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剑眼

剑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江湖上赐他一个名号:剑眼。

他和高手对决时,不用刀,不用枪,也不用暗器飞镖。他的手上,只有一把纤细的冷影剑。但冷影剑并非他的夺命武器,他的夺命武器是他那双寒光如注的双眼。交手之时,他双眼炯炯,目光犀利,邪恶与狠辣瞬间铸成了两把利剑,直插对手的眼睛。对手若与他对视数秒,必定意乱心慌。每每此时,他的冷影剑便蓦地舞起一片冷光剑影,直封对方咽喉。

如此这般,不过在刹那之间。凡与他随军的乔郎中立刻赶到为小蝗检查伤势,这乔郎中医术高明,跟统领牙古都是莫逆之交,只是张脸上瘢痕遍布,很是丑陋,声音也嘶哑难听。交过手的人,几乎无人能逃过厄运。侥幸逃脱者,皆为意志如铁、坚如磐石的冷血高手。他们如他一般,饱经刀光剑影,见惯了腥风血雨,心如千年坚冰,意如万年雪山,对世间万物早已冷漠,凡尘俗事无动于衷。

他的独门功夫叫剑眼神功,为其师父所创。师父余龙江集毕生精力,悉心钻研,独创了剑眼神功秘籍。但这本秘籍一直不曾面世于人,包括他和师弟陈风云都不曾见过。余龙江将秘籍束之高阁,暗藏于卧室帐帷之内。余龙江独创此功后,一直不曾习练。余龙江虽然武功卓绝,一把大刀舞得水泄不通,但一生却很少与人交手。余龙江生就一副慈眉善目,在江湖上口碑极佳,人人景仰。

当时,他和师弟陈风云颇是不解:师父既创立剑眼神功,为何自己不练,也不授徒呢?师兄弟二人实在憋不住,问了师父。

师父语重心长地说:“不是为师不教你们,而是这门功夫,你们万万练不得。习练剑眼神功,关键是双眼,须借天地间寒气,集自然界冰霜,练就一双坚不可摧所向披靡的剑眼。习练此功的前提是心比铁硬,不为情动。然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们上有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杨凡揉揉眼仔细看,那是个身穿白衣的美貌女子。爹隔天早,史飞路过清塘,大喊来人,菊宝第个跑到,吓得目瞪口呆。原来,清塘中有许多青蛙,颈上扛着纸枷,翻白肚,浮出水面,非常可怜,凤仪也赶来,看了心里难过。死去的青蛙都睁着双眼,好像有什么冤枉似的。她便详细询问菊宝宣读祭文的经过。菊宝这次老实说出她没有按照凤仪的话去办。凤仪摇头怨菊宝坏了事,她支开所有人,个人在清塘边嘀咕了好久,从那以后,清塘里再也听不到蛙声了,老太太的病不久也好了,但是有奇怪现象,史府外的清塘却出现了白颈青蛙。恰似扛着纸枷,实在是诡异。娘,又尚未婚娶,练此神功岂不断送了你们一生?”

陈风云点点头,理解了师父。他摇摇头,有师爷问道:"大人当真不愿借马给那些秀才?""废话,这还用说吗?若真把马借出去运肥,本县颜面何在?"胡泰顶怒气冲冲地说。些遗憾。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个黑影摸进了余龙江的卧室,急着在寻找什么。突然,传来了余龙江的脚步声,黑影迅速藏身于帐帷之内。余龙江近来身体欠安,气喘不定,进屋一会儿便熄灯睡了。黑影悄悄挪步,准备离开。就在起步移身之际,黑影的手触到了帐帷的某个地方,与别处显得不同。捏了捏,捏到了一本书。黑影明白了什么,心在狂跳。黑影蹑手蹑脚地用剑挑开帐布,书已在手。

黑影大喜过望,得意之时不小心将剑插进了帐帷之中,丝丝声响惊醒了余龙江。余龙江一个鲤鱼打挺,身子箭一般射了过来:“大胆蟊贼,竟敢盗我秘籍?音落拳至,直取帐中黑影。黑影挥剑而上,却近不了余龙江之身。不过十个回合,已成强弩之末。余龙江忽地住手,长叹道:把秘籍丢下,你走吧,从此不准再回来!”余龙江踉跄着转过身去。黑影痛悔致歉,拾剑而起。却在转身之际,突然一个回手,利剑直插余龙江的心口。

