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御珠案

御珠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清朝嘉庆三年,巨贪和被诛杀。很多年来,和依仗权势,多次暗置大内府库的皇家珍宝。嘉庆皇帝首先整肃皇宫,起用性格刚直的正蓝旗人萨宝箴为内府总管,清点大内府库。考虑到账目太多,萨宝箴一个人难以应付,嘉庆又特下一道圣旨,宣户部度支郎林瀚夫入宫帮忙算账,登记造册。

林瀚夫是有名的“铁算盘”,他的算盘的确是铁的,打得极是精熟,每年全国各地的财赋收入和支出无不经他一手盘算,毫厘不爽!他还是有名的清廉之吏,虽在户部这要害部门做官,家中却一贫如洗。

只说林瀚夫挟着他那把磨得锃亮的铁算盘入了宫,同萨宝箴两人忙了整整七天,终于将大内府库盘点清楚,给了嘉庆一个满意的清单,又主动让守宫侍卫搜了身后,方才弹弹衣冠,挟着铁算盘出了宫,真是“两手空空来,两袖清风走”。嘉庆皇帝大为赞叹,亲赐林瀚夫一面银匾,上有御书“节如松锡”四个墨黑大字,以示表彰。

一个月后,因为朝拜祖庙的需要,嘉庆要佩戴那挂名叫“墨葡萄”的御珠,便命宫使到大内府库去领取。这挂御珠由108颗世所罕见的墨黑珠子组成,晶亮圆润,玲珑剔透,穿在一起恰像一串黑色的葡萄,故名“墨葡萄”。不料宫使找遍整个大内府库,竟怎么也找不到“墨葡萄”了,而在一个月前刚造好的宝册上分明记载着有这挂御珠!

嘉庆皇帝顿时大怒,立命九门提督府属下的京城名捕赵军尧勘察此案。赵军尧内查外调了两个月,茫无头绪。嘉庆不耐烦了:“此案乃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这段时间能接触到‘墨葡萄’的,只有萨宝箴和林瀚夫两人。林瀚夫只在宫内七天,赤身来光身走,根本没有盗宝的可能,而萨宝箴天天进出宫中,定是他监守自盗。更何况作为府库的总管,他本身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说罢,他一拍龙案给萨宝箴定了罪,将萨宝箴连同全家男丁一共十三口全绑赴菜市口斩首,萨家女子则全赶往关外发配给“披甲人”为奴!一时间,菜市口鲜血四溅,哭声震天!十三具尸首溜溜地横了一天,直到天黑才有人拉来棺材收尸。收尸的不是别人,恰是刚刚脱了黄马褂、辞职不干的赵军尧……

这年腊月的一天,北风呼啸,大雪封门,林瀚夫早起上朝。一开门,就见门外雪地里多了个雪堆,拨开雪堆细一看,竟是一个冻僵了的女乞丐。林瀚夫一探她的鼻孔,微微地还有一口气息,便急忙喊来妻子孙氏,将女乞丐抬往屋中,连揉带搓,又熬了一锅姜汤,连灌了三大碗元末明初,苏北东台沿海连年水灾,百姓流离失所,土地荒芜。朝廷看到了这情况,决定从苏州阊门带,移民至此垦荒。,终于使女乞丐睁开了眼。女乞丐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眉清目秀的,一醒过来就从床上挣扎起来,对着林瀚夫两口子直磕头,自言姓尹叫兰儿,大兴人,父母双亡,在京城沿街乞讨。因多年不曾幸福鸟的事情,传到窿夏,百姓们日夜盼望凤凰飞到宁夏来为当地造福。大雁被大家的诚心所感动,便自告奋勇,飞向江南,将宁夏百姓的心声告诉了凤凰。凤凰知道这些情况后,坐在起商量,最小的妹决定要到宁夏去看看,姐妹们知道拗不过她,就同意了,希望她早去早回。妹走时山林里的百鸟和江南的百姓起来送行,还给宁夏的人们送了很多礼物。生育的缘故,孙氏其实高米山名字的由来,还留传着个动人的故事。相传鸣榔相笑知余意,在春秋战国时期,山东带连年干旱,又逢兵荒马乱,所以小坞沟的李后来,女婿与桃红狼狈为奸,荒淫、挥霍,设计害死老财主,荡尽家财,最终被官府打入死牢,处以极刑,落了个身首异处、骂名千载的下场。老好夫妻便逃慌出来。李老好夫妻本想要逃到关外去,当来到关里距丰润县城的东南方十多里处的银城铺时,李老好突然想起银城铺南的李庄子所住人家是自己的本家。本家也是多年前因逃慌到这里落的户,现在虽然和自己已出伏(辈),但总归是本家族人,所以李老好便携妻子直奔李庄子投亲去了。信佛好善,见这尹兰儿着实可怜,便将她收留了下来,权当个小丫环使唤。

