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征婚征来孩她妈:绝症养母“临终托孤”悲喜录

征婚征来孩她妈:绝症养母“临终托孤”悲喜录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江苏南京市身患绝症的少妇郭安萍,因放不下心爱的丈夫胡守涛和女儿小小,做出了一这丁万成的儿子丁有才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爹的厚望。在十年之间,连过乡试,会试。马上就要赴京去考进士功名,看到给丁家正名的好日子要来了,丁万成激动之余,又不禁心中忐忑不安,生怕儿子名落孙山。个惊世骇俗的“后事安排”:制作征婚视频为老公找个“继任夫人”、为女儿找个疼爱的后妈。一个名叫徐春梅的漂亮女士因揭榜“临终托孤”而走进郭安萍的家,在郭安萍的撮合下以保姆的名义跟胡守涛秘密拍拖。谁也没想到这个神秘保姆竟是“卧底”,她醉翁之意不在酒,将郭安萍的千金宝贝“拐走”。更令人惊愕的是,在这桩离奇的“偷人”事件背后,竟隐藏着两个母亲爱恨交织的亲情传奇故事。

引“狼”入室:“神秘保姆”秋波荡漾

2010年8月17日,年过花甲的郭平让老人怒气冲冲地赶往女儿郭安萍位于江苏南京市的家中,他想质问女儿:为什么对母亲如此绝情?

郭安萍的母亲前不久因患脑肿瘤而做切除手术,花掉医疗费13万多元。郭安萍给母亲资助了部分医疗费,但却没有回娘家看望照顾,连一个问候电话也没打。郭平让困惑不解:女儿平时非常孝顺,为何突然之间对母亲冷若冰霜?

郭平让来到女儿家后,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就发现女儿家中笼罩着一层诡异的气息:工薪阶层的郭安萍居然请个保姆照顾那"怪兽"果然在。几个人轻手轻脚悄悄走近。那个叫小儿的猫腰从苇丛中钻进去,然后举起棒子就要打。她!

“她叫徐春梅,现年36岁,和我亲如姐妹。”一见到父亲,郭安萍便热情介绍保姆,称赞徐春梅“心地善良、知书达理”。

郭平让细心观察,发现徐春梅衣着时尚,气质高雅,不像个进城务工的农村妹,倒像一个家境殷实的大小姐或阔太太。就在郭平让纳闷之际,他被保姆一个又一个扎人眼球的举动给震怒了。

每次在餐桌上,徐春梅看上去以女主人身份自居,不停地给郭安萍的丈夫胡守涛夹菜,说话柔声细雨,眼神充满了温柔。

“这个保姆咋看都有点不对劲儿!”郭平让私下提醒女儿加强戒备,以防引狼入室。就在这时,徐春梅又一个亲昵举动令郭平让瞠目结舌:她不仅跟男主人胡守涛眉来眼去,而且两人共用一个杯子喝茶。

“这个保姆肯定是个狐狸精,你趁早把她打发走!”郭平让实在看不下去,要求女儿立即辞掉徐春梅,以防后院起火。

“没事。”郭安萍轻描淡写地婉拒父亲,令郭平让皱起眉头。他苦于没有女婿感情出轨的直接证据,也不便发作。不过郭平让暗中紧盯女婿与保姆的一举一动,不久便抓了一个现行。

自从雇请保姆之后,郭安萍主动要求和徐春梅睡一个房间,理由是便于接受保姆的“贴身照料”。她把丈夫赶到另一个房间和女儿小小同眠。在郭平让看来,女儿分明是故意跟老公分居。

有天深夜,郭平让惊诧发现保姆穿着睡衣从女婿的卧室蹑手蹑脚地溜出来。那一刻,郭平让恨不得手持木棍将这对奸夫淫妇痛揍一顿。作为长辈的郭平让觉得不便捅破女婿的私情,也不知道如何将这一奸情通报给女儿,郭平让便将侄女郭安玲请到家中修理保姆。

“你太出格了,居然在我堂妹眼皮底下做这种丑事!”见到徐春梅后,郭安玲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勒令保姆卷起铺盖走人。

“且慢!”郭安萍拦住堂姐,“我请的保姆我做主,我家的事不需要你管。”

郭安玲瞠目结舌!明摆着保姆与男主人私通证据确凿,女主人不仅不吃醋,还处处袒护情敌,郭安玲痛骂堂妹:“你脑子是不是进水啦?为什么要自甘受辱?”