余龙江一掌震断了黑影的剑,旋即倒在镇江吴伟盏中蛇:镇江到吴伟家做客,吴伟敬茶。镇江见茶盏中有蛇,疑吴伟害他,回家即病。后吴伟到镇江家治病,问清病由,说明是墙上挂的马鞭映入杯中所致,镇江遂丢掉疑心病,人交往更厚。卦汉摇了摇酒葫芦,说:"若捕头要来口,给个十两两的!"说着,就伸手要银子。方休本想甩手就走,可就是难敌诱惑,掏出十两,那卦汉却又不要银子了,递给他酒葫芦。血泊中。黑影一个后滚,顺势捡起秘籍,跳窗而去。师父骤逝,震惊江湖。他和师弟恸哭不已,含着泪为师父举办了葬礼。

十年弹指即逝,他一直悉心苦练,终将剑眼神功练得出神入化,无财神说:"这些鹅是不卖的。你要买鹅,到别处去吧。"人能敌。他冷酷的目光,似乎能穿天钻地,洞透千里。他的剑眼神功令人谈虎色变,闻风丧胆。更令人丧胆的,是他的心狠手辣。

他成了江湖上十恶不赦之人。他招惹了无数武林中人,找他复仇者不计其数。他喜欢挑战,喜欢有人复仇,看着他们在不寒而栗中死于冷影剑下,他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他已记不清,他的剑眼杀死了多少英雄,他的冷影剑染了多少鲜血。

月上树梢,风霜满地。长坡上,枯叶纷落,叮当如玉的脆响,激情般在月色中绽放,两把利剑如影随形。蒙面侠的风云剑变幻多端,风云莫测,和冷影剑紧紧粘在一起,彼此吸李文志被带到朱棣面前,朱棣要他立刻说出那位神医的下落,可饶他欺君之罪,否则定斩不留。李文志跪在地上,哭道:"陛下,那位道长是用针灸和药术救的微臣,而不是用张浦泉亲自打造青龙偃月刀。第十天,他端过小巧倒满酒的海碗,满满噙了大口酒,然后摔破海碗,拾取碎瓷片用力划破手臂,股鲜血奔涌而出,全被青龙偃月刀的刀锋吸去,同时他将口中酒朝刀身喷过去,雨雾样散开,刀身顿时闪出寒光,笼罩汪直脑子灵光,明白万贵妃的用意,便说:"我老家的菜没什么特别好吃的,倒是江南有道名菜,叫味干丝,仅刀功就不简单!需要把块豆腐横切刀,竖切刀,切得细如棉线,再与鸡等配料制成菜,确实是人间美味!"了整个铁匠"不错。不过,我父亲年前就去世了。"铺,馥郁的酒香也弥漫开来。寒光酒香之中,张浦泉浑身像散了架样软在破旧的太师椅上。铁匠们不禁暗暗称奇。的什么‘修命刀。不过那位道长临走时跟我说过,让李义仁的弟弟李萧了解哥哥的死因后,说周憙是杀人凶手,坚决不让他前来吊唁。我不要对别人透露他的名号和住址。如非要微臣说出那位道长的下落,臣宁求死!"附着,难分难解。他沉声道:“还我剑眼秘籍,我且饶你一命!”

蒙面侠冷笑:“盗你所盗,是道也。”

他问:“你是何人?”

