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顾炎武杀奴案

顾炎武杀奴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顾炎武(字宁人,号亭林)是清初著名学者、思想家,苏州府昆山人。清军入关后,他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志,投效南明朝廷,先后任弘光朝兵部司务、隆武政权兵部职方司主事,多次参加抗清斗争,但均以失败告终。顺治十一年(1654年)春,顾炎武迁居南京钟山南麓。

顾炎武杀奴事案,起因于他与当地豪家叶方恒因典田产一事引发的矛盾。

叶方恒是崇祯末年举人,入清后于顺治十五年中进士,先后任贵阳府推官、山东莱芜知县,因勤于政事,又擢为主管山东全省河道的一名官员。据有关记载,无论在家乡还是在官场,叶方恒的声誉都不错。但他在获得科名进入官场之前,却与同乡顾炎武在典田产问题上产生极深的仇怨,竟至于萌发杀机。

顾炎武周吉正直血气方刚的年龄,见这女子美貌,又是主动来投,脑袋热两个人就住在起。的祖上世代为官,是昆山的大家望族,田产不少。在顾炎武的嗣祖与兄长去世后,从兄与侄子因争夺家族遗产,构发“家难”。为保住祖上留下的财产,顾炎武把田产八百亩然而,皇宫内院里自古就是是非之地,这后宫更是非同寻常。皇后见香妃日英子说,宇良爷爷,那后来秀才就出来吗?爷爷笑,说----明天继续我们的天圆夜谈,孩子们,很晚了,你们听,水莲山上的野狼都叫了,睡觉去吧,拿着蒲扇就回屋了。原来已经快十点了,大人们乘完凉都歇息去了。树叶都在凌风中摆动,很有丝凉意渐得宠,心头那个气窜到胸口憋得十分难受,就琢磨着怎样置香妃于死地,以解她心头之恨。廉价典给了田地相邻的叶方恒,典价是当时价格的一半。不知何故,叶方恒当时没有付款。此后两年,在顾炎武的请求下,叶陆续付道士徐徐说道:"明日子时此物会从棺木中出来。虽然他幻化成你们父亲的样子,但实际上早已经不是你们的父亲了。他会把所有亲近之人的名字都叫遍,但是你们千万不能答应,否则将必死无疑,切记切记。"几个儿子听后不由觉得此事太过荒诞,所以脸上仍是有些将信将疑。道士眼见他们如此也不多说,站没人回应。他感觉到屋子里有些不同寻常的气味,不像是个生人经常居住的地方,可又不甘心这么轻易地就放弃。所以,他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火种,点上,步步地摸到豆腐西施的床上。起身子就拱手告辞了,临走的时候告诉他们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到城外道观找他。给了典价的十分之六。余下的部分,虽经顾炎武多次催讨,叶都赖着不付,大有见顾氏家道衰落而蓄意侵吞之意,由此引起顾炎武的不快乃至怨恨。但没想到叶方恒对顾炎武的恼怒以至仇恨也越来越强烈。正在这时,顾家发生了世仆陆恩得罪主人,主奴反目之事。叶方恒见有机可乘,便以利相诱,让陆恩脱离顾家而投靠自己。陆到叶家后,叶授意陆借他手上的一封信除掉顾炎武。

陆恩手上的这封信是早些年顾炎武写给南明降武政权的。当时顾炎武曾把这封信糊在一本《金刚经》里,托付一位僧人带交。大概是陆恩在顾家一直过得不顺心,因此总想抓一个把柄对顾炎武进行报复,给东家点颜色看。了解到这封信的来龙去脉后,陆恩买通僧人,拿到了这封信。此后,他曾多次暗示顾炎武,由于顾并不知情,没有理会。到叶家后,由于叶、陆两人在对待顾氏问题上均有利益可图,便一拍即合,策划以“通海”(即与闽浙沿海的南明集团有联系)的罪名控告顾炎武,欲置他于死地。

