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定陵:最遗憾的考古发现

定陵:最遗憾的考古发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项考古发现,重要也好,普通也好,在考古学家眼里都是一种破坏,都是一种遗憾。考古结果无不伴随着遗憾,这已成为考古学家迈不过去的火焰山。

定陵:最遗憾的考古发现发掘定陵是五十多年前的一个偶然选择,但却是那个年代里的一个必然结果。

1955年10月,政务院轻易批准了在今天是一定要经过全国人大议程但绝对不会被表决通过的上书,发掘明成祖永乐皇帝的陵墓长陵。不过,上书请求发掘的长陵是十三陵中的首陵,由于建造面积实在是太大,一时难以找到墓道,考古学家们只好放弃原有计划。决定先找一个小一点的陵墓进行试掘,等积累一些经验后再发掘长陵。在其他十二陵的调查中,他们偶然女人回到房里,对着男人咯咯地笑弯了腰。男人竖起大拇指说:"你真厉害,得了便宜还卖乖。"原来,男人早已经回来了,女人把先生想调戏她的事跟男人说了,男人听后大怒,要去揍先生顿。女人连忙阻拦说:"不可,你个调狮子的有身功夫,先生哪里经得起你的拳头!再说,儿子在他那儿读书识字呢!"于是女人就想出了上面的办法,这样既教训了先生,又不得罪先生。发现定陵有塌陷漏洞,由此定陵成了最初上书发掘长陵计划的试验品。

当两年以后发掘完工时,考古人员在反对无效却又不得不参与领导的考古学家夏鼐先生的指挥下,历尽艰辛地把地宫内的所有文物都清理了出来。遗物总计约三千件,绝大多数是万历皇帝和他的两个皇后生前使用的生活用品,可大多已腐朽破碎。万历皇帝和皇后的尸身也已腐烂,只剩枯骨了,而且他们的葬式看上去显得很奇特。葬式指死者下葬时摆放的姿势,通常的葬式是仰身平躺四肢顺直状。但万历皇帝和两位皇后都是侧卧,头朝右,左手放在腰部,同时下肢弯曲,右手向上弯曲放在头部。对此解释有二:一是人殓途中棺椁晃动所致,据说下葬万历皇帝时使用的抬杠军夫多达九千人,一路上绳索时有损坏,木杠断裂,更换不断,棺椁还曾一角落地,尸体姿势完全有可能发生变化;另一说与万历皇帝信仰佛教有关,死后仿效佛祖释迦牟尼涅槃的侧卧姿势。

在棺椁中发现了万历皇帝的金冠、用一百多粒红蓝宝石和五千多颗珍珠镶嵌的凤冠4顶。金器289件,几乎都是手工制成;首饰248,件,其中簪就占了199件,表明发型和发饰同样是用来彰显皇家威仪的,仅次日军扫荡的第十天,杀戮还在继续。这天,刘贵大喊大叫着跑进自家的大院:"太君,太君,重要情报,重要情报啊,哈哈哈哈哈!"几个日军头头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茶开始询问,他说:"太君,据小的打探,路的大部队,最近转移到了几十里外的清水潭,这狡猾的路也真会找地方啊,那清水潭带丘陵众多,还有成片成片的大树林啊,还真是个藏人的好地方!太君,您看是不是"个日本人打断了他的话,立刻派了个侦察兵去打探。约莫过了两个小时,情况回来了,据那个打探的日本兵说,的确看到了树林里有不少路在站岗,还有营房等。兴奋冲昏了日本人的头脑,鬼子立刻决定对路军进行最后的大围剿。第天,鬼子主力出动,渐渐走进量的地——清水潭。这里的确山清水秀,是个藏人的好地方,却也是个打埋伏的好地方于皇冠和风冠。衣物467件,其中万历大典用的5件衮服(衮服是皇帝在祭天地、宗庙及正旦、冬至、圣节等重大庆典活动时穿的礼服)最为惹眼,用工10年的十二团龙衮服,万历皇帝身穿1件,棺内放了4件。织锦布料,总计165匹,仅万历皇帝身边就放了69匹。在此之前钱掌柜才道:"黄郎是来卖婴孩的。表面上要做得神秘,只要钱家假装有喜,个月后,黄郎便会送黄婴来钱家。当然,夫人的肚子也是要垫大的。旦黄婴秘密送到,便可光明正大,说是钱家所生。",还从没有发现过数量如此众多的古代丝织品,而且整匹的丝织品在出土时色彩依然艳丽,但在发掘出土后却慢慢变硬、变脆、变色、变霉……比出土文物的变质更叫人痛心疾首和毛骨悚然的事情还在后面。1966年8月的一天,定陵博物馆大门前的广场上,一大群红卫兵高喊着“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把万历皇帝朱翊钧和孝端、孝靖两位皇后的尸骨砸烂后付之一炬。考古学家们精心发掘并用了一年多时间才拼合完整的三位帝王、帝后的尸骨,从此不存。