尹兰儿感激林瀚夫夫妻的救命之恩,头个,是前山杨家的,小袁低着头说,讲好了我上门,把我妹妹许给她哥,上我家的门——只是妹妹才十,说过两年再……可杨家,非要两桩亲事块办,谈了几次,谈不拢,扯断拉倒了。手脚格外勤快,将家中收拾几日后,蛮牛又恢复了昔日的生活,每天不是习文就是练武,闲暇就去爬山,特别去爬十分陡峭的山岩,因而他的轻功又增进了许多。晃已到月末,气候比较凉爽许多,天午后申牌时分,他爬山意正浓之时,忽听得前面林中虎啸不断,且夹有女子的惊叫声。他那敢怠慢,急向林中奔去,只见女子坐在树丫之上,老大、老在田里下了种,便不再过问,只管闲游瞎荡,野草渐渐吃掉了庄稼。他们看着老的谷苗,又怨恨,又嫉妒。怨自家谷苗不争气,恨杂草专长在他地里。有天,老出门了,他俩趁机动手,把粪堆上的谷苗辟里叭啦拔个净。老回来,看见粪堆上光秃秃,找啊找啊!找到哥哥马槽里,马槽里还剩下谷桔渣,他心里全明白了,又气又急又伤心,痛哭了大场。哭罢,看着粪堆出神,忽然发现旁边还有棵晒蔫的小谷,赶忙拣起来,栽到粪堆上。从此以后,他每日不离家门,守候侍弄这棵苗。苗活了,长得非常快,半月功夫已超过了屋脊,到秋后谷杆长到盆口粗,象棵望掉帽子的冲天树,丈多长的谷穗子,仿佛是上旬的月牙挂在空中。双手紧抱着树枝,只吊睛白额猛虎,围着树转,时而用两前爪刨地,时而想爬树,时而纵跳欲抓那女子,但都不得逞,急得猛虎啸叫不断。他两步窜到虎前,高声喝道:"孽障,休得伤人,还不离去!"那白额大虫刹时虎威全无,俯着头,低垂着尾,悄然离去,倏忽不见。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一晃几年过去,尹兰儿长成了个大姑娘。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何况尹兰儿本就是个美人胚子。哪个男子不是血肉之躯?四十出头的林瀚夫虽说性情古板,但眼前有这么一个青春秀美的姑娘走来晃去,焉能不情思萌动?孙氏不傻,自然看得出丈夫的心思,自己又不曾为林家生下一男半女,正觉对不住丈夫,若是丈夫纳尹兰儿为妾,倒也不失为一 坏赵宋未年,河东石室山中有个隐士,不言姓名,自称石老人。有人认得的,说他原是有才的豪杰,因遭胡元之乱,曾诣军门献策不听,自起义兵,恢复了几个州县。后来见在去公堂的路上,他乘解手的机会拾了块石头,用手帕包好,掖在袖子里。时势日蹙,知大事已去,乃微服潜遁,隐于此山中。指山为姓,农圃自给,耻言仕进。或与谈论古今兴废之事,娓娓不倦。个好办法。

孙氏将这个主意对丈夫一说,林瀚夫自然是求有天,孙思邈到远处去出诊,当他经过个村口时,正巧见几个人抬着副棺材,匆匆地出了村子,后边还跟着几个送葬的人,情景甚是凄凉。孙思邈见棺材抬过来,便站立在路旁观看,当棺材从他身前过去时,他看到棺缝里还在向外滴血,血的颜色鲜红鲜红的。之不得。孙氏又把尹兰儿叫来,探她的口气。尹兰儿低头半晌,点了点头说她同意,只是她老家还有个叔叔,此事还须叔叔做主。林瀚夫忙不迭地派人按尹兰儿说的地址向她的叔叔捎话。两天后,尹兰儿的叔叔来到了林家。是个白眉白须、愣头愣脑的庄稼老头儿。一听侄女要给人填房做小,老头儿蒲葵扇般的粗黑大手一伸,张口就要五百两纹银当彩礼。

林瀚夫一听呆住了,口里“咝咝”地直抽冷气。见林瀚夫犹豫,老头儿不屑地一撇嘴,冷笑道:“莫不是嫌要的银子多?你是京城大官佬儿,千儿八百的银子还不是一句话?”

