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千万别惹“白骨精”

千万别惹“白骨精”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吴空是个驴友,无论到什么地方,总喜欢拈花惹草。

这天下午,吴空在玉峰山风景区旅游观光,一路上流水潺潺,鸟语花香,古木参天,吊桥高悬,真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正游得高兴,突然看见前面约200米处的“千层梯”上坐着一个靓丽女子,吴空两眼顿时一亮,便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千层梯”,很快就来到了那个女子的身边。那女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粗看是美女,细看像妖精,那媚态把吴空的魂儿都给勾走了。只见她朱唇紧闭,眉头紧锁,似有难言之隐世纪初的上海滩,发生过这样件事情——。一见吴空,那女子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立刻向他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吴空估计今天要交桃花运了,可他却不主动出击,而是常士贵李大东家哈哈笑,说:"不错,我事先在每个大馒头内藏了个铜钱,他们回家只要咬就会咬到,然后就会本能地以为这是我李家厨子无意中夹进去的,而我先前吩咐过了,如果有人前来交还铜钱,就把他名字记下,你读到的名单就是这个。我招的是当铺转眼过了个多月,这天,两位衙役打扮的汉子走了进来,自报家门说,是县里的衙役,今天是专程来买酒的。伙计,正如你所言,当铺伙计定要本分、诚实,眼眶定不能小。"听这话,个劲儿地摇头。原来,常士贵的外甥女名叫戴春英,长

  吃过晚饭上床睡觉,老臊狐说:"今晚哪个跟舅奶睡?"咬铞子将要说"我跟舅奶睡。"门闩子抵抵她说:"舅奶身上有老人味,我姊妹三个一头睡。"老臊狐说:"你们三人一头睡吧!"大姐不敢睡,二姐三姐也惊惊惶惶睡不着。大姐抵抵二妹,二妹抵抵三妹,都装着睡着了,一个个打起呼哈来。得如花似玉,十年前,经常士贵介绍嫁给了捕头何大英之子何魁。这何魁是个纨绔子弟,娶了个漂亮媳妇还不知足,经常去烟花柳巷之地寻欢作乐,平时对戴春英是非打即骂。也许是报应吧,何魁最后猝死在个窑姐的床上。何魁这些年的挥霍无度使何家早成了个空架子,他死后,债主就纷纷找上门来。为了替夫还债,戴春英变卖了所有能变卖的物件儿。这时候,常士贵觉得当初就是因为自己保这媒,外甥女才落得如今这个下场,心里实在不忍,便想托人为戴春英找个好归宿。谁知,戴春英心如枯井,不领常士贵的好意。一声不吭地从女子身边走了过去,刚上了两级石梯,身后传来了女子娇滴滴的声音:“这位大哥,请留步。”吴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立刻停步转身,故作矜持地问:“这位美女,你有何吩咐?”女子朱唇轻启道:“刚才我上石梯时不小心滑了一跤,把一只脚给扭伤了,现在已是寸步难行了!我想请你帮个忙,把我搀到玉屏楼去。”“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吴空见前后只有女子和他两人,立刻露出了本来面目:“你的要求我会考虑的,可我不能平白无故地帮你呀。”女子愣了一下,随即释然道:“这个自然,市场经济嘛。我看这样吧,只要你把我搀到‘千层梯’上面的玉屏楼,我付给你300元的劳务费,行吗?”吴空摇头笑道:“你出的工于谢海抹了把虚汗,心里说道:"老天保佑!大难不死"说着将海中渔网收了上来,随着渔网逐渐收拢,手中力道越来越大。于谢海心中奇怪不已:"平时满网鱼,也不会如此沉重!难道网住了石头?"于谢海费力的把渔网收上船来,愣住了——网内没有条鱼!撑开观看,突然叮咚声,从网中掉落物,精光射,耀眼夺目。于谢有个尝受过艰辛,经历过困苦的士兵想去试试,他想,如果成功,他就过上了富裕生活;如果失败,他也摆脱了眼前的困境。海心里砰砰跳动,捡起细看,只见那物件为龙首海马身的块玉雕,玉雕雕琢细腻,龙首昂然,口弦宝珠,形态栩栩如生。于谢海高兴不已,收好宝物,划着小船满载而归。钱确实不菲,可今天我对你的钱不感兴趣。”女子好奇地问:“那你对我的什么感兴趣?”吴空皮笑肉不笑地说:“想想吧。”女子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端详吴空,很快就想出来了:“莫非你对我这个人感兴趣?”吴空得意地说:“算你聪明。”女子追问道:“你想怎么着?”吴空一脸坏笑道:“我把你搀到玉屏楼后,你今晚就跟我在那儿开房共眠。”吴空话一出口,满以为会招来一顿臭骂,可女子却银铃般地笑了:“嗬,你的胃口还真不小哇!行,就这么说定了!可我得把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哟!”吴空歪着头好奇地问:“此话怎讲?”女子叹了口气说:“我大名白谷晴,外号‘白骨精’,好些男人都想打我的歪主意,可谁惹我谁倒霉。我担心你今天也会沾上晦气,到时候想哭都哭不出来啊!”吴空被逗乐了:“真是巧了,小蝗神庙是附近方圆几十里唯的庙宇,这张庄带的黑土地肥沃得攥把吱吱冒油,可要是赶上蝗灾年头就会颗粒无收,因此人们对于蝗神的供奉从来不敢怠慢。的名吴空,人称‘孙悟空’,与那白骨精有着不解之缘。今晚我倒要会会你,看看到底谁倒霉!”说罢抖擞精神,把白谷晴从石级上拉了起来,搀着她便上了路。

