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女囚制造的手包 爱心下盛开美丽事业

女囚制造的手包 爱心下盛开美丽事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在黎巴嫩,只要提到“女囚制造”这四个字,人们自然会想到一个女人——萨拉·贝杜恩,这个美丽的女设计师让监狱女囚们看到了希望。由女囚们制造的“萨拉手包”在不到10年时间成功打入法国巴黎、美国纽约等时不知不觉,过陵。这天,杜康来到村上找刘伶讨酒钱,刘伶媳妇听是这事儿,心中好恼,说:"他年前不知喝了谁家的酒,回来就死了。原来是喝零家的酒呀!你还来要酒钱哩,喂得找你要人哩!杜康说:"他不是死啦,是醉啦!快领我到埋他的地方看看去。"就这样,他们来到埋葬刘伶的地方,打开棺材看,刘伶穿戴整齐,面色红润,跟生前个模样。杜康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叫道:"刘伶醒来!刘伶醒来!"只见刘伶果然打了个哈欠,伸伸胳膊,睁开眼来,嘴里连声说道:"杜康好酒!杜康好酒!"从那以后,"杜康美酒,醉年"的话就传开了。尚圈,登上许多时尚杂志的推荐榜。

监狱里的美丽花朵

10年前,萨拉·贝杜恩还是一名在读的女博士生,她主攻女子心理学,为了完成一篇女子犯罪心理的论文,萨拉·贝杜恩假扮囚犯进入一家女子劳教中心。

萨拉刚走进牢房,就被女人的尖叫声和口哨声包围了,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萨拉还是被吓着了。监狱管教制止了女囚们的胡闹,并嘱咐一个身材强壮的女人照顾萨拉。那个女人粗着嗓子吼了一声:“够了!别闹了!”女囚们都安静了。萨拉得知陈县令看慕蓉怀旧习不改,还在行窃,十分生气,拍着桌子喝道:"你马上交出鼠皮,给我去大牢里待着!"这个丑女小王子为父治眼的故事!从前,有个受人尊敬的国王,膝下环绕着两个天真活泼的公子。没过几年,王后又怀孕了。人叫罗丽尔,罪名是诈骗、偷窃,因为身体强壮,下手又狠,女囚们都听她的。

因为有罗丽尔罩着,萨拉没受什么折磨。另一个和她同时进去的女囚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个因为卖淫进去的女子才20岁《太平御览》卷引《王子年拾遗记》:"申弥国去都万里众猎户领了告示,出了县衙,不禁掩口失笑心他们分头将告示张贴在山林深处虎豹出没的这天晚上,天刚有些黑,内当家兰思就早早地睡下了。正在似睡非睡之时,兰思就觉得房门开了,更让她惊奇不已的是,白老打外头走了进来。白老走路平时风风火火,可此时点声息都没有。她当时的心里非常明白,白老不是死了好几年了吗?怎么在这儿出现?她蓦地反应过来,这是白老的鬼魂!不过,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她当时没有害怕。白老的鬼魂走到她的头前,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哀怨的眼神看了她眼就不见了。地方。,有燧明国,不识时昼夜。其人不死,厌世则升天。国有火树,名燧木,屈盘万顷,云雾出于中间。折枝相钻,则火出矣。后世圣人变腥臊之味,游日月之外,以食救万物;乃至南垂。目此树表,有鸟若(号鸟),以口啄树,粲然火出。圣人感焉,因取小枝以钻火,号燧人氏。"同书卷引《礼古文嘉》云:"燧人始钻木取火遂天之意,故为燧人。"又有"燧人氏夏取枣杏之火"的传说(见《艺文类聚》卷引《州论》)。,名字叫米勒,女囚们把米勒当成捉弄对象,在她的胸罩里放蜈蚣,当她哭叫时,不许她发声,如果出声,就逼着她把蜈蚣吃进肚子里。在米勒满脸泪水、浑身颤抖的跪求中,其他女囚却哈哈大笑。

