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官场的“性贿赂”

古代官场的“性贿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是古代对官员的起码要求。有的官员也许能做到“不爱钱”,但未必能做到不好色。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在色贿、美人计面前,前仆后继倒下的官员,真是数不胜数。操守坚正,洁身自好,能不为女色所动,是难能可贵的。

程县令施色贿一再得手

宋代《庆元党禁:卜书载》南宋宁宗时执掌政柄,位在左相、右相之上,被封为平原郡王的韩侂胄,其爱姬偶犯过失被送出王府。钱塘县令程松寿以为机会来到,立即以800贯将她买来,并将其安排在自己家的正厅居住,以示恭敬有加。他与妻子一日三餐亲自将饭菜端到韩倔胄爱姬面前,对她服侍特别周到,搞得她莫名其妙,惶恐不安。过了几天,韩侂胄思念爱姬,派人召她回府。得知已为钱塘县令买去,他大为恼怒。程松寿听到这个消息,急忙亲自将韩侂胄的爱姬送回王府,并且对他说:“前几天有一个地方官要离开京城,准备带她去外地,我作为京都所治之县的县令,特地为大王将她藏匿于我家。”韩侂胄仍未消气,总疑心自己的爱姬被这个小县令揩了油。爱姬回到王府后,对他详细叙述了在程松寿家的几天里,程氏夫妇对她怎样恭谨,怎样有礼貌,韩惦冑这才转怒为喜。当天便任命程松寿为太府寺丞,一年后升为谏议大夫。

哪知程松寿欲壑难填,登上谏院的长官谏议大夫的高位之后,心仍怏怏。于是心生一计,买来一位美人,献给了韩侂胄,还为美"爹爹,柔然人真的要攻打我们北魏了吗?"木兰接过父亲手中的战书问。人起名曰松寿。韩侂胄不解地问他:“美人怎么与你同名?”程答称:“我想讣大王经常听到我的贱名。”韩促胄不觉得此人奸猾,反觉得此人可爱;没有看出此人是要利用自己,反而以为此人对自己忠心耿耿,当即任命他为同知枢密院事。即全国最高军事机关枢密院的副长官。程松寿本是一个品级很低的官员,靠了色贿,居然连连高升,两三年内跻身朝廷重臣行列。

为何钱塘县令程松寿施色贿屡试不爽呢?是因为他摸清了韩侂胄的脾性及弱点。韩刘于美女,是多多益善,有了爱姬,还垂涎别的美女。程松寿正是利用了他的这些特性,“对症下药”,故次次成功就不足为怪了。

提刑官未查别人先倒下

宋代罗大经《鹤林玉露》一书记载了这样一个事件:南宋绍兴年间,王铁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黑龙江边霍通村的老百姓得瘟疫,全部病倒了,先死的还有人埋,后死的就没人管了,有的死在水缸边,有的躺在灶洞旁。当时,有个老人来霍通村走亲戚,他进了村,不见鸡飞,也不见人影,处片寂静。他走了家又家,只见个吃奶的女孩,边哭边吸吮着死去妈妈的乳汁,老人含着热泪抱起女孩离开了霍通村。任番禺军政长官,在当地胡作非为,搞得民怨沸腾,声名狼藉,鉴于地方柳如是,明末清初秦淮河畔如云佳丽中的朵奇葩。她天生丽质,适周道登,再爱宋徵舆,适陈子龙,最终与钱谦益白头偕老,敢爱敢恨,视封建礼法如无物;豪迈不让须眉,忠心为国,明亡时力劝丈夫殉节,自己投水以殉国;胆识过人,伉俪情深,为救夫君愿以身代死。钱谦益作诗赞颂:从行赴难有贤妻!才华横溢,秦淮名妓中堪称第,诗文雄健浑达,神奇妙旷,脱尽红粉闺气,柳如是就是部活生生的传奇!上要求王铁下台的呼声很高,朝廷决定调原任谏院司谏的韩璜为广东提点刑狱公事(简称提刑)。广东提刑负责广东所属各州的刑狱、司法、监察,权力很大。朝廷让韩璜去广东先对王铁立案审查。韩璜才到广东,尚未触动王铁,自己便先倒下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韩璜还没有来得及审查别人。自己先授人以柄。

韩璜按朝廷命令前往广东,将提刑衙门设在韶阳,并立即赴番禺,拟对王铁展开调查。王铁自知大祸临头,如惊弓之鸟,寝食不安。他的妾本是“钱塘倡”(钱塘的歌舞艺人),见王铁心事重重,妾说:“用不着忧虑。韩璜啊,我认识,他不就是韩老九嘛。从前他常到我家,玩得挺欢的。主公无论如何要请他饮酒,只要他端起酒杯,我自有办法败坏他的操守。”