蒙面侠笑道:“蒙面侠!为此秘籍,耗我十年光阴,今日飞越数百里,费尽周折得手,岂会拱手相送?”言毕,挥剑相迎。

月光幽幽,周遭昏黄,他的夺命双眼像被蒙了薄雾,无法抵达对手眼中。蒙面侠借着月色,灵活地闪避着他的剑眼。他刺出一剑,直刺蒙面侠心窝。蒙面侠身子后仰,风云剑斜里刺出,指向他的腰际。他急收身子,回剑挡住。风云剑被震了开去,蒙面侠腕如电麻。戗声刚过,他的剑眼如蛇,急欲捕获蒙面侠顾盼流转的双目。

奈何月光浑浊,风色颤动,蒙面侠的双眼一如他的风云剑,诡谲多变,飘忽不定。几个回合下来,他已呈疲倦之色。风云剑忽指他的脚尖,他使出无声无影之招,猛力一剑荡开。蒙面侠借冷影剑之力,一个缩身已上树梢,如风般疾驰而去。他跃上枝头,却又收住身子。蒙面侠既是有备而来,即或追至,他亦未必能胜算在握。毕竟这不是晴天白日,他的剑眼功力难以发挥到淋漓尽致。

他发誓要找回秘籍。他的足迹踏遍江淮大地,运河两岸。然而,一晃两载,盗秘籍者杳无音信。

伊山脚下,秋风徐徐。他横背冷影剑,行走在山间。崎岖小径,草茂枝连,冷眼四望,荒无人烟。他的目光风一般扫过山野,他在苦苦寻觅,不会放过任何一点儿蛛丝马迹。行至山路尽头,迎面一个婀娜女子,长发飘飘,行色匆匆。狭路相逢时,女子施了一礼,开口道:“小女子欲往板浦,劳大侠指点。”女子生得玲珑,粉面桃花,双眼更是清澈妩媚,像一口幽幽的井,盛满了甜蜜的泉汁。他怔了一下。

他第一次见到如此美貌女子,不觉多看了一眼。女子的秀发半掩着酡红的脸庞,欲语还休,眼睛里却分明藏着风情万种。他的心里荡起奇异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自习练剑眼神功以来,他斩断情丝,六亲不认,他的心已凝成千年石冰,与日俱牢。但是今日,一个陌生女子的目光竟像小溪,从他心间潺潺流过,女子的笑像正午阳光,温暖了他的胸膛。他听到咯吱咯吱的解冻声,听到了碧波荡漾的时间天天临近"清明"节了,山茶花、映山红比往年开得更艳。但是阿龙和阿美的心里越来越难过。就在清明节前夜,阿美从泪水打湿的枕头下拿出阿龙的腰带,阿龙带上阿美的手镯,各自从家里逃了出来。水流声。他的双眼像浸泡在水中,他握剑的手变得柔软无力,他的心底温暖如春。

他不由自主地向女子笑了笑。这是他十年桦树精回到山里,第天它想看看陈大娘走没走,又下了山,老远看陈大娘正在河边洗头,它便变成丝轻风飘拂到陈大娘身边。陈大娘把梳掉的头发扔到地下,轻风捡起头发用手慢慢地捋,捋完了变成个小伙子,说:"莲花姑娘,我想娶你为妻,你愿意吗?"来唯一的笑。

她也笑了。她的笑比罂粟姹嫣,沁人心脾。

很快,他发现她的笑顿时凝固。与此同时,他感觉胸口有些凉意。他没明白是咋回事,已訇然倒地。他的胸口上,已插了一把风云剑。

“师父,十二年过去了,弟子亲手杀了师兄,为您老报仇雪恨了。师父,弟子两年前盗回了剑眼神功,然后花一年时间研究剑眼神功,终于发现此功的致命弱点在于情,色生情,情生欲。弟子又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女人,把自己化装成女人,学习风情女人的一笑百媚。”

陈风云将风云剑倚在门旁,在师父的灵位前磕了三个头,然后端来铜盆,燃起一堆火,给师父敬了一炷香。然后,摘下长长的假发,扔进了铜盆里。“呼”的一声,假发化为灰烬。陈风云又从怀中掏出那本秘籍,掂量了一下,也随手扔进了铜盆里。瞬间,秘籍被烈火吞噬。

“师父,您说得没错,这门神功千万不能练。所以,我把秘籍烧了,还给您老吧。”

选自《小玉皇大帝又派仓官下凡、仓官是专管仓库的神。他看到家姬户堆满了馒头供香,也不愿回天了。说月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上一篇:暴风雪中的财富 下一篇:胭脂床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