就在捉奸风波越演越烈之际,郭安玲终于发怒了,因为她亲眼目睹了一个场景:那天上午,胡守涛上街买菜,保姆坐在摩托车后上居然搂住胡守涛的腰,像一对亲昵的恋人!

一股热血直蹿脑门,郭安玲拦下摩托车,将菜篮子扔在地上,疯狂追打胡守涛和徐春梅。奇怪的是此时的郭安萍仍然袒护保姆。郭安玲忽然想到:堂妹可能受到丈夫和情敌的某种威胁,才如此忍气吞声强装笑颜。

“不是这样,”胡守涛见事态严重升级,无法掌控,透露了一个令郭平让、郭安玲震惊万分的消息:“是郭安萍安排我跟徐春梅谈恋爱!”

郭安萍点头承认,她淡定地向父亲和堂姐吐露了一个惊天秘密。

临终说话间,朱元瑕手,脱下了官服。这脱,黄色的龙袍在众人的眼前闪闪发光,众人这才知道审案的原来就是当今皇上,连忙高呼"皇上英明"。托孤:秘密衔接爱的延续

原来,去年7月16日,郭安萍不幸被诊断患上肝癌晚期,这一天正好是她40岁的生日,犹如晴天霹雳,将郭安萍夫妇给震蒙了!

医生宣判郭安萍的生命最多只有两个月,并且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丈夫鼓励郭安萍跟病魔作斗争:“吉人自有天相,爱能产生奇迹。”胡守涛拿出全部积蓄,并变卖家产,四处为妻子求医问药。

在老公的精心呵护下,郭安萍以顽强的意志趟过了生命的险滩恶水,病情奇迹般地有所好转。就在郭安萍憧憬着挣脱死神怀抱时,厄运再次降临,2010年7月中旬,郭安萍的病情突然恶化,剧烈的疼痛让她感到生命即将窒息。

恰在这时,郭安萍惊闻母亲患上脑肿瘤,又不敢将自己的病情告诉父母,怕母亲承受不了双重打击。郭安萍心里明白,战胜病魔的奇迹不一定还会在自己身上重演,她开始在个初春的早晨,召勐海的妻子生了个白胖胖的儿子。夫妻俩非常疼爱,盖厚些,怕他热了,盖薄了,怕他受凉。眼看着儿子天天长大,他俩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召树屯,送他到勐萨瓦丁萨地方去学本龙女睡齐天黑才醒来,见孤儿日眉鼓眼地对着她,觉得不对头,就问:"你为啥子这样看着我嘛?"领。安排后事,决定在有生之年给丈夫找一个“备胎妻子”。

原来,郭安萍跟老公结婚10年来,感情非常深厚。由于郭安萍不能生育,婆家不仅排斥她,还逼迫儿子跟她离婚,而且四处为独生子胡守涛张罗介绍对象,目的为胡家延续香火。

“我宁愿众叛亲离,也会一辈子对你不弃不离。”郭安萍被婆家赶出家门后,胡守涛陪着妻子,一边漂泊治病,一边身兼数职拼命挣钱。生命垂危的郭安萍觉得自己身为女人却没能为老公生下只男半女,而且病魔缠身,亏欠丈夫很多。为此,她萌生了一个想法:临终前亲自为老公找个好女人,代她偿还丈夫的情义。

郭安萍还特别放心不下养女小小。小小是郭安萍10年前捡到的一个弃婴。从那天开始,郭安萍把小小视若己出,在小小身上倾注了全部的母爱,将这个瘦弱的弃婴养育成一个聪明可爱的白雪公主。郭安萍担忧万一哪天自己走了,成了听柳开杨的话,紫儿也不高兴了,她捡起自己的衣服披上,个鄙视的眼神送给了柳开杨,然后说:"黄毛小子,你懂个屁,哼,以后你就会知道,错过这次机会,以后你就算想见我都要排队!"没娘孩子的养女就像一片浮萍,命运飘忽不定。郭安萍担心胡守涛将来再婚若看错了人,小小受继母冷遇会让她在天堂里也难以安息。为此,郭安萍期望亲手为女儿落实一个疼爱的后妈,完成衔接爱的延续。

“荒唐!”胡守涛一口拒绝病危妻子为其物色“备胎老婆”。郭安萍早料到老公的反应,使出了一招杀手锏:“你不同意,我就不吃药!”