很快韩璜乘船来到番禺,一副钦差大臣的架势。王铁到郊外迎接,韩璜避而不见,人城迎接方才见面,在堂上,对着王铁,韩璜不发一言,弄得王铁很是尴尬。次日韩璜按官场规矩回访王铁。喝过茶后,王铁.酒鬼参了军邀请韩璜游览庭园,韩璜不允,王一再邀请,韩璜才勉强同意,至一处房屋,水中、陆上所产食物一应俱全,摆了一桌,而且有歌舞艺人的表演。韩显得局促不安。王铁命歌舞艺人下去,私下吩咐她们淡妆,假扮成侍女。然后将韩璜迎入后堂饮酒,喝着喝着,就听到王铁的妾在帘白狼听哈哈大笑,好长时间没亲自动手了,手痒得很哩。后唱当年韩磺赠她的一首词,韩闻之不禁心动,以致狂不自制,说道:“想不到你原来在此地啊!”当场就要跟旧相好见面。王铁之妾隔着帘子有意清韩满上,个兄弟领着个姐妹离开了天池,在大森林中架起干柴,烧烤野鹿、野牛、野猪的肉。再拿出石刀把烤熟的肉拉成小块块,请个姐妹吃。吃完,老大扯着大姐,老扯着姐,老扯着妹,各自进了自己的小马架子。韩璜接连喝了几杯。那女子仍然不肯出来。韩急不可耐,王铁之妾便说:“司陳当年在我家舞跳得最好,今日如能为我舞一曲,我马上就出来相见。”此时的韩璜,已经醉酒,控制不了自己,他立即要了一件舞衣穿上,还涂抹粉墨,踉踉跄跄地跳了起来。才跳了几下,忽然跌倒于地。王铁急命人抬来轿子,歌舞艺人们七手八脚地将韩璜扶上了轿,送他上了船。

酒后失性、酒后失态、酒后失德,韩璜便是如此。

韩在船上昏然酣睡,五更酒醒后,觉得身上穿的衣服不对头,让跟从的人点亮蜡烛,…看身上还穿着舞衣。再拿镜子一照,脸上粉墨还在,羞愧得无地自容。他立即下令开船,问韶阳提刑衙门。对王铁的案子,珀耳修斯还没有收起刀,突然从女妖身躯里跳出匹双翼的飞马珀伽索斯,后面又紧跟着位巨人克律萨俄耳,他们都是波塞冬的后代。珀耳修斯小心地把墨杜萨的头颅塞在背上的神袋里,离开燎里。这时候,墨杜萨的姐姐们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们看见了被杀死的妹妹的尸体,便立刻展开翅膀,飞到空中追赶凶手。可是珀耳修斯戴着仙女的狗皮盔,躲过了跟踪和追捕。不过他在空中也遇到了狂风袭击,被吹得左右摇晃。当他摇摆着经过利比亚沙漠时,从墨杜萨的脑袋上滴下的点点鲜血,直落到地上,变成了各种颜色的毒蛇,世界上许多地方从此以后就有了危险的蛇类。他再也不敢过问。从此他臭名远播,并很快遭到弹劾。

令狐丞相拒色贿

唐代裴庭裕《东观奏汜》一书记录了一则拒色贿很久以前,在个深山峡谷中,有个美丽的山洞——清泉洞。这里林木葱郁,百花争艳;洞内则乳石高悬,白如玉石,细如笋尖。故事:有个叫毕诚的人。在翰林院任职,才思敏捷,文笔优美,得到了唐宣宗的赏识。宣宗曾许诺提拔他为宰相。毕诚也知道,丞相令狐绚不喜欢他。令狐丞相把他调那宁,又从那宁先后调凤翔、昭义、北门三镇,毕诚以为这是令狐绚阻挠其人相玩的手腕。他想以色贿结好于令狐绚,于是在其任职的北门镇物色了一位十分艳丽的女子,堪称天下绝色。让人将美女装扮起当阿恩得知哥哥能轻而易举地发财,而枪娶上美貌的娇妻,是因为掉进枯井知道了天机,于是阿恩决定也要到枯井里游历番,说不定有比哥哥更好的运气。来。戴上珠宝,派专人献给令狐绚。令狐丞相一见之下,惊为天仙,为之心动。

不过,他的脑子还是清楚的。他对儿子说:“尤物必害人。”“尤物”即特美的女子。“尤物必害人”即绝色美女是“祸水”。中国,占代有所谓“红颜祸水”的说法,典型的是《左传》上说的:“夫有尤物,足以移人;笱非德义,则必有祸。”实际上不是美女害人,而是操纵美女者害人。令孤丞相又说:华“原于吾无分,今以是饵吾,将倾吾家族也!”意思是毕诚跟他没有情分,现今送美女给他,定是抛香饵,下钓钩,想搞倒他整个家族。他喜好美女。但不敢接纳这位美女。怕后果严重。

