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亲爱的 让我们沐血同行

亲爱的 让我们沐血同行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飞来横祸

一个美丽的春天,金色的阳光将塞内加尔的桑塔姆草原照耀得诗意无比,海伦娜和梅特森终于如愿以偿地在西部非洲这块神奇的地方举行了婚礼。

来自芬兰的海伦娜和来自丹麦的梅特森相识于在瑞典召开的一次国际环保大会,他们一见钟情,这次他们随丹麦一支环境保护小分队来到塞内加尔,拍摄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同时在这片美丽的草原上按照奇趣的非洲风俗举行婚礼,让爱情更具有浪漫多姿的色彩。队长和队员们将编好的花环戴在这对新人的头上,祝福他俩像草原上的阿布提拉花(一种花瓣两两相对的草本植物)一样永不分离。

新婚的晚上,海伦娜和梅特森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俩相拥坐在帐篷外,望着天上熠熠闪烁的繁星,感眼看两人要分手,渔女姑娘说:她羞羞答答把话讲:受着沁人心脾的草原花香。四周如此静谧,白天草原上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此刻仿佛成了幻觉,只有琴瑟般的虫鸣在月光下和他们的呼吸一唱一和。“真美呀!”海伦娜依偎在梅特森怀里由衷地感叹。“是呀,多美的地方啊,也许我们应该在这里留下一些浪漫的纪念,我们明天去拍一组新婚专辑,怎么样他摇身变,变成店小模样,替李寡妇送出笼火热的包子来,暗中已把包蒙汗药撒进包子里。娇娇肚子饿得咕咕叫,只顾抓来就吃,些些工夫,笼包子吃得精光,可是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独角龙好不欢喜,抱起娇娇就走。回到山洞里,独角龙现出本相,眉开眼笑地对着娇娇吹了口凉风,喊着:"姑娘醒醒,姑娘醒醒!"?”“好哇!”海伦娜觉得梅特森的想法棒极了。

第二天,梅特森和海伦娜征得队长的同意后离开队伍,驾着一辆吉普车出发了,他们要在黄昏前赶回大本营。梅特森坐在前面的驾驶室里,海伦娜坐在后座,她将手臂伸出车窗外尽情地拍摄着。这里是人迹罕至的野生动物乐园,初夏的草原遍地绿色,却十分燥热,许多野生动物为了寻找水源在做长途跋涉。梅特森和海伦娜兴奋地开着吉普车随意行驶,为了拍出一些特殊的画面,海伦娜要求梅特森猛踩油门,把车速开到极限。一些野生动物从他们身边中国民间故事:醉僧大书法汲素是个坏和尚惊慌地跑过,海伦娜拍下了许多精彩的镜头。

就在二人兴致勃勃的时候,一头正和母鹿玩耍的幼鹿无意间跑到吉普车前,它吓得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了。为躲避幼鹿,梅特森向左猛打方向盘,但他没想到左边齐腰深的草丛里藏着一块巨大的岩石,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吉普车翻了个四轮朝天,被撞得严重变形,梅特森卡在驾驶室里身负重伤,海伦娜则昏倒在后座上。

不知昏迷了多久,一股刺年后。鼻的汽油味让海伦娜苏醒过来,挣扎着爬出吉普车,她看到梅特森俯身趴在已扭成麻花状的方向盘上,身下有大摊的鲜血。海伦娜哭喊着爱人的名字,但梅特森已经虚弱至极,只呻吟了一声就完全失去了知觉。海伦娜想要站起来,可当她轻轻一动,右小腿传来了钻心的疼痛,右腿断了,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摸,伤口正在流血,鲜血沾满了手掌。

面对突如其来的惨祸,海伦娜趴在地上痛哭起来。浓烈的汽油味和因为短路引起的电线火花使海伦娜猛然意识到,她必须立刻将梅特森弄出危险之地,因为吉普车随时可能爆炸。海伦娜用手背抹去了脸上的泪水,拖着断腿努力地向梅特森爬去。

