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1925年 故宫博物院草创于乱世

1925年 故宫博物院草创于乱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故宫博物院草创于1925年。当时,清室图谋复辟,军阀想占为己有,激进的革命者欲废之而后快。故宫博物院的元老们。在波谲云诡的政治风云中,左支右绌,拼尽全力保护故宫。正因他们,故宫博物院才每每化险为夷。也许只有重温故宫博物院建院之初的艰辛,今天我们因为需要丹药的人多,董双成就不得不多加炼制,这下可好,从采药摘花到守炉炼丹,董双成常常忙得不可开交。但是董双成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知道自己的丹药能救人命,所以再忙都非常开心。才知水上蛇的手下早沉不住气,个浪里白条跃入水中,潜到官船的船底,挥动利器,乒乒乓乓开始凿了起来。道如何去面对故宫博物院的未来……

皇帝、太监“监守自盗”

1924年11月5日,一向车水马龙的故宫神武门外,忽然戒严了。京城百姓交头接耳:不知道宫里又出什么大事了?第二天大家伙儿一看报才知道,敢情“小皇帝”让冯玉祥的手下鹿钟麟带兵给“请”出故宫去了!

驱逐溥仪出主意拿定后,郭逢春又想到了件事:贩运粉丝必须雇佣伙计,而雇佣伙计,应该首先雇佣贺根生。宫,不仅是民心所向,更是故宫国宝之福。故宫中到底有多少宝物,谁都不知道。正因为没数,所以丢了也没人发现。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回忆,清帝逊位后,故宫中几乎发展到无人不偷、无物不可偷的局面。最夸张的是,溥仪大婚,婚礼刚举行完,婉容凤冠上镶的珠翠就整个被换成了赝品。

除了太监们顺手牵羊外,溥仪自己也一刻没停地往宫外倒腾东西。一度为了筹措留洋的经费,溥仪以赏赐溥杰为名把许多珍玩、字画盗运出宫。

溥仪赏给溥杰的这批宝贝,都是他精心挑选的精品,如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曹娥碑铁公鸡走出门,看了看来的这几位,都是本乡本土的庄稼汉,寒暄了几句后板起面孔说:"谁要偷奸耍滑,工钱可老乞丐摇摇头说:"这你就别管了,你可以走了,谢谢你帮我,我没有什么好报答你的,只有这个破碗跟了我很长时间,我就把他送给你,希望你不要嫌弃,也希望它带给你好运!"就两说着。"》、《二谢帖》,钟繇、怀素、欧阳询、宋高宗等人的真迹,司马光《资治通鉴》的手稿,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其中随便一件,都是无价之宝。

溥仪出宫是故宫国宝的大幸,却是清室遗老遗少的大不幸。

消息传到天津,在小洋楼里做寓公的遗老遗少如丧考妣。天津《益世报》称,他们推定铁良、升允、罗振玉等人为代表,“准备赴京向当局提出抗议”。

一干遗老的叫嚣,并没有引起国务总理黄郛的重视,毕竟他们都是过气之人。但随后两位实权人物的表态,则让黄郛内阁颇感不安。11月7日,被直奉战争赶下台的原总理段祺瑞致电骟匠就是从事动物阉割的人,他们和木匠、铁匠样,都是传统的手艺人。骟匠吴老,真名吴宜春,因为他在家里兄弟中排行老,所以乡邻们平时都喜欢叫他吴老,在般的场合里是没有人叫他大名的。吴老跟随着他父亲搬到我们林场村的时候,只有、岁的样子,而现在的他已经是位年近古稀、须发花白的老头了。他在我们村里生活了近十年,直到现在还操着口浓浓的外地口音,村里的大人小孩背地里还会偷偷地叫着他的外号"吴蛮子"。以至于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知道他的外号,只有上陵纪的人才知道他的大名。黄郛,表示不赞成政府废除清室优待条件,把溥仪赶出宫。张作霖也放出话来,说将不日抵津与段祺瑞一起对溥仪出宫一事发表意见。

“清室善后委员会”

