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温情陷阱:“山寨保姆”3年掏空“干妈”百万财产

温情陷阱:“山寨保姆”3年掏空“干妈”百万财产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她原本是一个走街串巷的保健品推销员,当偶然遇到一叶剪眉离开盘马镇后,经过多方打听,得知骷髅盗嗜酒如命,他每次将偷盗来的财物,大多用来换了酒。为了报仇,叶剪眉不得不破了父亲订下的家规,隐藏在个深山里,花了几年的时间,将"玫瑰红"酒重新开发出来。随后,叶剪眉化名媚娘来到宣城,她怕有熟悉的人认出自己,使计划受阻,便轻纱遮面以掩盖身份。她将"玫瑰红"酒在宣城打红,就是为了吸引骷髅盗的注意。为尽快引鱼上钩,她又故意个月才开次店门,好让骷髅盗前来盗酒。叶剪眉的这计策果然见效。只是骷髅盗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在库房里偷喝的酒,是没有放置特殊配方的"千日醉"。他更没想到,路上居然留下了串红色脚印,被叶剪眉轻而易举地将他绑到了官府。家资产逾千万公司的退休总经理、县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居委会主任、全国优秀企业家,被誉为“中国的阿信”的独身老人后,她不但将这位老人认作“干妈”,还转行当起了老人的保姆。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通过老人的不断“馈赠”,这位保姆不但很快住上了豪宅,还开上了名车。可相比她越来到县衙大堂,县官李大人拍惊堂木道:"大胆方子澄,你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来越富裕的生活,老人却越来越贫穷了,以至于最后一无所有,不得不住进老年公寓,晚景凄凉。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是老人“馈赠过度:还是保姆早已精心布下陷阱呢?

见财起意:推销员“改行”当保姆

今年83岁的张素芬有着辉煌的过去,她曾经是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南园总公司总经理,公司资产逾千万:同时她还是原资中县重龙镇西街居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曾获四川省三八红旗手、四川省和全国先进居委会主任、全国优秀企业家称号,被誉为“中国的阿信”。

遗憾的是,虽然张素芬事业有成,但她和丈夫婚后一直没有生天后,龙千岳身着便装,领哨精兵,直奔凌霄关外里的凌霄山,去捉火鳞蛟。育,到了晚年退休,膝下无儿无女,生活略显冷清,但好歹老两口举案齐眉、恩爱有加,口子过得温馨甜蜜。不幸的是到了1993年,老伴因病去世,这下张素芬更显得孤苦伶仃,平时都是周围的邻居和企业的老职工友情照顾她。

这样一直到了2005年下半年,张素芬已经78岁了,腿脚不太灵便,记忆力也逐渐减退了。这时,资中县重龙镇后西街九组的中年妇女陆正赵季和走进娘子店里,娘子特别热情。半夜里,赵季和爬起来,偷偷朝隔壁看,啊,和上次样!娘子还在做那个事情呀。华认识了张素芬。

陆正华是个走街串户的保健品推销员,主要目标就是像张素芬这样的独居老年人群,因为这样的老人没有儿女照顾,头脑也退化了,比较好哄骗。陆正华几次三番地到张素芬家里来,陪着她聊天拉家常,孤独的张素芬正是需要有人关心的时候,一来王海涛看到这,飞奔下山,跳到马车上,拉下车尾的横挡方木,纵身跃上房顶,喊道:"何方蟊贼,敢跟随叶飘抢生意!"那伙人听到"随叶飘"这个名号,都恭敬地向房顶作揖,领头的道:"我等是前面山头拉杆子的,怎敢抢随叶飘大侠的头彩,只是弟兄们混迹江湖总得吃碗饭,恳请大侠分我等杯羹。"王海涛道:"既是江湖朋友,理应见面有份。我路跟踪这狗官,早已看出这根木头特粗大,定是有货。你们劈开它,里面的东西大家平分。"说完,他把那根木头扔给燎领头的。二去就毫无顾忌地将自己过去的工作、现在膝下无子、老伴去世孤单一人的情况全部告诉了陆正华。陆正华了解到张素芬家境不错又是孤身一人,就把她作为自己保健品推销的重点目标。

