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粟裕与林彪的神似与不同

粟裕与林彪的神似与不同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军事上的粟裕与林彪.可谓一时瑜亮,常常令人有“千载谁堪伯仲间”之感。知县听他这么说,不禁愣,有点将信将疑起来。两人有着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尽管不是一母所生的孪生兄弟,却也几乎就是对方的影子。他们多半时间里都病歪歪的

粟裕与林彪都生于1907年,只有月份的细微差别。一个生于洞庭湖以南;一个生于洞庭湖以北。

他们都不够“帅”,个头也不高。“状若妇人女子”。久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老部下见到他们,几乎都会彻底摧毁早先高大威猛的想象,放下几许敬畏之心。

他们不只面相文弱,而且多半时间里也都病歪歪的。

林彪曾偶然雅兴,战后穿着缴获的日军军服遛马,被阎锡山的小兵蛋子当作日寇误伤,留下了一辈子的后遗症,怕风、怕光、怕声音。头疼的时候,头直晃,只好用一条小毛巾捂着头使劲揉。

粟裕更是负伤六次,两次伤在头部。头疼的时候,头发都不能碰。他的脸总是异常通红,经常说脑袋发涨。后来还不能左右环视,吃饭时,要把饭菜摆在正面一条直线上。

他俩的怪病还都曾差点儿耽误毛泽东的军国大事。1950年9月3日,国难思良将之际,毛泽东不无遗憾地电告急盼东北边防军统帅尽快到位的高岗:“林粟均有病……暂时均不能来。”

“卧龙凤雏左右得一”,随便哪一个不病,毛泽东的心就不用那么提到嗓子眼上。可他们偏偏都上不了朝鲜战场,毛泽东只好让他们先后前往苏联治病,另请老将彭德怀出马。

他们都很会打仗

他俩早年都加入叶挺的“铁军”。参加了南昌起义。后来,他俩奔赴抗日战场,奇兵设伏,痛击日寇。虽然斩获均有限,却各自为中共仅有的两支军队来了个漂亮的开门红.振奋了中国人抗敌的决心。

一个“平型关大捷”,林彪为主力红军改编的八路军露了脸,威名天下扬。名义上的最高统帅蒋介石不得不发来贺电:“有日(1937年9月25日)一战。歼敌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指挥得宜。捷报南来,良深嘉慰。”

一个打了韦岗处女战,大长南方游击队改编的新四军志气,威震大江南劃匕。蒋委员长又只好字斟句酌,驰电嘉奖:“所属粟部.袭击卫(韦)岗,斩获颇多,殊堪嘉尚。”

再后来,他俩一南一北砥柱中流,横扫千军如卷席,都是毛泽东最倚重的爱将,掌管两支最大的野战军。关键时刻,毛泽东总想到他们。

他俩也都让毛泽东打破了不迎送党内访客的“潜规则”,乐颠颠地亲自迎出门外,给足了面子。

蒋介石也将曾经亲自嘉奖过的他俩看成劲敌,却又徒唤奈何,无计可施。他说关内的粟裕“诡计最多,肃清最困难”;而关外的林彪则是“战争魔鬼”。

真可谓“几孙在军中任会计,除了处理军中物资进出的湛,还负责防区内的税收事务,他尽忠尽职,精明能干,深得刘师长信任。家欢喜几家愁”,有他们俩,毛泽东的觉自然睡得安稳踏实多了;而没有他们,蒋介石的头上大概也会少不少白发。

他们两人职务虽有差异,却其实都主要只管打仗。

一个虽然是东北局书记、野战军司令员,却对与军事无关的大小之事,一概不予过问,被老搭档罗荣桓称为“林总的重点主义”;一个虽然只是野战军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却被毛泽东明令负责战役指挥,掌管全军征战事宜仙在海上寻欢作乐,怎会想到花龙太子半路挡道。平静的海面突然掀起个浪头,将雕花龙船打翻了。张果老眼尖,翻身爬上毛驴背;曹国舅心细,脚踏巧板浪里漂;韩湘子放下仙笛当坐骑;汉锺离打开蒲扇蛰脚底;蓝采和攀住了花篮边;铁拐李失了拐杖,幸亏抱着个葫芦;只有吕纯阳,毫无戒备,弄了个浑身湿透。,被老搭档陈毅称为“华东军事主要靠他”。他们的爱好也是一个模子

