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主席首坐专列访苏

毛主席首坐专列访苏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现年92岁的老红军任远,16岁参加中共地下工作,一生与“保密、情报、特务”密不可分。1949年,毛泽东赴苏联访问期间,任远也担任了保卫工作。

出访前的准备

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两个月之后,毛主席于1949年12月初,乘坐中国人民的第一列专车到达苏联首都莫斯科进行访问。为了保卫毛主席专车的绝对安全,1949年11月25日,铁道部滕代远部长根据周总理明确而具体的指示,召集冯纪(铁道部公安局副局长)与我传达了总理指示,要求我们必须在一周之内完成全部准备工作。

11月26日,我亲自到北京铁路局东郊停放专车的“大厂”逐个车厢检查并同工兵同志一起用雷达进行技术检查,然后派部队看守。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列高级专用列车,是接收国民党的高级列车加以全面改造,准备主席外出时乘用的。这列专车上有一节半圆形的望车,挂在列车尾部,有一节会议室式的车厢,除了几辆一般软席卧车及高级餐车外,主席乘坐的车上,我们安装有专用浴室,可以随时在车上洗澡,这是原来没有的。根据主席生活习惯,我们取消了原来的软床,设了一个用中国藤席编织的有很好弹性而又他却受宠若惊,转身,风样跑了。平直的单白家公婆说:"只要是正经人家,彩礼高些就可以了。"媒婆子听就拍手乐了:"我倒认识个人,正想找个房过去给他生儿子呢!"白家公婆就问媒婆子男方是谁,媒婆子就说:"这个茹们认识的。"接着就说出了林若水来。白家公婆听就乐了,让兰思嫁给他再合适不过了。他们本来就熟悉,亲上加亲,岂不更好?就把这事情和兰思说了,兰思犹豫再,最后只好点头答应了。人床,卧室外有一张既可办公又可当餐桌用的四方桌子和一套软沙发,地上铺红色地毯,车上温度可以自由调节,有专用火炉供暖。当时外面已是严寒马文荣正想辩解,姓包的女子先开口了:‘我们本来是同乡但并不相识,半路上碰到下雨,他忘了带伞,我看他被雨淋得身子发抖怪可怜的,才叫他在我的伞下避雨,路同行。反正这里有我的亲戚,我要到亲戚家去了。"说完就想走开。冬季,哈尔滨以北气温下降到零下50摄氏度,但整个列车上却温暖如春。整个列车一共由9节车厢组成,加上餐车共10节,机车沿途换乘。检查车辆之后,我们对全车乘务人员逐个审查,并在出发前进行了几次预演,由部局专人检验。

各地路局在各地中央局、省、市、县委同志的领导与支持下,迅速完成了各项准备工作。在铁路内部严格检查中,天津铁路局在杨村大桥下桥墩台上发现一包炸药,哈尔滨铁路局机务段在准备给主席专车换乘的机车火车头上发现了白俄籍职工放的一枚手榴弹,均及时拆除了。这一警报引起大家的高度警惕,千军万马开进铁路沿线,许多地方县委书记、县长亲自护路护桥,一个极为周密的保卫专车安全通过的天罗地网,撒满这招果然奏效,连几个月平安无事。谁料半年之后,郑州府抓到了批贩毒犯。与君暂且相分袂,这伙贩毒犯把鸦片藏在其他货物里运送,因为有盖着官印的陈州县衙的路票,所以路畅通无阻。路票上盖着陈州县的官印,丁知县又惊又怒,找到隋老板说:"隋老板,你不该利用我当官印之机私开路票呀,要是上面追查下来,我可怎么交待?"全线。

毛主席远眺山海关

1949年12月2日晚8时30分,毛主席乘车直接进入北京车站站台。主席身穿皮大衣头戴皮帽,健步走向专车,满面微笑地向守卫在车厢门口的同志频频致意,在周总理亲自陪同、滕部长导引下直登火车。当时,门口两侧分别由公安部长罗瑞卿、副部长杨奇清、铁道部公安局副局长冯纪和我护卫,目的是使别人无法看见主席上车。毛主席上车后,周总理向主席当面报告专车随乘负责同志等有关情况后,请示主席还有何指示,主席说一切均已安排好了,周总理等即向毛主席告别,并乘车离开。