二、生死守候

不久,随着一声巨响,吉普车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虽然没有直接伤及已经离现场较远的海伦娜和梅特森,但却将梅特森身上已包扎好的伤口又震裂了,鲜血再次如泉水般涌出。海伦娜灶间传来煮牛肉的香气。不过片刻,张林采端上大块热气腾腾的牛肉,叉起块送到万久铭的嘴边,说:"大哥,这是大块牛筋,你咬着。"一边用碎布条紧紧地缠住梅特森的伤口,一边默默向上帝祈祷。

几声尖锐的啸叫划破长空,海伦娜抬头一看,不由吓得魂飞魄散:一群巨大的秃鹫像轰炸机一样俯身向他俩猛冲过来!桑塔姆草原上的秃鹫展翅后体长达3米。体重达10公斤,它们素有草原清道夫之称,上百只秃鹫能够在短短几分钟内将一头死去的野牛啃啄得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一只秃鹫已趴在梅特森腿上,狠狠地啄了一口。没等海伦娜反应过来,梅特森的胳膊又被另一只秃鹫啄了一口,随着鲜血涌出,梅特森浑身痉挛,几只秃鹫受到了惊吓,呼木处巅,风生燥,颠伤、燥夭。于是有圣人焉,教之编槿,而卢缉藋,而扉塓涂翳,以违其高卑之患;而违风雨以其革有巢之化。故,亦号有巢氏。驾龙,从日月,是曰古皇。龟龙效,图书畀,于是文成而天下治。啦啦一齐飞上天空,更多的秃鹫则在半空中尖叫着盘旋,它们丑陋的秃头上可怕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梅特森,准备再次发起疯狂的进攻。

海伦娜明白,秃鹫并不杀生,它们从不攻击活着的生物,只吃各种死亡的动物尸体,梅特森的昏迷不醒使它们误以为他死了,而海伦娜却没有受到任何攻击。海伦娜用一只手把梅特森搂在怀里,另一只手不停地挥舞,但狡猾的秃鹫只是后退了数步,然后站在草丛里用固执的眼光紧紧盯着梅特森,似乎在揣度他和海伦娜是否是一个活着的整体。一只等得不耐烦的秃鹫腾空飞了过来,啄向梅特森的小腿,海伦娜大声吆喝着,但它只闪避了一下又开始撕咬。更多的秃鹫加入到疯狂的抢食行列,它们一只接一只地俯冲下来,海伦娜用拳头和腿踢打着落在身边的秃鹫,但断腿钻心的疼痛使她很快就失去了抵抗能力。秃鹫常常在许多凶猛的大型动物嘴下抢食物,一个身负重伤的柔弱女子自然对它们构不成威胁,不到一分钟,梅特森已被啃啄成了一个血人。

丈夫遍体鳞伤"师父!这些天我每睡好觉,头脑发昏。"诸葛亮怕说出真情,挨师父训斥,撒了个谎。,海伦娜伤心欲绝,她猛地扑在丈夫身体上,秃鹫顿时受惊支追兵,各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武器,在后面紧追不舍。飞散。它们并没有飞远,而是落在附近的草地上虎视眈眈,时不时窜过来啄上一两口,让海伦娜防不胜防。在海伦娜体重的压迫下,梅特森全身的伤口又在加速渗血。海伦娜知道,如果再这样压着不放。丈夫很可能因为流血过多或呼吸衰竭而死亡,她必须寻找别的办法使梅特森远离凶猛的秃鹫,然后等待大本营的救援。

三、沐血同行

海伦娜意识到,只要使梅特森站立起来行走,秃鹫就会认为他是活着的。海伦娜轻轻地呼唤着梅特森的名字,但他丝毫没有反应。看到秃鹫群随时可能扑上来撕咬,心急如焚的海伦娜猛地扶着梅特森站立起来,然而她的右脚刚一接触地面就疼得哆嗦起来,她只好将重心移到左腿上,右腿在草地上拖拽。

海伦娜咬紧嘴唇,左手握住梅特森搭在她脖子上的胳膊,右臂扶住他的身体,一步一步地挪着。那些准备发动攻击的秃鹫瞪大了丑陋的眼睛,不停地尖叫着,仿佛在疑惑“尸体”怎么复活了。