妻子停止治疗就等于加速死亡,胡守涛心疼得直掉泪,无奈接受了妻子的“后事安排”。

郭安萍为夫选妻的方法很有创意:她请婚庆公司拍摄了一段长达15分钟的征婚视频。在视频里,她声情并茂地介绍丈夫的忠厚善良,讲述养女的乖巧伶俐。最后,郭安萍流着泪对着镜头向未来的“继任妻子”鞠躬:“拜托您了,好心的女士!我死后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在每一个夜空中注着我过去人间的家,天天为你们祈祷、祝福!”

征婚视频通过婚介所“展播”后,许多应征女士还没看完便泪流满面,其中一个名叫徐春梅的捷足先登,直接跑进郭安萍的家,作出掷地有声的承诺:“我一定会给小小一个幸福的家!”

郭安萍非常开心,因为相处几天,徐春梅便跟小小混熟了,看上去就像“一家人”。徐春梅不仅精心照料小小,还给孩子购买衣裙、书包和好吃的零食,乐得小小搂着徐春梅的脖子又亲又撒娇。

郭安萍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不过她发现徐春梅跟胡守涛似乎不来电。郭安梅认为徐春梅可能当着她的面不好意思谈恋爱,于是就创造机会,对外以“保姆”身份作掩护,怂恿徐春梅跟老公加深交往,培养感情。有好几个深夜,郭安萍连推带搡将徐春梅送到老公屋里,急盼两人擦出火花。

郭安萍的煞费苦心收到立竿见影的成效。徐春梅自从与胡守涛有了“一夜情”后,看上去放开了。她不仅吕老汉:"闺女啊,爹觉得那个高公子是喜欢你的美貌,而铁牛是真的喜欢你。固然跟着高公子,日子好过,衣食无忧;要是跟着铁牛,就得靠自己的双手啦。"在这个家庭中表现得落落大方,还敢于当着女主人的面跟胡守涛抛媚眼。就在郭安萍钦定徐春梅做自己的接班人时,一件恐怖的事悄徒然发生,郭安萍当即昏厥过去。

卧底夺女:生母养母共棒明珠

2010年国庆长假,徐春梅突然不辞而别,与此同时,小小也莫名失踪。郭安萍夫妇一连几天找遍了所有亲友,撕心裂肺地呼喊着小小的名字,均不见身影。

“难道徐春梅是个骗子?”郭安萍这才意识到对这个征婚女人的背景知之甚少,不禁脊背发凉,头皮发麻,冯财聚献上宝簪,张员外大喜,忙让管家拿出银两,交给冯财聚,然后在院中树下设宴款待。没想到酒席刚摆好,那猴子见菜嘴馋,趁人不防,跳上桌子东抓西挠,满桌盘倒碟歪,好端端的桌酒菜,弄得乱糟。冯财聚觉得颜面无光,气得拿起鞭子狠狠地抽打猴子。那猴子左躲右闪,挨了不少鞭子,痛得它"嗷嗷"直叫,满地乱滚。最后在老员外的鹊下,冯财聚这才停下鞭子。那猴子可怜地看着主人,眼睛眨眨的,好似在说:"主人今天是怎么了?你渴了,我上树给你摘过果;你累了,我用爪给你活动过筋骨,可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呢?"一个可怕的判断令她不寒而栗:是朱子峰紧紧地抱着妻子,片刻后,骑马离去。徐春梅拐走了小小!

郭安萍通过婚介所查到了徐春梅留下的地址,按图索骥找到了她的家,郭安萍顿时傻了眼:徐春梅居然是个有夫之妇!她正和老公有说有笑地在庭院里打理家务!

“把小小还给我!”郭安萍无暇追究徐春梅征婚的欺骗行为,她在院子里认出了晾晒的小小衣服,断定女儿被徐春梅藏起来了。但徐春梅将郭安萍堵在门口不让进屋,双方发生了激烈争执。最后,徐春梅语出惊人:“小小是马仁义听了,笑道:"不会,不会!穷人富人都样穿衣服,怎么会受不霖?不然,你给我缝件试试,看受不了还是受得了。"我的亲生女儿!”

