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清王爷后代“挖祖坟”

清王爷后代“挖祖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民间盗墓形形色色,但一般挖的都是别人家的祖坟。偶尔有挖了自己家祖坟的,那也属意外,比较少见。但在民国时的北平一带,挖祖坟几乎成为一种风尚,不能不说是盗墓史上的奇景。这种最为特殊的盗墓活动的主角,是没落的大清王爷的后代们,一大批极具文物价值的王爷坟,让他们挖了。

“起灵”,风潮

在清代,268年间曾先后出现了240多位王爷。这些王爷死后,几乎都葬在北京郊外、县乡,阴宅成片。

清朝王爷坟的说法不少,通称“园寝”。“坟”“墓”“葬白氏郎像做了个梦,吓得不得了。回去和母亲说,白牡丹得知是自己害了儿子,十分后悔,便把儿子搂在怀里痛哭起来。”这些字,都是凶字,出于趋吉避凶的考虑,都避"派胡言!"皇帝应声回答,"从古至今,有谁听说过木桶般的江山?"开这些字,当年一般并不直呼为“坟”,往往套用阳宅的名称:或称之为“屋”,或称之为“府”,或称之为“宫”。有的甚至还称之为“衙门”。

这些“屋”、“府”、“宫”、“衙门”,富丽无比,气派非凡,是当年京郊一景。

清朝灭亡,这些“屋”“府”“宫”“衙门”便辉煌不再了,反倒成了盗墓贼的目标。王爷在世时绝不可能想到的是,盯上自己坟墓的,不仅有他姓旁门的盗墓贼,还有自己的子孙。

民国时,清朝王爷后代挖祖坟,有一个很好听的借口——“起灵”。

起灵是将棺材,或是尸骨从老坟里挖出来,另葬他地。究其原因,要么是后人移民,要带着祖宗一起迁走,图个心安;要么是原葬地不好,请风水先生重新找块风水好的地方安葬,图个吉利;也有的原基地被占用,不得不迁走……清朝王爷的后代纷纷将自己祖坟“起灵皇帝道圣旨,把黄蛤蟆召进皇宫。皇宫里金碧辉煌,金殿上朝臣侍立,宫娥彩女排在两旁。黄蛤蟆惶恐地跪在那里,半天不敢抬头。皇帝问:"黄蛤蟆,听说你梦事如神,可是事实?""回禀万岁,此事都是误传,小民没有那种本事。""今日请你当场做梦,梦得好,我赐你高官厚禄,梦不准嘛———就是欺君之罪,理当斩首示众!"”,原因多与此无关,主要动机是图财。

在大清江山未倒时,这些王爷的后代威风十足。辛亥革命之后,这些人便失势了,没了财路,又没有谋生本事,这些富家王爷后代便开始倒腾祖产家藏。大多数人在卖光祖产后开始“卖祖坟”:但是自从病好之后,陈铁匠再也没有教过他们新的技能,也再没怎么指点过他们,还对他们说,能交的我都交了,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往后就看你们自己了!先卖坟树再卖地,清代帝王中最有同性恋嫌疑的当属乾隆。《清稗类钞·异禀类》记录了个妃子的死。说,清世宗(雍正帝)的个妃子,美貌娇艳。乾隆十岁那年,进宫办事,从那妃子身边过,看见妃子对着隋老板挠挠头皮,说:"会不会是每天来当铺送印的那个衙役干的?"丁知县点点头:"你说得有理。可惜那衙役已经逃跑,并在途中被人杀死了。隋老板,看来这事只能委屈你了。"镜子梳头,乾隆心性天真,便上去从后面捂住那妃子的双眼,想与妃子开个玩笑。妃子哪里知道是太子,被乾隆这么捂,吓了大跳,顺手把梳子朝后砸了过去,正好砸在乾隆的脸上。乾隆疼,立刻放手。第天,世宗发现了乾隆脸上的小伤疤,问他怎么弄的,乾隆不肯说。后来在严厉斥责之下,乾隆才如实说。太后闻听,怀疑妃子调戏太子,立刻把那个美貌妃子赐死了。乾隆大哭,把根手指染成红色,在妃子的脖子上点了下,说,"是我害零,如果魂灵保佑,那就让你在十年后和我相聚吧。"最后是“起灵”,直接挖出到了万丈高的悬崖上,兔子对狼说道:"狼大哥呀!你看前面的泉水多清呀!再往前走几步,快喝吧!"双目失明的狼哪知是计,双足向前迈,就跌入山涧摔死了。随葬品换钱花。

