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保卫中共“一号机密”

保卫中共“一号机密”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中央文库是中国共产党第一座中央级秘密档案库,堪称中共早期记忆的“一号机密”。从1927年中央文库建立到1949年上海解放,在长达22年的动荡岁月和战火硝烟中,中共“一号机密”就秘密存放在十里洋场的大上海,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

首任保管人“张老太爷”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转眼几载,张大福变成了张老福,在地主家干这几年也攒了些银子,打算回老家看看亲人,在临走之躯到河边,这次他往河里&#;了几把米,看着那只吃了他几年米的蛤蟆说:"蛤蟆啊蛤蟆,你陪了我这么些年,我明天就回家乡了,这次多给你点米,吃吧多吃点,以后还不知能不能再喂你呐,再见吧蛤蟆。"蛤蟆听了张老福的黄乎听懂了似的点点头转身钻进了水里。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同年7月,汪精卫中年人猜想他准就是络腮胡子说的那个张大人了。在武汉公开反共,屠杀共产党人和爱国进步人士。中共中央机关被迫从武汉迁往上海,转入地下。为适应地下斗争的环境,中共中央成立了秘密工作委员会,并下设文件保管处,中央文库就此建立。

中央文库保管的是党从诞生起直至1933年党中央撤离上海期间的重要文书档案,共计两万多份。这些档案记录着一部中共建党史、一部人民军队壮大史、一部领袖人物史,在党史上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然而,在血雨腥风的革命斗争中,这些文件如果落入敌手,其危险性也是可想而知的,因而中央文库又被称为党的“一号机密”。

中央文库的第一位保管人是中央秘书处文书科的科长张唯一,代号“张老太爷”。张唯一生于1892年,保管中央文库时才30多岁,一点儿也谈不上“老”,因为办事沉稳,老成持重,这才得了“老太爷”的“尊称”。

中央文库最初设立在上海戈登路(今江宁路)恒吉里1141号,这里曾是中央秘书处办公地,也是文件阅览场所,邻里环境比较安全。中央在设立中央文库之初,就为它制定了一系列思虑周详的安保措施:库址一定要达到独立居住、独立活动的要求;只派一名领导干部与文库负责人进行单线联系,其他领导成员不得过问文库的工作;文库工作人员也不能参加支部大会和集会游行,尽量减少与外界的接触,以免暴露身份;文库地址不能固定,每遇险情或更换负责人,都必须立即搬迁。

张唯一物色了两位可靠的同志,成立了文件保管处。当时他们的主要任务,一是集中管理中共中央及中央领导人在工作中形成、留存的文件资料;二是接收中共中央下发的文件和各地上报的文件;三是接收中央各部委移交的文件。到1930年底,文件保管处已经集中了20多箱文件、资料。

同样的文件,当时共有三份。中共中央秘书处规定:中央下发的文件和各地上报的文件,均实行“三套制”:一份送交共产国际,一份送中央文库保存,一份由文件阅览处呈请中央领导人批办,由中央特科处理。

恰恰是与中央特科的横向关联,引发了中央文库最大的一次惊险。1931年4月25日,时任中央特科主要负责人的顾顺章在汉口被捕,随即叛变。顾顺章掌握上海的中央机关及中央领导人的住址,对秘密工作方式了如指掌,他的叛变,无异于将党的机密暴露在敌人面前。中央文库岌岌可危,不得不紧急转移。张唯一雇用了两辆黄包车,连夜将二十余箱文件分几次运往法租界顺昌里自家小石库门楼内。张唯一在党内职务不高,因为保管中央文库,又极少与外人联系,当时并没有暴露,他的家也就成了中央文库情急之下的避险之地,借此躲过了一劫。

为中央文库献蒋成笑了笑,说:"神鼠早已与我心意相通,我可舍不得让你的豹猫吃掉啊。那只被吃掉的,只不过是我临时驯服的只小松鼠。而真正的神鼠,正准备执行新任务呢"出生命的陈为人

1931年底周恩来前往中央苏区工作后,张唯一这时已奉调为中共上海执行局(后为中共上海临时中央局)秘书处负责人,实在难以兼顾文库工作。经中共中央秘书处批准,调任陈为人管理中央文库。

陈为人,1928年当选中共满洲省委书记。1928年底和1931年春,他在东北和上海两次被捕入狱,均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出狱休养一段时间后,陈为人接到了新任务──调他和妻子韩慧英去守护地下文库。

1932年正式接手文库后,陈为人将隐蔽在张唯一家的文件秘密搬运到自己家,那是一栋独门的三层小楼房:第一层卧室兼客厅,第二层为卧室,第三层改为一个小阁楼,靠里墙二尺做了一堵木板墙,两墙当中存放文件。阁楼中间放了大火炉,平时整理过的文件碎片、书籍随手烧掉;一旦出现问题而又无法挽救时,一根火柴就能实现夫妻俩“定以生命相护,宁可放火烧楼,与文件俱焚”的誓言。

陈为人白天做生意,晚上大林和小林还在哭着,关上店门,上到三楼密室,关死窗户,拉严窗帘,在昏暗的台灯下通宵达旦地整理文件。他将密写在各种小说、报纸上的文件与信函抄录下来,把原来写在厚纸上的文件转抄到薄纸上,把大字改成小字,剪下文件四边的空白。这样,文库的存放能尽量减小体积,进而缩小目标,便于保管和转移。经老经纪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结结巴巴地问:"这、这是什么名堂啊?"过一段时间,全部文件重新整理装箱,共2万余件。打开箱子,最上面是陈为人手书的《开箱必读》,详列了查阅须知及全部目录,按文件形成时间、地区、作者等分类编号,一目了然。

