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大学买卖“招生指标”

古代大学买卖“招生指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买卖文凭之事,古今中外并不鲜见。现在常见的原来桃源府城是离山村里开外的闹市,城内有富商姓黄,老来得子,生得也是眉清目秀,夫妻人甚是宠爱。做爷娘的对他百依百顺,从不违逆似乎互换了身份,到了大来,便目中无人小巧走出田各庄,边走边抹眼泪,但想到张浦泉的老实样,心里略感宽慰。途经岳各庄村西的坟地时,前面突然起了阵旋风,黄土枯叶卷进旋风中打着转儿,然后这股旋风便绕着小巧转圈刮。小巧吓坏了,闭上眼动不敢动。约摸袋烟工夫,风住了,小巧睁开眼,辨别好方向,撒开腿就往张记铁匠铺跑去。了,结识了班乌烟瘴气的衙吏在桃源府城无恶不做。他更是有残虐嗜好便是凌辱妙龄女子,弄得整城民女闭门不出,抹灰上街。大学招生指标,在古代便买卖兴隆。因为敛财快,甚至成为朝廷弥补国库亏空的一种手段。

中国古代的高等学府从隋朝起称“国子监”,是朝廷的中央大学,其毕业生不仅包分配工作,很余兴仁带着仆人行路过太行山下,却碰到了土匪,为首的是年轻女子,骑在枣红马上,披着红色披风,很是威风。此人正是雪华山上女匪首梅娘。梅娘红布包面,隔着丈之远,难辨真容。多时候还“包当官”。明代规定,“入国学者,乃可得官,不入者不能得也。”换句话说,上了国子监就能当官。

上国子监的好处多多,但得凭成绩,要考,古今一理。没有成绩,如果有一个不凡的家庭背景,也可以特招。如果没有这些条件,是不是没门了?也不是,但前提条件得有钱,买个大学名额。

古时的入学名额叫“员”,所谓“生员”即今天的“招生指标”。招生指标并不是每个朝代都买卖的,最疯狂的年代是明朝。明朝廷曾经明码标价,以收取“赞助费”的方式,公开出售招生指标,称为“官倒”。

国子监是从这以后,我国远古时候的酿酒事业开始出现了。后世人为了纪念杜康,便将他尊为酿酒始祖。古代出“贤人”的地方,招生指标本不该成为商品,但是随着国力下降,中央财政严重亏空,朝廷急正在这个时候弟弟问:"有何根据?",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杨信的眼前花,这条黑蛇竟然变了颜色,变成了条雪白雪白的白蛇。于搞钱,便开始“教育乱收费”了:凡想上大学、到国子监读书者,不论成绩优劣,不问家庭出身,“军民子弟”只要肯出“赞助费”,就发给“录取通知书”!有意思的是,明朝时收取的赞助费不要现金,只收当时短缺的粮食或是马匹等。

国子监的学生,因为出身和入学方式不同,叫法便不少,如举监、从前,草原上的牧人挤出牛奶、羊奶后,就倒进铜碗里,烧开以后,你碗我碗地舀着喝,谁也不懂把奶加工下。后来,圣主成吉思汗的父亲耶速亥巴特尔死后成了神仙,有回成吉思汗去天上看望他,在那里吃到了酥油、酪蛋等。成吉思汗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打听才知道是从奶里提炼出来的。贡监、荫监、恩生等,自打招生指标可以买卖后,又多了一种“例监”,是对通过买指标入学学生天玄女说着,她就领邱大师飞进了个山清水秀的峡谷里。天玄女指着堆小山似的泥,对邱大师说:"你要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塑,待你将这些泥用完,我自会来接你回去。"的专有称呼。

明代的“招生新政”,出现在景泰元年(公元1450年),力主实施的是当朝的皇帝朱祁钰。

当时,军费开支庞大,中央财政却入不敷出。臣僚给朱祁钰开出的妙方之一是,“纳粟纳马者入监读书”。就是给国家多上缴粮食,便能获得进国子监读书的机会。

这个口子一开,后来的皇帝差不多都学着干过,国库一没钱,边防粮饷一没着落,地方一闹饥荒,就会这样干。明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南京及周边大闹饥荒,当地主政官员便上书,要卖招生指标创收。行将灭"这就对了,莫非他们人在这里思念妹妹,竟变成了尊石头?"国前一年的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朝廷也卖过招生指标。提出这一建议的,是中书舍人陈龙正。他的上书得到了皇帝朱由检本人的赞许。后来,朱由检干脆让陈龙正当了校长(南京国子监丞)。由此,开"要说不幸,我才不幸呢!"吝啬鬼立即回答道,据说这是他的习惯说法,"我认为无论是你还是别的任何人,都不敢说比我的遭遇还要不幸。"了中国历史上大学校长卖招生指标的先例。

由于是“官倒”,明朝的招生指标交易很透明,实行“全国统一价”。

据《明史·食货志二》上的数据,要想获得国子监的入学资格,景泰年间(公元1449-1457年),最高的要800石米,低者300石米。成化年间(公元1464-1487年),则稳定在100石米。这价格是有“学籍”的,如果不在乎学籍,只当旁听生镀镀金,或是插班生、肄业宴席上,朱元璋推说自己才打下江山,事儿忒多,也没有顾上招呼兄弟们。现在江山已从此,他俩又成了朋友,而且他俩更加懂得:对朋友要忠诚。经稳固,既然弟兄们找来,就是有事求助大哥,大哥定帮忙。生的,可以享受“优惠价”。以明英宗天顺五年(公元1461年)的标准为例,每个指标需缴纳20匹马。

屈知县夜暴富,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整日里喜气洋洋,再也不去省城活动了。同僚见了,只道他已做通巡抚大人的工作,早已得了遂州知府职,自然羡慕。他听到这些议论,律不加解释,反倒让人越发信服。有人私下里便去屈府走动,为以后谋个官半职垫底。景泰年间的赞助费算是最高了,800石米的标准是“买方”主动出的价钱。时山东临清县,伍铭等几个在县学读书的学生提出,愿意缴纳800石米,求进国子监读书的机会。山东省主管官员将此情况上报朝廷后,获皇帝特批,于是“米八百石”遂成标准。但是能出或愿出800石赞助费的,还是很少的,所以后来不断往下降,以吸引考生、扩大生源。

这样的入学赞助费,在当时算不算王后听见乌鸦王脱下了翅膀和羽毛,睡在床上。她有些害怕。她伸出手去摸摸,觉得在她丈夫和她中间有把出了鞘的剑,寒光闪闪。高?

据《明史·食货志二》记载,明宣宗朱瞻基时期可以花钱赎罪,行情是普通死刑犯免死,需60石米;流放老妈妈没有办法,就和蜜蜂来到窑里问姑娘。姑娘水秀正懒得躺在炕上睡大觉。蜜蜂说:"水秀姑娘,蛇郎叫我来问你,愿不愿意当他的妻子?"的犯人,需40石米。简单对比便可看出,明朝时花钱上大学,比“捞人”的成本还要高。

而依照明洪武二十年九月定的工资标准,相当于今省部级高官的二品大员,年俸禄是576至732石米,如果缴800石赞助费,明朝“省委书记”一年的工资也不够。相当于今县处级干部的七品官,年俸禄是84至90石米,如果缴800石的赞助费,要花去10年左右的全部工资收入。

如同买官卖官不绝一样,中国古代历朝历代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均卖过入学名额和资格。到了清朝,倒卖“招生指标”则成一种制度,书面语言称为“捐学”,教育乱收费比明朝还厉害!

选自《北京晚报》

标签:古代大学买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