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鹰爪下的悬崖绝恋

鹰爪下的悬崖绝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尼娜是在俄罗斯东部鄂霍次克海中的一座名叫科曼达赫的小岛上认识瓦洛嘉的。科曼达赫岛面积只有几平方公里,小得连一般的地图上都难觅踪影,但那儿却是鸟儿的天堂。厚厚的鸟粪是极好的天然肥料,因此岛上植物茂密,一些大陆常见的飞禽走兽也在此栖息繁衍。尼娜第天上午,刘公公到了阴谷县的驿站,向文正接到通报,便命衙役牵出大肥猪,给它头上扎了朵大红花,背上铺了条大红毡子,随后他骑上猪背,让人在前面牵着猪,人在后面赶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往驿站而去。是莫斯科一家唱片公司的签约歌手,那天,她和剧组一帮人到科曼达赫岛上拍MTV。由于天气炎热,而他们携带的水箱又漏光了水,剧组里的每个人都渴得喉咙冒烟,片子没法再拍下去。导演发动大家在岛上找淡水,可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因为到处是茂密的草木和厚厚的鸟粪,谁也看不见水源在哪里。好不容易碰见几个土著人,他们目光中的敌意又令人不敢近前去问。正在心急如焚之际,尼娜看见一个男人正蹲在灌木丛里全神贯注地捕捉一条蝮蛇。她走过去跟他打招呼,并告诉他剧组所处的困境,希望能得到帮助。那个男人二话没说,带着他们就往密林里钻。不久,他们就发现一汪清冽的泉水。也许是因为在浮躁喧嚣的都市里生活得太久,那个男人的年轻英俊和身上散发出的独特野性魅力让尼娜为之倾倒。她不顾少女的矜持和羞涩,主动和他聊了起来。他叫瓦洛嘉,是一位动物学家,常到岛上来采集标本。尼娜的美貌和可爱也很快打动了瓦洛嘉的心,他一直陪伴着她在岛上活动,义务做起了剧组的导游。等MTV一拍完,这对才子佳人已难分难舍了……

2000年春天,在莫斯科教堂,尼娜和瓦洛嘉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婚后,他俩度过了一段非常快乐幸福的日子。每次有尼娜昔日演艺圈的好友来访,她总是指着客厅里到处悬挂着的各种各样的动物标本对他们说:“看,那是我的瓦洛嘉的杰作!”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人们对"陛下,这是微臣的父亲!"充满原始风情的动物标本好奇不已,他们的交口称赞让尼娜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尼娜发现瓦洛这时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石羊竟然发出像人样说话的声音,细细的,声音不是很大。刘知县把耳朵贴到石羊嘴边,又大声地问道:"什么?你践踏百姓的庄稼还有理了?你若再胡搅蛮缠,本老爷要对你从重处罚!"嘉对动物王国比对她更加钟情,他可以整天泡在工作室里制作、研究标本,却吝惜花哪怕半小时陪她去看芭蕾舞表演和听著名歌星的演唱会。更让尼娜难以忍受和无法理解的是,有一天,她好不容易硬把瓦洛嘉拽去红场看烟花,当他们漫步回来时,在公园钱穆之挥手示意其他人离去,只叫秦惠和儿子钱武留下,然后他颤巍巍地指着那密盒,对秦惠说道:"你们善缘堂存放的东西就在这个密盒里面,因为贵重,都是由我们万源行当家的贴身保管。万源行每位当家的临死前,都会把善缘堂当家的请来,办理交接手续,如果善缘堂愿意继续在万源行存放,就继续存放;如果不愿意,交割完毕,即刻带走。"附近碰见了两个醉醺醺的酒鬼,其中一个还过来调戏她。瓦洛嘉身体高大魁梧,并且练过拳击,尼娜想他一定会教训那两个不识趣的家伙的,但他只是把尼娜拉开,然后很快叫了一辆出租车,任那两个家伙在后而粗野地大笑。尼娜愤怒地问瓦洛嘉为什么不帮她出气,他只是憨憨地笑笑,“他们衣衫褴褛,喝着劣质的伏特加,一看就知道是穷困潦倒借酒浇愁的流浪汉,何必跟那些可怜的家伙计较呢?”他堂而皇之的理由把尼娜的脸都气青了,她想不到自己一直视之为英雄的丈夫竟然是如此懦弱怕事,跟这样的人会有安全感吗?婚前那个体贴细心充满野性魅力的男子汉哪里去了?尼娜对瓦洛嘉失望起来。