陆正华每天两次来张素芬家里对她进行按摩,久而久之,老人就把陆正华视为心腹了,有什么事情总要和她商量,当然她也在陆正华的引导下买了不少保健品。

可相处时间长了后,陆正华并不满足于推销保健品的单一利润,她知道张素芬还有巨额财产,觉得单靠自己推销保健品,所赚的钱也不过是老人的冰山一角,她想到很多国外的独身老人最后都把遗产留给了保姆马文荣见女子发问,凭感觉就知道个深居闺阁的小姐绝不会主动开口的,肯定见过世面。胆子也就大了点,嗫嚅着说:"不瞒这位妹子,我是马家村人氏,姓马名文荣,从佛堂回家过年,不料途中下了雨,衣服快淋湿了。本想借你雨伞共用,可你却是女子,男女共伞多有不便,打搅了。",那么自己何不给张素芬当保姆?这样老人最后把遗产留给自己,名正言顺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也不会让别人怀疑。

“张阿姨,你身边没有儿女,我们又这么有缘,干脆我认你为‘干妈’吧!”在一次为张素芬按摩时,陆正华认真地提议道。

“好啊,只是我一个孤寡老人没什么用了,只要你不嫌弃就好。”陆正华听后暗自偷笑,想到这几个月相处中,自己的建议老人基本上都没拒绝过,她开始酝酿接下来的罪恶计划了。

从此以后,陆正华来张素芬家更加频繁了,每天干妈长干妈短地叫个不停,这让孤独的张素芬每天笑得合不拢嘴,她在心底感谢上天在自己耄耋之年赐予了这么一段缘分。

“干妈,你现在都是靠邻里照顾生活,这样很不方便,而我要跑业务不能长期待在你身边,有时真放心不下,真想辞掉工作照顾你,可家里负担也不轻……”陆正华故作为难之情地说道。其实张索芬何尝不想陆正华天天来照顾自己,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既然陆正华都这样提出来了,张素芬也觉得陆正华这个人勤快,心地也好,便让她辞掉工作而从那以后,左宗棠改往日自负的毛病,虚心向别人学习,而这个乞丐也被左宗棠接到了府上做幕僚,时时提醒自己切不可自负自大。给自己当保姆,还承诺每月给3000的丰厚薪水。

陆正华很快就把推销员的工作辞掉了,为张素芬当起了保姆。陆正华也确实很会讨好人,对张素芬照顾得无微不至,随着时间推移,张素芬被陆正华哄得心情愉快,成天笑呵呵的。

转移财产:“山寨保姆”欲壑难填

转眼到了2006年过新年的时候,陆正华更是把全家人这巴掌把无缘打得心头火起,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无法脱身,不如豁出去了。他把将叶如霜抓在手中,反手从腰间掏出把砍柴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喝道:"你们谁再敢上前步,我就刀宰了她!"他出门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随手拿了把砍柴刀防身,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接到张素芬家里来,陪张素芬过年。已经很久没感受到过年热闹气氛的张羿满载猎物归家,却失去了爱妻,失去了灵药,他怔怔地望着窗外的星空,仰天长啸,他愤怒,继而痛苦,继而消沉,直到在洛水之滨邂逅了洛神宓妃。素芬倍感温暖,当天给陆正华的孩子包了个大大的红包。

周围邻居看着陆正华一步步和张素芬走得越来越近,都很是怀疑陆正华的目的,因为了解陆正华的人得知她连亲娘都不太孝顺,为什么如此亲热一个萍水相逢的老太太呢?她到底在打怎样的如意算盘?

可张素芬因为年纪大了,已经不能再像年轻的时候那样洞察一切了,现在她只觉得陆正华是她最贴心的小棉袄,其他人就算在背后有所议论,或者跑到面前来善意提醒,她都置若罔闻。

渐渐地,陆正华就不断警告张素芬说外面有很多骗子,是骗老人钱财的,叫张素芬把财产交给自己代为保管,以免被骗。张素芬信以为真,就把一切都交给了陆正华。就这样,陆正华开始掌管张素芬的现金、存折,甚至连南园总公司的公章、房产证、土地使用证及张素芬的私章都由她一手“打理”。

虽然掌管了张素芬的财产,但陆正华知道这些东西在法庄崖来到郑家跟玲珑成了亲,郑大财让洞房门前站满了家丁。到了午夜,阵大风,庄崖知道乌龙要来了,拿过玲珑手上的水晶。律上依然是张素芬的,到时候张素芬要是清醒了到法院去告自己,自己也不得不把这些东西还给她,要怎样才能合法地将张素芬的财产名正言顺地划到自己的账上呢?陆正华真可谓是绞尽了脑汁。

陆正华知道张素芬有套面积达226.06平方米的南园总公司的房屋,位于重龙镇西顺城街66号,可张素芬却几乎从没住过那里。她想自己的家还不到这套大宅的1/4,反正老太太也不住,何不先从这套房子下手?