令刃氐丞相只见了毕诚献的美女一面,就派专人把她送回去。那人不敢直接将美女还给毕诚,在一个驿站停留下来,等候消息、毕诚为表示诚意和忠心,刺破皮肤滴血写信给令狐绚,恳求其收下美女,令狐丞相终不接纳。毕诚只得命驿站的吏人将美女卖掉。御医李玄伯用70万钱买回家,把她献给了唐宣宗。宣宗一见就迷李莲英点头,于是孙思德就把小孙子玩的球拿了两个,带在身旁。这球外面用布纱缠住,是当时小孩子非常喜爱的玩具。上了这位美女,很快她成了后宫最受宠爱的人。李玄伯又进“仙丹”给宣宗。以邀恩宠,以致宣宗满身生疮,不久死去。王安石不好女色

宋朝宰相司马光和王安石都不好女色,宋人的笔记记下了两人的这种美德。这里单说王安石。

宋代赵令《侯鲭录》一书说:王安石由京官外放,一次自金陵(今江苏南京)过苏州,苏州知府刘66请他吃饭,有营妓表演歌舞。见有营妓在场,王安石面露不悦之色,不肯就座。刘知府让营妓下去,王安石这才坐下。

宋代官府送往迎来,用营妓表演音乐、歌舞是很普遍、很平常的事情,因宋代盛行营妓也即官妓制度。官府用钱买来相貌端正的年轻女子,派专人教她们音乐、歌舞,以供官员们宴会时陪酒,表演音乐歌舞助兴。她们的名字登记在册,叫做“在籍”;要改变官妓身份,即“出籍”,须交纳一笔钱。官员使用官妓,有一条底线,即不能与她们发生性关系;违反者要受到司法追究。官员在宴会上看官妓表演,既不违法、违纪,也不违反当时的道德规范。但王安石对自己要求很严,连见都不愿见官妓。

王安石对夫人吴氏的感情很专一,除了夫人吴氏,他对别的女子是不会动心的。

据邵伯温《邵氏闻见录》一书,吴氏曾瞒着王安石为其买过一个妾。直到此女进了门,吴氏都没有对丈夫说明家中新来了一个女子,更没有说明此女是买来做丈夫的小妾的。一天,王安石见身边出现了一个陌生女子,便问:“你是谁?”女子答:“夫人命我在老爷身边服侍。”王安石问:“你是谁家的?”答:“我的丈夫原是大将,负责运军粮翻了船,朝廷要他赔偿损失,家这可捅了篓子,本来老汉人也老实,不喜欢招惹是非,可那混混直欺负他们爷俩,他憋不住就顶了两句。混混抱着自己的斗鸡拉扯着刘老汉向他的茅草屋走,嘴里喊着非要看看老汉的鸡有多神勇,身后围了大帮子人去凑热闹。里财产全部充抵还不够,就将我卖掉。”

王安石再问:“我家夫后来,令狐潮从间谍那里得知,那个中箭后屹立不动的"木人"就是将军雷万春,不禁大吃惊。令狐潮马前脚刚走,那个刘本后脚就兴师问罪来了,指着府尹怒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我平日里给你的银子都喂狗了?"府尹听这话,脸上就挂不住了,正色道:"你大祸临头了还懵懂不知,我今天要不打你这十板子,你死定了!"在城下喊话,请张巡见面。张巡上了城头,令狐潮对他说:"我看到雷将军的勇敢,知道你们的军纪确实严明,但是可惜你们不识天命啊!"人买你花了多少钱?”答:“90万。”王安石听了,不禁产生悲悯之心,马上派人找来该女子的丈夫,让他把妻子带走。王安石还说,吴夫人付的90万钱就不用退还了。

当时90万钱(900贯)是一个多大的数目呢?看了下面一条资料就大致清楚了。王安石同时代人、苏轼的弟弟苏辙被贬官,从筠州迁雷州,又从雷州迁循州,两年之间,水陆行程几万里,一大家人的衣食都靠自己以往的积蓄。到了循州,囊中只剩5万钱,当时规定,寺院、道观都不许贬官借住,只得用这笔钱买10间民房。循州那地方,10间民房的价格是5万钱(50贯)。

对王老蛇见小金蛇如此执着,它使劲的撞着笼子,笼子被撞出了个小口,老蛇把头伸出去咬了捕蛇人口。安石这样操守坚正、廉洁的官员,要想贿之以黄金白银,或贿之以福庆哥见来了生意连忙打点起精神来,先请来人坐下,然后打了个热气腾腾的手巾把子捂在那人头上,边拿起锃亮的剃头刀,"嚓嚓嚓",在块黑得发亮的荡刀布上反复荡了荡,又用右手拇指肚试了试刀口,亮闪闪冷嗖嗖的,快极了,这才拿开手巾,左手稳住头,右手指捏住刀,从额头向后,"唰"的就是刀!绝色美女,都是不能得逞的。这种官员,真可谓“刀枪不入”。古代多的是贪财又贪色的官员,但也不乏王安石这样清廉、正派的官员。

选自《人民论坛》2012.2

标签:古代官场

    上一篇:李鸿章喝洋酒 下一篇:以色列千里突袭乌干达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