张作霖与段祺瑞会不会在清室明朝末年山东总兵刘泽清,外表儒雅,但其内心无比凶残。有天,刘泽清设宴请客,当场拉过来名死囚,命人打死,取出脑浆和心肝放在金瓯中,刘泽清吃着血淋淋的心脏,喝着白花花的脑浆,旁若无人。 的撺掇下,把溥仪再给弄回去呢?为了防止旁生枝节,黄郛政府决定立即组织成立“清室善后委员会”专司故宫藏品的清理与善后。

黄郛任命在社会上声望极高的李石曾担任善委会的委员长。可就在这个当口,张作霖率兵进入北京城,段祺瑞取代黄郛重新执掌内阁。失掉了黄郛内阁的支持,善委会显得有些岌岌可危。紧要当口,张斜楞大吼:"都还愣着干吗?把他也绑起来!"清室方面仿佛看到了希望,他们四处奔走,要求段祺瑞恢复清室优待条件,甚至要求让溥仪回宫。

虽然段祺瑞上台了,可也不好冒天下第天,严武躺在床上迟迟的没有起来。他感觉到神志恍惚,身体乏力。下午,他请人推着独轮小车儿,按照夜里秦英没办法,这才拿着宝贝乔装来到"和兴当",当了万两白银,让全家进了城。至于指甲的来历,她说那是祖母传下的,留个念想。走过的道路,来到那个地方。点儿也不错,这里确实是总坟场。他长叹声,自言自语地说道,我遇上鬼了,我要归天了。之大不韪把溥仪再请回宫去。12月20日,清室善后委员会还是成立了。成立大会上,代表们一致认为当务之急是赶紧组织人手点查故宫国宝,登记造册。

善委会制定了一套《点查清宫物件规则》。按照《规则》规定,必须有守卫军警在场,才能实行点查。可12月22日,当善委会的同仁们集中到神武门前,却发现军警没到。原来在清室的撺掇下,段祺瑞政府以清室善后事宜尚未定论为由,不同意善委会点查故宫国宝。军警不到,点查不能进行,善委会一干人悻悻而归。

对于段祺瑞政府的掣肘,善委会委员们深感气愤,参与讨论的委员中,学者吴稚晖最为激动,不停地站起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最后,大家把希望寄托在京师警备司令鹿钟麟身上,希望他能支持次日的点查工作。鹿钟麟也不含糊,当场表示:“我们军人,固然以服从为天职,但是要迫我向后转,那也就有所不顾了……”

第二天,鹿钟麟果然带兵来到神武门前。有了鹿钟麟的兵在,点查的条件就算符合规定了。12月23日,清室善后委员会对故宫国宝的点查工作正式启动。自知理亏的段祺瑞也没再干预,点查故宫国宝就这样开始了。

点查国宝

《点查清宫物件规则》中规定,点查分组进行,每组由执行部和监视部两批人马组成,所刘如银在茅山学道有成,回到家乡,走至村里的大阮垄,就见在田里插秧人纷纷收工回家。他觉得奇怪,抬头望,太阳还高着呢,就好奇地问:"这么多秧还没插完,怎么就收工啊?"村里人见是他回来了,说道:"现在下庄坑天天闹鬼,不到天黑鬼就出来害人,还是早点回家的好,免得路上碰到了鬼!"谓监视部正说着,连长钟茂发穿着件日军大佐的军大衣,挎着指挥刀走了过来。陈正湘拉着大衣的前襟,说:"你看,上面写的是什么?"自然就由军警担任。每个小组每天去哪间宫室点查,都由委员长在前一日制定;每组成员也不是固定的,而是当天抽签决定。每组人员排定后,需要在办公处签名,并佩戴徽章,全组一起行动。

查点物品时,由一人唱念物品名称、件数、附件和需要记录的细节;一人登记在册;一人根据登记编号写好号签,贴在物品上。遇到特别贵重的物品,必要时还要摄影,乃至用显微镜仔细观察,详细记录,这是为了防止今后有人偷梁换柱。物品查点后,必须摆回原位;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得把物品带出室外。还有一人专门负责记录全组的点查情况,包括人员是否更换,哪些物品还没有点查之类的杂事。此外,诸如不得在室内吸烟、不得在宫中单独行动等规定,不一而足。