1958年11月的一天,因修西兰公路需要大量石料,陕西省成阳市乾县附近的农民去乾陵所在的梁山炸山取石。炮声过后,在清理碎石时他们发现了几根石条。原来这炮点恰好炸在乾陵墓道上,石条就是墓道的阶梯。考占学家随后对墓道进行了清理,还发现了陵墓人口的金刚墙。如果打开金刚墙,乾陵地宫即可面世。但能不能发掘皇陵,不是陕西所能决定的。当时他们组成代表团进京请示主管部门,向中央有关部门递交了《乾陵发掘高辛王看到自己的爱犬这个样子,心里也很难过,想了想,便向盘瓠说道:"狗啊,你为什么既不肯吃东西,也不起来呢?莫不是想要娶公主为妻,恨我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吗?并不是我不想履行诺言,实在是因为狗和人是不可以结婚的啊!"计划》。当时的文物局领导没有明确表态,建议那丛帝原来也是个清明的皇帝,也是个受到川百姓当成神仙祭祀的国王。他听了杜鹃的劝告,明白了老王的善意,知道多疑了,心中很是愧疚,以后,便更加体恤民情,成为个名副其实的好皇帝。他们唐王,唐王,去参观一下正在进行发掘工作的定陵,结果定陵不尽如初衷的考古使发掘乾陵的计划再也无法实施下去。现在看来,定陵的发掘教训可以说是挽救了乾陵。当年极力反对发掘但又不得不受命参加发掘定陵的郑振铎和夏鼐先生痛定思痛,上书国务院,请求立即停止再批准发掘帝王陵墓的申请。当年作出同意发掘批示的周恩来总理立即批准,随后通令全国,试掘定陵后再发掘氏陵的计划就此搁浅。如果说发掘定陵有所收获的话,那就是中国其他帝王的陵墓从此保住了!

缺乏经验的考古事件20世纪70年代发掘马王堆汉墓时。据说考古人员曾在棺椁储藏物品的一个果盘中发现有完整的新鲜的藕片,但端起来时一经晃动,藕片却奇迹伋地消失了。这对植物生物学研究来说,失去了一项难以再现的重要物证和研老者又冲天长叹声说:"皇太极还说:"太祖(指努尔哈赤)病逝时,我也没有这样悲痛过。我怎么能就为个妇人而活着呢"。看在你忠孝的分上,我就帮你把。"老傍晚,考尔特到布里吉德家去借猫。当他走到她家附近的时候,他发现只狐坏清朝康熙年间,康熙帝看到份民众千人联名上告江南各省官员层层受贿、贪赃、诬陷好人的腐败问题诉状,请求皇上派员视察江南,惩治腐败。案情举出江南部分县、府官员,勾结地痞官僚子弟为非作歹,欺压百姓,贪污受贿,包庇坏人,诬陷好人,制造冤假错案的惊心动魄罪行。康熙皇帝看后十分震惊,决心在全国掀起整治腐败运动,自己化装下江南秘密视察,回京研究惩治官僚腐败案件。狸偷了布里吉德的只鹅,就赶快追上去。眼看他就要追上了,狐狸丢下鹅,钻进片小树林。考尔特把鹅送给布里吉德,说:"狐狸把它抓走了,我又把它夺回来了。"者摇着条小船,载着小哈库驶进了大江的个湾岔。整整划了半天的工夫,小船进了条弯曲的水道,又艰难地行了会,眼前出现了片宽阔的水面,放眼望去,祥云缭绕,水面上隐隐约约有无数个光亮闪动。老者把小船停了下来,猛的将条长木杆插在了水里"你怎么能去,傻瓜,比你聪明的人都被杀了!",大喝声:"顺!"小哈库话没说,"噗"的声,顺着木杆就潜进了水里。到了下面睁开眼睛看,大吃惊,只见平坦的江底布满了光点,每个光点下都是个大大的河蚌,这些河蚌圈圈地排列着,非常整齐。哈库听阿玛讲过"蚌城"的故事,说是从前河蚌都围成蚌城,越往中心河蚌含的东珠越大,只是因为疯狂捕杀,如今早已见不到蚌城了。难道眼前真的就是蚌城?小哈库并不贪心,随手抱起个脸盆大小的河蚌就浮出了水面。究资料。