他们都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下棋,不跳舞,没半点世人最津关公见郎神来到庙里,猜想他准是来讨要王员外错送的礼,于是佯装不知,眼皮也不抬下。郎神高声招呼道:"云长兄,刚才王员外错把给喂愿的礼送到你庙里了,你让我拿走吧!"津乐道、喋喋不休的“儒将风度”;又都沉静好思,不喜欢抛头露面,夸夸其谈。每天的必修课就是看地图,一坐一站就在钟老爷的严格管教之下,钟家公子连同钟家大院的穷小子们,白天在前院习字读书;晚上,则在身怀绝技的护院教师的带领下,习练武艺。钟家大院的小子们个个生得了得,文能谈经论道,武能舞枪弄棒。特别是钟家公子钟馗,虽说是这天,华佗来投师,老郎中还是不改老规矩,把华佗带到门口,让华佗看了对联,问道:"华佗,你记住吗?"听起来满口之乎者也是个书生,看起来肤光肌滑禁不住风雨。但细细打量,就会发现他天生副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整个人无时无刻不对丑恶势力暗含股震慑。十、岁的年纪,就能把书经背得滚瓜烂熟;闲暇时的消遣,不是把碾场上的几百斤重的石碾拦腰抱起,就是把场院边生长得歪歪扭扭的柳树、槐树连根拔起。如此了得的少年,却极受小伙伴的拥戴。钟馗生性温和,从不招惹是非。即使受了小伙伴的戏弄,也只是宽厚的嘿嘿笑,或者是抓住小伙伴高高举起,再轻轻放下,这也已经吓得小伙伴个半死。是老半天,动作神情都像一母所生的双胞胎。

粟裕的特型演员谢伟才,为拍摄影片《淮海战役》,登门造访他的京城门提督袁玉喜更是如坐针毡。屋漏偏遇连阴雨,这些天,京城里连连出现怪事,让他这个门提督应接不暇。原来近来京城达官显贵家中连连发生失窃事件,盗贼不是什么江洋大盗,而是群毛猴。袁玉喜什么场合没见过,抓大盗、抓刺客那是手到擒来,可是遇上毛猴,袁玉喜就像是隔着靴子抓跳蚤,有劲没处使。那些猴子能飞檐走壁,能爬树蹿房,你就是拿出弓,还没等你搭上箭,那猴子早没影了。 夫人楚青,“打探”粟裕生前的“特殊动作”,以便让观众过目不忘。

楚青说没有。一位秘书说,粟司令员有时候把椅子倒过来骑坐,双手趴在椅背上。

这当然是开国将帅群里一个极为难得的“特殊动作”,但影片《辽沈战役》拍摄在先,早把它用在林彪身上了。虽然粟裕实有其事,但艺术上雷同却不可取,谢伟才只好忍痛放弃.嗟叹不已。

林彪与粟裕,尽管像复制或者克隆出来的人,军事上的他们,却从不嫉恨争宠,有些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惺惺相惜。

终林彪一生,只与粟裕及老部下陶铸两个人谈得来,尤其和粟裕谈军事时,话匣子就如同拧开的自来水龙头,滔滔不绝,欲罢不能。参军资历不同条件不同

他们的相识应该是1927年10月,朱德将南昌起义余部编为七个步兵连,林彪、粟裕都是连级干部,一个是连长,一个是连指导员。

不过,粟裕是才连跳两级上来的新手,到底有些稚嫩。林彪则是“老”资格的连长了。而且他还有两个过硬的条件,一是怀里揣了张黄埔军校文凭;二是有两位中共党内资历不浅,比他大十岁的“老革命”堂兄:林育英与林育南(林彪原名林育蓉)。他能顺利进入黄埔军校,就是这两位老兄引导、支持的结果。

林彪有这些得天独厚的外因,能比粟裕早一步脱颖而出,少年得志,“官”运亨通,也就不难理解了。

这时候,既然都是连级干部。才二十来岁的青年人.难免有与战友比拼战功的心思。林彪总随身带着一个神秘的小本子,常常独自写写画画。聂荣臻回忆说,他曾看到本子上尽是历次战斗歼敌和缴获的数字。

多年后,林彪对自己与粟裕的这一段经历还记忆犹新,也很服气。他回忆说:“南昌起义之后.从南征路上开始。及至井冈山时期,就数我们两个打得好。”“仕途”不同林彪优于粟裕

