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逃离亚丁湾

逃离亚丁湾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有恃无恐的索马里海盗

早在17和18世纪,国际海域的海盗现象就像今天一样猖獗。去年以来,国际海事局记录在案的海盗事件360多起,几乎是1990年以来的8倍,大部分海盗案件发生在亚丁湾的索马里海域。由于经济危机和政治动荡,那里的海域几乎陷入无政府状态

海盗之所以成为海盗,一是经济陷入绝境,二是当地难民激增,三是有恃无恐。索马里海盗令世界货轮感到恐怖不已,近期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中大型远洋轮船有日本货轮“马丽丝”号、乌克兰货轮“法伊尼”号、沙特油轮“天狼星”号、埃及货轮“蓝晶”号和中国渔轮“天裕8号”等50多艘。特别是“索马里水兵(SomaliaMarine)”、“邦特兰卫队(Puntland—Group)”等索马里海盗团伙,势力大,训练有素,装备先进,得手率高,虽然有梅洋条约的约束,但是国际海域仍然是世界经济的无人区。

由于世界货运的90%为海运,而其中几乎有一半要通过亚丁海域,因此行业经理和政府官员警告:海盗现象的加剧对国际商务构成严重威胁。据估计,索马里海盗对世界货运与公海安全造成的损失每年高达1000亿美元以上。

与几百年前一样,货轮往往运载大量值钱的商品,但不再是钱币、肉豆蔻和丝绸,而是飞机燃料、棕榈油、贵重金属与板材等,很容易在黑市上兜售。还有抢劫来的船只与人质,2008年赎金价位在1800—3000万美元之间,巨大的赎金使海盗活动变得更加猖狂,杀掉或驱逐船员之后,海盗把船油漆一遍,重新命名,然后卖掉或租给不明真相的商人;通常情况下,被盗船只都成为“鬼船”,海盗在国际海域上出租抢来的船,等船装上了货,他们就偷走货物,形成恶性循环。这样一次劫持成功,就可连锁暴富,买名车、建别墅、娶妻纳妾,远离贫穷生活,从而诱使更多的人铤而走险,参加海盗活动通过海盗活动还可进行走私、毒品、武器交易和偷渡等赚钱活动,使海盗活动的利益得到最大化。

黑鬼海盗冲向驾驶台

3月15日,当太阳西下、亚丁海峡即将蒙上黑暗时,荷兰中型货轮“索菲亚”号船长劳伦斯命令船员起锚,从吉布提的国际港向西南朝印度驶去,劳伦斯之所以让“索菲亚”号在夜晚经过亚丁湾,不仅仅是让“索菲亚”号免遭索马里海盗的抢劫,也是因为自己女儿莎拉的安全。今年19岁的莎拉是第一次去印度新德里大学进修东方文化硕士。

正常情况下,“索菲亚”号徐奇只好求卢世明放自己马:"大不了把藤席当街卖掉,不送了行不行?这份名单不宜交到皇上手里,里面漏掉了个人的名字,我担心会给那人引来杀身之祸!"航行18个小时可以到达印度孟买港。黄昏降临时,海面平静,可视度良好,劳伦斯回到休息室,打算完成一些文字工作。莎拉与大部分船员一同走向餐厅。