1976年广西贵县罗泊湾汉墓出土了一个杯形铜壶,壶盖密封得非常严实。一个初次参加发掘的学员把它捧在手上,抹去器表的泥浆以后,找不到开盖的地方。于是倒来倒去,一不留心把盖冲开了,倒出一坛清水。马上有人说:“是酒,不要倒掉留着化验!”但说时迟,那时快,已经晚了,水被倒了个精光。也是在这座罗泊湾汉墓,考古队员打开一个盖着盖子的陶盒,看见盒内装满青青的梅果,叶子显翠绿色,就像刚摘下来的一样。他赶忙叫人给它拍一张彩色照片,但很快树叶和果子就变成黑色的了,这种酸梅在当地是每年四月成熟。出土时它是青色的,可以说明墓主人下葬的时间是夏初之际。

1993年,江苏连云港著名的尹湾汉墓文物清理工作结束后,考古人员召开了现场办公会,向东海县政两人在起两年后,有天,寒莫衣突然生病,朱子峰处寻找名医;最终确定寒莫衣得了种罕见的病症,需用千年灵芝做药引,才能医治好,不然的话,寒莫衣活不过年。府、文化局和镇党委的领导汇报了这次发掘的成果。会上,镇里的一位领导随手就从桶里取出一片木牍观看。但就是他杜飞这才将包袱递过去,磨镜老人伸手来接。蓦地,把短剑从包袱下骤然穿透了他的掌心,鲜血淋漓。磨镜老人措手不及,连退步。旁边的中年人大惊,伸手,从袖子里亮出把短刀,直劈杜飞。这个不经意的动作,给以后释读木牍的工作留下了永远也解不开的疑难。因为他取出的那片木牍正是24方木牍中最重要的吏员大湾乡霎时风云突变,电闪雷鸣,韩家人被骤雨淋得透湿逃回了家,就听见韩家媳妇在卧室内撕心裂肺的哭号,她竟然滚落床下,捂着肚子在地上直打滚,身下满是血迹。韩家人吓得是心胆俱碎,忙找村中稳婆来救治。稳婆道:"活死生,怀胎个月了,说不定还有救!"簿,而他的大拇指由于按在了木牍的右上部,只是轻轻地一带,就把这片木牍上最重要、最关键的记有这片集簿名称的字给抹掉了。今天人们再给这片集簿命名时,有的说是吏员总簿,有的说是定簿,众说不一。后来把它带到上海,用远红外模糊图像进行处理,还是没能恢复它的庐山真面目。

“现场办公会决定,由市博物馆负责抢救和保护这批简牍。然而,当我们要携带这批简牍回馆时。由于支付尹湾村开工补偿费没有到位,尹湾村的民工不让我们带走,只好暂时将简牍留在办公室。待我们一星期后回来时,看到塑料桶中浸泡的简牍,不由得倒再说,镇东栅日本占领军队部里的猪头队长此刻也没有睡。他得到命令,最近就要调防。他在驻守松泾镇的年半中,人也杀了,房也烧了,老百姓的金银财物也抢得差不多了,只是仁济道院的镇院之宝却还没有到手。别看他长得猪头狗脸,中国的传统文化懂得可不少,他深知这两部道家典籍的价值,东西尚未到手,他怎肯罢休。他知道,硬要,那道长肯定不会乖乖交出;强搜,那道院几十间房子,哪里能搜出来?所以他今天假借核查"良民证"人员,进道院兜了圈,本意是敲山震虎,让道长受惊后将宝籍转移出院,他可设卡截获,谁知候了许久,未见道长中计,他坐不住了,决定抓紧时间再施招。于是,将手下的军曹叫来,叽里咕噜用日本话吩咐番,军曹"哈依""哈依"领命而去。吸一口凉气。原来泛着金黄、闪出油光的简牍已经完全变黑,而原来清晰可读的墨书,现在已经十分模糊。一堆发黑霉变的简牍已经失去了它们生命的活力。”发掘者的这些回忆,真实地令我们感受到“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至理名言。

选自《良友周报》2011.9.30

标签:遗憾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