吴空把白谷晴的丑话当作耳边风,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一个弱女子,还扭伤了脚,到时我还怕你跑当时,有自称神算子的堪舆名师,听到消息后,便登门毛遂自荐。果然,他给吴大官人找到块风水甚佳的阴宅,名曰"牛眠地"。在他的指引下,吴大官人便把先人的遗骸葬于该处。岂料葬后不久,吴大官人的妻子及弟弟先后死亡。吴大官人大惊,心想:可能因原来,那枚金镯头是他家主妇梳洗时放在脸盆里的,因忘了收捡,被丫头端盆倒水时泼到门外。主妇找不着金镯,便怀疑是丫头偷的,把丫头打得遍体鳞伤。丫头受了冤枉,气得几次去牙。后来,主人又怀疑妻子把金镯当信物送给他人,辱骂不止。妻子委屈,也气得吵着要上吊。家戎得日夜不安。误葬墓地而有此祸。究竟是否是坟茔引起的祸患,始终未能证实,故此不知如何处置,心急如焚。他又不惜钱财聘来很多堪舆师,无奈皆是平庸之辈,未能说出其所以然来。了不成?今晚我偏就在玉屏楼开一个大房间,与这个勾魂摄魄的“白骨精”颠鸾倒凤,让她在我“孙悟空”面前俯首称臣!这么想着,吴空浑身都是力量,一时觉得他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片彩云,整个身子都是轻飘飘的。

可还没登上200级台阶,吴空就感到这个“白骨精”还真是不那么好侍候的。这个姑奶奶一会儿逼着他去感崖峭壁上采杜鹃花,一会儿吆喝他下到溪边捡鹅卵石,一会儿把整个身子吊在他的膀子上,让他铆着劲儿往上拽。到后来,这个“白骨精”。索性把自己身上那只沉甸甸的包也挂在了他的脖子上。直累得他气,喘如牛,浑身就像散了架子似的。最让他窝火的是,他几次试图用手去摸她一耸一颤的丰乳,想用自己的那张臭嘴去啃她的香唇,都被她巧妙地避开,弄得他狼狈不堪,丑态百出,浑身撵痒得不行。

一直折腾了近两个小时,吴空才搀着白谷晴登上了“千层梯”,当他筋疲力尽地到达玉屏楼时,已是傍晚时分。吴空还没来得及好好喘口气,白谷晴又嚷嚷肚子饿了,没办法,吴空只得把白谷晴搀到了餐厅里,点了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让白谷晴享用。而这个白谷晴呢,竟无视他吴空的存在,只顾着自己胡吃海喝,那副吃相不由得让吴空想起了民间传说的饿鬼。一阵风卷残云之后,白谷晴终于放下了筷子,朝餐厅对面的客朱元璋拿着对联左瞧右看好会儿,对商人说:"你念来听听,他怎么诅咒你的?"房部一指:“去开房吧。记住,要拣最好的,否则,别怪姑奶奶不配合蔓”

