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狂贼截新娘

狂贼截新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使古代也是如此。自作孽不可活。贼人遇到蓝公,看你们还能再作恶?

蓝公兼任潮阳知县以后,风尘仆仆,乘轿来往奔忙于普宁、潮阳两县之间。

一天,蓝公经过鄯门,看见有几个牧童在河边闲聊。其中一个小孩说:“太强暴了!竟然把人家妇女扒光,真该杀。”另一个小孩说:“新婚的时候遇到这种事,真是惨透了。拿情书演绎:我有个梦想,我的爱情要成为段千古传颂的传奇。这段传奇源自于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演绎于李靖和红拂女,才子佳人,儿女英雄,他们相遇,他们相恋,他们传奇,尽管善始善终不容易,但他们直在坚持。在我心灵的深处,有这么种使命感,责任感,要延续他们的爱情传奇,不能让这段历史有空白。轿夫的破裤老头儿叹了口气,说:"是呀,是呀!据说我们的王后生了个怪物,国王见了他以后,两只眼睛全瞎了。两位公子出门去找仙女的心花,可他们来到这里,整天泡在酒店,吃喝嫖赌。嗨!"子来给新娘做新婚的衣服,当时怎么下车,怎么进屋?恐怕当天晚上入洞房,她丈夫也不能不怀疑。”又一个小孩说:“怀疑又能怎么样?她丈夫害怕,不敢控告,那强盗肆无忌惮也就不奇怪了。”

蓝公听到后,极为吃惊,命人停下轿子询问牧童详细情况董启兰看看两件至宝,咬牙提笔开了药方,客人千恩万谢告辞了。。可是,几个小孩都边笑边跑开了。

蓝刘云阁百口莫辩,等赵世山得知消息把他从大牢赎出来时,他已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奄奄息。公就让差役抓住一个小孩,带了过来。这个小孩就说:“在乌黄陇和惠来县交界那一带,有十几个凶恶的盗贼,横行无忌。这个月二十日那天,这些家伙在路上劫住一伙送亲的,把新娘从轿里拉出来,把服饰从头顶到脚跟全扒了下来。新娘哀求留下一件下衣遮身子,他们也不答应。这些家伙还围着新娘,仔细观看那女人不可说出的地方。等到贼人离开了,轿夫可怜新娘子,脱下自己的破裤子给她遮下身。”

蓝公听完,想了想说:“哎!你说得不对。送亲时,会有许多人迎亲,怎能袖手旁观?人多,就有许多衣服可以让给新娘,哪里用得上轿夫的破裤子呢?而且作为她的丈夫,竟然不向官府告状,哪会有这种道理?”

牧童便道:“穷人家没多少迎亲的。向官府告状,又不能把这些人处死,不但没有好处,反倒要招来祸害。那些家伙是穷凶极恶的草寇,杀人放火,没有什么不敢做,谁又愿意把自己往老虎嘴里送呢!”

蓝公点点头,问他娶亲人的姓名,牧童回答说:“不知有个徒弟指着他身后那帮俊姑娘,悄声问:"师傅,她们是干啥的呀?"道。”

蓝公又问他贼人都叫什么,他说:“更不知道

蓝公心中记下这事,回去后派人秘密查访,但没有能了解到详情。

在这之前,也就是十八日那天,蓝公刚到潮阳上任办公,十九日一早,就有因白昼被抢劫来告状的陈日耀、陈日光、林嘉升说:“这个月十五那天,在双山碰上十几个贼人,刀棒交加,我们3人有天,有个病人,高烧不出汗,头痛得厉害,请李时珍去诊断。李时珍赶到他家,茶不喝,水不饮,就坐在病人床沿上切脉看病。他诊断病人患的是伤风病,首先应该发汗,于是他就叫病人在药抓回来之前先煎些生姜水喝,然后裹紧被子睡觉,出出汗,病就会减轻。都被打倒在地,连头带脚都被打破了,钱和衣物也被抢劫一空。我们认识3名歹徒叫郑阿载、郑阿惜、刘阿讼,他们罪恶滔天,无人不知,但没人敢告,也没人能逮捕这些恶贼。当时老爷还没上任,我们向县尉禀明,验了伤,到今天伤口还没康复呢。”

蓝公笑着说:“既然没人能逮捕这些贼人,你们为什么又来告状呢?”

陈日耀等人哭着说:“我们说的是以往。现在幸亏老爷到任,还能让路上的行人仍旧不安宁、往来贸易担惊受怕吗?”

蓝公点点头,派出差役连夜捉拿那些强盗,终于在二十二日这天捕获到来。

蓝公便叫陈日耀3人和刘阿讼当堂对质,刘阿讼供认说:“是的,我们抢了他们铜钱6000文,衣裳、棉被之类共7件,还存在蔡阿继家里,没有分赃。”

蓝公就问:“你们一共有多少人?”

刘阿讼回答:“郑阿载、郑阿惜、蔡阿继、张阿禄、庄阿泛、廖开扬、马克道,加上我,一共8个人。”我国民间在除夕有守岁的习惯。守岁从吃年夜饭开始,这顿年夜饭要慢慢地吃,从掌灯时分入席,有的人家直要吃到深夜。根据宋懔《荆楚岁时记》的记载,至少在南北朝时已有吃年夜饭的献。

蓝公又问:“你们这些人聚集在什么地方?”

答道:“我们都不敢回家,在山中躲躲藏藏。只有蔡阿继、廖开扬二人在家,他们负责接受、窝藏东西。”

这花闷头呢。

蓝公接着追问:“那么,以前你们都劫过哪些地方?”