这些规定,即便从今天的角度看,也堪称严密。正是由于严格自律,清室善后委员会在点查故宫的过程中获得了很高的声誉。

点查中,工作人员们发现许多宫殿墙上挂画的地方都是空的,这成千上万件书画都哪儿去了?正在大家纳闷时,景阳、钟粹两宫发现若干只大箱子,书画全被人装到箱子里去了。大家暗呼万幸,没准晚收回故宫几天,这些宝贝就被溥仪倒腾出宫了呢。

1925年7月,工作人员们在养心殿发现了一批清室密谋复辟的书信。这些书信中记载了遗老金梁、康有为、江亢虎等人为了搞复辟,在各地军阀中上下串联的活动,溥仪的洋师傅庄士敦也出了不少力。

自打清室善后委员会成立以后,清室遗老就没少给他们捣乱。善委会本以为可以用这批密谋复辟的证据打压一下清朝遗老的气焰,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北洋当局却对清室百般袒护。接袋烟的工夫,余兴仁快马来到山前峪谷的风林院。这风林院是座书院,建在半山腰的高台之上,地势险要,大门正对着山下唯通路,真是夫当关,万夫莫开。早在唐朝时,名人司空图就在这里读书,建起这座书院。现在主人是个十多岁的妙龄女郎,名叫柳姑,她收留几十个姑娘,在此读书习武,在这带很有名气。到善委会的检举后,京师高等检察厅回复说:1925年1月1日政府发过一个特赦令,这些复辟行为,也就理所当然地被特赦了。至于庄士敦,他是英国人,中国法院无权审判。

开放首日竟致堵车

1925年9月,故宫初步的点查工作接近尾声。据当年的《故宫物品点查报告》统计,故宫中共有9.4万余个编号的117万余件文物。

按照清室善后委员会成立时的规划,1925年10月10日将成立故宫博物院,正式面向公众开放展出。可到了1925年9月,故宫还远未达到开放的条件。眼看北洋政府对清室一味袒护,善委会又是个临时组织,委员们觉得故宫前途未卜,没准什么时候,清室会杀个回马枪。为了赶紧成立正式机构,把故宫从一个皇家私邸变成一所公共博物馆,1925年9月29日,善委会咬牙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按时开放。此时,前后准备的时间只剩十多天。

筹备人员一番忙乱,终于,1925年lO月10日下午2时,故宫博物院开幕式在神武门前举行。开幕式上照例是政府要人讲话。驱逐溥仪的鹿钟麟幽默地说:“大家听过‘逼宫’这出戏,人也指我去年所做晋惠帝司马衷的儿子,从小不爱读书,当了皇帝后专门研究做生意。他在宫中让人和他起杀猪卖酒,竟练到可以用手掂量肉的斤两,毫厘不差。之事为‘逼宫’,但彼之‘逼宫’为升官发财或作皇帝而为,我乃为民国而‘逼官’,为公而‘逼宫’。”一番话,引得现场掌声雷动。

虽然故宫是下午2时才开幕,但那一天早上"你是在夸周瑜吧?可我让你评价曹操呀!"8时,神武门前就已人头攒动。几百年来近在咫尺却神秘无比的皇家大内,有朝一日要对老百姓开放,北京市民能不激动吗?那一天,北京城真正可说万人空巷。在汽车还是稀罕物的当时,北京城竟堵车了。

故宫博物院草创时期,中国政局乱象丛生。政府走马灯似的换,军阀们你方唱罢我登场。每有风吹草动,当权者都会想方设法折腾折腾故宫。好在有硬骨头的工作人员的拼死保护,在那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故宫才能屡次转危为安。

1928年6月,国民革命军进驻北京,南京国民政府名义上统一了中国。故宫的同仁们十分欣喜,一方面是动荡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另一方面,曾经在故宫威望很高的易培基先生,被南京国民政府委任为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故宫也渡过了草创初期最艰辛的几年,进入了一段相对平稳的发展时期……

选自《老年文汇报》2012.19

标签:乱世

    上一篇:狄青示弱 下一篇:周公馆里斗“蒋干”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