尼娜开始有传说,蚕花娘子的家住在半山的沟沟里。事没事地和瓦洛嘉争吵,撕碎他的标本,砸烂他的仪器,而他只是一味地容忍着。但越是忍耐,她来人到了桃林边,喝令神荼兄弟俩献仙桃,兄弟俩冷冷笑说:"这桃只送穷人不贡王。"说完就把来褥下了山。越是觉得他无能,变本加厉地折磨他。就在这时候,一个追求尼娜多年未果的摄影师展开了猛烈的爱情攻势,送她巧克力、红玫瑰;陪她去海上钓鱼、冲浪……与瓦洛嘉的老实、缺乏情趣相比,摄影师显得魅力无穷。尼娜的婚姻之舟渐渐地倾斜了,她打算和丈夫离婚。

瓦洛嘉做了许多努力也没有挽留住尼娜,他痛苦至极,常常几个小时望着心爱的标本出神。在他俩决定离婚的前几天,他提出一起去初相识的科曼达赫岛上散散心,也许甜蜜的回忆能让他们互相怨恨的心灵平静如水。

尼娜仍然很清晰地记得那天阳光明媚,海平面上波平如镜,她和瓦洛嘉驾驶着一条小帆船抵达了科曼达赫岛。各种各样的鸟鸣声组成了一支悠扬悦耳的小提琴曲,美丽的海岛让他们心中的阴郁一扫而空,往昔的温情岁月又像红珊瑚一样丛生在尼娜的脑海里。她看了看瓦洛嘉,他也正深情地盯着她看,她赶紧别过头去,装作若无其事地欣赏远处迷人的景色。

穿过茂密的丛林地带,他们来到r海岛的一座死火山上,从那儿眺望大海,更觉得心旷神怡。吹着凉爽的海风,呼吸着透着淡淡花香的清新空气,尼娜陶醉得忘乎所以。突然,她的脚下一滑,一块风化的岩石松脱了,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并且顺着呈近70度的斜坡向悬崖滚去。“哦,天哪!尼娜,快抓住我的手!”瓦洛嘉在一旁大叫。然而已经太晚了,尼娜的身体急速下滑,直至被悬崖中部一棵突出的树术卡住。尼娜吓得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因为脚下就是数百米的深渊,墨绿色的丛林此时看起来像草一样矮小,而她的脑袋距离悬崖顶部约有四五十米的距离,对于没有任何攀岩经验的她来说,徒手是绝对攀不上去的。“尼娜,别慌,我放绳索来救你!”尼娜隐隐约约听见瓦洛嘉在上面大声喊,他简直是个工作狂,连和妻子最后的漫步也在背包里装着登山索,不过正是这条绳索成为将尼娜拉回人间的唯一救星。

悬崖上的风比别处的更猛烈,尼娜穿的大衣鼓胀胀地兜满着风,身躯也摇摆不停,随时可能摔下去。瓦洛嘉在上面看得真切,大喊道:“尼娜,脱下外套,减小风的阻力,否则你会被吹下去的!”尼娜赶紧腾出江南厨艺大赛的创办人是苏州位人称赵爷的富商,此人当年以纺织生意发了家,据传其祖上曾在御膳房掌过勺,为了纪念先祖便组织了这个赛事。另方面,每年比赛都设在赵家门口,待每次比赛结束后,南来北往的无论是游客还是乞丐都能参与其中,尝上尝,也给赵家捞了个好名声。所以无论组织者还是参与者都乐在其中,大赛的热度也直持续了年有余。一只手脱下外套,这下站稳了些,但刀割似的风又让她冷得直打哆嗦。

瓦洛嘉开始放绳索下来,可大风将绳索吹得摆来摆去,尼娜总是没法抓住。更倒霉的是瓦洛嘉慌忙中踩落了一块大石头,正好砸在尼娜的右臂上,她痛得差点晕了过去,尼娜的右臂血肉模糊,而且一用力就钻心的疼,她知道骨折了。现在她抓住了绳索也无力攀上悬崖,巨大的恐惧感像魔鬼一样攥住了她的心,她歇斯底里地一遍遍尖叫:“瓦洛嘉,救我!”

