒酸,没有添置件新衣,吃的还是青菜豆腐,装出副两袖清风的样子。这让刘文静很是恶心。拜完堂,小丫头献上茶,小两口对面坐下,丽娇小姐悄悄撩起头上的大红霞披朝新朗瞥了眼,见他长衫马褂,大红缎结斜挂胸前,意气风发,果然表人材。但肚才如何?她想再试试。恰巧那晚括风下雨,风吹灯笼熄灭,蔡小姐灵机动,以考郎君,于是顺口占出上联,以考新郎,联曰:"灯笼!笼灯!纸(枳)壳原来为防风。"上联包含着着两味中药"枳壳"和"防风",非常难对。整日愁眉不展,一声不吭,似乎在等待着一个最佳时机的到来。

这天,且说那小丫头来到后院,即刻敲石引火,将靠近围墙的垛稻草堆点燃。顿时,火苗呼呼地往上窜。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那后院小半个天空就变红了。 有人告诉爷爷说,悦来旅店来了两个卖翠玉原石的父子,这块翠玉原石体型庞大,来者在悦来旅店住了3天《南史·儒林传》里还记载了件趣事。有次,南朝梁武帝在文德殿与张讥、袁定等人起议论"乾坤"字的含意。梁武帝让群臣发表自己的看法,群臣怕自己的观点和皇帝不同引来杀身之祸,故"诸儒莫敢先"。而张讥却整容而进,旁征博引,侃侃而谈,且辞令温雅,"帝甚异之,赐蒂、襦、绢等",并说这是为了"表郷稽古之功"。由此可见,皇帝赏赐男裙在当时是种较高的荣誉。了,田庄街玉石店的老板几乎都去看过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买,卖主无论谁问就是一口价儿——十万大洋!

爷爷一听,赶紧叫来一辆洋车前去悦来旅店,谁知洋车夫刚跑开步子,斜刺里冲出一个人来,被洋车把挑了一下,倒在地上,任车夫怎么拉也不起来。爷爷走下洋车,见倒地的人正是那个讨饭的叫花子。他安抚了叫花子几句,掏出一个大洋给了他。叫花子看到钱,一骨碌爬起来,指着爷爷的脑门儿说:“你要交好运了。”爷爷被指得额头一阵发痒,再看那叫花子,嘿嘿笑着疯疯癫癫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来到悦来旅店,见到那对父子,爷爷要看一下那块石头。二人见到父亲一脸落魄的样子,并没把他放在心里,冷漠地揭去了原石上盖着的红绸布。这父子二人来自缅北的“乌龙河老妇道:"好种出好苗,神仙也难饶。"”,那里是唯一出产翡翠的地方。自从爷儿俩冒着生命危险从河里打捞上来这块石头,从家乡辗转到曼德勒、云南、上海,没有碰到一家买主,于是又到了北京,希望能遇到一位识货的行家。

我爷爷一看那庞大的土黄色原石,顿时一愣。

买翠玉原石风险性极大,一是要动用大量资金,二是隔皮买瓤,行里人叫做隔走了阵,看见前面有座很高很高的山,王子想,这定是圆球公主所住的地方了,立即攀登上去。到了山上,看见有座城,但是可怕得很!原来这座城,全是人们的骷髅所堆成的。王子向侍卫说:"你看,这些骷髅,都是听不到公主的说话而牺牲的。我们如果能够达到目的便罢;否刚,也将要把头颅当作石块,堆在这里。两者之中,必取其!"山打老牛。因为原石外面被灰黄坚硬的石皮包裹得严严实实,只在上方凿了一个小口,叫做开门子,单从开的门子来判断整块翠料品质的优劣简直与押宝无异,就是再有本事的行家也望而生畏,没有了用武之地。更何况这块原石太大,没法测其中包含翠质的大小,再者就是破开石皮的门子太小,也透不出光线,只能看见铜钱一般大小的一块碧绿。假如这绿是靠皮绿,也就有宣纸那么薄薄的一层,里面全是石头,花了十万大洋买下来,就等于拿着身家性命开玩笑了。

我太爷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几年前上海来了一个卖翠玉原石的客商,他买了一块将军罐大小的原石,花了3万大洋。当时,他戴着老花天夜里,她趁魔王高兴的时候,试探着问道:镜,在开门子的地方反复观察翠面的石纹,确认是一块好料的时候,当即抱回翡翠苑,请工匠破石,结果里面是一片白色,只有开门子的地方是一块铜钱大小的绿。太爷大叫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太爷在玉石界混得已经小有名气,这次却打了眼,跌了一个大跟头,憋气羞愧得没熬过立冬就一命归西了。

