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豪赌西安事变:戴笠以身赴险得到蒋介石青睐

豪赌西安事变:戴笠以身赴险得到蒋介石青睐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戴笠失职惊现西安事变

1936年12月,戴笠正在广州进行接收,扩充广东缉私部队。午后1时整,他忽然接到军统局西安情报站站长发来的加急电报。他心里立刻一抽,一种不祥的预感霎时笼罩心头。他知道此刻蒋介石正在西安劝说东北军“剿共”。而之前也有情报传来说据张学良身边的亲信透露,张杨有可能采取“兵谏”的方式,逼蒋介石停止内战,共同抗日。可是当时无论是蒋介石还是戴笠都认为张学良颇有忠义之风,不会做出这种事,因此都没有放在心上。可跟前这一纸加急电报会不会就是报忧的噩耗?

他颤巍巍地打开电报纸,念道:“十万火急,南京沈沛霖(戴笠的代号)亲译(绝密):据确切悉:12日拂晓,张学良、杨虎城突然发动兵变,叛军包围了华清池,领袖已被挟持到新城大楼,生死不明。西安江雄风敬叩。”

戴笠“啊”了一声,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到自己为蒋介石办事以来,最大的危机已经来临。

戴笠立刻坐飞机赶回南京,下飞机刚好接到宋美龄的急电。他知道此事已经遮掩不住,连忙驱车前往蒋介石的府邸。

一进门,宋美龄正在桌边拭泪,宋子文、孔祥熙等人都在一旁走来走去。看到戴笠,宋子文首先斥责道:“你们是怎么负起保卫领袖安全的责任的?为什么此次事变之前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戴笠连忙撇清责任:“其实在校长去西安之前,我已经劝说过校长,张学良、杨虎城似乎与陕北红军的某一负责人进行秘密接触,此行危险。可是校长却说他不相信汉卿会出此下策,坚持要走。”

宋子文问:“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戴笠沉吟了一下说:“汉卿是个忠义之人,他虽然做出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定然不会和校长为难。我相信这些都是在杨虎城的怂恿之下做出来的。而且有汉卿在,校长的生命是有保障的。我们现在应该争取和西安方面取得联系,说服校长答应他们的条件,早日救校长回到南京。”

宋美龄抽泣着说:“对,必须和平解决,千万不能打西安。子弹是不长眼睛的,万一炸弹落在华清池,岂不是要中正的命吗?”

宋子文安慰她说:“我们马上就召集临时紧急常委会可是什么也没看见。,商量个办法出来。你放心,姐夫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宋美龄等人抓紧时间和西安进行联系。12月21日,随蒋介石去西安的英籍澳大利亚人端纳从西安带回消息,说张、杨只想让蒋介石接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请求,并无加害之意。宋美龄、宋子文决定跟随端纳去西安亲自劝这时,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从人群里挤到卓老先生面前,向他行礼后问道:"老师,时间不早了,怎么还不写呢?"说蒋介石先答应条件,再秋后算账。

为前途赌性命飞赴西安

这时,戴笠却又面临着他另一个艰难的选择,那就是是去西安救驾,还是留在南京。

留在南京等待事变解决当然是万无一失,可是此次西安事变他有渎职之过。无论蒋介石是生是死,他都逃脱不了失职的罪名。不如随宋氏兄妹冒死前往,或许还有转机。

戴笠马上去找宋美龄哭陈愿意一道去西安。宋美龄担心他恶名在外,去了只能坏事。宋子文却帮他说话:“雨农和汉卿关系极好,他去或许能帮我们做做他的工作。马大眼听,不但没生气,反而高兴起来,爱吃的人都明白个理儿:越是简单的吃食,越考验厨师的功力。于是,马大眼让程管家领着刘华去厨房做鸡蛋羹。你就让他去吧。”

戴笠连忙谢了宋子文。从这件事开始,他跟宋子文的关系也就更近了一步。

当天晚上,南京特务处大礼堂召开了骨干特务训话。戴笠把工作交给了郑介民和梁干乔,又回鸡鹅巷拜别了老母妻儿,踏上了去西安的飞机。

很快,飞机抵达西安机场,可是机场天,刘贵的老岳父过生日,托人捎话叫刘贵夫妻去喝寿酒,刘贵如梦初醒:"我整天烦闷连老岳父的生日都忽略了。"和老婆王氏简单收拾下,对陈氏说:"好好看门,我们今天不回来了,明天定早些回来。"说完就和王氏去了丈人家。刘贵的丈人家离城多里,不用多长时间就到了,互相问候,就献上点礼品,喝起寿酒来。第天早,丈人就找刘贵说:"女婿,你不能老是这样坐吃山空,必须想个办法,我把女儿嫁给你,希望她生活富裕,不能老是现在这个样子。"刘贵叹了口气说:"我也整天愁眉不展,我是无本钱,无人缘,实在不知怎么办,所以整天胡思乱想。"丈人说道:"我也知你为难,这样吧,我帮助你们下,给你点本钱,开个柴米店,赚点儿钱,安排家人生活,你看怎么样?"刘贵哪得这样好事,连忙表示感谢。吃过午饭,老丈让出贯钱,递给刘贵说:"先把这点钱拿去用,收拾好店铺,等你汗张时,再给你贯。女儿暂且留在我家过上几天,开张那天,我和她起去,顺便祝贺你开业大吉。"中并没有出现迎接的车辆,只有两三名卫兵。戴笠沉吟一下说:“也许是我们出发时发送的电报还没有送达西安。可以让飞机在西安城上方盘旋数圈,引起城中的注意。”