毛泽东第一次见到林彪,是在1928年5月。当时,薄于蝉翼难供恨,红四军在井冈山的茨坪开会,军政首脑济济一堂。

时任二十八团一营营长的林彪主动在会上发言,慷慨激昂地说:“敌人来进攻,红军集中打敌人;敌人打走了,消灭了,红军就分散做群众工作,打土豪分田地,组织赤,有的原因是经济的(像卖人肉的孙娘)、有的是饥饿的(像吃李鬼的李逵)、有的是嗜好的(像要吃宋江肉的王矮虎)、有的是仇恨的(像以人头祭死人)。吃人肉的原因,各不相同,惟相同的是:人不但吃动物的肉,还要吃人的肉;不但动物吃人,人也吃人。——李敖《独白下的传统·吃人》卫队,建立苏维埃。”

这几乎都是毛泽东常说的话,也是他秋收起义后不断思索的建军经验。见这个年轻干部领会得这么透彻,毛泽东很兴奋,此后,他对林彪的印象极好。

三个月后,红四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马失前蹄,不幸殉职。毛泽东就提议林彪继任团长,使其成为仅有的四个团之一转眼到了翌年的年关,王财主还想让田秀才为自己出副对联,但又恐被田秀才讥笑而不情愿,于是便对田秀才说:"姓田的,你欠我的那几两银子连本带利已翻了番,是不是该还啦?"田秀才明知王财主这是要挟,但只能回"儿啊!我看你大概又养成了说谎骗人的坏毛病了吧,不然怎么会钻出个伯父来呢?"答说:"老爷,时下我手头很紧,怕是还不上啊。"田秀才的回答让王财主阵窃喜,便说:"这样吧,你为我出副对联,我再宽限你几天。"田秀才无奈,只得答应再为王财主写对联。在寒风凛冽的寒冬里,村里的劳苦百姓们度年如关,而王财主家却杀猪宰羊好不热闹。田秀才看到这些,心头阵愤懑,便为王财主写道:又是绝对主力团的一把手。

八个月后的红四军七大前后,毛泽东与朱德、刘安恭张佳胤毫无惧色,从容地对他们说:"你们图的是钱,而不是找我报仇,我即使愚蠢,也怎么会因为吝惜钱财而看轻生命呢?即便你们不拔出匕首,我这个贪生怕死的懦夫又能把你们怎么办呢?再说,你们既然自称是朝廷派来的使者,为什么又自己轻易地暴露了自己本来的面目呢?如果让别人偷看到了,可不是对你们有利的事啊!"两个大盗认为他讲得有理,便把匕首收进了衣袖中。秀才感到很失望:"那如何是好?"等人围绕建军问题,发生了激烈的争论,甚至赌气提出请辞前委书记。

林彪表现了异乎寻常的主动。他不但在会上多次言辞激烈,明确支持毛泽东,还给毛泽东写信,说朱德“领袖欲望非常高涨。虚荣心极端发展”。他甚至找到毛泽东,恳切地说:“你不应离开前委,我希望你以后应该有决心来纠正一切同志的错误思想”。

更令毛泽东难忘的是。随之而来的时间万般难熬地天天地过去,老鹰每天飞来投食,刘聿就每天以生肉充饥,日夜与小鹰为伴,过着野人般的生活。小鹰在他的精心照料下,个子慢慢长高,翅膀渐渐长硬,天天能在空中绕几个转转再飞回窝里去。红四军七大上,他的请辞之举竟然一谶成真。黯然离別之际,林彪不但上门安慰,还凑了二百块大洋送给毛泽东(但毛泽东没有接这些钱)。

有这份感动。要林彪的仕途不畅达也难。

一年后,林彪就接替升为红一军团军团长的朱德,成为红四军军长。从此,他跟着朱德的脚印,开始亦步亦趋的升迁之路。

当然,林彪也越发争气,没令毛泽东失望张县令谢过老叟,行至村尾,果然见有幢小楼,楼前杂草丛生,檐下蛛网缠绕,门锁已朽,轻推即落,再推灰尘迎面扑来,确是许久无人居住。楼下室内摆有桌椅卧具,他简单清扫完后,往口中胡乱塞了点干粮,便和衣而卧,不消会儿便沉沉睡去。这夜平安无事,直睡得日上竿,张县令方才醒来,便挑着担子进入村中。这罗家庄地处偏僻,购置日常物品需至里开外的市镇,忽闻来个货郎,男女老少蜂拥而来,把张县令围得水泄不通,昨日老叟亦在其中。,他打了不少荡气回肠的漂亮仗,成为红军里除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之外的赫赫名将。

那时,粟裕也参加了红四军七大的全过程,亲眼目睹了毛泽东的窘境,却显得木讷多了,也就只好继续等待被毛泽东发现。

选自《名将粟裕珍闻录》

标签:粟裕林彪

    上一篇:一叶鱼舟灭南唐 下一篇:少年江湖梦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