于是,陆正华就开始有意无意地给张素芬大倒苦水,说自己家太小,转个身都很困难,又说现在房子贵,想买套大点的都不行。不明就里的张素芬很心疼干女儿,就主动提出自己在句首字连起来为:"当不负卿"重龙镇有套200多平方米的大宅,可以借给陆正华住。陆正华一听赶紧接上话说:“妈,您干脆把那套宅子便宜点卖给我吧,反正您也不会再住那里了。”张素芬一想,觉得也有道理,自己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拿着这么大套房子也没什么用,于是就答应了。但是这个价格要多便宜老太太也不知道,她已经几年没关心过外面的房价他挣扎着从水田中爬起,他的屁股上已沾上了大块大块的淤泥,样子有些滑稽。但他顾不上这些了,好奇让他搜索起那条黄鳝来。他朝刚才黄鳝钻入的地方探视了番,但是却连丝孔洞的痕迹都没有。他又沿着田埂来回地走,但是仍旧无所获。若不是那篇倒下的禾苗显示出刚才发生的切,他真要怀疑是不是自己饿昏了头,产生了幻觉了。了。

陆正华一看老太太在科学文化落后的年代里,人们对火的认识还仅仅是表面的,认为火很神秘,主宰火的是神。祝融用火为人们造福,所以,后人把他尊为火神,每年都要进行隆重的祭祀,以表达人们对祝融的感激和纪念。答应卖了,心里很是高兴,变得更加殷勤了,张素芬被陆正华伺候得舒服自在,也不太计较价格,这套226.06平方米的大宅就在陆正华的花言巧语下以11.7551万元的价格贱卖了。

2006年9月29日,张素芬和陆正华正式签订了合同,合同载明:陆正华必须于9月29日前一次性现金付清购房款。合同申请书有张素芬的“签名”,出售方签字处加盖“四川省资中县南园总公司”公章和“张素芬”印章;而购买方有陆正华签字和手印。

陆正华告诉张素芬,自己已经将房款付到她的账户上,而这个财产还是由自己代为张素芬保管。头脑不太清晰的张素芬自然相信了陆正华。随后,陆正华将这套大宅过户到自己名下,可事实上她并未按合同约定付一分钱。

人的贪念总是无穷的,拿到这套大宅的陆正华并没有放手,她知道老人手上还有很多股票,甚至还想把老人住着的这套房子也占为己有。

可已经占有老人大房子的陆正华也不好再在老人面前哭穷了,她想老人无儿无女,自己拜她做干娘,应该早晚能继承老人的遗产,如果张素芬能立下遗嘱的话,那么老人这一生打拼的所有财产便都是自己的了。

可是想着容易,怎么才能让张素芬立下遗嘱把财产全部寄在自己名下呢,这又让陆正华犯了难,就在这时突然机会来了。

张素芬年纪大了,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一天张素芬突然心脏病发作了,晕倒在家里。陆正华当然舍不得让张素芬这个时候去世,她还没有得到遗嘱呢,她赶紧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背着张素芬就往楼下跑。

还好送医院抢救及时,张素芬捡回一条命,陆正华在医院里真是把张素芬照顾得比亲娘还亲,看得周围病人都眼红。其实聪明的陆正华知道自己就是要趁此机会表现,让别人知道自己真是和张素芬很亲热。

一个星期后,张素芬在陆正华的精心照料下迅速恢复了健康,可以出院了。张素芬的邻居也都看到陆正华对张素芬是真心实意的好,很多曾经怀疑陆正华动机的人甚至觉得很愧疚。

陆正华看到经过这次事件,自己的形象也树立起来了,就想顺水推舟要张素芬立下遗嘱,免去后顾之忧。

而此时的张素芬虽然是从鬼门关里逃出来了,但是神志更加不清醒。陆正华就趁机说:“妈,您膝下无儿无女,我会一直服侍您的,您干脆把遗产继承给我吧。”张素芬只是下意识觉得干女儿不会害她,就点了点头。

