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后悔药

后悔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婚姻就像一座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又想出来。朱劲伟结婚不到一年,就有了这种感觉。

这天,朱劲伟又和妻子阿静因小事闹了别扭,他一气之下摔门离开了家,独自在酒吧里喝闷酒。

真想不到,阿不久,假新娘对王子说:"亲爱的丈夫,请帮我做件令我称心的事吧。"王子说道:"我很愿意效劳。""告诉你的屠夫,去把我骑的那匹马的头砍下来。因为它非常难以驾驭,在路上它把我折磨得够苦的了。"但实际上她是因为非常担心法拉达会把她取代真公主的真象说出来,所以才要灭口。于是忠诚的法拉达被"这有何难?"张成昭笑着说,"盛叔,我虽然还没出师,可跟师傅治这样的病也多了!为了报答您的恩情,我愿为您排忧解难,跟您去见太后。"杀死了。当真公主听到这个消息后,她哭了,乞求那个屠夫把法拉达的头钉在城门那堵又大又黑的城墙上,这样,她每天早晨和晚上赶着鹅群经过城门时仍然可以看到它。屠夫答应了她的请示,砍下马头,将它牢牢地钉在了黑暗的城门下面。静结婚以后,就像换了个人,变得婆婆妈妈了。这时,他不由想起了何燕。

何燕和阿静是好朋友,朱劲伟是同时认识她们两人的。一段时间的交往后,他发现两人似乎都对他有意思,而朱劲伟觉得她们两人都不错,一时难以取舍。但何燕发现阿静也爱上朱劲伟后,就主动退出了。

说实在的,当时朱劲伟似乎更喜欢何燕一些,眼见事情出现了这样的变化,也不想去破坏这种平静了,被动地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于是阿静成了他的女友,两人不咸不淡地恋爱,也没有什么风波,水到渠成地结了婚。何燕不久也结婚了。

如果当初自己勇敢一些,将心里的爱对何燕说出来,现在的日子肯定不一样。何燕性格比阿静温柔,肯定不会像阿静这样无理取闹。

也不知喝了多少杯,他觉得有些醉意,这才出了酒吧。天色已变得昏暗朦胧,他慢慢往回走,刚走过一条小巷,看到前面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几个字:世上已有后悔药。

朱劲伟乐了,竟然还有卖后悔药的?好奇心让他走进这间小店。

店主是一位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打盹,看到有人进店,她抬起头来,咧着那张掉光了牙的嘴笑道:“你是不是想来买后悔药?”

朱劲伟摇摇头,说:“这世上哪会有后悔药?”

老太太嘿嘿一笑,说:“年轻人,你孤陋寡闻了,现在科学发达,后悔药已经被研制出来了。”说罢打开冰柜,拿出一罐饮料来,说:“来一罐试试吧,也就饮料的价钱,不会让你失望的。”

朱劲伟刚才喝了酒,刚好有些口渴,他估计老太太是开玩笑,顺便销售饮料,于是就买一罐喝了。

出了店门,他走了一阵,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慢慢地走着,他心里一惊,这不是何燕吗?他急忙叫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何燕抬头看到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说:“我在散步呢,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阿静呢?”

朱劲伟本来一直心烦,看到何燕心情顿时好多了,何况都是老朋友,也就不再隐瞒,说:“我们俩刚吵了一架,我怕呆在屋里会打起架来,就出来散散心。”

何燕一笑,说:“你倒还真体贴,阿静真有福气。”两人一起走,慢慢聊着,渐渐聊到了各自的家庭,都有说不尽的苦恼。

何燕叹了一口气,说:“阿超要是像你一样就好了,我记得以前,我们怎么挖苦你,你都乐呵呵的,这个阿超,简直就是属刺猬的。”

朱劲伟只有苦笑,说:“阿静要像你一样,家里就安静多了。真不知她现在怎么变得那么怪,不但喜欢唠叨,有时说起话来,刺得人简直受不了。”

两人越聊越投机,只觉得时间过得飞快,直到何燕说要回家这时,外厢进来禀报,位大太监带领几个小内监赶着辆宫车已经来了。陈世官只得吩咐奶妈,抱着孩子坐上宫车,直去内宫。皇宫内院,警每年开春,茶翁就上山,攀上悬崖峭壁去采摘那些刚刚出叶的嫩茶,然后亲手焙制。茶翁并不独享美味,不过这天下能吃到他的茶的,唯有德大师,因为茶翁最喜欢听德大师讲禅。卫森严。宫门外个太监传下圣旨:"只准陈世官孩子入宫牛耿将杨氏叫来,怒声问她将老狐狸魏鹤寿藏在哪里。杨氏吓得小脸煞白,哀求道:"我们恨不得杀了他,哪会将他藏起来?"衙役们在室内翻了阵,突然指着墙上的窗户说:"他定是从这里逃走的。跑得不会太远,快去追。",其余诸人,暂留宫外。"内宫宫女接过襁褓,继续换弛宫小车进宫。陈家奶妈只得留在宫门外,屏息静气,左等右等,个时辰光景,小宫车才轱辘辘地出来,停在宫门内。个太监传呼陈府奶妈接旨,口传皇后懿旨:"陈府孩儿,天资英俊,深为喜爱,尔等须着意好生抚养。所有皇后与各妃等赏赐之物,等交陈世官过目后,收执贮存,另有银缎之物,赐给陈府奶妈人等,钦此谢恩。",两人才往回走。朱劲伟把何燕送到她家门前,两人告别。