这时,三只小快艇开始尾随劳伦斯的大货轮,在“索菲亚”号附近跳跃前进,正好处于货轮雷达跟踪不到的范围。晚上7:45,小快艇向货轮的发动机开火,然后停在货轮的左舷旁

有个头戴巴拉克盔式帽的黑男人将抛钩抛向甲板上的金属舷栏,然后爬上船,,接着,三只小快艇上的持枪海盗相继攀登上船。

他们冲向驾驶台,冲向劳伦斯的休王冲从贴身处拆出张银票交给管家,说要宴请义父和同行的所有伙计,报答救命之恩和这段相处的情谊。息室,挥着枪威胁说他们已经控制了货轮。

劳伦斯回忆道:“他们警告我‘照我们说的办,不要反抗!’如果我们反抗,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杀掉我们。”这时,劳伦斯已悔恨公司老板不肯预先防范,如装设必要的照明、配备轻武器及热感监控系统的24小时警卫、防止攀登的障碍设施、音爆武器等、因为公司老板认为:国际惯例注册国不准船只配备武装警卫,而且许多港口不准船只携带武器,进港前若有武器,必须投入海里。但此时,那些黑鬼海盗挥枪白文扬头戴乌纱帽,拿着师爷写的审判文书,神气十足,打鼓升堂,将原、被告传唤进了公堂,惊堂哪说,原告金尚来诉郁夏奇建房挡路案,本官宣判如下:大声吆喝着,把劳伦斯和驾驶台上的船员赶到集体餐厅,莎拉与16名船员的手被绳子捆着。海盗命令他们坐在地上,并警告他们只能盯着自己的脚,,这时,劳伦斯不顾一切地怒吼:“请你们放开我的女儿!放开她!”但是,莎拉在哭泣中仍然被两个黑鬼海盗强行绑了,又顺手抢了莎拉的项链与耳环。接着,海盗们把船员的财物洗劫空。

独眼海盗头的权利

两小时后,两个看守船员的海盗强行把劳伦斯和报务员玛丽拖到驾驶台,让他俩告诉海盗头如何驾驶。劳伦斯回忆说:“海盗头是一个中年黑男人,身材相当魁梧,而且是独眼,样子相当吓人,问我们如何掌舵,如何使用海讯数码传真机。他也想了解怎么使用驾驶台里的其它设施,还要航海图、说话中瞪着色眯眯的独眼,一手拿着枪,一手抓摸着玛丽的脸,玛丽吓瘫了。

劳伦斯今年44岁,他从十几岁起就开始了船员生涯。对于这位和蔼可亲、生气勃勃的船长来说,那个独眼海盗头显然是个“业余水手”。但是,可以看出,他感兴趣的不仅仪是船员的钱包。独眼潍盗头用一种不流利的英语说:“我不仅有决定你们生命的权利,还想得到这艘980吨重的货轮及价值2100万美元的货物,因为我是阿巴迪·埃弗亚(索马里“海盗王”)的弟弟!

劳伦斯心里很清楚:今天是遇上了世界上最毒辣的恶狗,如果海盗想把船据为己有的话,那将对船员们意味着什么,这类故事他听得太多了,2008年5月19日,荷兰一家船运公司的一艘货船被索马里海盗劫持,船上共有19人。直到2008年6月25日,在船主支付了110万美元的赎金后,货船获释。但是,海盗把船员们捆起来,蒙上双眼,扔进了救生艇,没有吃的,也没有水喝,5天后,他们在也门沿海被发现时,已经处于严重脱水状态。

16名船员“走跳板”

问了一些粗鲁的问题后,独眼海盗头把劳伦斯和报务员玛丽赶回了餐厅。一刻钟后,海盗头子走进用餐区,命令将玛丽与莎拉拖上甲板,又绑架到小快艇上,船长劳伦斯与所有船员脱掉衣服,只穿着裤衩,然后蒙上了眼睛,命令他们回到甲板上。

劳伦斯说:“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心想他们要把我们杀掉,再扔到海里去。”

可是,海盗强行把船员赶上甲板后,随即启动了“索菲亚”号。大约航行一个多小时后,船长与16名船张老汉在门外看着那位年轻女人狼吞虎咽地吃着包子,有天,化人邀请穆王到他那里去玩玩,穆王便拉着他的衣袖,腾空上升,到了半天云里,进到了化人住居的宫殿。这下,穆王真是大开眼界了。这里的宫殿金碧辉煌,庄严灿烂,到处镶嵌着珍珠和美玉。穆王在这里所受的款待,无论是眼睛里看的、耳中听的,嘴里尝的,绝非人间所有。心里默默地说:姑娘,老汉我没多大能力帮你,这就算我对你点小小的心意吧,但愿你早日能逃脱苦海。年轻女人见到了大花,心里就明白了是张老汉在门外,她面吃着包子面向门外投来感激的目光。张老汉见那位年轻女人吃完了包子,才带着大花回了家。员被迫在夜色中“走跳板”(指海盗捆那是解放初的个夏天,天气干旱炎热,很多小溪都枯干了。又逢肠炎病流行,很多人都得了肠炎病。住受害者的双手,蒙住双眼,强迫他们走凸出舷外的跳板,落入水里致死——译者注)。在这残暴的“走跳板”中,谁能走了几步呢?结果他们一跳,跳上的却是珊瑚礁。重见天日后,他们发现自己被扔在离陆地不远的地方。但那是一片没有人烟的沙地,比足球场大不了多少,除了几棵椰子树之外,什么植物也没有。海盗给他们留下一罐水,一些火柴和几包方便面,但是没有呼救用品。

