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遵义会议 谁投了毛泽东关键的一票

遵义会议 谁投了毛泽东关键的一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1934年10月,由于博古、李德等人推行“左”倾冒险主义,排斥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使中央革命根据地军民第五次反“围剿”斗争遭到失败;中央红军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

这时,王稼祥因被敌机炸伤,还在休养期间。红军队伍即将开拔时,他才得到日夜盼望着的通知,军委给他派来了几个担架员和专门照顾他的医护人员,还送来了马匹,准备用马和担架交替带着他行军。后来知道,博古他们研究转移人员的安排时,曾想把王稼祥作为重伤员留在老百姓家养伤,把毛泽东也作为身体不好者而留下。许多同志为他们力争,说毛泽东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绝对不能留下。毛泽东等得知王稼祥也要被留下,马上为他争辩,说王稼祥是军委副主席和总政治部主任,重任在身,必须随军行动,坚持要他一起行动,博占这才同意他们一道随军转移。了解到这些情况的王稼祥,既为自己终于能参加长征而庆幸,又为毛泽东等在关键时刻这样关怀和帮助自己而深深感激。

这一天,天黑了,红军队伍在一个山村里停下来。前面传下口令:原地休息,待命继续前进。

一间没有门的柴草屋空着,黑洞洞的,警卫员在里头铺了些干草,让王稼祥和另外几个同志进去躺着休息。

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个人朝草屋方向走来,为首的是毛泽东,他身后的人抬了一副空担架。一个警卫员模样的小战士,跑到柴草屋门口朝里问道:“同志,里头还有空地方吗?”

毛泽东忙走上前拽住他,轻声说道:“莫喊叫,影响人家休息,我们就在外头吧!”

王稼祥一听声音,忙抬头朝外问道:“是毛泽东同志吗?快请进来。”

毛泽东高兴地说:“哦,是稼祥同志呀!”

王稼祥说:“请进来休息吧,还有地方,外头太冷了!”

“好,多谢你!就和你在这‘广厦’一间,作个户外‘寒士’吧!”毛泽东诙谐地边说边跨进门来,王稼祥已为他腾开地方。

毛泽东在王稼祥旁边坐下来,关心地问道:“你的身体如何?伤口有否发炎?”

王稼祥也问他道:“你呢?你的病怎样了?可要保重啊!”毛泽东患恶性疟疾刚治愈不久,体质还很虚弱。

毛泽东说:“尚好,倒是你的伤要多加小心!”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两支烟,递给王稼祥一支

王稼祥一面抬手挡住,一面说:“谢谢,现在不能抽。我们身在柴草屋,一旦失火就要成为可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里家里更是不得安宁,先是只鸡直挺挺躺在院中,脖子都给咬断了。陈家灶台上的锅里竟然堆满了粪便、蚯蚓。清晨陈媳妇推门出来,只见几条半死不活的毒蛇死命往屋里爬,院里也扔满了石头枯枝败叶还有骨头残骸嫌疑犯了!”

原来就在几天以前,敌人为了挑拨我军与沿途群众的关系,派人冒充我军人员放火烧民房,后来被我们抓住几个纵火犯公审处决了。

毛泽东一听忙说:“对对,‘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这草房之内,也不能吸烟,你我只能克服一下了!”

他捏着烟卷,凑到鼻前嗅着烟味。过了一会儿,毛泽东似乎随意地对王稼祥说:“烟瘾好过,生病也能挺,可打败仗的心病难治啊!”

王稼祥听言正点着自己久积心头的大事,索性坐起来问道:“泽东同志,正好请教你一邢台县张尔庄村有个张员外,聪明善斗,得理不饶人,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有不少人都很的他牙根疼。下,你对当前局势怎么看?”

毛泽东停了一会儿,却反问他道:“你呢?你是何等看法?”

“我吗?”王稼祥慢慢地说:“一句话,再让李德他们这样指挥下去。可不得了!”

毛泽东紧接着说:“那么依你之见,该如何摆脱面临的困境呢?”