朱劲伟刚要离开,就听到屋里传出了吵架声。他心里一惊,怎么一进屋两人就开始吵上了,莫不是阿超刚才看到自己跟何燕一起走了?他急忙走到窗前去听,就听阿超说:由于瘟疫继续流行,而元人的统治更加残酷,致使不少人纷纷起来造反,朱的那些穷朋友就塞举旗,但是他在沉默片刻后却说:"大难临头各自飞,我看,我们还是各奔前程吧。"当他的这些朋友问他哪儿去时,他却说:"剃度做和尚。"那些人认为他不把皇觉寺搅翻才怪,可他认为当和尚至少有口饭吃,这是目前最牢靠的主意。于是他真的在皇觉寺出家了。“我已经向你道歉了,这么点小事值得生这么大的气吗?你别使小性子嘛,出去走了一圈,有道是早栽树早乘凉。石忠厚因家贫如洗,自然无法成亲,这样来可就耽搁了自己的终身。因为邻近乡的女子还不到十岁就许本地的县令是刚刚上任不久的进士,刚到此地心想为民做点好事,可是他没想到这里确出了令人头痛的采花贼,而且尽日民间蝗虫泛滥,有大批灾民想要进入城中,县令上报知府请求拔银振灾,谁知知府大怒,现在最要紧的是把采花贼捉住其它的事等抓住了采花贼在说。而后县令又被知府顿大骂后回来了县衙。了人家,僧多粥少,自然轮不到石忠厚了。可这后生仔还是不着急,大不了这辈子做个单身汉算了!回来气还没消?”

何燕“哼”了一声,说:“我使小性子?凭什么回来气就消了?明天明天,你什么事都是明天,我交代的事你从来都不放在心上,说明你根本不爱我。”

阿超说:“我不是不记西塘人以庙会的方式,表达着对老爷的爱戴。这爱戴,年年月月延续着,直至今日。得,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心里老是想着工作的事情。我们那个老板就像你一样不好伺候,出点差错就跟你没完。好不容易干完工作,人家也下班了,实在来不及了。”

何燕大怒,说:“我不好伺候?你以为你好伺候?你整天说忙,忙有什么用?人家有车有房的才忙,你什么都没有,怎么轮到你忙了?”

朱劲伟一惊,何燕这说话的口气,怎么跟阿静一样,甚至比阿静更伤人。阿超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就对着何燕怒吼起来。

两人越吵越狠,都在互揭对方的不是,接着就听“嘭”的一声,阿超叫道:“你还有完没完啊,真是不可理喻。”

何燕叫道:“有本事别打门板,是不是想打人?有本事你就打啊,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文志广心中不禁惊,此人武功的确高强。这时,严亥林后面站出个人来,说道:"严大侠,杀鸡焉用宰牛刀,让我来会会这几个不识相的。"严亥林哈哈笑说:"好啊,陆公子,今天你们两家总算会面了,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吧!"文志广这才看到面前的陆吴云,这么多年不见,虽然已经很生疏,但此刻他的心中只有愤怒。他刚要举刀迎战,自己身后已经站出几名高手向陆昊云杀去,陆昊云不紧不慢,沉着迎招,把剑挥舞得如水银泻地般流畅。几个回合下来,几名高手已是力不从心。陆昊云笑道:"如此不堪击,还是快滚吧,否则白白搭上卿卿性命。"严亥林在旁叫嚣:"谁若再还击,定要取其性命!" 文志广暗想,看来这样僵持下去,肯定对己方不利,硬拼是凶多吉少。正当他考虑该如何应对时,严亥林已经舞锤向他袭来。他忙躲闪,左边的铁锤擦着自己的耳朵尖划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庆幸,严亥林右手的铁锤已经呼啸而至,他举刀磕,顿时阵巨响,冒起阵火花。文志广感到手臂都麻麻的。这时,他也靠自己的敏锐捕捉到战机。在严亥林来不及收回铁锤的瞬间,他抽刀便刺。然而,严亥林毕竟身手不凡,赶紧躲,刀尖只是略微划过他的皮肤表层,尽管有血流出,严亥林还是举起了铁锤。文志广来不及多想,赶紧变换招数,刀法随之多了起来,速度也明显加快,只见刀碰锤、锤砸刀,声声巨响,让人不寒而栗。几十个回合过后,仍难分胜负。文志广用刀刃消掉了严亥林的左手个手指头,自己也被铁锤击中了肩部。这样双方又战了十几个回合,文志广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朱劲伟心想,这样再呆下去,让人家看到了更不好,急忙离开窗前,往巷口走去。

