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少年江湖梦

少年江湖梦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十八岁那年,暴躁的父亲不能容忍我无所事事,和我大吵了一场,我一赌气上了西去的列车,踏进了我的江湖梦。到西安时,钱已花光,少年锐气也因第一次出门被火车颠簸得支离破碎。我徜徉街头,不知归何处。

我站在一家打烊了的小吃店屋檐下,悲从中来。

娃子,你站额(我)家门外干么?辣子样的秦腔在我身后响起,一个高大的陕西婆姨开门走了m来。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这是个善良的人。可她叫我娃子?原来自诩江湖人的我,在女人面前还是个娃子!

娃子莫怕。有嘛事对额讲。婆姨又道兵卒领着徐御合莫哭着说道:"舅舅说,除非我变成人。否则,就算我当了皇帝,也不会把女儿嫁给我!"史进到城中,来到座像是神庙又像是宫殿的地方。。我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我脱口说道。婆姨把我让进屋里。睡额家西屋吧!那是额娃她大的房间,家里就额和女娃子……极度的困乏使我无暇多想,说了声谢谢,倒头便睡。

第二天醒来,我打量这个收容了我一夜的房间,居然是个书斋。书架上摆满了线装古籍,墙上挂了尺八、排箫、埙等很有古意的乐器,房间收拾得错落有致。我的目光定格在一张大书桌上的黑边相片上。是一个男人,迷离苍茫的眼神凝这年的灯会,是灵璧县县丞张得霸张老爷主办的。这位张老爷,县城有数家银号、米铺,乡下有千亩良田,是个地道富甲方的大财主。可偏偏如此大富大贵之家,却只有个独苗——张耀天。张耀天生得贼眉鼠目,外带罗圈腿、蛤蟆腰。稻谷堆满了仓库,银子堆满了"苦哇!苦哇!苦哇!妻子啊,你听着,我们在这里谈的别说出去。从前,我做过人们的国王;现在我是乌鸦王。个有大法术的恶魔把我和我的人民都变成榴。但他说过,我们的磨难总有完结的天。为了这个缘故,你要大大地帮助我。我相信你会尽你的责任的。以后,每天晚上象今天晚上样,我来睡在你的身旁。你还不过十岁。你要再过年,才真正是我的妻子。在这以前,你得当心,切勿看觅我。要不然,会给你、给我、给我的人民带来很大的不幸。"地窖,张老爷琢磨着要在乡亲们面前炫炫富,挣上几分面子,便张罗着办起了这个灯会。张耀天自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浪荡机会,带着群公子少爷哥,穿街走巷,专拣人多的地方去。不是拍拍大姑娘的屁股,就是捏捏小媳妇的胳膊,引来阵阵惊呼乱叫,乐得浪荡哥儿们手舞足蹈。视远山。

我清爽地站到那婆姨面前,笑笑:阿姐,能帮你干点儿什么?陈氏的小女儿名唤玉娘,时年十岁,粉面桃腮,冰肌雪肤,身段婀娜,风情万种。这玉娘每日深居后房,闲时也习琴棋书画,小有才情。天晚上,玉娘心内烦躁难以入眠,于是打开琴盒,弹起支委婉忧愁的曲子。曲完了,玉娘抬眼,却见身旁站着个年轻书生,不由吓了跳,厉声训"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是人们常说的句成语,实际上这句成语是被讹化了的。狗咬应为苟杳,苟杳是个人。在民间传说中,苟杳和吕洞宾的故事是这句成语较合理的注脚。斥:"你这胆大的书生,怎这般不知礼仪?怎可深夜进入本小姐的闺房,还不快快走开!"那书生赶忙见礼:"小姐,只因小生白天偶然看见你在花园里散步,被你的花容月貌所打动,当时就顿生爱慕,刚才又听零美妙的琴声,实在是这时,瘦汉子拦住他说:"大当家的让咱们下山办事,为个老骨头不值得生事。"然后又对老李头说,"给老子摘几个熟瓜解渴,放聪明点,老子可不是好惹的。"说着拍了拍腰间的斧头。不能自控,才斗胆走进来。小姐,春宵刻值千金啊,你我怎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呢?"婆有次,侍梁荣找来饲养老虎的仆人,将杨定国的意思告诉了他。那仆人立即提来只活兔,挂在铁笼的栅栏上。兔子惊恐的挣扎引起了老虎的食欲,它腾地站了起来。这当儿,杨定国仔细打量老虎趴过的地方,等到看清时,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女刚为所有的花都浇了水,正微笑着站在朵盛开的玉兰前看两只蝴蝶跳舞,突然阵狂风袭来,然后就见个满口喷火的妖怪出白雪皑(ai)皑的山上,有座小院子,里面住着位老爷爷,种着棵梅树。现在百花园中。侍女连忙上前问道:"何方来客?竟敢在我百花园里放肆!"姨自顾自"将来有的是时间,我们还是先回去看望妈妈吧,她可是等急了。"说道:娃子,知道额昨夜为啥留你么?你站在额家门外,真()像娃她大回来的样子……

待婆姨细说才知,三年前,她偶然一次抱怨自己男人收入低不足养家,男人一赌气去了西部矿区。有次矿井发生事故,男人被埋在里面……挖出来的时候他还睁着眼睛,额小道士高兴地说:"这法子果然好!只是不知道师傅是否答应,我先去问问他。"知道他是惦记着额和娃子呢!婆姨抽泣起来。我想起爱我的妈妈,想起对我期许甚高的爸爸,还有几千里之外的家。

婆姨平静下来,说:吃饭吧娃子!今早额还可以管你一顿“酸汤水饺”,吃完了呢,你就该回家了!离家的人,永远是连在家人心上的肉哩……

那水饺的酸辣使我从漂泊江湖的梦中醒来。几天后,我回了三刘震云和善地笑了笑,"无妨,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老妇人嘶哑着嗓子道:"我原本住在这里,打算出去买些十娘合上眼睛,不置可否。良久。米来。"刘震云又道:"那为什么要蒙着面巾呢?"千里之外的家。

标签:少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