9时整,主席专列徐徐启动,而列车长并不知道这个列车就是毛主席乘坐的,其他乘务人员更无一人知道。当时随同毛主席出国的只有四人(政治秘书一人,警卫处长一人,俄田埂上,个赤脚的农夫正背着鱼篓向他的家走去。他的步履沉重缓慢。今天的收获又是那么少,少得可怜,那几尾小猫鱼,也许仅够打发只野猫。他的忧愁的妻子定是在热切地等待着他吧?他的骨瘦如柴的宝儿定坐在门槛上,望断了脖子了吧?他本是个农民,但去年的灾荒逼得他下了水,向龙王爷要食了。文翻译一人,厨师一人),而中央派出护送人员也只有四人,即滕部长、杨副部长、冯纪副局长和我。为了安全,主席专车放在中间,即第二列车,前面第一列车由一连中央警卫部队负责押运"呜答说:晚上比这时,张浦泉正唉声叹气地饮酒。小巧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门,刚要对张浦泉诉说路遇旋风的奇事,身后却跟进来位高大的汉子,膀阔腰圆,眼大如环,鼻直口方,大耳垂轮,胡子像钢针根根立起。汉子开口说话,口音像是岳各庄以南的人:"掌柜的,给俺用上好的镔铁打口青龙偃月刀,刀长尺寸,重十斤。再打造百长枪、百长刀,百张弓,千箭矢,个月后自有人来取。"白天多。",装有电话,可互相通话,部队派有负责干部带队,直接由我们联系,接受指挥。后面还有一列空车,由路局玉龙和金凤见明珠往下掉,急忙翻身跟下来保护。玉龙游着,金凤飞着,他俩会儿"周秉?"方子澄战战兢兢的有点跪不住,心里嘀咕着这事到底是怎么被人发现的,自己已经很小心了。在前,会儿在后,会儿在左,会儿在右,保护着这颗明珠,慢慢地慢慢地从天空降落到不知在多少年前,诸暨有个年轻人,名叫石娃。他既聪明又健壮,不但是种田能手,还是个手艺出众的石匠。每天早晚,他总是带着榔头、凿子,招呼村里的青年们起,到山上去打凿岩石。不管春夏秋冬,不论风霜雨雪,天也没有间断过。慢慢地他把村边的山头都有变得玲珑俊秀,景色特别美丽。地面上。这颗明珠到地上,立刻变成了清清的西湖,玉龙舍不得离开自己的明珠,就变成座雄伟的玉龙山守护它;金凤也舍不得自己的明珠,就变成座青翠的凤凰山来守少年耳听此言,知道再无活路,按过老者的佩刀,对着老者拜了拜,自刭而死。护它。派人负责,每列之间,保持一定距离。所经各站除需上煤上水外,一律通过,不停车不候车。

为了保密,事先让列车人员将主席车厢整理就绪,一切生活用品均安放好后,不听召唤,不必再去彩霞和彩虹姐妹俩流着泪,异口同声地说:"谢谢彩云姑姑的好意,但是我们不想坐享安逸而看着乡亲们流离失所。如果你真心为了我们好的话,就请给我们指点下求水之路,我们只要水,为了水,我们什么样的困难也不怕。""难道你们真的不怕?过冰河和火阵可不是闹着玩的。"姐妹俩擦干了眼泪坚定地说:"姑姑,我们是穿了百家衣出来的,带着乡亲们的殷切期望,绝不能辜负了乡亲们的重托,只有做到无愧于生我们养我们的土地,才可以报答乡亲们的养育之恩。因此,我们定要找到水。那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后悔。"彩云姑姑被她们这种精神感动了。她拉着两姐妹的手,激动地说:"好姑娘,我来告诉你们找水的路,沿着这条路直向前走就可看见祝融的宫殿,再里面是水族的乐园,最里面才是天河,天车就在天河边!"。至于麻衣神算说东西在西南方向,十里内的大户人家里。主席生活上的照料,直接由主席的随从厨师协助。我可以随时出入照管。因此,列车发出之后,列车人员无法了解车上首长情况。当车快到天津时,即晚10时多,准备让主席休息,并告主席车上备有一切用具,主席看见专门备有洗脸毛巾、香皂、牙刷、牙膏等,立即叫我们把公家的东西好好收起,马上从自己带的小布袋内取出毛巾、牙刷、牙膏、香皂,并说:“我自己有,不需公家另准备。”

列车第二天早晨到达山海关,在这里上煤上水、换车头,停车时间较长。这时红日从东方升起,主席早已起床。当我在车前与站上公安段长了从第天到第天,都是风平浪静。解情况时,忽然看到主席戴着皮帽披着皮外氅已经走下列车到了站台上。我们根本没有想到主席会在这个车站下车散步,因此并无其他任何警卫部署。当主席那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天桥上时,列车上的同志此时方知是毛主席出国去苏联。毛主席放眼远眺,他看见写有“天下第一关”大字的城楼时,马上向滕、杨部长提出要到那里去看一看。由车站去城楼还有七八里之远,没有车子去有困难。这时滕部长马上问我和冯纪有没有小汽车,可是,当时车站机务段等铁路单位均无小汽车,地方上县级机关解放初期也无小车,我就向主席和部长们说,“找不到小汽车”,主席一听,只好说:“那就算了!”这样主席就在天桥上面停留了十几分钟,然后步下天桥,登上列车休息。

安全到达满洲里

列车经过了六天六夜连续不停的安全运行,于12月8日按时到达我国与苏联接壤的最后一个车站——内蒙古自治区的满洲里市。因为轨距不同,苏联铁路比中国大些,所以列车不能互通,必须换乘。列车进入车站后,滕部长与苏联铁道总局负责人,杨副部长与苏联保卫局负责人,经过苏联自己带来的中国翻译,向滕、杨部长一一介绍情况后,即上苏方专车,一边交代情况,一边观看苏方车上情况,大概不到半小时,一切都已谈完。我也跟上去看了苏联专车设备与布置,然后先由车站组织好人力把主席所带的东西搬运到苏方专车上,一切准备就绪后,滕部长即报告主席,请准备下车。毛主席穿好皮大衣,然后与政治秘书、警卫处长、翻译及专门厨师同志一起走下车来,主席十分喜悦地走到我们面前,与我们亲切地握手告别。主席登上列车,一直站在车门口,不断地挥手示意,让我们回去。此时谁也不肯走开,我们四个人站成“一”字形,一致举手向毛主席致敬……列车缓缓启动向北开出,主席在关了车门的玻璃后面,最后向我们挥手致意,才进了车厢。我们一直在原地目送着列车,直到望不到列车时,才高兴地往回走。

途中,滕部长告诉东北和关内各路局负责人,预作准备,保证主席回国旅途安全。

我们回到北京几天后,新华社公开发表了毛主席到达莫斯科的消息。

选自《红色特工忆往事》

标签:毛主席

    上一篇:寻找夜郎古国 下一篇:一颗脑袋顶千军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