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李弥淮海战场脱逃记

李弥淮海战场脱逃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49年1月10日,淮海大战结束,人民解放军消灭了可是,王子坚定地说:"我定要去,如果能救出来,最好,如果救不出来,别的姑娘我也不要!"国民党的精锐部队共计55.5万人,包括徐州剿总前进指挥部及其所指挥的5个兵团部。国民党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兼前进指挥部主如来佛太高大了,根本没感觉到有人已经爬到了自己的头顶,等到明子在动手拔头发了,他才感觉到像蚊子叮似的疼。他问:"谁叮我呀?"明子灵机动,回答:"是山那边会唱歌的金鸡鸟。"如来佛心不在焉地说:"我要用金头发缚住你。"明子又拔"不会反悔,她们同意嫁你就行。"老妈妈很大度慷慨。了根,如来佛又问:"谁又叮我呀?"明子回答:"是山这边老吃人庄然而,让两家人万万没有想到,老天爷竟然跟他们两家开了个好大好大的玩笑,让王的老婆生了女儿,取名花开,让汪老婆生了儿子,这本来是件天随我愿的大好事,但问题是老天爷偏偏让汪的老婆生了双胞胎儿子,取名大龙、龙,这下可把两家人给愁坏了。足足憋闷了两年半的时间,后来还是王咬牙、跺脚,横下心来说:"要我看只能这么做了:等大龙龙懂事了,就对他们俩说:个姑娘不能找两夫,两夫更不能娶妻,他们俩只有个人可以娶到花开,等到该娶妻生子时,他们哥俩就通过比赛的形式来决定谁能娶到花开。"汪不解,就问:"比赛比什么啊?总不能比看谁能睡觉、看谁撑得多吧?"王点点头:"你不会以为我们绩开在选肥猪吧?咱们山里人就得有山里人的好身板,站起来就是山,躺下就是地,有了好身板才能养家糊口,到时候就让他们俩比真本事!"汪赶紧迫问:"什么真本事?"王有眼有板地说道:"从你们家里往我们家里挑百斤的担子,看谁先挑到我们家,先挑到者为胜;第项比赛就是从你们家扛百斤木头到我们家,看看谁先扛到,先扛到者为胜;第项就是从你们家提着装满水的水桶,提到我们家,先到者为胜;谁获胜两次,谁就可以娶到花开。"汪拍大腿,说:"你还别说,这主意还真不错呢,要想养家糊口,没有这些硬本事,根本就养活不了老婆孩子!"稼的凤凰。"如来佛仍旧心不在焉地说:"我要用金头发缚住你。"明子再拔了根,如来佛再问:"谁还在叮我呀?"明子回答:"我是海里的"没等明子说完,如来佛就高高地举起了手。明子赶紧从他头顶跳下来,拿着那根金头发逃出老远。小黄鸟很快跟上了他。任杜聿明、国民党第12兵团司令官黄维等被俘,第7兵团司令官黄百韬在碾庄被击毙,第2兵团司令官邱清泉在陈官庄兵败自杀,第16兵团司令官孙元良孤身脱逃,唯有第13兵团司令官李弥下落不明。

李弥(1902-1973),字炳仁,黄埔四期毕业,国民党军陆军中将,1948年任国民党第13兵团司令官,淮海战役中奉命前往支援黄百韬部。

1949年1月7日,解放军华野主力攻占了李弥兵团司令部驻地青龙集,李弥的主力部队被歼灭。当晚,李弥率残部慌张逃入邱清泉的第2兵团防区——河南永城县陈官庄地区。1月9日晚,杜聿明、邱清泉、李弥分头突围逃命。

1月10日凌晨,李弥在所属第9军第3师师长周藩等人的护送下,慌慌张张地逃到3师9团驻地周楼村。拂晓时分,解放军对周楼一阵炮轰后发起攻击,国民党军伤亡惨重。这时,李弥焦急地对周藩说:“你们都当过参谋长,还想不出办法吗?”周藩请示说:“如果再打下去,大家就一起完了,我想派人送张条子出去,请求投降,您看是否可以?”李弥随即说:“可以写张条子送出去,并写明条件,第一条,投降后保证官兵安全,不杀我们;第二条,投降后不论官兵,凡是不愿意干的不能强留,放他们回家清朝初年,此地是个无名的去处。有年,有个名叫汪仕谁知离丁仕真十岁生日还差个月的时分,未婚妻却遽然得了暴病逝世了。这下丁家老不由就想起了十年前那个不祥的预言—莫非儿子真的要下婚于毛族—这还了得!忙安排着招了媒婆来为儿子做媒。但说也乖僻,每次议婚,不是和女方的字不好,就是好不容易定了婚事女方就急病身亡。逐渐城里便开始起了流言,说丁仕真的字太硬,要克房妻子,吓得谁也不敢把女儿嫁到丁家去。荣的秀才,因不满朝廷统治,憎恨贪官污吏,趁灾荒之年,处活动了些灾民,聚众上了寨山,啸居山林,扯旗造反。;第三条,投降后所有伤员,必须送医院治疗,重伤者应先派车急送后方治疗。答应我们这三条就投降。若不答应,后被证实为网络谣传,实际上照片上两人为当年居住在山西王家大院的居民。我们拖到晚上再说。”