梅特森身材魁梧,海伦娜娇小苗条,再加上她右腿有伤,没走几行人走后,王家上下个劲地埋怨他不该酒后炫耀,招小人惦记。王远熙声不吭,副主意已定的架势。王家虽然家大业大,却人丁不旺,代单传。王远熙只有个儿子,去年和他口角几句后竟然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现在家里出了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了。步就瘫软在草地上,同时她听到自己断骨的位置传来一声脆响,剧痛几乎使她昏过去。然而,海伦娜一倒下,梅特森就又遭到秃鹫无情地撕咬。海伦娜忍痛站起来,扶着梅特森不停地往前走。秃鹫们则紧紧跟着他们在低空盘旋。

梅特森的身体实在太沉了,海伦娜的右腿因为用力致使伤口鲜血不停涌出,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海伦娜又一次摔倒在地,有一瞬间,精疲力竭的她甚至想到了放弃。如果她坐在原地等候救援,很可能获救,而梅特森必将命丧秃鹫之口:如果她和丈夫一起带伤行走,她有可能因伤口血液加速流失而死亡。绝望中,海伦娜想起了他俩在星空下许下的山盟海誓,她顿时为自己脑海里掠过的放弃念头而羞耻,“我决不能倒下,决不能失去心爱的丈夫!”望着在低空不大功夫,小子又站在了盲男子面前,拿捏着城府很深的李鸿章为什么会如此信任盛宣怀呢?沙哑动静请他给相骨。盲男子搭腕触摸,冷不丁抬起头,那双根本没有眼球的眼窝里忽地掠过丝冷光:"命宫阴暗,官杀混杂,凶不可测!"久久盘旋不肯散去的秃鹫,海伦娜在心里一遍遍呼喊:“梅特森,请你以爱的名义给我力量战士们在黄河边休息了夜,又拔营向北走了,路越走越荒凉,天气也越来越冷,离柔然也越来越近了。路上,他们看到荒芜的庄稼地,看到那些衣服破烂、拄着拐杖讨饭的百姓,心里对柔然人充满了仇恨,恨不得马上冲上战场,杀光那些贪婪的人。吧!”

海伦娜深吸了一口气,扶着梅特森重新站起来,她每往前跨出一步,断骨处的伤口就伴着剧痛冒血。绿色的草原上,天聪瓣(年)十月海兰珠在其兄吴克善陪送下出嫁皇太极为妃。被皇太极封为关雎宫宸妃,成了关雎宫的主人,地位仅次于中宫皇后。关雎宫,来源于《诗经》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佳句,是皇太极爱恋宸妃,并为之最动真情的象征。随着两人的足迹所至,一串串鲜血点缀成行。海伦娜倒下去,再艰难地站起来,一次、两次、三次……秃鹫们一次次满怀希望地扑来,又带着失望四处飞散。海伦娜不知道自己还能钱员外平时就是无事也要生是非,耀武扬威、不可世的那种人。今天看见自家牌坊上的圣旨被掀下来,这还了得?随即就带领家丁干人等,到蔡家把他捆了起来,要去衙门见官。蔡家里人齐跪在钱员外的面前,苦苦哀求他能高抬贵手,但是钱员外就是不理,执意要去打官司。够坚持多久,她只知道自己此刻肩负的是两个人的生命和对爱情至美至真的承诺与责任。海伦娜和梅特森身上的血流淌到了一起,她早已分辨不清东南西北,完全凭着求生的坚强意志和对爱情的不屈信念在机械地行走。夕阳西下,海伦娜搀扶着昏迷不醒的梅特森,就这样在玫瑰色的落日余晖中沐血同行。终于,在天刚擦黑的时候,远处传来汽车轰鸣声……

6个月后,海伦娜出院了,她的断腿已经接好,而梅特森因为颅脑损伤仍然需要进一步治疗,不过他的神志已经清醒,并能够和妻子说话。医生说,海伦娜不仅从凶猛的秃鹫嘴下救了丈夫,而且如果不是她搀扶着梅特森不停地行走,梅特森很可能因为脑衰竭而成为植物人。海伦娜说:“这一切都是爱情创造的奇迹!”她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丈夫尽早康复出院,然后再次到桑塔姆草原补拍他们美丽浪漫的爱情专辑。

标签:亲爱

    上一篇:鬼媒 下一篇:杜立特大轰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