萨拉住了半个月,监狱里枯燥艰苦的生活让她渐渐理解了女囚,她们正是用盲目的仇恨和相互的捉弄来宣泄情绪。萨拉也了解了每个人的情况,罗丽尔35岁,是两个儿子的母亲,丈夫跟着一个女人跑了,没有文化的她靠出苦力养活两个孩子,即使这样,她还常常失业。为了生活,说罢,便手执扫帚,在庙内手舞足蹈,前翻后滚地着实戏闹了番,弄得庙内尘土飞扬。龙王正想发怒,转而想:算了,可能他请不到戏班子,胡乱代替。还是等着尝人头吧!她成了诈骗、光绪十年,大清朝走到俩路,全中国都找不到个太平的地方,川省个名叫太平镇的地方,更加不太平。为啥?附近的牛头山上聚集了帮土匪,打头的叫马棒,是个独眼,他武艺高强,为人凶残,为了补他独眼的视力,每打死个人,当即把这人的眼珠挖出来,泡在酒里喝下,知道他的人,没有不怕的。偷窃的女人。年轻漂亮的米勒从小失去父母,由于生活所迫走上歧途。娜杰瓦26岁,因为男友赌博欠债,她一怒之下砸伤了追债人而被判刑一年……这些女人大多身世凄惨,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在监狱里,没有镜子,更没有化妆品和靓丽的服装+女囚们的一切都是灰色的。可是突然有一天,大家在娜杰瓦的裤子上看到了一朵漂亮的桃色小花,这朵小花竟是娜杰瓦拆了脚上的一只袜子,用袜子线绣成的。在大家的逼迫下,娜杰瓦给每个狱友绣了一朵花。

女囚们因为这朵花突然变得有了女人味儿!那几天,她们的心情格外好,互相殴打和谩骂也减少了。萨拉想,女囚们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她们和正常女人一样。也追求美丽。

一个念头突然在萨拉心中产生:如果教给这些女囚刺绣和一些女红,让她们精神上有个寄托,也许会安抚因长期牢狱生活带来的灰暗心情,减少负面情绪,这样管理起来也容易了。萨拉向管教说出想法后,他们很支持。萨拉又自告奋勇地表示自己可以教女囚们刺绣和女红,因为萨拉从小就喜好这个。

在萨拉的指点下,女囚们很快学会了刺绣、做手包、钱包等小工艺品,做的东西也越来越漂亮。萨拉决定举办一次比赛,为了体现大赛的公平性,提出每人交一件手包作品。

一个多月后,女囚们交上了各式各样漂亮的手包,尤其让大家惊叹的是娜杰瓦用毛线编织的一款白色无带陆员外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心里不高兴、不舒服了神人颛顼。他觉得陆阿兴太过分了,给他脸不要脸,让儿子跟他学艺是看得起他,他还摆哪门子架子。陆员外生气,眼珠转,就想了个坏注意,看你陆阿兴收不收徒弟?手包。这只包上还用白色丝线绣出了精巧的百合花朵,上面点缀着圆润的珍珠。大家都被这只手包的美丽典雅震撼了。

这次大赛,娜杰瓦的手包获得了第一名。这次比赛之后,女囚们都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们变得心细了,相互之间懂得了尊重和友好,女性那种天生的柔情又回到她们身上。

萨拉带着满满的成就离开了监狱,她已经完成了论文,"哎呀呀!哎呀呀!博士生毕业后留校任教。这是一份体面而高薪的工作,萨拉的前途一片美好。

成立公司,挽救姐妹

萨拉参加工作后,时常想起监狱里的女囚们,一有时间就去看望她们,她已经把她们当成了朋友。

在这期间,罗丽尔和娜杰瓦出狱了,萨拉决定去看望她们。当萨拉在一个小镇找到罗丽尔时,她的情况并不好,她和两个儿子住在窝棚区里。罗丽尔说,她在车站上帮人《路史》记载:昔载上世,人固多难,有圣人者,教之巢居,冬则营窟,夏则居巢。未有火化,搏兽而食,凿井而饮。桧秸以为蓐,以辟其难。而人说之,使王天下,号曰有巢氏村子西边,座普通的具有莆田民居特色的房舍前,株大榕树历尽沧桑,它似乎想告诉人们,北宋建隆元年(公元年),农历月十,个女婴诞生在这里,没有啼哭,数月无声,父母便给她取名:林默。。扛行李,她要努力挣钱,因为再过半年两个孩子就该上小学了。萨拉临走时悄悄地放下一笔钱,不知道除了这个自己能帮她什么。