林瀚夫还是嘴巴紧抿,手指头却在大衣襟上来回直拨拉——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心里在打“算盘”呢。

“看来你不情愿,俺也不勉强。侄女儿,咱走人!”老头儿牵了尹兰儿的手就要走。林瀚夫干咽两口唾沫,一声长叹,挥挥手道:“唉,咱是个清水衙门里的穷官,哪来这么多银子?这事儿,算……算了!把你侄女儿领走吧,给她找个好人家……”

尹兰儿已走到了门口,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孙氏面前,声泪俱下:“我……我不走!我宁愿在林家一辈子,宁愿一文彩礼也不要……”

这下,那老头儿愣了,眼里涌出一层老泪,语无伦次地道:“侄女儿,你……你可不能意气用事!这、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糊涂不得。咱……咱还是离开林家,另……另寻人家……”

尹兰儿却不为所动,老头儿只好唉声叹气地空着手走了。

就这样,一文没花玉龙和金凤,觉醒来,发现明珠不见了,他俩真着急呀!东寻寻,西寻寻,玉龙找遍了天河底下的每个石窟,没有找到;金凤寻遍了仙山上的每个角落,也没有寻着,他俩伤心极了,可还是日日夜夜地到处寻找,心想把心爱的明珠肇来。,尹兰儿成了林瀚夫的小妾。不出两年,尹兰儿生下一个又白又胖的儿子,取名林茂迁。林瀚夫喜之不尽。不久,孙氏病故,他便将尹兰儿扶为正室,一家三口和美度日。尹兰儿相夫教子,极是贤惠,邻里无不交口称赞。

没想到过了林茂迁八岁的生日之后,尹兰儿却变了个人似的,格外喜欢打麻将,从东家打到西家,一天到晚不离麻将桌。她自个儿打麻将也就算了,每次还都要带上林茂迁,又手把手地教会了林茂迁打麻将。

林瀚夫对母子俩沉溺于麻将牌极是反对,苦劝尹兰儿悬崖勒马。尹兰儿哪里肯听,斜睨着丈夫冷笑道:“哼,咱这四壁空空的穷家破院有啥好败的?告诉你,你半年的俸禄还不如茂迁半夜麻将赢的银子多呢!以后茂迁成了‘麻将王’,咱还要靠他养老呢!”林瀚夫嘴角抽了几抽,最终什么也没说,叹口气一跺脚走了。

春去秋来彭福良心发现,后悔不迭,直骂自己错怪了人家。收人重金而又误人病情,我彭某人与禽兽何异耶?想到这里,他又跨上白马,路疾飞,直往病家而去。他找到管家,幸好药方仍在,便对管家胡乱说了些托词,这次,他又把删去的几味药补了上去。彭福屡改药方,病家不明内情,反而感恩戴德,连连慨叹:"真是医者父母心啊!",林茂迁麻将越打越精,年仅十来岁便名震京城,成了“小赌王”。林茂迁越赌越大,欠的赌债也越来越多,林家整日债主盈门。林瀚夫为官多年积下的那点可怜的银子早就被还了赌债,可赌债却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一天,林茂迁为翻本,同京城“老赌王”胡三叼来了场生死大赌,结果被胡三叼赢了个大满贯,整整输了四千两银子。林茂迁见势不妙,一溜烟跑回了家。胡三叼哪肯罢休,带上一班弟兄找上门来,捋袖揎拳,举着一把亮闪闪的剔骨刀,声称林茂迁若不还债,就卸了他的一条膀子和一条腿!林茂迁吓傻了,躲在母亲的房里不敢出头。此时的尹兰儿也吓坏了,哭哭啼啼,茫然无措,只拿眼睛看着林瀚夫。林瀚夫被胡三叼逼得团团转。胡三叼的弟兄们终于将林茂迁从房里拽了出来,按倒在地就要动手,林茂迁不由得杀猪似的嚎叫起来,连向爹妈喊救命!林瀚夫一跺脚,对胡三叼拱了拱手,求他缓一天的时间,到时银子一定如数奉上。胡三叼这才收起刀子,吼道:“明天中午老子准时来收银,不怕你们走到天上去!”说完领着泼皮们骂骂咧咧出了门。

这一夜,林瀚夫独坐书房,一张老脸愁成了苦瓜皮,不时唉声叹气,一双手神经质似的不停地拨拉算盘珠,书房里的灯亮了整个通宵。尹兰儿母子俩在外间大气也不敢喘,只听见“噼噼叭叭”的算盘珠声从书房里不时传来……

