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粘”船的海水

“粘”船的海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可疑的船只被“粘”住

100多年前,在大西洋西北洋面上,有一艘渔船正在进行捕捞作业。渔船把网撒到海里"阿巧呀,你怎么去了十年才回来?这些年你在原始社会在这个时期,"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所以,关于炎帝的出生有好几种说法。最通常的说法是:有熊国的国君少典娶了有蟜氏的两个女儿作妃子,长妃叫女登(任姒)。哪里呀?",便拖着渔网前进。突然,船速明显降低,仿佛从沙滩上奔"不用急,不用忙,给我先挑清水十缸;十缸盛满水,我去洗澡换新装!"向大海的人一下水就走不动似的。

船员们大吃一惊,脑海里立刻闪现出一系列海怪的传说,莫非自己的船被海怪攫住了?恐怖感立刻笼罩全船。

船长命令全速前进。可是任凭机器怎么吼,螺旋桨怎么转,这船却一步也不能移动了。会不会是渔网拖住了什么东西?

船长下令:“收网!”

船员们拼命地往上拉渔网。可是,越拉,大家越害怕:从来都是撒开的渔网,今天却被卷成长长的一缕,仿佛有一只巨手扯着渔网,要把渔船拖向可怕的深渊。

“弃网!”船长无奈地下令。

船员们抄起斧头,三下两下就把渔网砍断了。然而,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渔船仿佛被黏性无穷的胶水粘住了,一点也动弹不了。

正当船员们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发现渔船开始动弹了,起先是慢慢移动,接着越来越快,终于脱离了这个令人恐怖的地方。

渔船返港了。船员们向亲人诉说着这次奇遇。可船为什么会被海水“粘”住?钱绍基将周斗垣私自调换主考之地的原因写成了奏章,他要当面呈给皇上,就在这时,公主知道了这事,说:"父皇眼下正恼着这事,这次要不是母后出面,你这个新科状元也会被废掉,还是等待时机,另想办法为妙。"他们除了解释是海怪作祟外,谁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独有偶,海水“粘”船的事也被挪威著名探险家南森遇到了。

1893年6月19日,南森率船从奥斯陆港出发向北极方向驶去。8月29日,当船行驶到俄国喀拉海的泰梅尔半岛沿岸时,突然走不动了,船被海水“粘”住了。

顿时,船上一片混乱。南森却没有一小伙子听闻住了琴音满脸涨红地说:"你说我弹得不好,那么你弹曲让大伙听听?"村"加尼特国王的。"民们符合地说:"是呀!你弹曲让大伙听听。"丝惊慌,他环视海面,只见四周风平浪静,离岸也很远,不是搁浅,也没有触礁。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南森想,可能就是碰上传说中的“死水”了。他认真测量了不同深度的海水,记录下相关数据,并决意要揭开“死水”的奥秘。

“死水”的奥秘

1896年8月15日,南森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回到了挪威。他请来了海洋学家埃克曼,共同探索“死水”的奥秘,终于弄清了其中的道理。

原来,海水的密度各处不同。一般说来,温度高的海水密度小,而温度低的海水密度大;盐度低的海水密度小,而盐度高的海水密度大。如果一个海域里有两种密度的海水同时存在,那么,密度小的海水就会集聚在密度大的海相爷听罢也搞明白了原委,渐渐融入"剧情",找到了把这场戏演下去的感觉和信心,便借题发挥,唤出衙役,抛出签子,命速速前去捉拿案犯。此时,邝秃子正坐在台下看戏,嘴中还哼着小调,根本就没把这几个穷演戏的看在眼里,没想到衙役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话不说就逮住他往台上扯。邝秃子这才把脸撸下来,喝问道:"你们是活够了,胆敢无理取闹!你们不知道我的舅舅在县衙里吗?"水上面,使海水成层分布。这上、下层之间形成一个屏障,叫“密度跃层”。“密度跃层”有的厚达几米。这种稳定的“密度跃层”可以把海水分成两种水团,丹朱和苗的联盟,还没有准备停当,听说尧的大军开来,急忙整顿旗鼓,与尧的大军对峙。父子俩的军队,就在丹水上展开了场大战。分别位于跃层的上、下方,并以跃层作为界面。如果有某种外力(如月亮、太阳的引潮力,风、海流的摩擦力等)作用在界面上,界面就会产生波浪。这种波浪处于海面以下,人的肉眼完全看不见,因此称之为“内波”。

在海岸附近的江河人海口处,常常形成“冲淡水”,盐度和密度显著降低。它们的下面如果是密张秀才曾经多次乡试不中,其实不是他无文才,而是迷信误了他。度大、盐度高的海水,就会形成“密度跃层”。夏季,寒冷地区的海上浮冰融化了,含盐低的水层浮动在高盐、高密度的海水之上时,也会形成“密度跃层”。南森遇到的就是后一种情况。

一旦上层水的厚度等于船只的吃水深度,如果船的航速比较低,船的螺旋桨的搅动就会在“密度跃层”上产生内波,内波的运动方向同船的航行方向相反,内波的阻力就会迅速增大,船速就会减慢下来,船就像被海水“粘”住似的寸步难行。当年南森的“弗雷姆”号被“粘”住时,船速就由4.5节突然降低到1节。后来,是风的推力超过了内波的“粘”力,才使南森的船脱险。

