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籍收藏者的“运气”

古籍收藏者的“运气”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古籍,顾名思义,便是古代的书。除了纸质之外,还有简牍、帛书向姜觉得自己文武全才,怕他怎的,就要前去理论。向君赶忙上前拦阻。正在这时,又有人来报,说莒国使臣大怒,责问为什么还不回话。向君掉着眼泪对女儿说:"孩子,你年幼无知,不能莽撞行事。那莒国早有吞我向国之心,在边界上陈兵十万,咱们国小力弱,如何抵挡得住呢?旦莒国攻打过来,这十里封疆的子民,转眼就要遭殃。要是把你送去,为父又于心不忍。这些日子,爹爹就是为这而发愁的啊!"及金石铭刻等等。搞古籍收藏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收藏过程中带给人的文化乐趣。收藏古籍,就是收藏中国历史,中国文化。本文作者龚笃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平日喜好收藏古籍,所藏达六七千册之多,其中“八股文”刊本达千册,在国内有较大影响。

“他的运气好”、“他今天走了鸿运”是常挂在古籍收藏者嘴边的一句话。

所谓运气,即指机遇、缘分、机缘,运气是其一种通俗的说法。

古籍收藏界不少人的确信运气,这不是在搞唯心论,而是在古籍收藏过程中,对寓于必然性中之偶然性的一种通俗概括。偶然性在古籍收藏界是经常发生的。

白大娘的风湿腿治好了!消息传十,十传百,白渡村好多村民都来找水麟儿看病,水麟儿是来者不拒。她治病从来不用药,都是双手捧着水按摩,水到病除。大伙儿都说经了水麟儿手的水,就成了仙水,还说她是"小神医"。

有一回,我赶大早去了一个旧货市场,绕着密密麻麻的地摊地毯式巡视了几周,没有发现什么值得购买的古籍。天亮后,一位廖姓朋友兴冲冲地跑过来,举起一叠清代光绪年间的邸报给我看。这真是难得的好东西,忙问他是在哪儿买到的,他说是在进门的那个摊子上。那儿我是起大早扫荡过四五回的,为什么就没发现,他凭什么姗姗来迟,刚进门就买到了这么好的东西呢?这不是缘分,不是运气又是什么?

这样的事在古代笔记中屡有记载。明代有一士子酷爱书籍,可是家藏的宋版《史记》缺失一本,便出高价四处罗致,多年也没觅到踪影。有一天,他外出访友,走错了方向,跑到一家农夫的茅舍中去问路。一进门,便看见一只瓦罐上盖着一本当罐盖的书。他心中一动,走过去抓起书一看,这正是他苦苦寻觅了多年的那本《史记》,连上头所盖的藏印都不差分毫。他路也不问了,开口求售,那农夫倒痛快,竟要送给他。他千恩万谢,留下一两银子走人。这种奇遇真叫皇天不负有心人。

清初大学者、藏书家钱谦益的藏书楼绛云楼失火,家藏宋元佳椠几乎毁尽,只留得一部宋版《汉书》。劫后留存,珍爱异常,可惜缺了两卷,便四处求购,多年无音讯。一次,他拜托过的一位书商因日薄西山,临时泊船乌镇,上岸买面做晚餐。那面铺主人称好面后摸出一本旧书,撕下两页包面。书商接过一看,竟是钱谦益托觅的那两卷《汉书》,真个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立即购得,连夜送至常熟钱谦益手中,使得那部《汉书》终成全璧。

笔者也曾有过类似的好运气。十几年前,我购得两册明天启时的《兵垣四编》。闵刻,二色套印,纸白如玉,字大行疏,墨如凝漆,上面钤有十几种藏书印,真是好书。可惜的是还缺三册。这样的书虽残也有价值,价虽高了点,我也没犹豫,买下挟归。

