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泽东与新来的两个卫士

毛泽东与新来的两个卫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

初来乍到,小卫士封耀松满心是担忧,怕“服务”不好。

轮到小封独立值班了。听老卫士们说,毛泽东的个人爱好和习惯很特别,谁要是在他工作时或处理他的生活琐事时不得当,他会大发脾气,而且发起脾气来让人心颤。小封听了自然更加胆怯和紧张了。

“见机行事,灵活掌握,处理得当。”卫士长对他说了这“十二字方针”。

小封走进毛泽东的办公室——其实这是一间卧室、书房兼接待室。办公时的毛泽东很安静,也没有什么大的差使需要卫士们做的,就是倒个茶、换个烟什么的。这些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要服务好毛泽东就不仅仅是做这些明摆着的活儿了,还有许多需要卫士凭自己的眼力去处理。后者最主要,也最难做到。

毛泽东两眼不停地盯在一份又一份的文件上,并有时有节地喝着茶、抽着烟。

小封进屋时,茶杯里的水已没了,他正准备上前取杯为毛泽东加茶水,一个意外的惊人之举使封耀松呆住了:毛泽东的那只空闲着的左手抬了起来,然后将三个手指伸向茶杯之中,轻轻地搓了搓杯中的残茶叶根,随即稍稍用力地撮起一把残茶叶,慢慢地塞进了嘴里,那两腮一动一动地,如同老牛嚼草一般,津津有味。

“报告卫士长,主席吃起茶叶了,是不是嫌茶水不好?”小封不敢出半点差错,连忙跑到值班室将这一惊人的“发现”告诉了李银桥。谁知卫士长满不在乎地说:“他的老习惯。残茶叶能提神。”

封耀松还是第一次听说。他想,我的穷老爹喝茶水时还讲究不吃隔夜茶,毛泽东主席竟连残茶叶也舍不得浪费!真是不可思议!

天黑了,小封见毛泽东那双穿着圆口鞋的脚不停地拍着地,开始小封以为是毛泽东累了,在活动血脉,随着拍地的次数不断增多,他猛地想起了什么谢天谢地,那条蛇没有走远,就蜷曲在离香膏碗不远处一个沙洞里避寒。张老大和伙计刚在一棵歪脖子柳树后藏好,蛇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香气。"三日死"禁不住兴奋起来,它伸展了下身子,不顾再次被冻僵的危险,迫不及待地钻出沙洞,向香膏碗爬去。它的舌头刚舔到香膏,就全身酥软地昏迷了。张老大带着伙计飞快地跑了过去,伙计打开带来的酒瓮,把蛇放到了酒瓮里,盖好盖子。张老大取出一支"时辰香"点着,拿在手里,长出了口气,心想,父亲有救了。,忙去看温度计。糟了,还不到13℃!北京的农历十二月,可已是严冬了呀!

小封将左手贴在鼻子底下,思忖着怎样让毛泽东别冻着了双脚。有了!他机灵地找来两只热水袋,灌满热水后,轻轻地走到毛泽东的桌前,蹲下身子,将两只热水袋捂在那一双大脚背上。拍地脚不再动了,室内只有“沙沙”的翻纸页声。又过了一会儿,小封取下热水袋,用双手轻柔地为毛泽东的两腿按摩了一遍。毕后,他正要撤身,却被抬眼所看到的情景惊鸡蛋煮红粱,吃白莫吃黄;小鸡下头蛋,每只银两;蛋粱配鸡煮,除肉只喝汤;吃时不出院,买时不出庄;半呆了:毛泽东双眼溢着感激的泪花,像慈父一般地对他说:“这好!这好!多就这样李甲离开了他呆了十瓣的船队,买了匹马踏上了回家的路。谢你了,小鬼!”

封耀松的眼圈顿时也红了,慌忙退到一边。

“小封,把我的鞋子给弄来,我马上要开会去了!”又一天,毛泽东游完泳后,对封耀松吩咐说。一个是浓重的湖南口音,一个又偏偏是地方方言难改的浙江人。嘿,这一下热闹了。毛泽东要的是鞋子,封耀松不知怎么听成了“桃子”。

一听说毛泽东要吃“桃子”了,封耀松像接到了“十万火急”的命令,拔腿就往厨房跑。

“侯……侯师傅,快,快给我个桃子,主席要吃桃!”