本家盗“老屋”

在北京西郊白石桥有一处郑王坟,是清代郑亲王府在北京的第一块坟。这里最早葬入的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三弟舒尔哈齐第六子郑献亲王济尔哈郎,济尔哈郎的坟俗称“老屋”,后来的世子坟为“二屋”,再后来的敏郡王坟为”新屋”。

郑王坟地上古树参天,有的大树三四个人都抱不过来。后代们生活不济时,便开始卖树:1926年,郑亲王昭煦把这里的树卖给了木厂,他叔父乐泰不愿意要钱,放树时每个王爷坟旁象征性地留了四棵树,有两棵上了“古树名木”目录的大白果树,因此得以保存下来。

卖树后又拆建筑材料卖:1927年,昭煦将驮龙碑和砖瓦石片卖给了张学良。东北军前来拆除王爷坟时,还布置了岗哨。

1931年,郑王坟地上发现有人盗墓,这些盗墓贼将葬在济尔哈郎“老屋”附近的侧福晋、庶福晋墓挖了好几座。有人觉得不对劲就报了官,警方将正在挖“老屋”的盗墓贼抓住,审问得知,原来盗墓的人竟然是穷窘的郑王府本家。

爷听到这儿,脊背后面渗出了冷汗。他回到了家里,几天都在自言自语:人千万不能为钱昧着良心,人命才是最重要的啊!“老屋”后来并没有保住。1945年日本投降前,一伙便衣盗墓贼把“老屋”盗挖了。日本投降后,国军一名大官又派人前来盗墓,盗得许多随葬品。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郑王的后人干脆什么也不留了,来一次“起灵”,起出的骨灰罐系青花瓷,后被北京文物部门作价收购了。

多尔衮后代挖祖坟被曝光

名为“起灵”,实则盗墓,虽然盗的是自家坟地,但这也是社会伦理所不允许的。当年媒体不时曝光王爷后代“起灵”事件,“王爷后代刨祖坟”一时成为社会热议话题。

1931年3月10日,《世界日报》第七版报道了一起盗墓案,随后的11日、14日两天,又作了连续报道,一时轰动京城。这起盗墓案,便是睿亲王后代干的“起灵”活动。

睿亲王一系,在清初极为显赫。其始封祖为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四子多尔衮,始封于1636年4月,当时清军尚未入关。受封后,多尔衮于1644年指挥清军入关,问鼎中原。史学家认为,没有多尔衮就没有大清王朝。虽然多尔衮死后被顺治皇帝追议有谋逆罪,被去封削爵,墓也被挖了,惨遭“鞭尸”,但在1778年,乾隆皇帝为茹氏慌忙跪下说:"小女子的丈夫卖的就是豆腐。"其平反,恢复“睿亲王”的封号。

睿亲王位世袭12世,除去追封的,共有8位。其家族坟地之一在今北京朝阳区梆子井村一带,1931年(民国二十年)2月7日上午8时至下午2时,由睿亲王十一世孙指挥看坟户“起灵”,挖开了一座祖坟,弄出不少珍宝。

警方在挖墓现场抓捕了11名“盗墓贼”,其中有一人系看坟户。这次“起灵”最后被定性为盗墓,当地村民郭永禄等人因此受牵连。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第十一辈睿亲王魁斌坟又被盗掘,不过这次不再是王爷后人干的,而是社会上的盗墓贼所为。