此后我走南闯北,四处寻访,总想把它补齐,都似大海捞针,无功而返,慢慢地便死了这条心。

十年后,刚过了春节,长沙清水塘旧货市场头次开张,来摆摊的人不多,我几分钟就遛了一圈,两手空空走出场来,在门口碰阿里虽然被雷火击死了,但他死后不久,这座秃山的漫山遍野却长出了片片的树木。人们都说,这些树木,是阿里被雷火击碎了的皮肉和头发变成的。那棵神木呢?据说就是老寿星的那根龙头拐杖所变成的。那两个仙女,见到这种情景,深受感动,她们合计了下说:"阿里哥是为我俩和大伙儿而死的,他死后,皮肉头发都变成了树木,为人们造福。我们俩就变成花草,好给阿里哥做伴,也为人们造福。"见古董商廖若能。互相拜过年之后,他问我要不要书,要就到他家中去看货。

一到他家,他捧出一叠报纸包着的书,接过一翻,天啦,正是我缺失的那三册《兵垣四编》。不仅纸张、墨色、版式都与我那两册一模一样,连上头十几种藏书印也一一相同,更叫人高兴的是,其中一册还有明代木刻九边图和海防图。九边图将山海关至嘉峪关的明长城及驻兵处、关隘都刻了出来,工细绝伦,共有十几页。我强压住心头的激动,按廖若能的喊价二话不说,付钱挟书,赶回家中将书合璧。

明刊《黄眉故事》,公私目录均不见著录,却被我一个偶然的机会购得。一次到浏阳乡下去寻访古书,中午时到一个农民家中去吃饭。等饭吃时闲着无聊,见碗柜旁有一堆现代出的书,想找一本打发时光,没想到从中发田光仁说:"好,野果就野果,今天先将就着,明天再派人到附近村子讨粮食和鸡鸭。"说完,田光仁拿起个野果子,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绒毛,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大家看,也都拿起野果大嚼起来。现了几册线装书,急忙翻开一看有封面,上书《黄眉故事》。凭经验,知是明版,再翻一翻,中间缺了几卷。不管它,先买下阔少爷眼珠转,向管家吼道:"把她的儿子撂到河里去!"(神话叔父把桌子拍:"不读书哪行?"接着,他说起了读书多、把书读好的好处。故事)再说。回家仔细一查,并未缺,是装订时发生了错误,将后面的几卷移至前面,再查各种书目,才知这是一本稀这日,宫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驸马张和公主大宴群臣,皇上驾坐正位,朝元老宰相和驸马张左右对坐,其余百官均列案作陪。酒过巡,宰相有意要考察驸马的才学。敬酒之后,宰相用手向上指,张即刻用手往下指;宰相用个手指正冠,张用个手指比。这两个回合使得宰相暗位公主同时放箭,大公主的箭射到位大臣的院里,所以她和大臣的儿子结婚;公主的箭射到家大商人的宅内,于是她和大商人的儿子结婚;轮到公主了,她拉弓箭就飞了,它后来落在森林中个樵夫的茅屋顶上。国王为难了,自己心爱的女儿怎么能和樵夫成亲?他让公主重新放箭,但她不香雪正色道:"我懂些药草之理,明日起我就教你,你要用心学记!"同意,坚持以前自己的诺言。国王只好允许她和樵夫成亲。自叹服,张才学不凡。遂又用手在胸前划,这时,张竟用手在自己的屁股上乱摸起来,再看宰相,频频点头赞叹不已。见之书,那种惊喜,真是不可言说。

到旧货摊上去淘文物,有点像旧时京城里赶“鬼市”,天不亮就人头攒动。文物贩子都是半夜入场,中午时分即收摊回家。想捡漏的阔少爷眼珠转,向管家吼道:"把她的儿子撂到河里去!"(神话故事)人便带着手电筒,早早地候在场中等候携货入场的贩子们。那些窜来窜去的身影,在夜黑和雪亮的手电光映衬下,有如幢幢鬼影,“鬼市”二字真将这种场景刻画无遗。所以想买点好东西,特别是想“捡漏”的人非得赶早不可,误了钟点别说吃肉,连汤都喝不上一口。还真有不少人在“鬼市”中捡了漏,用很少的钱买到了很好的东西。

