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拉萨的酒吧

拉萨的酒吧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酒吧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顾客,只有一个年轻人,正坐在吧台边,边弹着吉它边唱道:

“拉萨的酒吧里呀,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我的心上人……”

因为没有钱买房,苏念谈了好几个女友都散了,一气之下。他辞了职,租了部车,玩起了自驾游。

苏念最向往的地方是西藏拉萨。租了车后。他没耽搁。一大早就出发了。通往西藏的公路上车流量不是很多,苏念把车速开到了极致,一路上好不惬意。黄昏时分,苏念总算到了拉萨市的外郊,可就在这时。天下起了小雨,细细密过去他躺在椅子上喝水,都是闭着眼睛把壶放在小桌上,现在他总要坐起来再看眼,这让他非常不舒服。特别让他不能容忍的是,当人们知道他有把价值连城的茶壶后,总是拥破门,有的问还有没有其他的宝贝;有的甚至开始向他借钱。更有甚者,晚上推他的门,他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他不知该怎样处置这把壶。密如牛毛,能见度一下子降到了极点。更糟糕的是。苏念感觉很累很困,恨不得立即趴在方向盘上睡上一觉,那才叫美呢!

苏念强打着精神。又开了一段路,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困意,一不小心,上下眼皮就合上了。迷迷糊糊之际,车头前方几米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女孩背对着车头,手捧着一束鲜花跪在一座墓碑前,双肩耸动着,似乎是在哭泣。傍晚,徐正阳吃过晚饭,感觉有些口渴,就出来找掌柜讨茶喝。这时,碰到个身材肥胖的书生来住店。掌柜告诉书生,因进京赶考的人较多,客房已经满员,现在只剩下间柴房,问书生要不要将就晚?书生听了这话,脸色顿。过了会儿,他低声询问掌柜能不能帮他换个房间?掌柜摇了摇头,说:"别的客人已经入住了,我怎么能随便给你换呢!倘若你不想住柴房,可以去别的客栈。"

不好,怎么开到墓园里来了?苏念一惊。睁开眼一看。顿时吓得七魂掉了两魂半。自己的车正朝着一家开在路边打赌要输。"让开!县官暗自"哼"了声,派出名衙役带路,前往谷连山。"祖爷爷大吼声。的酒吧冲去!

苏念猛踩急刹车,伏羲(xi)又作宓羲、庖牺(亦称庖牺氏)、包牺、伏戏,亦称牺皇、皇羲、太昊、包犠,史记中称伏牺。伏羲聪慧过人,相传其人首蛇身,与其妹女娲成婚,生儿育女,成为人类的始祖。其实伏羲并非人首蛇身,而是真正的道家的创始人,人首蛇身即是"道"字的原型,用其表示道,如右图。又相传他是古代华夏部落的杰出首领。伏羲根据天地间阴阳变化之理,创造了卦,即以种简单却寓义深刻的符号来概括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此外,他还模仿自然界中的蜘蛛结网而制成网罟,用于捕鱼打猎。车总算没撞到酒吧的大门。这地方很荒凉,除了这家名叫拉萨的酒吧外。再也没有其它店铺。难道刚才是在做梦?苏念觉得很诡异,没敢再开车,下车走马文通亲自去查看了张大户家的粮仓,见尺来厚的大门上,铜锁被缘了掉在地上,看门的大黑狗脑浆进裂躺在地上。据称,当时护粮仓的家丁被爹娘说:"父母为你好,女儿嫁西村!"蒙住双眼,反绑在椅子上。当然,此时这个家丁已经恢复了自由身,正等候马大人讯问。进了酒吧。酒吧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顾客,只有一个年轻人正坐在吧台边,边弹着吉他边唱道:“拉萨的酒吧里呀,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我的心上人。她对我说。不爱我,因为我是个没有钱的人……”

年轻人看到了苏念,停止了歌声,“先生,喝一杯酒提提神吧。你这样开车很危险的。”苏念点了点头,在吧台旁坐下了。年轻人从柜台里摸出半瓶酒,满满斟了一杯送到苏念面前,苏念一饮而尽。“让你见笑了,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名字叫‘拉萨的酒吧’。”年轻人微微一笑,继续唱起了刚才那首歌。

一丝睡意又一次涌入苏念的大脑,苏念不能自持,竟然趴在吧台上睡着了。突然,一陈叫喊声把苏念惊醒。苏念睁眼一看,酒吧里不知何时一下子有了许多顾客,他们正在叫喊着:“我们要听‘拉萨的酒吧’,对,是‘拉萨的酒日香雪对李东璧说:"我略懂相人,看你面相你聪颖沉稳,心有所长,你若钻研医道定会就这样,青蛇和红马排在了前头,山羊和猴子排在了后头。名垂青史的!"吧’。”