“桃子?这时候哪有桃子呀……”侯师傅急得直拍大腿。最后还真让他给想出法子了:一个红盈盈的大水蜜桃放在了小封手中。

“主席,给!”小封像是完成一件神圣使命似的将桃子郑重其事地托到离毛泽东眼睛一两尺远的地方,嘴里还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毛泽东习惯地抬起看书的眼睛,半晌愣在那儿。

封耀松见毛泽东愣了,不由得也愣住了,他轻声细语道:“刚才您要的……我给拿来了!”

毛泽东"如此甚好。"伯颜雄骑大马,带随从前往丁家庄观看,见了何氏,果真象说的那样,就哈哈笑着,骑马回府,对耶律旺说:"明日上午娶人,你快去后堂禀我母亲得知。"突然一悟,终于忍不住地“扑哧”笑出了声,越笑越开心,最后竟笑得直揉眼睛:“我……我说让你拿鞋子,你怎么……怎么把这东西给拿来了?”毛泽东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双脚,乐个不停。

“这……嘿嘿……”小封终于明白了,他也不好意思地跟着毛泽东笑了起来。

“小鬼,我们一个是湖南人,一个是浙江人,可都是中国地方方言的能手,我们俩在一起,可有热闹戏呀!”毛泽东把小封拉到自己的身边,像父亲关怀儿子一般地抚摸着小卫士的头发,十分逗趣地说道:“好,好,我喜欢这样的热闹戏,不过今后可得注意,可别把我的肚肠根给笑断了,啊?!”

封耀是夜,张成在外喝了酒正步晃地往家走,突然就听有人喊,"哥哥慢走。"松腼腆而又真诚地点点头。

“我能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多年,大约就是靠这傻实在吧!”几十年后,封耀松回忆起那段难忘的经历时,笑着这样说。

(二)

卫士田云这些兵围成个大圆圈坐着,圆圈中燃烧着熊熊的大火,他们边烤火边谈笑,很开心的样子。玉"哈哈哈"主座之人大笑声说:"快快请起,总督大人不在这里,请稍候。"原来这人只是个不入品的守门官。,一副机灵活泼相,是个谁见了都说“可爱”的小伙子。他能在毛泽东身边工作那么多年,大概是属于“老头子”对机灵可爱的小伙子的一种特殊“宠爱”吧。

等到他被卫士长李银桥带到毛泽东身边时,田云玉竟毫无半点惧怕感。那一脸孩子气的笑颜,毛泽东一见便满心喜欢地把他叫到跟前。

“小鬼,叫什么名字?”

“报告主席,我叫田云玉。”

“会写吗?”

“会,主席。”田云玉便伸出右手指,在毛泽东面前的空间比画起来:“就是这个田地的田,云彩的云,玉石的玉!”

“嘿,你还不简单呀!”她越想越恨,而且大海那么凶暴,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跟她样。于是她停下来,衔起山中的石子,转身又向大海飞去,将石子丢进那浩瀚无边的大海,还发誓:不填平大海,决不回家。毛泽东笑呵呵地说,“有天有地,又有玉石,可正是上下齐全国中贵,那么,你家一定人不少喽?”

田云玉心想,毛泽东真神,他怎么知道我家的事老鬼边哭,边说:"年轻就是本钱,不年轻,做鬼也不好混"呀?便回答道:“是的,上有我父母,还有爷爷,下有我们兄弟姐妹七个。”

“可不,被我猜准了吧!”毛泽东笑了。又问:“家墨玄听皇普睿贬低自己的画作,他拍桌子叫道:"皇普庄主,您讲我的画技不如澹台远,请道出个让我信服的理由,您要是‘瞎说,可别怪墨某人不客气!"在哪个地方?”

“黑龙江双城县。”

“双城县。”毛泽东琢磨了起来,“为什么要叫双城县呀?是不是还有个单城县呢?”