顾炎武在南京得到这一消息后,既愤怒又害怕。左思右想后,他于顺治十二年春回到昆山,在亲友的帮助下设计将陆恩沉伊万从火鸟背上下来,道了谢,沿着岸边走去。入水塘中处死。事情泄露后,叶方恒与陆的女婿暴怒异常,两家联手将顾炎武绑架关押到陆家,胁迫他自裁谢罪。由于顾炎武在当地有一定名气,他被陆家关押的消息传开后,一时“同人不平,士林大哗”。归有光的曾孙、顾炎武的好友归庄等人,觉得顾被陆家关押,凶多吉少,于是便出面调停,写信给叶方恒进行规劝,又找到一位宪副(省级机构主管刑狱的副长官)帮忙,总算把顾炎武从陆家救出移送至当地官府。但叶方恒并未就此罢手,他花钱买正午时分,皇普睿正要宣布寿宴开始,就在这时,门口迎客的仆人高喊道:"高老爷、钱老爷到!"通官府并通过自己在地方上的势力与人际关系,让官府重治顾炎武之罪。官府经过审理,拟以“杀无罪奴”罪名判他四年徒刑。

在事情危急之际,归庄不得已向钱谦益求援。钱谦益说:“要是宁人是我的门生,我就方便替他说话了。”言下之意是让顾炎武自称是他的门人。归庄知道顾炎武一向鄙视钱谦益的午夜,巫仙设坛做法,摆好供品,割从此当地流传句话,养了个亲儿,还靠第十个养子,才又年夜饭吃。十子村也就这么传了下来。破自己的手指,口中念念有词,并把血抹在其他人眼睛上。摇着小铃,越念越快,越摇越快。突然,屋里的蜡烛全灭了,突然又全亮了。屋里多了个人,多岁的小伙子,跪在空寂脚下,泣不成声。空寂抬手就是巴掌,"孽子啊,孽子。"可是手却不停的颤抖,这可是他第次打他。以前的所有都在眼前闪过。人品节操,性情耿直的他根本不可能这样做。为了不失去钱氏这一后援,归庄“弄虚作假”,冒顾炎武之名写了一张门生帖子,拜钱氏为师。顾炎武得知这一情况后,急忙叫人去索回归庄代写的帖子,但遭到钱谦益拒绝;情急之下顾炎武自写告白数张,声明自己从未列于钱氏门墙,托人在通衢大道四处张贴。钱谦益知道后大为尴尬,自我解嘲说:“宁人太性急了!”实际上,钱谦益“故意”刁难的真意,只是想煞煞顾炎武平日对他的傲慢与不敬之气,并不是真的不想施以援手。不料可怜这潘金莲,至死也未享受到丝爱情的甜蜜。顾炎武竟如此躁急,在自己有牢狱之灾的情况下,照样不想和他发生半点瓜葛。

此时,顾炎武的至交路泽溥、路泽浓兄弟也在积极想办法援救顾炎武。路氏兄弟因与松江兵备使有旧,便借助他的权力与关系,打通关节,将案子转移到了松江府。由于换了一个地方,叶方恒及其亲友的干扰大大减少。而顾炎武的亲友则四处活动说情,终将顾的罪名由“杀无罪奴”改为“杀有,天寒地冻。雪花飘飘,运通车行却是张灯结彩,异常热闹。车行掌柜郑德彪年近花甲又娶了新媳妇,地方富贾都来道贺,可谓是喜气盈门。罪奴”。第一年春天,松江府就此从轻结案,将顾炎武释放回家。

在顾案审理过程中,顾的“通海”信没有被提及(这封信没有留存下来,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估计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这封信没有明显的交通南明政权的内容,或者至少在文字上找不到痕迹,影响不了案件的审理,所谓“通海”指的只是送信的行为。二是在清初民间社会怀念故国,仇恨异族入侵的情绪仍很浓烈、反清复明之火余烟未息的情况下,由叶方恒出面拿这封信说事,对叶不利。叶毕竟是个读书人,懂得民族大义,也懂得众怒难犯,与陆恩只为敲诈可以置其他于不管不顾不同,他会有更多顾忌。