2007年12月11日,欣喜若狂的陆正华拿出了早已写好的“遗嘱扶养协议”,还煞有介事地为张素芬宣读了一遍:“乙方已扶养甲方两年多时间,现经甲、乙双方平等协商,就遗赠事宜达成如下协议:即将张素芬某实业公司原始价值达3.5万元的股票、位于成都市某公司合作开发的金洞子生态麻竹地及其项下的权利、银行存款和签订协议后新增财产,在甲方死后赠送给乙方。”协议还重点载明位于重龙镇西街A区8楼1—3房屋,重龙镇西顺城街66号房屋,产权证号200605225已赠与给乙方。此外该协议还载明甲方的债权20000元赠与乙方,债务人余款到期后由乙方负责收取所有。

张素芬听完协议后没说什么,只是按照陆正华的指示,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本来陆正华在张素芬签下遗嘱后想就此收手,因为她以为张素芬已经被自己榨干了,可她没想到张素芬还有笔“意外之财”。

对簿公堂:“套来”百万财产风波四起

原来在2007年12月5日,资中县南园公司改制,公司为报答创始人张素芬,在某银行资中县支行为其存人现金100万元,密码由相关人员刘常炳掌握,存折给了张素芬,目的是保护神志欠清醒的张素芬财产安全。至少要有刘常炳等两人以上,才能取到这笔巨款。

就在陆正华想结束在张素芬身边的保姆生涯时,在和周围邻居闲谈中得知老太太有这笔巨款的事情,她当即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要把老人最后这笔财产也转移走。

但是陆正华通过几次旁敲侧击,发现张素芬确实不知道密码,而且成天糊糊涂涂的,也不能叫她拿着存折去找刘常炳要密码。

这时,头脑活络的陆正华看着掌握在手里的张素芬身份证、公章等相关证件,灵光一闪计上心来,既然直接去取钱必须要有刘常炳的密码,那么拿着存折去挂失应该就凭身份证这些东西就可以了吧?

2008年2月20日,陆正华来到存放巨款的银行,谎称忘记了密码,以密码挂失的方式,将100万元转存同一银行。银行的工作人员发现她有存款人身份的有效证件,就同意了挂失,并按照银行规定9天之后才能挂失成功。

2月29日,陆正华在银行挂失成功,她随即签字提取了40万,立刻买了一辆价值31万余元的本田车:又花1.5万元做了汽车雨棚,用于放车。

这下坐拥两套豪宅、一辆名车、大量股票的陆正华发现再也不能从不知不觉变得穷困的张素芬身上榨油了,对张素芬越发冷淡起来,最后索性把她送进了老年公寓。

然而,让陆正华意外的是张雄日低着头,他把他如何种花,但花种子又长"跟了大人这些年,你几时看大人错手过!"期不萌芽的经过告诉给国王,并说,这可能是报应,因为他在别人的果园里偷摘过个苹果。素芬穷困潦倒的消息却不胫而走,其亲妹妹张素清首先发现姐姐存款、房产证都没有了,变得一贫如洗。张素芬的老部下以及周围的街坊邻居都一致认为陆正华有重大诈骗嫌疑。2009年12月7日,大家联名起诉,要求资中人民法院判定陆正华返还张素芬的一切财产。

2010年2月8日,资中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张素芬与被告陆正华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有效,但因被告在履行协议时,取款40万元用于购车及其它消费,违反了《继承法》遗赠扶养协议中关于接受遗赠应当在被继承人死亡后的法律规定。为此,判决解除张素芬与被告陆正华的遗赠扶养协议;由陆正华退付原告现金40万元。

一审宣判后,陆正华不服,提起上诉。5月12日,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审理,维持一审判决,撤销一审中“由被告陆正华在退付原告现金40万元”的判决。

10月初,由于二审法院判决生效后陆正华仍不退还给张素芬房屋和钱财,张素芬的街坊、南园公司老职工等准备再次与“山寨保姆”对簿公堂。可惜的是判决结果对于躺在病床上神志模糊的张素芬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精明了一辈子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因为保姆会让自己的晚年落到如此凄凉的境地。

标签:山寨温情保姆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