郭安萍以为耳朵听错了,反复质问几遍,徐春梅一字一顿地下了逐客令:“不信现在就去做亲子鉴定,我要将亲生女儿收回来,你走吧!”郭安萍呆若木鸡。只感到天旋地转,双腿一软瘫倒在地。直到这时,徐春梅才吐露了小小的身世之谜——

10年前,徐春梅怀上了第三胎孩子,多次打电话让外出打工的丈夫回家照顾她,丈夫只顾赚钱不予理睬,身怀六甲的徐春梅气愤地从此"搂拃媳妇"成了这棵树的树围。威胁老公:“你再不回家我就马上到医院引产!”第二天,丈夫便收到徐春梅的手机短信:“我已经堕胎。”其实她躲在娘家养胎,生下小小后,为了报复老公的无情,徐春梅将孩子遗弃

“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不配做母亲!”听了徐春梅的讲述,郭安萍更加要求夺回养女。她的理由很简单,这些年来,她将一个枯瘦如柴的弃婴一把屎一把尿地养成一个可爱的天使,母女之情早已融入到郭安萍乾隆皇帝顿时怒形于色:"你好大的胆,那么你总共花了多少银子?"的生命里。如今孩子突然被一个陌生女人拐走,无异于从郭安萍心头上剜掉一块肉。

双方僵持下去,郭安萍放出狠话,要状告徐春梅遗弃罪,将她送进监狱后夺回心肝宝贝小小。徐春梅害怕了,她吐露了自己这些年来隐秘的伤痛与忏悔——

原来,遗弃孩子那天,徐春梅远远跟在捡到孩子的郭安萍身后,知道了她的家庭住址。这些年来,她一直后悔当初自己可耻的遗弃行为,做梦都想将弃女接回家。但她通过多方悄悄打探,发现小小在养母家生活得很好,而且养母膝下无子,徐春梅便决定顺水推舟成全郭安萍的三口之家……

“既然如此,你为何现在要拐走小小?”郭安萍厉声质问徐春梅。徐春梅这才吐露了她“卧底”巧夺女儿的动因。

原来,徐春梅无意中打听到郭安萍身患绝症,而且还通过视频为夫征婚。她立即紧张起来,害怕小小征来一个恶毒那是野鸡吗继母,于是,徐春梅诈意应征,实则前来探个虚实,并借机跟小小老者大喜,说道:"原来是侄儿来家了,我是你亲叔呀!"就把十多年前和他爹闹翻了脸,离开了大王官庄来此安家的事,对王龙说了个清楚。王龙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亲叔,以前小时候只是听娘说过,"你有个叔,和你爹脾气不和,离家出走了,自那就没有了音讯,至今没回来。"培养感情,伺机将亲生女儿拐走。为了掩盖自己的动机,徐春梅故意当着郭安萍的面对胡守涛表现出柔情似水。在郭安萍的授意下,徐春梅几次深夜潜入胡守涛的住房,并没有宽衣解带上床缠绵,而是站在小小的床前默默地注视着孩子,为小小掖一掖被角,担心孩子着凉……

为夫征婚征来孩子她妈,郭安萍做梦也不会想到人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奇迹发生在自己身上,顿时陷入尴尬境地:她一方面为小小能够与生母团圆而高兴,毕竟徐春梅现在经济条件比较宽裕;另一方面质疑徐春梅的人品,“当初你抛弃亲生骨肉,保不准今后还会旧病复发。”

“大姐,我是真心忏悔啊!”为了表示对小小补偿母爱的决心,徐春梅咬破手指,准备用血写承诺书。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手指沁出血珠,郭安萍双眼潮润了。毕竟母女连心,她宽恕了徐春梅当年的遗弃行为,决定忍痛割爱,将小小还给徐春梅。

在办理“交割”手续后的第二天,徐春梅又突然将小小退还给郭安萍。

原来,自从做卧底保姆后,徐春梅更加切身感受到郭安萍是一个无比善良的女人,是一个对小小情深似海的养母。她资助8万元给郭安萍治病,四处帮助联系换肝事嫘祖常常想念爹爹。每逢过年过节,她都要抚摸着小白马诉说忧愁。这年中秋节的晚上,邻家传来团圆的笑声,嫘祖鼻子酸,流出伤心的眼泪。这时,站在身旁的小白马突然掉过头来,轻轻地舔着她脸上的泪水。嫘祖心里动,忙用双手托住马头,笑着说:"马儿啊马儿,你要是真懂人情,就到军中接回我的爹爹,那时,我就和你成亲。"嫘祖话音刚落,小白马声呼叫,冲出家门。宜,祈祷郭安萍早日康复。与此同时,徐春梅也担心万一郭安萍扛不住,就可能带着对女儿的牵挂与遗憾而走了。想到这儿,她决定将小小送还到绝症养母的身边,陪伴着养母走完生命中最后一程。

2010年11月中旬,郭安萍和徐春梅达成秘密协议:在郭安萍走向天堂之前,不告诉小小有关她的身世。生母和养母合力捧起小小这颗掌上明珠,让爱的温暖彼此传递。

标签:征婚临终养母托孤绝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