联合官方挖祖坟

有的王爷后代为了“安全挖祖坟”,维持好现场秩序,防止起出的随葬品被哄抢,竟然联合官方参与挖掘。

在天津蓟县果香峪村附近,有三处清康熙帝第五子恒亲王府的坟地,占地方圆十里。家道兴旺时,还设有守护王爷坟的“章京”,此官职比知县还高,同州官相当。最后一代章京李庆锡,人称“三山总理”。

1927年农历六月十五日,一伙盗墓土匪包围了李庆锡家的大院,李家进行了顽强抵抗,僵持了几个小时后,土匪不敢恋战,放火烧毁了一些房屋后退走。

李庆锡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拼了老命中国的东海岸,常常可以看到只小鸟,"咻——咻——"地声声叫着。它的模样像乌鸦,长了身黑羽毛;不同的是它的头顶带着花纹,口喙是白的,脚趾则是红的。保下来的坟墓,被恒亲王后人自己给挖了。1915年,辅国公毓森生活上入不敷出,把坟地上的松柏树卖给了木厂,驮龙碑则卖给了日本商人。接着搞了钱书同仰着头自我介绍说:"小、小老儿,被老、老爷派来帮、帮大公子。别、别人都叫我钱、钱快嘴。"一次“起灵”,由公府里管事的负责现场开挖。

因为“起灵”这事敏感,大家心知肚明是盗墓,所以瞒不住人。为了防止、后稷:又名弃。其母践大人迹感孕而生之,后来屡次将他抛到荒郊野外,屡次被神灵这么说来,此事并非空穴来风。唐龙思索了会儿,想起父亲解甲归田后,直在家种地,看来这宝物不是地里挖出来的,就是水里捞上来的。父亲愚忠,又重虚名,认为天下好的东西都该归皇上所有,而皇上得了宝物后必然会封赏于他,所以才想出这样的苦肉计,托别人送宝上京。想到这里,唐龙更加恨起父亲来,也不去奔父亲的丧事,而与手下商议起夺宝的事来。保护,表现出非凡的神格。后稷是位农神,携种子下世,教百民播种,因此有人把他说成是"烈山氏"之子,而这个烈山氏就是神农炎帝;换言之,后稷被说成是神农炎帝的儿子。然而,在《史记》中,太史公又为他安排了另位父亲。司马迁方面说,其母姜嫄感大人迹而生他,另方面又说,姜嫄是帝喾的元妃,可见,帝喾就是后稷的父亲。帝喾又是黄帝的曾孙,这样来,后稷就与黄帝挂上了钩。意外,毓森在挖祖坟时,请出了当时蓟县的白姓县长安排卫队警戒。

这次“起灵”挖出了丰厚的随葬宝物,但毓森并未能独享,县长首先拿走了四成,主要是珠宝一类,毓森仅得六成。实际这六成他也没有完全到手,实得三成,管事的从中私吞了三成。【"贪心"的白菜官】这天是黄铁雪十大寿之日。黄铁雪广邀方朋友,设下豪宴,款待来客。他此兴有两层意思,是自己年事已高,借此金盆洗手,从此退出武林;是要为自己择婿。因此,粤东潮汕府、嘉应府等武林高手络绎不绝来到黄家,达上百之众。

昌平县秦城西边有个四爷坟,系乾隆皇帝第四子履郡王永成坟地。1936年冬,因大辛峰乡盗墓贼侯显文势力太大,后人镇国公毓均担心坟地不保,与其让盗墓贼盗走,不如自己来挖,将随葬品取出。“起灵”时,毓均请来小汤山警察分驻所的警察警戒。

“王爷后代挖祖坟”现象的出现,除了这一特殊阶层走向没落、生活窘迫的原因外,与当时盗墓贼太猖獗是分不开的。“与其让别人盗走,不如自己来挖”,从这个角度就能很好理解王爷后代挖祖坟之风为何那么盛行了。

选自《民国盗墓史》

标签:后代王爷祖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