王稼祥说:“我正在考虑,这样败下去是不行的,所以要请教你。”

毛泽东稍一考虑后,凑近他身边笑道:“那么我就先谈谈自己的看法吧,然后再听听你的"你现在饥肠辘辘,想吃只美味的烤鸡。"巴依说道。高见。”说着就从目前我军的行动方向、转移路线,谈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和有几次反“围剿”的获胜,指出了两种军事思想和指挥方针的分歧,以及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根本原因。

两人正极有兴味地谈着,外头却响也许,李师师是故意装出不解其意的样子,以便让宋江全盘托出“心腹衷曲之事”。而“笑千金值”只是这些似乎另有所图的客人的奉承和客套。毕竟,那“却之不恭,受之太过”百两黄金不能收得不明不白。起了继续前进的军号声。王稼祥忙和毛泽东起身出门,毛不分手,要分手,渔女心里如煎油,摸摸阿祥脸,拉拉阿祥手,断肠话儿难出口!阿祥着了慌,连忙问短长:泽东一面拍打着身上的草屑,一面对王稼祥说:“你我边走边谈吧!”

于是,两人就一路谈了下去。路宽时一左一右谈,路窄时一前一后谈,走上大路,就两副担架并列前进躺着谈。他们行军谈,休息谈,宿营时住在一起谈,一个认真倾听,一个开怀畅谈,听者虚心求教,说者旁征博引。

这,这也太利落了吧?谢长仁大吃惊。还是罗影儿语道破了天机:钱知州他们没安好心。你不是执意要抓吗?那我就让你抓到手软!万人,日餐,吃喝拉撒睡,你呀,就好生伺候着吧!

在进入湖南西部边境的通道县以前,毛泽东和王稼祥两人更深入地谈起如何摆脱当前困境的问题。

毛泽东对王稼样说:“蒋介石已经布置好了一个大口袋,引诱着我们去钻,可是我们的发号施令者,就是看不见这危险,或者是看见了,却无法改变,非要钻进去不可,你说他傻不傻?”

毛泽东停了停。接着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敌人在湘西布下口袋阵,我们就另辟生路。”他抬手一指西去山路,对王稼祥小声说:“我们从已得到的情报中获悉,贵州方向敌人兵力不多,更没有堡垒工事和设防体系,我们满可以乘虚而入,改变路线,不去湘西,折向贵州,让蒋介石白白操劳扑个空。”

王稼祥点头说道:“这情报我也知道了,博古本来就不会带兵,李德虽有丰富的军事学识。却对目前形势,视若无睹,进入苏区以来尽瞎指挥!”

毛泽东深思地说:“问题正在于此。李德那些军事学识从何而来?是本本上来的,是西洋外国来的,是从一般战争以至帝国主义战争中来的。而我们的战争,是在中国。是在革命根据地,是在敌强我弱情况下进行的反‘围剿’战争,环境不同,条件不同,战争性质更不同。他拿十不该他吃亏万八千里以外的和几十年乃至几百年以前的战例战法来硬套,焉有不第层为剪刀地狱。这个地狱的设置,在今天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古代提倡贞节烈女的时代,却有着莫大的作用。因为剪刀地狱就是给那些教唆寡妇改嫁或者给她们牵线搭桥的人所设。这样的人的灵魂到了这里,就要被小鬼们毫不留情地用大剪刀生生剪掉他们的十根手指头。其实在古代,因为缺医少药,男子们早死是很正常的事,就因为所谓的贞节,导致了多少妙龄女子孤独终老啊!败之理?”

王稼祥赞同地说:“苏联国内战争和我国的情况大不一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和拿破仑战争,与我们这里更不一样,机械搬用是错误的。”言权的地位。”

王稼祥道:“未必,我看现在很多同志都会赞同你的意见。”

“好,我们可以再找些同志交换交换看法。”

“我一定把你的意见转告给他们。”

王稼祥先找了张闻天,详细谈了毛泽东和他自己的观点。张闻天听了,明确表示同意。他还来到王稼祥和毛泽东身边,利用行军和休息时继续交谈,并嘱咐保卫人员和供给、卫生人员一定要维护好毛泽东的安全和休息。这样,三人逐渐形成了比较一致的看法,认为必须改变红军的前进方向和路线,不能让博古和李德再这样指挥下去。

与此同时,毛泽东同周恩来、朱德也进行了谈话,得到了他们的支持。这时一军团政委聂荣臻脚底受伤化脓,也坐担架随中央纵队行动。他与王稼祥彼此非常信任和了解。王稼祥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根据当前情况,必须撤掉博古和李德的军事指挥权,改组领导。最好由毛泽东同志重新出来统帅部队。