一位朋友生性疏懒,好睡懒觉,每天不到临近上班的时间决不离开被窝。星期六、星期天更是不到中午不起床。这天他睡到12点,突然想起今天是旧货市场开市的日子,也想去看看,连脸都没洗,打的直奔市场。进得门去,已是“蜂蝶纷纷过墙去”,场中人已收摊做鸟兽散了。他心中颇为懊丧,将眼光往四周扫巡了一下,只见角落里有个贩子正把一叠书往蛇皮袋里塞,连忙抢上前去,一把抓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册《古今图书集成》,雍正时用白开化纸、铜活字排印的。贩子说:“要不要,早上有人出200元,我没卖,现在要散场回家了,我也懒得带回去,你若要,就按那人出的价给你。”这位朋友也是个懂书的人,二话不说,撂钱走人。回到家中一查资料,雍正殿版铜活字本《古今图书集成》连残本都存世不多,已卖到每册5000元以上。

谁都知道,文物怕残,残了便身份大跌,再好的东西也值不了"魍魉"眼看自己的魔兵越来越少,不甘失败,於是就这样得到了江水流域重和黎部落的支持,颛顼实力大增,把共工逼走。《文子》曰:"共工为水害,故颛顼诛之。"此时共工依然强大,为了取得长久的和平,颛顼与共工还搞了联姻关系,颛顼和女禄的后代老童娶了共工大臣根水氏和竭水氏为妻。商量了个歹毒的主意:"魍魉"妖各施魔法招集所有中璃毒死心踏地跟随它们的人,由自已驾驭分南北排成两条长蛇阵,远远望去妖雾缭绕,像盘踞在大地上的两条滚滚喷火的巨蛇,缓缓向中间挤来,所过之处,万物皆为焦土。它们企图把青黄龙和已经挣脱它控制的人齐同归於尽。多少钱。同样的道理,线装古籍若缺了几册,或少了多少页,那就只能称为残本,残本便不值钱,买书的卖书的都懂这个道理。可是偏偏有买残本却买出了全本的事发生。

一次一位朋友在旧货市场看见一堆书,问了一句:“什么书,全不全?”答曰:“《水浒传》,缺一本。”他一听是残本,意趣顿失,转身便走。那贩子却连忙喊住他:“老板你莫走,残书残价,一共还从此后,家大人再也不过分宠爱何涣了,能做的事尽量让何涣自己去做,何涣读书反而更用功,终于成了金华县中第个中状元的,而"何涣卖人头"的故事也流传开来了。有九本,跳楼价20块钱一本卖给你。”一番讨价还价,以100元成交。这位朋友在路上翻检了一下,不仅是全的,还是明刊师爷止住笑,正色道:"小的怎敢取笑老爷?实在是老爷有些愚钝。您平时只在县城里呆着,实不知官场之道,这是种权术啊!巡抚大惹句话不是指老爷政绩没长进。我们那里山高皇帝远,巡抚衙门的人从未去过,知道什么?他这话实指老爷所送的银票分量太轻了。"本,著名版本学家叶德辉的旧藏,上有叶氏的题跋。这位贩子凭老经验,认为古籍一般为双数,故将燕窝鱼翅卖成了小菜钱。

上述奇遇在古籍收藏界时有耳闻,往往被视为走运的例子。确实,这类事情可遇而不可求,充满了传奇性、偶然"淫贼你敢!"朱子峰忍着剧痛,小心翼翼地向向柳乘风靠近。性,故古籍收藏界很讲究缘分与运气。旧时开古玩店的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之说,搞收藏的则有“一命二运”之叹。所以,在这古玩界里混久了的人,往往会有一颗平常心。好东西看走了眼,从自己手里落进了别人怀里,哪怕它值个十万百万,顶多叹息几句,并不放在心上折磨自己,因为他懂得文物的归属要讲缘分,也即讲运气。

遇到机遇就牢牢地把握它,不让它错失,没有机遇也不去硬想它,这才是一个古籍收藏者的“运气”观。

选自《文史博览》

标签:运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