为了今晚能与白谷晴共度良宵,吴空拖着疲惫的双腿来到了客房部,咬着牙花888元钱开了一间豪华套房,然后又返回来搀着白谷晴走进了308房。一进房间,吴空把门一关,张开双臂就妻搂抱白谷晴,白谷晴双手一使劲,把他推了个趔趄,沉下脸说:“人都跟你进房了,还怕弄不成好事?看看我俩都一身臭汗,不洗洗恐怕不好吧?”说罢指了指浴室门:“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吴空生怕煮熟的鸭子飞了,连忙说“还是你先洗吧,不过要快哦!”白谷晴妩媚顾家楼地一不过要快哦!白谷晴妩媚地一笑,提着自己的挎包进浴室去了。

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吴空倦意全无,浑身血管膨胀,因为销魂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这个白谷晴还真是善解人意,不一会儿就穿着一身薄如蝉翼的睡衣从浴室里飘然而出,把个吴空看得人都傻了。正抱起衣服猴急地要往浴室里钻,房间的门铃响了,跟着传来了服务员小姐甜美的声音:“请开门,我们客房部的经理亲自给房间里的情侣送花来了!”吴空没想到这里的服务竟这么周到温馨,只得先压下自己的欲火,乐颠颠地开门去了。

门一开,从门外走进一个高大魁梧的小伙子,欣喜地大叫一声:“谷晴,你怎么才来呀,我眼睛都快盼穿了!”说罢一阵风似的奔到白谷晴身边,把一束玫瑰花递到了白谷晴手上,然后把白谷晴紧紧地拥在怀中,久久不肯松开。这一幕让吴空看得目瞪口呆,许久才回过神来,怒气冲冲地问:“你是谁?敢这么放肆!给我出去!”白谷晴这才松开小伙子,笑盈盈地对吴空说:“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彭虎,在玉屏楼宾馆客房部当经理。”“啊?!听这话,福爷还没急,夏伙计却已急得跳起了脚。存放黑漆木匣的钥匙直由他保管,存入密室之后,自己从未动过,况且这黑漆木匣封存完好,怎么转眼就不是他们王家那对霖?只急得夏伙计拿过古香炉,又急急验看起来。”吴空当即惊得合不拢嘴。白谷晴又指着神女峰的传说,在巫山地区流传甚广,其说不,古代巫山百姓为了纪念他们心目中神女,尊称她为"妙用真人",在飞凤峰山麓,为她修建了座凝真观(即神女庙)。山腰上的块平台,即神女向夏禹授书的授书台。吴空对男友说:“彭虎,今天我在‘千张敬禹抬头望了眼那个混账硷,不禁叹息道:"妹子小小年纪就这么孝顺,真让我们男人脸红呢!来,我与你出钱,把棺材买了。大家散去吧!"层梯’上摔伤了脚,打手机让你接我你却关机了。幸好巧遇这位好心的大哥,他一路对我关怀备至,不但把我搀上了‘千层梯’,还请我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更让我感动的是,人家还花费近1000元钱开了一间豪华套房让我住下,如此慷慨大方的男人,你得好好感谢他才是呀!”吴空一听,身子一软就瘫了下去:老天爷,闹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吴空坐在地上正欲哭无泪,彭虎却恭恭敬敬地走到他身边,感激不尽地说:“兄弟,你真是个侠义之士啊!叫我如何感谢你今天的壮举呢?就给你三鞠躬吧。”吴空吓得一激灵从地上跳了起来:“老弟,三鞠躬就免了,今天算我倒霉还不行吗?”说罢拎起自己的提包,骂了句:“好你个‘白骨精’,果然把老子害惨了!”然后打开房门,一溜烟跑了……

标签:白骨精

    上一篇:一张电影票葬送三个军 下一篇:装睡抓贼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