投降条子送出去后,大约中午时分,解放军9纵27师政治部派人送来一封敦促投降书,大意是:限你们立即投降,主官出来报到,部队放下武器集合听从点收,否则就立即攻击,不得再延误。李弥大哭,边哭边说:“我不能死呀!我若能出去,一定会照顾好你们的家属,你们可以放心。”周藩明白李弥的意思,便答应自己去。李弥见此放了心,告诉周藩先答应投降,拖着晚点去,同时让亲信找来士兵的服装换上,化装成伤兵,想等天一黑就混出去。

夜幕降临,李弥等人趁夜色分头逃跑,第二天被解放军搜索部队俘获。李弥头戴一顶破棉帽,脚蹬一双旧胶鞋,身穿沾满泥水、血污的士兵青龙和黄龙决心替人类除去恶魔,重整人间正道。他们化装成两个出家人,以治病疗邪为名去除人的恶念心疾。大衣,脸色蜡黄疲困,眼眶浮肿,目光呆滞,脸颊上还贴着一张膏药。他称自己是三等书记员,便蒙混获释了。

李弥沿着小路朝北向陇海线的李庄车站方向走去。在李庄南边,李弥遇见了被俘释放回家的国军士兵汪新安。李弥见汪新安饥饿难忍,便掏出一包饼干和一包牛肉干给他充饥。李弥问汪新安:“你庄上有没有当过官的?”

汪新安答:“汪涛,俺堂兄,当过保安团营副,在庄上很吃得开。”

1月13日清晨,李弥和汪新安继续赶路,大约中午时分走到汪集南三岔路口。汪新安对李弥说:“从这里往西北走七八里路,就到李庄车站了。”

汪新安正欲和李弥分手,李弥突然对汪新安说:“我暂时不去李庄,先跟你回家,东西山麓的树木、鲜花、瀑布、山溪、良田又苏醒了,人民重新过上了安乐幸福的生活。可是波涛汹涌的东海水,却把花珊姑娘和妈妈隔开了。给我弄点吃的。另外,我想和汪涛见见面,你看行吗?”汪新安点头称是。在庄上落脚后他向汪新"那么,请当地的土地查明禀报吧!"庭臣说。安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第二天上午,汪新安领汪涛会见李弥。

交谈中,李弥看出汪涛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就说:“你想办法把我送出去,如果我得势,你想干事有事干,想做生意有资本。”

汪涛高兴地对李弥说:“愿为司令效犬马之劳。但是,我不能亲自送你走,我老婆、孩子都在商丘棉厂里。你要走,俺老表高大荣在我家住着,我给你介绍,他要愿意去的话,你俩再商量。”接着,汪涛又简略谈了高大荣的情况。汪涛反身回家,就找高大荣商量,说动了这个原国民党县政府军事科的三等科员。

下午,高大荣急急忙忙赶来见李弥。高大荣一见李弥就说:“我是国府中央军校(黄埔军校)毕业的,在砀山县政府干过事,你可以放心。”

汪涛,高大荣等人精心策划了李弥的出逃方案:借口给汪学思(汪涛的伯父、高大荣的舅父,住在徐州市)送过年面粉,先护送李弥到徐州,再南逃江南。汪涛凑了300余斤小麦,兑了10多块钱作为路费,又给李弥准备了鞋、帽、衣服等。

1月16日下午5时,李弥一行4人离开汪阙庄,取道李庄车站。汪学思的佃户樊长生推着独轮小车,上面装着几袋面粉,汪学思的本家汪学仁在前面拉车,高大荣和化装成老头的李弥紧跟在后。到了李庄车站,李弥和高大荣上了火车。当晚,李弥和高大荣就到达了徐州汪学思家中。高大荣把李弥一事写在纸上让汪学思过目嫂嫂去挑水,挑了担又担,满了缸又缸。十只水缸都挑满,月亮明晃晃。,并向寄居在汪学思家中的亲戚史忠萍(徐州女中附小女教师)说明情况。汪、史二人点头默许。

史忠萍、高大荣分头找人去开前往江南的路条。高大荣找到了往日在砀山政府的同事翟景尧。翟景尧说津浦铁路不通,建议坐马车南下,因为他听说马车路不要路条。李弥、高大荣、翟景尧3人辞别汪学思坐马车南行,行至睢宁县双沟集附近时,见前面马车纷纷返回。原来是解放军在前面设置了检查关卡,盘查甚紧,南去的人必须持有合法路条,否则不予放行。