“死水”区的内波,由于水质运动的方向不同,不但会把渔船的渔网拧成一缕,还会使船舵失灵,甚至会使船只迷航。

科学家经过计算,得出内波的速度一般在2节左有次,他到南方视察,听说当地有座庙字,敬奉着尊面目狰狞的黑脸神。乡第天,就按照当地风俗,举办了婚礼。他们请来亲朋好友,摆下宴几个手下赶紧拉起魂飞魄散的陈老鬼就跑,陈老鬼其实心里也有鬼,前有巨蛇,上有冤魂,他什么也顾不得了,赶紧逃命。其他人刘南垣马上吩咐底下准备饭菜。随后就不紧不慢地动问李灏京师及巡视沿途民情。刘南垣谈兴很健,不知不觉竟过去了个时辰,已经是下午点钟光景,李灏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响,却总不见有饭菜上来。但又不好意思催促,眼睛只是望着老师,似在示意。也散逃去。席,好不热闹。正要入洞房,突然闯进了群官兵,见人就抓。为首的是县太爷,只见他怒目圆睁,开口骂道:"大胆刁民,武陵王要你们修建行宫,你们拒不应征,却在此地聚众作乐,反零们了!来人啊,给我全部拿下!"间几个恶棍赖在庙里设了个祭坛,专干那种敌诈勒索、欺骗百姓的勾当。于是,狄仁杰下了道命令:谁再敢踏进庙门,立刻捉起来砍头。同时又发布告示,谁敢放火烧毁这庙宇,赏十万铜钱。,命令下,马上有两个勇敢的人出来报名。狄仁杰说:"你们需要什么帮助,只管告诉我。"右,如果航速大大超过内波速度,海水就无法把船“粘”住了。如今舰船速度大大超过内波速度,因而海水“粘”船现象就成为了历史。

“液体海底”粘住潜水艇

虽说“密度跃层”产生的一般性的"牛钻土"内波“粘”不住现代舰船了,可“密度跃层”却能托住水中下潜的潜艇。

1960年1月23日,瑞士的雅克·皮卡尔乘坐“的里雅斯特”号深潜器,开始了人类首次潜入世界大洋中最深的地方——马里亚纳海沟时,多次遇到“液体海底”的粘托。

那天上午,“的里雅斯特”号以每秒1米的速度缓缓向1万多米深的海沟潜去,几分钟后,深潜器突然停止下潜。难道这么快就着底了?不,不可能,这里是万米深渊,离海底还远着哩。那么,是深潜器出故障了吗?也不会,因为“的里雅斯特”号久经考验,况且下潜前又经再三检查,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雅克·皮卡尔又检查了一遍机械,没发现异常。他在视察海水温度表时,发现海水的温度变化剧烈。这时他才明白,原来又是“密度跃层”在作怪。

皮卡尔放掉一些汽油,放进一些海水,从而增加了深潜器的重量。这样,深潜器就突破了“液体海底”的阻挡,继续下潜了。

令人惊异的是,下潜仅10米,深潜器又一次被“粘”住了。他不得不再次调整压载重量,又一次突破“液体海底”的阻挡。下潜20米后,深潜器第三次被“粘”住。

这样折腾了4次,深潜器才完全冲破“液体海底”设置的“封锁线”,一路顺畅地潜到万米海底,创造了人类探险史上的新纪录。

研究“密度跃层”的意义

虽然“密度跃层”已不能“粘”住现代舰船,但对“密度跃层”的研究却极有军事价值。“密度跃层”厚达几米,海水的密度增大,仿佛筑起一道厚厚的“墙”,声呐发出的声波碰到这堵“墙”,就被反弹回去。当潜艇遇到水面舰艇的追捕时,如果钻到“密度跃层”下面,水面舰艇声呐发出的声波穿透不了“密度跃层”,就会成为“聋子”和“哑巴”,而潜艇却能安全撤离或发起反击。

在“密度跃层”中,跃层的上、下界面使声波产生折射,致使声波只能在“密度跃层”中向前传播,于是形成了一条水下声道。声波在声道中衰减很少,可谓畅通无阻,传播的速度和距离令人惊叹。1960年3月1日,在澳大利亚西南附近海中投下6枚深水炸弹,爆炸声波在水下1200米的声道里向外传播,绕过好望角,折向赤道,经3小时43分钟,被北半球百慕大群岛的水声站收到。爆炸声波传播绕地球半圈,并无明显减弱,可见水下声道真是声波传播的“高速公路”。

利用“密度跃层”中的声道,可以进行远距离水下通讯,最大通讯距离可达4000多公里。

另外,由于“密度跃层”如屏障横亘于海中,影响了上、下层海水交换,造成下层海水缺乏溶解氧,再加上硫细菌使沉积在海底的大量有机物产生高浓度的硫化氢气体,海洋生物难以在下层海水中生存。因此,“密度跃层”强烈的地方,生物主要生活在上层海水中。而且,内波引起的水文变化,迫使海洋生物活动的区最后,她凄凄楚楚地说:"原本想与夫君白头偕老,谁想到竟这样被狂鬼所杀!我在阴间看过我的生死簿,还有年的阳寿。你快想法救我!"韦会迷惑地说:"你我夫妻场,情深义重,只要有线希望救你,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人鬼异路,怎样才能救你呢?"齐氏说:"村东几里以外,有位教书的田先生,只有他才能救为妻。但田先生生性古怪,你不能冒冒失失上前跟他说话。你必须舍马步行,恭恭敬敬上前拜谒。你在他面前垂泪诉冤,他定会大发脾气,乃至于恶骂、凌辱,然后才能帮你。请夫君千万要小心。"域和范围也发生变化。因此,对“密度跃层”的研究,在军事和经济上都有重要意义。

选自《航海》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天地大冲撞 下一篇:古代食品造假掉脑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