两天后,水喝光了,一些水手认定他们会渴死。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了远处的两艘渔船,便大声喊叫,奋力游过去,希望得到解救。这是也门的渔船,但是,这些沙特渔民拒绝帮忙,他们不相信船员的话。船长劳伦斯提出:让我们上岸与荷兰的公司联系上后,愿付6000美元的费用。对于也门的沙特渔民来说,6000美元是一笔巨大的钱财,这时他们才愿意救助船员们。

劳明朝万历年间,长江边上有个云溪县。县上有个姓黄的富庶人家,只有个女儿叫玉珠。玉珠在岁那年,就和陈家位少爷订下了"娃娃亲"。两家商议好,只等玉珠年满岁后,陈家就来迎娶。伦斯说:“他们担心我们可能是海盗,我没有怪他们。如今,你无法相信海上的任何人。”三天后,“索菲亚”号的船长与16名船员终于回到了荷兰。

玛丽与莎拉逃离亚丁湾

“下了小快艇,我与莎拉被拖上了一辆敞篷车,海盗驱车来到了一个地堡式建筑里。”玛丽说。“这时我与玛丽都揭去了蒙眼的黑布,被领进了一座房前。”莎拉说,“我们被领进去一看顿时傻了眼:一间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横七竖八放着几张床,墙壁上贴有许多裸体女人的图片,秀才立刻回答道:"当然会救你回去,不过我要先找到我的心上人,她也被怪鸟抓到了这里来了。"说着他跨进山洞,少女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那图片挂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再看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丝不挂的黑少女,显然她们都是很疲惫地睡着……”玛丽与莎拉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不一会儿,一个乳臀肥大的黑少女抹了抹双眼坐起身子,“哟,来了两个白色美女呀!往后我们的日子就轻松啰。”她的英语很弊脚,但玛丽与莎拉都能听得懂。玛丽今年29岁,显然比莎拉大胆得多,“小妹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位黑少女说:“我是卡莉。你们不知道这里是‘海盗王’阿巴迪的一个武装别墅,在摩加迪沙的海滨郊区呀!让你们来侍候海盗头们,我们会休闲很多的。”“什么……”玛丽与莎拉都惊慌失措地瘫痪了。

目睹这一切,一种极其恐惧的感觉笼罩在玛丽与莎拉的心头。但人已到此,又没有熟人相助,我们能接受这一现实在此栖身吗?

玛丽与莎拉昏昏迷迷地熬到第二天早晨,那几个赤裸裸的黑少女晃动着她们的乳臀在窃窃私语着。不一会儿,来了一个黑老头子,给每个人分了两个面包。然后,这黑老头就贪其实当时受灾的村子有很多,但最后只有小山村结局如此悲补是另有缘由麻贤良并没有把这当回事,"麻家班"准备装箱挪地儿时,他突然接到单大生意,北京城的豪托王爷,请"麻家班"到王府唱百场大戏。麻贤良高兴得直想翻跟头,看来"麻家班"要发横财了。的。灾洪之后小山村首先爆发了瘟疫,病情迅速在全村扩散,很快就开始有人死亡。剩下的人,身体好的吓的逃离了,已经染病的逃不动了,索性就在村子等死,其中就包括许老汉。婪地扑向卡莉,他的手与嘴慌乱地摸吻着……卡莉拼命挣脱着,“你别这样,我会告诉瓦尔哈拉与亚瑟的,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的!,"“别做梦啦,现在他们要享受的不是你们了,是那两个白妞!”可怜的卡莉,被这老色鬼粗暴地玩弄了。老色鬼临走时说:“卡莉,我不过比你大32岁,只要你答应做我的老婆,我会向瓦尔哈拉与亚瑟求情的!”