聂荣臻听罢爽快地说:“完全赞成。我也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红军一进通道县,毛泽东就向中央提出,建议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师的计划,部队立即改向贵州前进。1931年12月12日,举行了中央负责人的紧急会议,讨论毛泽东的建议。由于这一建议有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和张闻天等同志的支持,因而会议接受了毛泽东提出的方案。几天后,中央又在黎平召开了政治局会议,结果在会上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毛泽东等力主避开正面敌人,转兵改道向西,争取到川黔边境去另建革命根据地。李德等人极力反对。但是由于毛泽东的主张得到王稼祥和张闻天等多数同志的赞成,加之主持这次会议并具体负责作战指挥的周恩来也明确表示赞成,会议便决定采纳毛泽不必了。女人转过头去,说道,刚才我看到你来,就知道今晚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不过,在你要我的身子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东提出的新的行动方针。李德由于争论失败,气得暴跳如雷,却又无计可施。红军坚决地挥戈西指,一举突破天险乌江,进而占领黔北名城遵义,使敌人在湘西围歼我军的计划全部落空。

1935年1月15日,一个扭转党和红军乃至中国革命历史命运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遵义会议。如期召开。到会的20个人中,除了与中央红军一起行动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其他的一半人恰好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各路诸侯”——军总部和各军团的主要负责人。

按照会前的决定,先由博古作关于第五次反“围剿”战争的总结报告。不出王稼祥所料,博古在总结报告中对第五次反“围剿”,仅仅一般地承认没有打好。在谈到具体问题特别是探讨造成失败的原因时,他却把责任全部推到客观方面,对自己“左”倾机会主义错误,实际上并无认识。

接着,周恩来、张闻天作了反对“左“倾军事路线的报告,毛泽东紧接着作重要发言。他用前四次反“围剿”获胜的无可辩驳的事实,对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和教条主义错误,作了透彻的全面的分析与有力的批判。他指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是军事指"同意!"勇敢的青年又回答说。但是他们没有完成红加尔提出的要求,于是红加尔下令处死他们。就这样,王子们个接个地死去了。查良特知道这不幸的消息后,句话也没说,拿了剑,骑了马,就到红加尔的国家去了。查良特走了很久,他的马忍受不住路途的艰苦,已经走不动了。于是查良特只好步行。他走了很久,在棵大树老师没有宅眷。我可以唤管家来,老爷不妨问问他,兴许他比我知道得多些。"的树荫下休息,看到有个农民挖了条沟,使水进了蚂蚁窝,查良特很同情蚂蚁,他走到农民面前,对他说:"农夫,不要害死蚂蚁!"挥上和战略战术上的错误,是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防守时的保守主义,撤退时的逃跑主义。这样,在会场上就出现了两种完全对立的思想观点"弄水来!,龙是水里的生物,岂能离开了水?"有人大声的喊。和方针路线。一场严肃而深刻的党内斗争,就完全摆到桌面上来了!会场鸦雀无声,情绪紧张。

在这关键时刻,王稼祥马上站起来,旗帜鲜明地表示,他完全赞成并坚决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又严肃地批评了李德和博古军事上的错误,指出第五次反“围剿”之所以失败,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李德等一再地拒绝毛泽东等同志的正确意见,否定了他们和广大群众在长期斗争中共同创造计算不周,并行之有效的实际经验,少数人甚至个别人实行脱离实际的瞎指挥。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李德,正好李德也在抬头看他,并且对他投来了很不满意的眼光。

王稼祥对此不予理会,进一步揭发说,李德进入苏区后,军委的一切工作都由他个人所包办,博古只第个被请来的画匠早就听说了第个画匠被砍头的事,他知道自己的技能还不如第个画匠,于是他的心里就非常紧张和害怕。面对相貌丑陋的国王,第个画匠猜想:定是第个画匠把丑陋的国王画得太像了,激起了国王的愤怒,才被杀了头。于是,他就尽量把丑国王画得漂亮些。听他一个人的,集体领导已经不存在了。他们还发展了一种惩办主义,对下实行压制,对自己却不作丝毫的秋后,秀才找到徐老,想问个究竟。徐老却说:秀才呀,你猜得不对呀!自我批评,又听不进别人…再提出的正确意见。这种恶劣的领导方式。带来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领导,在最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并为胜利完成长征奠定了基础。从此,党领导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渡天险,克服种种困难,使中国革命进入新的高潮。

毛泽东后来常对人说:“王稼祥是最早就支持我的,遵义会议上没有他不行,他投了关键的一票。”

标签:毛泽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