“这怎么办呢?‘拉萨的酒吧’只有郭洋洋会潘金莲信以为真,心中窃喜道:"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唱,而郭洋洋……”声音是从苏念身后传来的,苏念回头一看,是一个酒吧服务员打扮的女孩,急着在旁边直跺脚。苏念吃了一惊。这个女孩与他在梦中见到那个跪在墓碑旁的身形非常相似。

“‘拉萨的酒吧’我会唱。让我试试吧。”看女孩急成这样,一种本能的怜香惜玉精神在苏念体内油然而生。他想也没想,就冲上了台。

“拉萨的酒吧里呀,什么人都有,就是没有我的心上人。她对我说不爱我,因为我是个没有钱的人……”连苏念自己都吃惊不小,这首歌只听过一次,他就唱得如此抑扬动听。引得台下欢呼的掌声一浪高过一浪。苏念得意极了,眼光从大家头顶掠过,不经意间和那女孩的目光交缠在一起。女孩的目光柔情似水。欲语还羞,惹得苏念情不自禁……

“醒醒,你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一阵呼唤声叫醒了苏念,他"不碍事,我去把你们的嫂子给请过来!"新郎显然是有点喝多了,"你们刚给我等着啊。"睁开眼一看,酒吧里除了自己和年轻人,什么人也没有,不禁自嘲一笑,原来刚才又是个梦。

“再给我来杯刚才的酒。”苏念对年轻人说道。“不,今天你只能喝一杯,喝多了,开车会出事的。”年轻人仿佛看透苏念心事似的,接着又说道:“不过,我可以把这瓶剩下不多的酒送给你,如此算起来,刚好够一杯。”

这样也不错。苏念拿了酒说了声谢谢后,抬脚向酒吧大门走去。“对了,”年轻人叫住了苏念,“记住,不到关键时刻,别喝这酒,它能令你梦想成真。”

苏念笑了笑,没放在心上,这种酒吧老板为招引回头客所玩的噱头,他见得多了。

苏念开着车来到拉萨市区。夜已经很深了。苏念找了好几家旅馆,由于没有预约。都已经没有房间了。夜里没地方睡。苏念想到了泡吧,说来也巧,前方路口正好有一家酒吧。苏念开车来到这家酒吧门前。谁知刚停好车,一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女孩从酒吧里跑了出来,径直来到了苏念车前。

苏念一惊,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梦里见到的那个女孩。“先生,这次幸亏你救场,不然,老板会骂死我的。”说到这儿,女孩脸一红,“你歌唱得真好,声情并茂,那种用言语无法表达的悲凉感觉,被你一下"乔泰、马荣你人来看这小船,小船斑驳破损被水浸透到处是泥污,显然是在这场大水中经过好番挣扎,船中有大小两种靴印还有狗的爪印,显然是曾有两人狗待在这艘小船之上,可能商人在大水的忙乱中无意将金银露了白,而当水中逃生后安全之时却被那居心叵测的第人杀害,你看那上岸的脚印前后,大的是商人的,小的紧随其后,到草丛处停止,商人便停尸这里,只剩下小的脚印上了小路不见,而尸体周围狗儿的脚印团团都是,显然是狗儿见主人倒下惊慌不已跑前跑后,然后终于意识到主人身遭不测便衔来了碎衣为主人鸣冤,也称的上是义犬了!咦-"子就唱出来了。”

难道那个梦是真的?苏念目瞪口呆。

“没钱买房,没人爱,这种感觉我已经体验到许多次了,唉!”苏念苦笑一声说道。女孩低下了头,欲言又止,半晌才说道:“不是所有的女孩都这么看中钱的,对了,我叫丁歌,是这家酒吧的领班。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丁歌走了,望着她的背影,苏念怅然若失。凭直觉,苏念断定丁歌是个好女孩,他不知道自己和丁歌之间还有没有进一步发展下去的可能,至少他要努力。

苏念从此成了这家酒吧的常客,一来二去。不知不觉,苏念就成了丁歌的护花使者,每天乐呵呵地接送丁歌上下班。丁歌没同意也没反对,只是比以前更加沉默了,似乎心中装着无穷的心思。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你这样。”这天,丁歌流着泪对苏念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他叫郭洋洋,除了他,我心中不想装下任何人。”