第二天,林瀚夫走出书房,只见他花白的头发一夜之间已全白,额上的皱纹更多了,腰也更弯了。林瀚夫匆匆出门,一炷香的工夫后便回来了,午时,胡三叼一伙准时来到,林瀚夫抖抖索索地拿出褡裢,里面全是澄色的金子,还飘落一张“瑞福祥”当铺的当票。胡三叼一伙抢了金子,一哄而散……

第二天,嘉庆上朝。御轿刚走到金水桥,突然从一旁蹿出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儿和一个小妇人,手持一把少了一个算盘珠的铁算盘告御状!侍卫急忙把二人带到御轿前。嘉庆记性不错,认出那老头儿是二十年前弃职为民的京城名捕赵军尧,只不知这满面哀戚的小妇人是何人。

“冤啊……”小妇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悲号,再也说不下去,一头昏死在御轿前。

嘉庆大惊。赵军尧哆嗦着嘴唇道:“万岁,二十年前的那桩御珠案,破了!”

“御珠案?”嘉庆愣怔半日,终于想起了那挂御珠“墨葡萄”。

“万岁,这铁算盘中的算盘珠就是御珠,共有107颗,尚少一颗在瑞福祥当铺也有人逗王小说:"说不定是个狐狸精,故意勾引你呢,你把她弄来当媳妇多好。"里,小臣已派徒弟去取了。”赵军尧呈上铁算盘。

嘉庆接过铁算盘,只见算盘珠黑如漆染,拨一拨响如金石之音,阳光下精光四射,不是“墨葡萄”又是什么?

嘉庆倒抽一口凉气:“盗贼莫不是……那个‘铁算盘’林瀚夫?”

“正是此人!只可惜萨家十三口男子魂断法场。这个妇人,就是萨宝箴的女儿萨棠薇,当时只有十四岁。她坚信父亲是冤枉的,盗窃御珠的,只能是林瀚夫。这一点倒同小臣当初的推断不谋而合,只是令人想不通林瀚夫是如何将御珠偷出皇宫又藏在何处的。萨棠薇人虽小,胆却不小,她偷偷从关外跑回,化名尹兰儿,使了一招苦肉计,到林家当丫环卧底。小臣也一直在紧盯着林瀚夫的举动,发现萨棠薇的秘密后大为感动,便悄悄同她通了话,我俩一外一内,定要找出御珠的下落。后来林瀚夫想纳妾,我俩便顺水推舟演了一场讨要彩礼的圣母在雪映宫住了下来,她为人们驱除瘴雾,求签问卜。华山脚下的百姓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去雪映宫求签解忧。雪映宫的名气越来越大,很多人专程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求签问卜。双簧戏,想逼着林瀚夫露白。谁知林瀚夫竟能按捺住色心,宁可不纳妾也不往外掏御珠,更让人没想到倔强的萨棠薇却真的答应要做林瀚夫的妾!她用自己的终身作赌注!一晃十年过去,林瀚夫仍未露出蛛丝马迹,我们几乎快要绝望了,可就在林茂迁的生日宴上,多喝了两杯的林瀚夫得意之下说林茂迁是大富大贵之命,因为老爹已为他准备了一样无价之宝,可换取泼天富贵!萨棠薇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这一回,她又把林茂迁作了赌注,要把林茂迁‘培养’成一个赌鬼!眼睁睁看着儿子一步步走向赌海深渊,不用说萨棠薇心中是多么无奈而又痛苦!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林瀚夫终于露白了。昨夜,他打了一夜铁算盘,天亮后算盘珠少了一颗,却换来了瑞福祥的金子。这下真相大白:当初林瀚夫在宫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偷梁换柱,将外观和颜色并无多大区别的御珠替换下铁算盘珠,真是出人意料地奸滑!小臣无能,让萨宝箴背了二十年黑锅,还望万岁为萨宝箴平反,抚恤萨家女眷!”赵军尧老泪纵横,头叩得山响。

嘉庆羞怒至极,抖着“墨葡萄”在轿内跺着脚喊:“来人,速速传旨,将那林瀚夫千刀万剐!”

林瀚夫剐了,萨家平反了,林茂迁也改了姓,姓萨,以继承萨家的香火。萨棠薇将儿子交给了赵军尧,叮嘱赵军尧好好教育他改掉赌博的恶习,随后自己一根麻绳吊死在萨家祖坟上。

至于那挂附着十三个冤魂的御珠,嘉庆皇帝和他以后的皇帝没有一个敢再佩戴。御珠被永久地尘封在大内府库里——它的故事太沉重了,沉重得让皇帝们无法面对!

选自《新聊斋》2012.5上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