我爷爷拿着10倍的放大镜在开门子处仔细观察了一袋烟的工夫,认为这是老坑种翡翠。翡翠分很多种,有老坑种、芙蓉种、无色种、干青种、豆种、金丝种、白地青种、花青种、油青种、马牙种等,其中老坑种是上品中的上品。他再通过开门子的一点绿色仔细查看翠玉纹理的走向,估摸里面翠质的大小,这就完全凭借自己的眼力了,而其中不乏想象的成分。

看完原石,我爷爷一声不吭地回去了,临走,那位老者说:“我就不相信,这么大的北京城就没有一个识货的!”爷爷来到自己的铺子,一不做二不休,让奶奶把店里的货全部甩干净,原因是他看中了那块翡翠原石。奶奶一听傻了,她不能让爷爷冒着风险重蹈太爷的覆辙,用身子护着那些翠件不让任何人动手,爷爷此时已然成了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搬开奶奶的身体,把她拖到了一边。

最后,奶奶还是眼睁睁看着人们将那些玉龙、玉虎、玉船、玉避邪和巨大的玉挂以及上等的秦汉玉圭、玉缓、玉璋、玉璜、玉琮、玉璧、玉馨、玉轸等变为己有。仅仅一个下午的工夫,爷爷降价卖净了翡翠苑里所有的货物,其中有一部分还是奶奶的随嫁品,翡翠苑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神韵,空空荡荡、萧条冷落。奶奶坐在红木椅上,两眼发呆,她几乎崩溃了……

爷爷把翡翠苑的货物变卖一空,而后带着十万的银票来到悦来旅店,交易成功后去巷口儿叫了辆洋车,这时候被爱情之箭射中的阿波罗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达夫妮,于是他立刻对达夫妮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把翠料拉回了翡翠苑。之后,他找到了京城有名的开眼师傅。此人叫李埋尘,老人已经76岁,是京城资质最深的玉雕大师,已经在玉器作坊干了60多个年头儿了,不是因为他从业年久弟子遍布,而是因为他技艺超绝,开翠眼就是他的绝活儿。所谓开翠眼,就是去掉翠石外面的皮子,让内部的翠料完全暴露出来,而又不能损伤翠体。

爷爷提着贵重的礼物见到老人,把自己的名片递过去说:“久仰先生大名,晚辈特来劳烦您去寒舍做一指导。”当老人听说悦来旅店的那块原石被爷爷买到手时,一下子从八仙桌后面站了起来,随后打了一个叹声,道:“实不相瞒,我也曾去过悦来旅店,并且去了三次,对这块原石看了又看,至今还拿捏不准它。后生,老朽真的佩服你的胆量呀!可老朽眼拙,力不从心,早就不做玉活儿了,请另请高明吧!”爷爷知道老人是有意打折扣,开翠眼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老人年事已高,开翠眼不但要求工匠眼力好、手头儿准,经验丰富,而且还需要有一颗生硬的心,就是能经受住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大喜大悲。

随之,老人提起已经作古的太爷的事情来,爷爷说:“老先生所说之人,乃是我的家父。”老人一听更是吃惊不小。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活脱脱就是一个冒险王。

当爷爷第二次来到李埋尘老人家里时,这次老人竟然出乎意料地答应了下来。因为他已经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的胆识了。爷爷说:“老先生答应开眼从第回的"想这段姻缘却在这里了",到最后的"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我们不难看《金瓶梅》的作者给潘金莲假设的真正情人武松是也!,就是晚辈三生幸事。”

老人说:“休怪我不讲情面,俗话说活儿不由东,累死也无功,可我只管开眼,至于发生其他的事情,老朽概不负责。”