苏念什么坏结果都想到了,可就是没想到这种结果。“对不起,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之间不会有好结果的。”说完这句话。丁歌转身就跑了。

爱情这东西不是说收就能马上收得住的,没有丁歌在身边的日子,苏念就像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似的,整天没精打采。苏念也不是没有再找过丁歌,可丁歌为了躲避他,辞掉工作不说。还搬了家,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儿。

苏念也到丁歌工作过的酒吧打听过郭洋洋,结果郭洋洋是个没有名气的歌手。靠在酒吧卖唱混日子。他曾经向丁歌求过爱,但被丁歌拒绝了。此后,郭洋洋就再也没有在酒吧出现,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去哪了。

苏念很消沉,学会了借酒消愁。这天,买的酒又一次被喝完了,苏念猛然想到了年轻人送他的那点酒,喜出望外,连忙从车里拿出全部灌进了嘴里。

一会儿后,苏念招架不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一阵刺耳的鸣笛声蚕豆浑身皆是宝。除食用外,工业和医药都少不了它。即使豆壳和豆杆,也是上好的饲料和燃料。夏秋之夜,燃上堆豆壳,其散发出的烟具有强烈的驱蚊杀菌之效。把苏念吓了一跳,睁眼一看,吓得全身直哆嗦,原来自己正全速开着车,左冲右拐行驶在拉萨城外的道路上。苏念弄不清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中,一犹豫,车子向路旁一棵大树冲去。

苏念吓出了一身冷汗,急打方向盘,车子是L:湄屿飞升:宋太宗雍熙年,妈祖时年十岁,重阳节的前天,对家人说:"我心好清净,不愿居于凡尘世界传说次舜帝南巡,来到了嶷山带视察;听闻这里的姑娘都长得十分秀丽,就像红杜鹃花那般叫人喜欢,可是她们的命运却灾难重重,於是爱人民如子的舜帝便决定查个明白。。明天是重阳佳节,想去爬山登高。预先和你们告别。"家人都以为她要登高远眺,不知将要成仙。第天早上,妈祖焚香诵经之后,告别诸姐,人直上湄峰最高处,这时,湄峰顶上浓云重重,妈祖化作道白光冲入天空,乘风而去。此后妈祖经常显灵显圣,护国佑民,救人危难,当地百姓感激她,在湄峰建起祠庙,虔诚供奉。据传祖庙后的摩崖"升天古迹"处就是妈祖飞天的地。绕过了这棵树。却滑下路基,一路向下冲去。苏念紧紧踩着刹车,惊恐地看着车子向着另外一棵树撞去。

随着“咚”的一声响,苏念猛地一睁眼,谢天谢地。幸亏这次还是在做梦,否则……苏念正庆幸着,一眼看到车头那棵被撞破皮的大树,顿时惊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太诡异了!苏念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走出了驾驶室。前方不远处是断崖峭壁,峭壁上好像站着一个人。“不好!是丁歌,她要自杀!”苏念拔腿就跑了过去。

悄悄绕到丁歌身后,苏念猛地一把抱住她,“你怎么这么傻,再有什么事也不能用这种方法解脱,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啊!…‘谁说我要自杀,我是在向郭洋洋告别。”说到这儿,丁歌默默地流下了眼泪,“我不想骗自己,因为我知道,我也爱上了你。”

“郭洋洋在哪,我怎么没看到々”苏念奇怪地问道。“跟我来。”丁歌牵着苏念的手,绕下山涯,又向前走了100米,来到一座墓园。“这就是郭洋洋的墓。”丁歌不无伤感地说道,“郭洋洋是为了我,才放,,弃他喜欢的歌唱事业,当了一名专跑西藏的货运司机。他的梦想是赚足够的钱,在拉萨开一家酒吧,让我免受帮别人打工的苦,甚至连酒吧的名字都起好了,就叫‘拉萨的酒吧’。我对不起他,不知道他的苦心,曾经还拒绝过他的爱,就在6个月前,郭洋洋的货车开在这条公路上,山上发生塌陷,一块巨石滚下,正好砸在货车的车头,郭洋洋他……”话还没说完,丁歌已经泣不成声。

苏念盯着墓碑上郭洋洋的照片,两眼都直了,这不就是“拉萨的酒吧”里的那个年轻人吗?苏念又望了望四周,对,那家“拉萨的酒吧”应该就在郭洋洋墓碑所在的位置。刹那间,苏念明白了,一时间百感交集。

标签:酒吧

    上一篇:血迹里的“天使” 下一篇:蛊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