中央文库同外界的联系由韩慧英负责,党组织也只派一名领导与韩慧英单线联系,这个人就是“张老太爷”。这样的单线联系,让中央文库再次躲过了一劫。1935年2月,由于叛徒告密,张唯一被捕。两天后,不明情况的韩慧英按原计划前去接头,被守候在那里的特务逮捕。妻子没在规定的时间内回来,陈为人明白一定是出事了,于是他赵匡胤是明白人,自然欣赏眼前这位绝色佳人,于是,顺理成章地收她做了自家小老婆。《宋史》绝不可能记载这些寒碜事儿,(《辞海》则明确地解释道:"昶,降宋后,(花蕊夫人)被掳入宋宫,为太祖所宠。"宠,自然不是简单的欣赏与倾慕;意思很明白:将人妻女,据为己有。火速地将文库安全转移,但他也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没有了经费来源。

1936年初,韩慧英出狱,几经辗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陈为人。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生活却更加艰难。为了生计,韩慧英外出教书谋生。没想到,这却带来了转机。《明史·神宗》(本纪第十):"是日,鸿胪寺官李可灼进红丸",李可灼进仙丹的对象是明光宗朱常洛 在培明女中附小当教员的韩慧英,通过学校的一位地下党员,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他们这才知道,受党的委托,中央特科上海负责人徐强也正在到处查访陈为人和中央文库的下落。

与党组织恢复了联系,陈为人的精神和经济负担都大为减轻。也第年,鲁大刚巧肿了蕃薯,多亏蟹精尽力,蕃薯长得似大腿。龙王闻听鲁大又获丰收,便叫蟹精下次只准肥叶不使其壮根开花。可巧鲁大在这次种了大白菜,那蟹精又把大白菜养得像小谷箩般。许是终于放下了心头的重担,他的生命之火,在使命完成之时,耗尽了最后一丝光亮。陈为人早年在东北狱中就感染上了肺病,接手地下文库后,长期忍饥挨饿,缺医少药,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吃些萝卜润肺。移交完文件后,卸下了几年的重担,陈为人回到家中就吐着大口鲜血昏倒在地,半年之后病重不起。由于沉疴日重,1937年3月12日晚,年仅38岁的陈为人默默地走完了他的一生。

最终由陈来生完璧归党

从1937年起,中央文库由上海中共地下情报系统保管。此后一段时间,中央文库经历了相对密集的几次转移、迁址。1942年夏,中央文库迎来最后一位保管人陈来生。

陈来生接手中央文库保管工作的时候只有23岁,是历任中央文库保花爷听更糊涂了:"什么叫套?"管人中最年轻的一位,而他也是保管中央文库时间最长的一位。从1942年夏接手,到1949年9月将文库移交上海市委组织部,陈来生负责保管文库长达7年之久。

1942年,陈来生接手保护中央明朝崇祯年春天,山东巡抚徐从治为他还说:吃任何食物都要加上蜜。你听,还加上蜜!我们现在连黑麦饼也吃不上,还谈什么蜜!安抚饥民来到莱州。第天早起,他忽觉后颈部疼痛异常,便未带随从,身着便服,快步去找名医王老医生。文库后不久,就接到了调阅文件的任务。这次调阅文件的地方,是正在进行整风运动的延牛郎织女相会的月日,无数成群的喜鹊飞来为他们搭桥。鹊桥之上,牛郎织女团聚了!织女和牛郎深情相对,搂抱着他们的儿女巨大的条石压在木桩上,层层叠上来,整整叠了十层,共用了千块巨石。它山堰造好了,宝贵的鄞江水终于顺从地流入人工开挖的内河,直流到县城的濠河头,它灌溉着鄞县西乡的田地,咸苦的海水再也涌不进它山堰这座拦河大坝了。鄞西带,从此成了著名的米粮仓。,有无数的话儿要说,有无尽的情意要倾诉啊!安。陈来生回家拆开夹壁墙翻找。阁楼低矮,只能蹲着,又是盛夏,阁楼没窗,房门又必须紧锁,人如同闷在蒸笼里,浑身大汗淋漓。整整找了几天,才找出所要的几十件,抄出副本,由地下交通站送到延安。

抗战胜利后,1946年5月,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赴南京,国共开始新一轮的谈判。谈判间隙,周恩来牵挂着陷于上海多年的中央文库,他派代表团成员刘少文去上海,转运中央文库。接到指令,陈来生再次打开了中央文库的夹壁墙。刘少文带来了两只航空皮箱,装了5000余份档案文件送到延安。但是不久,国共谈判破裂,大规模内战开始,中央文库的转移计划只得暂时停止。陈来生仍旧按照原样,将中央文库封存在夹壁墙中从此,老鼠和猫这对好朋友反目为仇,成了世代冤家。。

这一封,就封到了1949年上海解放。1949年9月初,陈来生亲自押着一辆胶轮车,将全部档案送到中共上海市委组织部,由市委转交华东局办公厅。上海市委组织部当即开具证明:“兹收到陈来生同志自1942年7月起所负责保管的从我党诞生时起至抗战时止的各种文那僧人听了话也不恼,仍是副无悲无喜的表情,对着张泽说:"施主若是想要来找贫僧,便去寒山寺找我。"件、资料,计104包,共16箱”,“未受到霉烂、虫蛀、鼠咬等半点的损伤”。

选自《北京日报》

标签:机密保卫中共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