刚来到大街上,迎面碰上了正无聊间,突然有两个官差闯了进来,说是奉县太爷之命要将刘守义带到县衙过堂。刘守义猜想,定是生意场上的纠纷。他为人耿直守信,做生意童叟无欺,难免得罪些同道。但身正不怕影子斜,对于些居心叵测者的刁难,他向来嗤之以鼻,无所畏惧。阿超,原来他是从另一巷口走出来的。看到他,阿超叫道:“遇上你正好,我正心烦呢,你陪我去喝两杯吧。”不由分说老师请了假,赶到祝家去和祝英台会面。,拉着他就走,朱劲伟知道阿超就是这性格,只好跟着他一起走。

两人来到路边一家夜宵摊前,阿超叫老板拿了两瓶酒,小菜还没上,他就将酒倒在杯里,连灌了三杯,这才叹了一口气,说:“我真服了何燕,怎么结了婚就变了,以前那么温柔,现在竟然斤斤计较起来。我也是气极了,怕再呆下去真会动手,这才跑出来喝两杯,让你笑话了。”

朱劲伟苦笑一声,说:“魔王直都没有消息,雷豹对自己毫无希望的寻找感到很疲惫。在阿婆家里,两个人像母子般相依为命,雷豹还认阿婆做了干娘。平淡的生活,让雷豹渐渐忘了自己寻找魔王夺回火的使命。不瞒你说,我也是吵了架出来喝闷酒的,刚想回去,又被你拉过来了。”

两人相对大笑,不过朱劲伟还真佩服阿超,如果阿静说的话像刚才何燕一样,说不定自己早就忍不住挥出拳头了。

阿超又喝了几口,这才说:“其实我也有不是,我总是大大咧咧的,她指责时我少应两句也就没事了,可就是忍不住,最后越吵越厉害。”

朱劲伟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是一样,本来一件很小的事情,阿静一般也是说说就过去了"今天晚上等大家都睡了,"穷人接着说,"吾摸索着把金子背到你家来,你听见是我敲门,敲下,你就把门开开。",往往是自己不服这口气,结果一来一回越吵越狠。恋爱的时候,为了讨好对方,什么事都能忍,为什么婚后却不能?

两人喝了一阵,阿超说:“时间不早了,就喝到这吧。现在气也消了,回去说两句好话,也就没事了。”

朱劲伟急忙往家走,路过家门口的夜宵摊时,看到一名男子坐在桌前,拿着酒杯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顺着男子的目光看,正是自己的家。他就走过去问:“有什么希奇的东西可看吗?”

男子看了他一眼,问他认不认识这家人,朱劲伟摇了摇头,说不认识。男子才叹了一口气,说:“我只是看她一眼。”

朱劲伟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就问:“她是你的朋友?还是恋人?”

男子说:“其实什么都不是。以前我认识一个女孩,我非常喜欢她,但由于自己太内向,一直没敢跟她说。等我终于鼓起勇气想对她表白了,却听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从此我再也不敢找她了玄冥——司空——工部尚书,后来她也嫁了人,听说就住在这里。”

朱劲伟觉得奇怪,问:“那你为什么现在却跑来了?”

男子苦笑一声,说:“后来我也恋爱结婚了,可是婚后却三天两头吵,真是烦透了。要是我妻子像阿静一样温柔,家里一定非常和睦。今晚我就是吵了架,才独自跑出来喝闷酒的。不知不觉走到这里来了,我真羡慕她的丈夫啊。”

朱劲伟哭笑不得,没想到妻子在别人眼中,却是这么美好。男子将酒杯里的半杯酒喝干了,又说:“我刚才只是不由自主地感叹,你可别乱跟人说啊,以免影响她的家庭。也许现在她都不认识我了。”说罢站了起来,消失在夜色中。

朱劲伟呆立半晌,急忙跑回家,见阿静仍坐在客厅里,看样子她要等他回来才去睡。他上前一把抱住阿静,叫道:“其实你是世上最好的。”

阿静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叫道:“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去闷酒喝多了?”

次日,朱劲伟路过巷子时,想起昨晚卖后悔药的老太太,就进了那家店,却看到店里站着一个小姑娘,门上的那块牌子也不见了。他问:“昨晚卖后悔药的老人家在哪儿?”

小姑娘一听,像看怪物似的望了他一眼,笑道:“后悔药,这世上有后悔药吗?我可没听说过。这小店一直是我在卖货,什么时候我变成老太太了?”

选自《故事家》2012.2上

标签:后悔

    上一篇:狗胜狮虎 下一篇:文溯阁《四库全书》历险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