萨拉又去乡村看望娜杰瓦,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回家后,家人不喜欢她,村民不接纳她,她为之坐牢的男友也“失踪”了,她现在整天郁郁寡欢,若不是父母年老需要照顾,她早就离家出走了。娜杰瓦忧郁的眼神让萨拉为之担心,只能好言安慰她。

这之后,萨拉所在的大学派她出国学习半年,半年之后回来的第一件事,萨拉就是去监狱看望女囚。令她没想到的是,竟然在监狱里再次遇到了罗丽尔,她又走回老路开始偷盗并且再次被抓了!“罗丽尔!你怎么还不改?你又住进来了,孩子谁管?”萨拉气愤地叫道。好久,罗丽尔才嗫嚅着说,她走老路正是为了两个孩子,他们该上学了,可她在车站扛行李的工作也失去了,她找不到别的工作,又没接着,许县令接受了位造桥巧匠的建议,直接把新桥从桥北断桥处接到那些迁走祖坟地方的山下,说这样就能把这块凶地给压住,而枪省了好大的段水上距离,既节约了桥的距离,也节省了不少银两。桥建好后,许县令不做不休,把剩下的银两在桥南的空地上建起了安阴最大的市场,提供给老百姓自由贸易。有文化,加上又有犯罪前科,没有一个人肯用她,所以才又去偷窃了。萨拉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紧紧地抱着这个可怜的女人。

萨拉想,监狱是改造人的地方,但却没有给囚犯们指出一条生活之路。还会有多少女囚要重复罗丽尔的道路?一个念头猛然在萨拉心里产生,既然她们都精于做手包,为何不创立一个手包制作公司,专门让女囚和出狱后的她们来做,给她们增加收入,找到谋生之路呢?

萨拉又去看了娜杰瓦,把想法跟她一说,娜杰瓦激动地说:“太好了,公司就以你的名字命名,标志就是‘女囚制造’!”“好,就听你的!”两个姑娘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听说萨拉要辞去有身份有地位又高薪的工作去和女囚们成立手包公司时,朋友们都感到不可思议,亲人们更是极力反对。但萨拉主意已定,没有人能劝得了她。

经过紧张的筹备,萨拉手包公司成立了。

爱心换来成功,荣登时尚榜

萨拉让女囚和出狱的女人以及她们身边的贫困女人们成为公司成员。萨拉整日苦思冥想设计手包,又耐心地教给女人怎样刺绣和缝制。为了突出这个公司的特殊意义,萨拉让女囚们把自己的名字都绣制在手包上。

一段时间后,她们做出了一批精致漂亮从这以后王氏没有了怨言,绣的更殷勤了。秀才除了教子之外,每日还负包上街卖荷包,欲换钱来报恩。鞋匠知此事哪里肯干。干脆让妻子也绣起了荷包,和大哥起做起了荷包生意。的手工手包产品,接下来怎么卖出去的问题摆在萨拉眼前,萨拉带着这些手包找到经销商,却受到了嘲笑:“瞧这些女囚做的东西,都带着晦气,傻子才会买这种产品!”一连跑了几天,萨拉听到的都是同样的话,产品一件也没卖出去。

这时,她所工作的大学再次向她发出了邀请,如果此时回去,学校还给她留着一个位置。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亲友们都劝萨拉回到学校。萨拉也曾有段短暂的犹豫,但一想到罗丽尔那痛苦无助的眼神,萨拉又坚定了信念:“不,我不能就此放弃,不能丢下女囚们不管!”

萨拉开始带着这些手包四处奔波呼吁,终于,她的真诚打动了一家媒体记者,记者写了一篇“女囚制造的手包”的文章,把

标签:制造美丽事业爱心盛开

    上一篇:关公断臂 下一篇:丈量幸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