回答:“那多了,没法记住。”

“告诉我,你们下海劫船没有?”

“老爷,这倒没有。”

于是,蓝公派人设法缉捕,又在二十六日这天擒获了郑阿载、郑阿惜、张阿禄、庄阿泛、蔡阿继、廖开扬。到了大堂上,蓝公吕洞宾说:"当如何报答?"还没用刑,他们就招供了,和刘阿讼所说的完全符合。

蓝公见郑阿载、郑阿惜尤其凶恶,心中很讨厌这两个家伙,就问他们平常抢劫了哪些人,他那对小金鱼立刻从水里跳尺来高,清水也立刻哗哗往上蹿,蹿出鱼盆,直往外漾。金鱼跳起来落下去,落下去又跳起来。这时渔童立刻拿起鱼竿,看准金鱼跳起的时候,只见他把鱼竿抖,立刻钓住只。鱼竿扬低,那金鱼被钓起,又猛地落下,哗地砸出片金水花。水花朝外散,变成许多金色的水珠,也随着漾出的清水滚到盆外的草丛里去了。渔童玩得好不开心,咯咯咯笑个响。他把这只金鱼钓住抖会儿,甩鱼竿撒了去;立刻又钓住那只金鱼抖会儿,咯咯咯笑阵,又甩鱼竿撒了去清水冒着往外漾,不上钩的金鱼总是跳,上钩的金鱼起落总是溅出片金色的水珠子。就这样直闹到天快亮。看样子渔童是玩够了,他把钓着的金鱼撒下,把鱼竿往怀里抱,坐在荷花上,又笑嘻嘻地对鱼盆说道:俩说时间长忘记了。但是,最近一些日子的事他们倒记得很清楚,包括劫夺双山出嫁妇女衣饰的经过。

蓝公又问他们从这个妇女身上抢去了哪些东西,郑阿载说:“穷人没有什么东西,只有银簪、耳环、戒指、衣裙几样而已。”

蓝公追问说:“参与抢劫的有几个人,是准直接动手的?”

回答说:“参与抢劫的还是我们8个人,直接下手的是我和阿惜、阿讼、马克道4个人。”

蓝公装作不信地问:“出嫁有许多人迎亲,你们敢突然横加抢劫,没有百十来人不行,说8个人、4个人,那是胡先生身着长袍马褂,头戴瓜皮帽正坐在桌前饮酒。那几日前的麻衣、黑衣俩大汉左右坐在旁边。麻衣大汉举起酒杯笑吟吟的道:"师傅,此次我兄弟俩演的如何?"说八道。”说着,蓝公就下令把他夹起来。

郑阿载疼得大叫道:“那只是一个再嫁的女人,哪里有许多人迎亲?我们实实在在就8个人。今天,我各种事情都直说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不加隐瞒,为什么在这事上欺骗老爷呢?我也不过一死罢了,难道能在死罪以外另给我加些罪吗?”

蓝公听了,拍案指斥他们的罪恶说:“你们不干好事,甘心做贼,清平世界,劫财伤人,犯罪应该处死,这是一。男女授受不亲,为什么对妇女横加侮辱,剥去衣裳,不顾人家新婚,使人家夫妇抱憾终生?犯这种大罪应该处死,这是二。你们夺取新娘的衣服,一丝不留,秦文志口中提及的魏伯父,是合兴货栈的老掌柜魏禄。想当年,昌裕的老掌柜,也便是江戎的父亲江重义,与全顺记的秦守仁,合兴的魏禄歃血立誓,结为兄弟,随后联手挤垮了乌城内外的数十家皮货行。围着观看,像这样侮辱人,实在是天地鬼神所莫绍轩命人将翠月带来,冷哼道:"你的主子严世蕃已被关进死牢,想再回到虎头坊,恐怕得等下辈子。你该怎么做,想必不用我教你吧?"出人意料的是,翠月叽叽哇哇说出的大堆话,莫绍轩居然半个字都没听懂。共同痛恨的事,犯这样的罪不能不处死,这是三。”

随后,蓝公就命令廖开扬拿出铜钱、衣服、被子等东西,交给陈口耀、陈日光、林嘉升当堂领回,至于马克道,等抓获那天再被抓的人是师弟李世仁与他的儿子李政。哈赤发话了:"先生只管放心前去治病。几天后定把他们送回。"刘忠无奈之下只好答应。按着法律惩办;其余的罪犯痛打一顿,戴上大枷,分别到四面城门示众。

刘阿讼、郑阿载、郑阿惜3名贼人尤其为县里人所痛恨,围观的人成百上千,都咬牙切齿指着他们怒骂,有的人还用泥沙打他们,用草点着火烧他们。那个被侮辱妇女的丈夫也在人群里偷偷用锥子刺他们的大腿,点上大蒿子烧他们的皮肉。郑阿惜忍受不住,咬碎舌头自杀;郑阿载等人不几天也先后一命呜呼。潮阳县百姓见了,举手加额称快。

过了不久,张阿禄、蔡阿继也都病死了。在众贼人中,只有庄阿泛用脑袋碰着院子里的台阶发誓,一定能改过自新。蓝公便对他从宽处治,只给他戴一面小枷。不料,他竟然带着枷脱逃。但不到两个月,他又因为谋财杀人一案被抓获,按律处死了。

标签:新娘

    上一篇:鹰爪下的悬崖绝恋 下一篇:鬼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