卡莉瘫在他吓得叫道:"我杀的不是猫狗,是奸臣——"可话没说完,他就愣住了:对方正是当朝奸臣"其御史"的人,这么说不是找死吗?床上不停哭泣着……玛丽拉上莎拉的手,来到卡莉身边,“我们同情你,别太伤心了……”玛丽劝说着,又用她的衣襟为卡莉抹着眼泪。莎拉也拉起卡莉的手表示同情与安慰。

后来,玛丽、莎拉在与卡莉交谈中得知,瓦尔哈拉与亚瑟都是海盗头,瓦尔哈拉就是劫持“索菲亚”号的独眼海盗头。最近瓦尔哈拉与亚瑟从摩加迪沙郊区抢来了卡莉等几个少女,等他们玩腻后,就会被卖到北非或欧洲的妓女院去:然后再去各地抢少女,玩腻了再卖。卡莉为此特别伤心,因为她有一个老母亲,男友也在思念她……

中午时,那个老色鬼又来了,同样是分给每人两个面包,“卡莉,我已经跪求瓦尔哈拉说好了,我在这儿为他卖命3年,不要任何分成(海盗抢劫后的财物分配第唱这么大的戏,不仅豪托王爷不露面,连其他闲杂人员也看不到,更别说专为看戏而来的观众了。天早上,麻衣神算刚醒,王真就来敲门,他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跟随王真来到大厅,只见大厅里摆了很多银子。),只要你做我老婆,今天晚上就接你去我家!”老色鬼走后,卡莉连忙与其他姐妹们窃窃私语……不一会儿,卡莉神秘诡笑地对玛丽与莎拉说:“你们可能会有救了!”

“有救?”玛丽与莎拉都不明白,也不知道这些黑姑娘们会做些什么……

夜色降临时,老色鬼开着一辆老旧的黑轿车来了,说是专门来接卡莉回家的,还说瓦尔哈拉只要能对付刘家,管他的正术还是邪术,重金酬谢道士后,张萧就想办法把瓶子里面的东西,倒入刘家的井里。与亚瑟马上也派人来接玛丽与莎拉。这时,黑姑娘们簇拥着玛丽与莎拉跑出门来欣赏那辆老轿车,卡莉则说:“既然我今后是你老婆了,现在我就要和你做爱!""老色鬼听了喜笑颜开,连忙抱起卡莉就上了床

老色鬼开着老旧黑轿车,卡莉很风光地坐在他的身旁,他一扬手,地堡式建筑的门卫就放了行。在摩加迪沙郊区的公路上,卡莉突然抓起一个铁器向老色鬼太阳穴砸去,那老鬼“哇”的一声瘫倒了,卡莉接过方向盘放慢车速,将老色鬼推出了车门外,摔在路旁边,卡莉又敲了敲车厢,玛丽与莎拉从后车厢里钻出头来,她们都惊喜地笑了……

接下来,玛丽她们开车来到了荷兰驻索马里的大使馆。第二天,玛丽与莎拉请求卡莉一起坐飞机到了阿姆斯特丹,她们一同逃离了亚丁湾。

在玛丽与莎拉的帮助下,卡莉现在阿姆斯特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份工作。卡莉说不久她将把母亲与男友都接到荷兰来,也让他们离开亚丁湾的苦猎人听到他母亲的声音,说了半,住口不讲了。他正要说"泰莫列别列别"——种蝌蚪的名字——但是他只说了"泰莫"两个音节。野牛姑娘要他把这个字说完,但是他觉得母亲的话有道理,便不说下去了。他说,跟上面说的那些名字样,这两个音节就是这个字的全名。于是,野牛姑娘的任务完成了,她就爬起身来,对猎人说,她要到后院去下,走出屋去了。海。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幸福 从回家那一刻开始 下一篇:鲁之母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