瓦洛嘉在上面一面不停地和尼娜说话,以减轻她的紧张情绪,一边思考着救援的办法。他用绳索拴着石头吊下来,让尼娜照他的吩咐把绳子绑在腰间,然后打一个结。可是,尼娜笨拙的左手怎么也打不好绳结。见此情景,瓦洛嘉只好叫她待在那里别动,他再想办法。

风一阵紧一阵地刮,尼娜冻得全身发抖,精神极度紧张,再加上伤口的剧痛,她整个人已呈虚脱症状,更要命的是,扎根于岩缝的树木不堪承受她身体的重量,渐渐松动起来,她听见木心的撕裂声,“瓦洛嘉,我要掉下去了,我要死了!”她哭叫着。“亲爱的,再坚持一会儿,你会没事的,我马上就来救你!”瓦洛嘉不停地劝慰着越来越虚弱的时任知县姓刘,接到报案后,命画师将个人的头像画在纸上,处张贴,悬赏寻找,并向知府作了禀报,请府衙协助,扩大搜寻范围。两个月后,石玉柱在外县被官府擒获。审讯中,石玉柱如实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尼娜。可是,一想到自己美丽的躯体很快就会变成一具血肉模糊的尸首,尼娜又忍不住对瓦洛嘉怨恨起来,如果不是他提议到这个该死的岛上来,她此刻也许正依偎在情人的怀抱里享受着甜蜜的热吻。

忽然,尼娜发现树木下面有一个青草掩盖着不为人注意的小山洞,她顿时仿佛看见了一缕生命的曙光。她小心翼翼地抓着树枝向山洞攀去,当脚终于踩到实地时,她一下子瘫坐在地。尼娜仔细地打量着只容一人钻进来的山洞,里面凌乱地铺着一些干草和树枝,而且,她发现了几个鸟蛋。她将头探出洞外,冲瓦洛嘉叫道:“我坐在一个鸟巢里,暂时没有危险,你赶紧找人来救我!”说完,她还拿出一枚鸟蛋朝趴在悬崖顶部的瓦洛嘉晃了一晃。

瓦洛嘉看见了,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尼娜,你快出来,那是白猫头鹰的巢穴,如果它们回来,你会被撕成碎片的!”尼娜吓得将鸟蛋扔进了深谷。白猫头鹰她曾听瓦洛嘉说过,那是一种性情凶猛的飞禽,群居在悬崖绝壁的洞穴里,它们的利爪能将一只体型比自己大好几倍的动物撕裂至死。没想到一险未平又遭一险,尼娜绝望到了极点。而就在这时候,两只巨大的白猫头鹰扇动着翅膀向这边飞来

尼娜再攀上树已老妪引着倔见到胡老汉的老婆,倔就把胡老汉捎的信儿说了遍,而后起身告辞,回到家中。他和老婆还没说上几句话呢,他的大嫂跑了进来:"她叔,听说你回来了,快去救救你侄女吧,你哥不在家,我个妇道人家,可咋办呢!"说着,便哭了起来。经来不及了,而且那树已摇摇欲坠,随时有可能在身体的重压下断裂。与其摔下悬崖成为一堆肉酱,还不如坚守洞中与白猫头鹰决一死战。尼娜环顾山洞,只发现一些树枝和干草,这样的“武器”能与猛禽搏斗吗?

白猫头鹰越飞越近,尼娜已经能够看见它们像铁钩一样的尖喙和像钢钉一样的利爪,她本能地往洞里退了退,可坚实的岩壁告诉她这个山洞不过才几平方米大小,她无路可逃。

一块又一块的岩石飞向振翅飞近的白猫头鹰,是瓦洛嘉!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离开尼娜,她被感动了,对他的怨恨情绪也渐渐消失。白猫头鹰在空中一边灵活地躲避着石头的袭击,一边接近巢穴,她已经能明显地感觉到它们振翅扇起的风浪。它们的眼里流露出凶光,口里发出恶狠狠的叫声,仿佛恨不得把霸占它们巢穴的侵略者生吞活剥。有一只已经接近了尼娜,伸出尖喙狠狠地朝她挥舞的手臂啄了一口,一股鲜血喷涌而出,尼娜的左臂被连皮带肉啄去一块。瓦洛嘉继续用石头袭击白猫头鹰,但效果甚微。很快,石头也不够用了,大的搬不动,小的又不起丝毫作用,如果跑到更远的地方去捡,时间又来不及。尼娜的肩膀及大腿上已被白猫头鹰啄得血肉模糊,剧痛使她渐渐失去了抵抗能力,她头昏眼花,失血使她几欲昏倒。