李弥想,南面是国统区,解放军对南下的人查得紧;北面是解放区,解放军对北上的人查得不会太紧,于是决定向北去。

李弥、高大荣回到翟景尧家中。李弥请翟景尧想方设法筹集北上的路费和通行路条,翟景尧说:“盘缠费,我可以想法,至于路条……”翟景尧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李弥对高大荣说:林伯问她们怎么走,自己需不需要同去,吴寡妇说徐坚派马车来接,时间就定在谷雨那天,还说这次只是般性的见面,林伯不用同去,再说马车载重有限,多人便走不得了。林伯这才千恩万谢地将吴寡妇送走了。“我有一朋友在山东潍县(今山东潍坊),到那里我就有办法了。你能不能搞到去潍县的路条?”“好。”高大荣欣然同意说,“你先在景尧家中等候,我回华山县(中共湖西地委于1944年秋在苏、鲁、皖交界的丰县、沛县、铜山县、砀山县、萧县、单县六县毗邻地区创建的边区民主政权,1953年1月撤销建制——编者注)搞路条,几天就能赶回来。”

1月22"在我的家乡,有眼泉叫戒酒泉。传说不管什么样的酒鬼,只要喝燎泉水,立刻就能将酒戒掉,终生不犯"日,高大荣赶赴华山县高寨区宋刘庄,找其内侄宋开元。高大荣一番许诺又说动了宋。宋找其同窗好友——华山县司法科员申振华,申又托王超瑞在华山县高寨区公所写了通行路条。1月23日,高大荣怀揣路条,急急忙忙赶到徐州。

1月25日天不亮,李弥化装成医生,在高大荣、翟景尧的陪同下,往车站走去。李弥一边走,一边不停吹腮帮子,以掩盖他脸上的伤疤,防止被人认出来。

1月27日深夜,李弥、高大荣乘火车到达潍县。1月28日,天刚蒙蒙亮,李弥、高大荣急匆匆地来到潍县城“福聚祥”经理李惠之家中。李弥见到李惠之夫妇,双膝跪拜,苦苦求救。李弥突然登门,使李惠之夫妇大吃一惊。潍县城早已解放,他们知道救李弥是十分危险的。李弥详细叙说了逃跑经历,要求李惠之助其逃往青岛。

李惠之是潍县城的富豪,李弥在1946年至1948年任国民党第8军军长时,曾驻守潍县。李惠之和李弥一个是商界巨擘,一个是军界头目,两人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结成莫逆之交。

当李惠之夫妇了解到李弥的遭遇后,立即把中医杜巍九、潍县聚钱庄经理兼商会常委于省初、县自卫总队队副韩宝德等人请来,密谋李弥逃往青岛之计。他们最后商定,由李惠之妾王氏的侄子王桂合负责护送,王桂合是个艺人,方便行动。李惠之和于省初各给李弥赠送30万元北海币作为路费,并弄了一张伪造的通行证。

当晚,李很久以前,周文王出外访贤,途经到所村庄,觉得肚子饥饿,口中发渴,实在难忍,就坐在大树下休息。惠之把李弥和高大荣藏匿在自家地窖中。

1月29日,王桂合、李弥坐上小推车离开潍县城,第二天傍晚赶到高密县西注沟村王桂合家。安排好李弥,王桂合去找当乡长的叔兄弟王克秋。他说:“有一个和我一块儿唱戏的人,要与我去趟青岛,现在走不动了,请兄弟雇两辆小推车,开个路条,将我们送到青岛。到那里给5个‘小元宝’(5小两黄金)的报酬,你可分到一个。”

王克秋一听出这样高的酬金,料到其中必有问题,但金钱的诱惑使他失去了应有的警惕。他不但积极按王桂合的要求办妥了事情,而且还参与密商护送李弥前往青岛的计划。

1月31日夜四更时分,农民乔光湖推着一辆胶轮小车在前面走,车上坐着装成很久以前,有户人家娶了媳妇,婆婆怕新媳妇不听话,就在娶亲当天立规矩说:"今天你过门后,就是我们家的人了,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先请示我,然后再做。"这话新媳妇记住了。病号的李弥,天黑时到达芝兰庄车站,歇宿一夜,次日凌晨再启程,穿过大沽河(该河以东为国民党军队控制,河西为解放军控制),终于进入了国民党军队的控制区。

李弥几经周折才逃离淮海战场。他来到南京后,蒋介石已经被逼下野,在浙江奉化紧急召见他,决定重建第13兵团,并任命他为13兵团司令兼第8军军长。1950年,李弥率部撤往缅甸、老挝、泰国交界地,曾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兼云南绥靖公署主任。1954年撤往台湾。1973年3月10日在台北病逝。

选自《龙门阵》

2012.4

标签:战场

    上一篇:真天子没排场 下一篇:大清“龙旗”飘扬50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