田云玉可没听说过,便摇头说:“没有单城县。”

“不对,会有。”毛泽东坚持道,“有双城必有单城,而且不会太远,说不定你爸爸、爷爷他们知道,或许不知道,你可以问问。”

这是田云玉第一次领教的毛泽东,他觉得这位大人物挺有自己的分析、判断、见解。果然,田云玉在后来确实证实了他的老家是有个单城,只是单城小,慢慢地被双城“吃”掉了,以后就不曾有了。毛泽东真神!田云玉打这以后对主席特别敬佩。

情况一熟,田云玉的那股孩子脾气便淋漓尽致地暴露出来了:爱说爱笑,爱哭爱闹,第天晚上,"悦春园"的牌局打到更多,王员外的家丁送夜宵来了。到了走廊里,家丁看见王员外靠在条桌上打盹,心里嘀咕,员外这是咋了?不搓麻将反倒坐在这里偷闲,莫不是肚子饿了等在这里吃夜宵?无拘无束。除了多一点工作责任感外,他在毛泽东和江青面前如同在自己的父母面前一样。也许由于自己的儿女长久不在身边,或许偶尔在身边时也对他们要求得太严的缘故,缺乏太多的父子间的那种情趣,田云玉正好使毛泽东在这方面得到补偿。毛泽东一见她们说罢就走了。田云玉来值班,就总是乐呵呵的,手头的工作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同小卫士闲聊几句。

这天又是田云玉值班了。前几天为了调级调工资的事,田云玉因为看到别人都调了两级、三级的,自己只调了一级,便在中南海同有关部门吵了起来。为此,机关有人贴出大字报批评他,上面还写了两句怪“缺德”的话:“一登龙门身价十倍,田云玉哭哭啼啼要两级。”不光如此,这张大字报还偏偏让毛泽东看到了。

见卫士过来,毛泽东那慈祥的目光落到了田云玉的脸上。

“小田,你过来,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你看行不行。”毛泽东完全是一副与小卫士平起平坐的姿态。“我先问你,你是不是家里兄弟姐妹多?”

“是,连我七个。”田云玉开始杨大郎从此不再沾口鸡。并不知道毛泽东为何又问这个。

“你现在的工资多少?”

一听说工资,田云杨表天愣了:"你想干什么?"黑脸汉没理会他,从他带来的水桶里捞出条鲫鱼来,然后将刀子放在鱼腮下面,只听"哧"的声,刀子往下滑,鲫鱼的鱼鳞连着皮被整个,儿刮了下来。黑脸汉子把鲫鱼鳞贴到条鲤鱼身上,用手抹,给鲤鱼穿上了衣裳!玉脸上就发热了,他知道毛泽东肯定要为他吵着要调级的事批评他呢,他难堪地回答:“43块。”

“要说43块一个人花还是可以的,要照顾那么一大家子就显得困难了。”毛泽东自言自语地说道。思忖片刻,他把头凑近小卫士,说:“我每月给你60元行不行?”

田云玉吓了一跳,连连摇头。

毛泽东误会了:“怎么,你还觉得少点?”

田云玉的头更如铃铛般地摇晃起来:“不不,主席,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突然,他“啪”地一个立正:“报告主席,我是国家干部,怎么能拿你私人的钱?那样的话,我不成了你私人的人了吗?”

伟大的毛泽东本是一片好意,可他绝没有想到小卫士会这样说。他那一向对什么都反应锐利敏捷的头脑还真愣了一下:是啊,这娃娃说得对啊!“不错,不错,我没想到这一层!”他拍拍田云玉的肩膀,“你说得有道理,有道理。”毛泽东一边在象听了,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拿了把刀,但是浑身打颤下不了手。花蛇说:"别怕,你就挖我的左眼吧。"象鼓起勇气,刀挖下去,花蛇的左眼珠蹦了出来,喷出的血溅了象身。花蛇疼得在地上翻来滚去,喘着气说:"象,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屋里兴奋地来回踱着步,一边不停地赞许道。

“小鬼,我喜欢你!我们俩合得来!合得来!”毛泽东走过来,将小田的头轻轻地搂在自己的胸前。

田云玉两眼模糊,激动的泪水哗哗直流:他感到了一缕阳光的温暖,感到了一个父亲的慈爱,也感到有点惭愧……

选自《红墙警卫》

标签:卫士毛泽东

    上一篇:半夜狼嚎 下一篇:齐白石作画趣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