突然,尼娜发现白猫头鹰好像停止了进攻,而且洞中的光线也暗了起来,她定睛一看,原来是瓦洛嘉用绳索攀援而下,用自己魁梧的身体堵住了于是,两家订下婚约。陈朝奉还拿出十两银子,赠予父子俩,作为他们路上的盘缠。洞口。“尼娜,亲爱的,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我就在你身边,你再也不用害怕了村民们听后纷纷请求道士为民除害收了这个吃人的恶鬼,道士想了下后,让村民找出两个未出稼的黄花少女,来引恶鬼到我布下的阵法中,然后我在将他收了。。”瓦洛嘉的声音就在耳边,尼娜看见了他暗褐色的大眼睛和嘴角边挂着的一丝微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图。恼羞成怒的白猫头鹰嘉佑是亲眼看到过林默的厉害的,就连千里眼那么了不起的人都依附了她,他又想:我不投靠她,小命难保!于是,他匍匐在船板上向林默求饶:"女菩萨请饶命,小的愿意归顺菩萨!"转移了目标,向这个从天而降的人展开了凶猛的进攻,瓦洛嘉的全身被撕咬得皮开肉绽自此有了固定的婚姻制度,于是有了紧密结合的家庭关系,有了相互依赖的宗族体系,构成了互助合作的社会结构,并逐渐扩大为民族团结与国家生存发展的胶合剂。所谓"建功立业,固然可使世之人享受其福贵,建立项可大可久的良好制度,则可使万世子孙受惠无穷。"神话中讲女娲氏捏土造人大概就是寓指此事。,鲜血淋漓。“瓦洛嘉,快上去,你会被啄死的!”尼娜哭叫道。“不,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尼娜,你知道,我一直很爱你,很在乎你,不管你对我有多失望!以前,我工作太投入了,才忽略了你,其实那不是有意的,尼娜,你在我心中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瓦洛嘉深情地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瓦洛嘉,求求你,快上去吧,再这样,你真的会死的!”尼娜哽咽着说,“让我跟你在一起,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尼娜,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尼娜拼命地点头,泪水淌了一脸,看着这个甘愿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的男人,她猛地明白瓦洛嘉其实是个非常勇敢和有责任心的好丈夫,可是她却错怪了他、深深地伤害了他,今生今世,有谁会像他一样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来为她筑起一道避风的港湾呢?

瓦洛嘉像一只标本一样贴在悬崖上,任凶猛的白猫头鹰肆意撕咬,很快他就成了一个血人。“亲爱的,我们不要离婚,好吗?”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尼娜早围观的人中也有许多饱读世书的人,心想自己多年习文,都不敢在此来显身手,个小孩子有这胆识,有这样的礼节,有这般惊人的文才,见受到老先生高度赞扬,于是大家都把这孩子围住,都伸出大拇指,露出惊奇的目光,看着小孩子说:"啊!神童!神童!"已泣不成声,她看见他的眼睛已无力地闭上,他完全是凭着一种爱情的信念在支撑着自己不滑下绳索。“我们不离婚,永远都不离从前有个老婆婆独自住在所小木屋里,她在屋子的前面开辟了个小花园,栽种了各种花草。年季满园的鲜花都竞相开放,到花园里走走看看成了老婆婆每天必做的事情。!”她哭泣着。就在这时,两只白猫头鹰被几支急速飞来的羽箭射中,怪叫着掉下悬崖。原来几个海岛的土著人看见了这一幕,用弓箭射死了白猫头鹰。而几乎与此同时,精疲力竭的瓦洛嘉也松开了绳索,浑身鲜血的他像一团燃烧的火焰一样向谷底坠去,尼娜听见瓦洛嘉最后用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尼娜,我爱你!”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了整个山谷……两个土著人借助藤条攀下来,合力将因恐惧和悲伤瑟瑟发抖的尼娜救了上去,而瓦洛嘉则永远地走了。

死里逃生的尼娜从海岛回来,又开始了新的生活,经过一番生死之劫,她的心灵已复归于平静。她拒绝了那个摄影师的求婚,科曼达赫岛上惊心动魄的人鹰血战已让她领悟了爱情的真谛:它不仅仅是玫瑰、巧克力和甜言蜜语,它更是一种永不分离、血泪交融的患难相依!尼娜仔细地照料着瓦洛嘉留下的每一个标本,它们是她每一个寂寞孤独的夜晚思念的寄托。而在她的心灵深处,珍藏着一个永不风化的标本,它曾经贴在科曼达赫岛高高的悬崖绝壁上面,像一团红色的火焰一样燃烧着人世间最凄美的爱情。

标签:悬崖绝恋

    上一篇:生活宝舆 下一篇:狂贼截新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