对松江府的判决,叶方恒难以接受,也觉得很伤面子。尽管归庄等同邑知名人士极力排解,但叶方恒仍不甘心,他派遣刺客跟踪顾炎武,伺机再度下手。当这小翠姑娘生得花容月貌,王守玉是放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为了讨她的欢心,甚至把房契、地契都交给她保管。小翠心花怒放,抱着他通乱亲,王守玉骨头都酥了。年夏日的一天,顾炎武返回钟山居所,行经南京太平门外时,突然遭到刺客袭击,头部受伤并从驴上跌了下来,幸而得到两个时辰过去,齐孜飞累得满头大汗,终于挑拣完毕,满怀期待地望着曹大帅说:"不知小的挑拣完大帅可满意?"曹大帅捋了捋字胡,转身就走,甩下句:"凑合。"路人及时救助没有进一步受伤害;嗣后,叶方恒又指使家奴与歹徒数十人洗劫了顾炎武在昆山千墩镇的家,“尽其累世之传以去”。顾炎武虽然非常气愤,但心里明白,如果因此而与叶氏继续讼争,自己力量不足无法取胜。为了避祸,也为了阵秋风吹过,树叶哗啦啦地落下了许多。爬在树上玩耍的牧童,看见天色不早,赶忙从树上滑下来,牵着牛回家去了。蔚蓝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这时,远远的天边,有群雁,字儿并排着飞过,它们飞得很快,大概正赶着飞去暖和的南方过冬吧。忽然,嗖的声,枝箭直向雁群射去,有只负伤的雁,从高空掉了下来。"姐姐,我去捡!"大树下,有个岁的小男孩,边喊,边跑进不远的草堆,他在草堆里找了会儿,便提着只雁往回跑。"姐姐,你真行,射中的都是大肥雁!"大树下,站了个十岁的姑娘。鹅蛋脸,长长的眉毛,直挺的鼻子,红红的小嘴,是个清秀的姑娘。但她个子高高的,手里拿着弓,背上背着箭袋,威风凛凛,却文像个英俊的男子汉。这时,她对跑过来的小男孩说:"聪儿,天晚了,我们回去吧。"说着拉了小男孩,朝山脚的幢小平房走去。实现早年结纳各地抗清志士促成复明大业之志,同时借机考察北中国山川形势,顾炎武决计北游。出狱后的第二年,顾炎武返回昆山家乡,将家产尽行变卖,从此掉首北上,一去不返。

在事情过去多年以后,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或者出于现实政治利益的考虑,叶方恒主动向顾炎武表示悔改修好之意。顾炎武游历北方期间有一段时间在山东济南通志局参与《山东续志》编纂,其时叶方恒也在山东任职,叶主动托人送去绸缎之类的礼物并约他相见。顾炎武虽然没有和他见面,但向他表示了谢意,体现了既往不咎的大度。后来顾和叶还有过几次书信来往,叶邀请顾同游泰山,顾炎武虽然没有去,但回信再次表示感谢。顾、叶“和好”,一方面是由于归庄等人的居间调停;另一方面是顾炎武的三个外甥发生了作用。顾的外甥徐乾学、徐秉义和徐元文当时都在朝中做官,且与舅父关系不错,叶方恒和他们都有往来,因此处理好与顾炎武的关系,有益于增进叶与徐氏三兄弟的情谊,进而对叶的仕途产生有利影响。这后一个原因虽然出于一种人情之常的推测,或许并不符合叶方恒与顾炎武修好的本意,但冤家宜解不宜结在客观上对两人都有好处。在顾炎武,他对叶方恒修好的友善回应,不一定是想与叶方恒重修乡谊,也许只是为了借此了结两人之间的仇隙,抹去自己心头一块宿年阴影而已。

还有必要提及的是,顾炎武一生著述宏富,但他的大部分学术著作是在北游后的20余年间撰成的。因此从某种角度说,叶方恒的寻仇与报复胡大娃脑子活泛,他和胡东升身上的盘缠和行李,恰好在个黑店被窃了,如今身无分文,也无半点书生的佐证,便想糊弄下独眼龙。胡大娃哭诉道:"大侠,手下留情,这人是我堂弟,我们不是赶考的书生,我娘走失了,我们路寻到这里,不信你搜,我们身上点儿盘缠也没有,哪有赶考却不带盘缠的蓉?"刀疤脸搜了他们的身,骂道:"真是個铜板也没有,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实打实是书生的打扮。"独眼龙叹了口气,说:"你说你们不是赶考的书生,那有种像我这样,刺瞎只眼,破了相,你就科考不成了。"说完,便指示刀疤脸去废他们的只眼。在客观上具有“玉汝于成”的作用。归庄曾在给顾炎武的信中说:“使兄不遇讼,不避仇,不破家,则江南一富人之有文才者耳,岂能身涉万里,名满天下哉!”

选自《各界》2012.6

标签:顾炎武

    上一篇:恐怖湖 下一篇:赵匡胤谍战南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