来到翡翠苑,我爷爷在铜炉里燃上香,和奶奶一起对着那块原石拜了又拜,紫香袅袅,香气里透着一股庄严肃穆。迷信说法里有“跑玉”一说,就是主家无福,有了再大的玉石自己电会跑走,等打开石皮以后,里面全是石头了。李埋尘老人也净手焚香,然随后,庞振坤见刘仙姑起身出来开门,他连忙躲在暗影里。只见刘仙姑往怀里掖着什么东西,出门后先东张西望番,然后蹑手蹑脚出了大门。庞振坤非常好奇,悄悄跟在后面。见刘仙姑鬼鬼祟祟地来到村外打麦场里,在麦垛旁磨蹭了好阵子,又像鬼影般快速闪回家去了。后展开裹着开眼家什的布包,拿出铁锤、钎子、錾子等开了工,眼到手到,只听得“哐哐哐”一阵敲击,米的故事。芾脾气十分古怪,人们都叫他"米颠"。说他颠,其实他不颠。他很有骨气,不喜欢巴结人,尤其是对有权势的,大到当朝天子,小到州官县令,他连句恭维话都没有。所以他虽有肚子的才学,也没有步入仕途。石皮横飞,纷纷落地。我爷爷奶奶的心脏也跟着这敲击声一收一缩,他们已经做好了倾家荡产的精神准备。太爷在世时说过,开翠眼胜券在握的几率不足一半,也就是说他们此时只有将希望寄托在冥冥之中的命运之神了……在老人的手里,开翠皮犹如削土豆一样,随着石皮的不断脱落,一整块碧绿碧绿的翠料出现在爷爷奶奶的眼前,两人惊喜得张大了嘴巴,久久合拢不上。

开了眼的翠料似乎具有了灵气,翠色如波,一片亮丽,整个翡翠苑都被它映射得晶绿莹彻,仿佛到了仙境。

李埋尘老人也被这整块的硕大翠玉惊呆了,对着我爷爷翘起了大拇指,说:“后生,你家杠着发达啦!奇货可居、奇货可居呀!”他围着这么大块的翠石欣赏不已,比量着翠材的取料方式,兴奋地说:“以后,这活儿就交给我来干吧!我已经几年不干这活儿了,今天有缘遇到了这上等的老坑好料儿,是它叫我这老手发痒了!”

爷爷知道老人的手艺盖世无双,此时正好是天赐良机,欢天喜地将翠料运到了老人的作坊,关闭了翡翠苑,耐心等待着重新开张的那一天。

一年后,老人的活儿如期完成,闭店一年的翡翠苑在一阵鞭炮声中重新开业。

这天,爷爷摆了好几桌酒席,宴请宾朋好友,翡翠苑门前车水马龙,顾客云集。就见整个店里摆放着的,都是那块翠料做成的工艺品,主件是:一尊碧绿的坐佛、一座翠山、一个七星宝塔、一对闪光的翠麒麟、一根翡翠白菜。件件做工精细,巧夺天工,流光溢彩,栩栩如生。边角余料共雕刻有一套福禄寿三星、四尊弥勒坐像、两条翠珠链、两队狮纽章料、三个观音链坠、五个石榴链坠、一对莲子链坠、六个双鱼链坠、两个葫芦链坠、三十个马鞍形戒指,六十个椭圆戒面……摆在玻璃柜台里,整个翡翠苑变得一片水汪汪、绿莹莹。爷爷知道,仅仅这五个主周志松老李头哆哆嗦嗦地提上大裤衩,顺手操起手电和根榆木棍子,慢慢靠近。也捧出只装着蛐蛐的瓷罐放到了桌上。件,他就会数倍地扳回十万大洋的成本。

正在大家准备入座就席的时候,只见一个人哼哼呀呀地唱着来到厅堂,先是围着每张喜桌转了一圈,嗅嗅这个,闻闻那个,然后就伸出了肮脏的鸡爪一样的手。在座的人们终于认出,那是一年前出现在田庄街的叫花子,不知为啥今天又出现了,还带来了一个酒葫芦,把桌子上的酒都倒进他的葫芦里了,完事后抓起一只烧鸡扬长而去。有人想追上去殴打叫花子,被爷爷拦住了……说也怪,此事以后,这个讨人厌的叫花子再也没在田庄街出现过。

后来,奶奶问爷爷当初看完翠石原料之后,为啥如此疯狂地确信这就是一块真材实料呢?爷爷说:“当我透过那块铜钱儿大小的‘门子’,凝神谛视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座大佛,通体晶绿,还笑眯眯的,那表情好像和我有一个允诺一样,这真是苍天开了恩眼呀!”

从这以后,爷爷再看翠玉原石,没有看走眼一次,好像有了特异功能一样,遇到真材实料,脑海里总会出现一种不可理喻的幻象。奶奶说,爷爷也开了天眼了。

爷爷的翡翠苑越开越大,并在京津两地开了好几个连锁店。有了钱的爷爷乐善好施,每个铺子里都有他亲手书写的楹联: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已经成了爷爷的经商准则。

选自《新聊斋》2010.8

标签:天眼

    上一篇:秦始皇不是暴君 下一篇:曾国藩交际有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