机长依言行事,不一会儿,车辆陆陆续续往机场开来。飞机刚刚停下,张学良立刻出现在机舱口,形容憔悴,面带愧色。宋美龄保持着端庄冷静的仪表陈鸣远仿效古人刘备,顾草庐,终于把张东请到了府里,当上了衙门的铁笔判官。张东除去马虎,也真是大才,他把苏州府的公案刑狱处理得井井有条,陈鸣远乐得省心,府衙里的大事小情就基本归张东处理了。,主动和他握手问好,看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张大帅能否让部下不要搜查我的行李?我怕他们翻乱了,我不好整理。”张学良立刻惊恐地点头说:“夫人何出此言,我张某人哪里敢对夫人如此不敬?”

看到这个场面,大家都放下心来。戴笠也知道张学良如此性格,是断断不可能为难蒋介石的。他整整衣装,要跟在宋子文身后下飞机,不料被张学良私下拦住说:“雨农兄稍安勿躁,我有专车来接你。”

戴笠狐疑地停下脚步,但他知道自己在西北军中树敌甚众,也就不敢贸然行动。他坐回座位等待,听到机外一辆辆汽车开动走远了之后,才见到几个士兵走出来,向他行了个礼说:“请戴先生解下随身武器,跟我们上车。”

戴笠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懊恼自己终究还是没有逃过此劫。他乖乖解下了佩枪,跟着士兵上了一辆小轿车,往一条偏僻的小路开去。

半小时之后,轿车驶到一座戒备森严的公馆,士兵不由分说地把戴笠“请”进了地下室,关押了起来。

戴笠越等越慌,越等越怕。他不知道西安城中此时是兵荒马乱还是和平无事,不知道是蒋介石妥协了答应和谈还是杨虎城一怒之下逆天刺主。他更担心某天屋外就闯入一批人把他杀掉灭口。从前他每天都能得到许有天,仙向西王母拜寿回来,腾云驾雾从东海上空经过,只见海上波涛汹涌,白浪滔天,煞是壮观。于是,仙决定到海面上玩玩。多的消息,忽然有一天什么消息都传不到他这儿来,他一下子失去了安全感,只觉得前途渺茫于是兄妹俩从树上溜下来,回到了族人中。。

戴笠翻遍了身上的口袋,找到一个本子和一支钢笔,他怀着必死的心情写下了遗书:“自昨日到此,即被监视,默察情形离死不远。来此殉难,同志所愿也。唯未见领袖,死不甘心。领袖蒙难后十二日,戴笠于西安地下室。”写完他把纸笔一掷,闷头大哭一场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戴笠就被开门的铁锁声惊醒。他一翻身坐起来,他犯了疑惑,莫非这事是真的媚娘酒店开张的第天,就嬴得了开门红。不知道她从哪儿学到种绝活,酿出的玫瑰红酒,无论和多少都不会醉,几碗下肚,能迅速从体内排出,看起来像是淌的汗,不过那汗是红色的,并散发出玫瑰话的香气。喝过这种酒,再洗个澡,整个人会觉得神清气爽,超凡脱俗。?于是他转回身,向土地庙奔去。看到张学良背着手走了进来。他双颊消瘦,神情更加疲惫,仿佛几天都没有睡过。

戴笠站起来,两人相视一眼,一言不发。张学良把一份东北官兵联名写的报告交给戴笠,戴笠一看,又是浑身一颤。只见上书八个大字:“速杀戴笠,以绝后患。”

戴笠最初的恐惧过去后,反而冷静下来。他明白张学良给他看这一纸报告,就表明了张学良不愿意杀他,但是又迫于舆论的压力,只得把他软禁在此。他转过头对张学良说:“你不杀我,我应当谢你。可是你挟持领袖,闹出如此大乱,该当何罪?”

张学良长叹一声说:“我是国家的罪人啊。这次事变后,我愿意随蒋委员长去南京,以表示我的赎罪之心。”戴笠听了,心又放下一半至今在将军柱上有个十分光滑的石头,好像是整个人的脊背印了下去,中间则是脊柱,把石头分为,好像是长期靠着休息时留下的。,他问:“事情解决了?”

张学良点头说:“蒋委员长答应了我们提出的和谈条件,你可以去见他。但是逗留时间不可过长,我已经准备好飞机,你马上可以返回南京。”

戴笠听了,心是完全放下了,他握住张学良的手说:“既然如此,多谢汉卿兄了。就请快带路吧。”

张学良在前面走着,戴笠在背后相随,脸上露出了得意而阴险的笑容。

事变和平解决戴笠升官

戴笠在张学良的护卫下,穿过层层守卫的府邸,走进了蒋介石休息的内室。一路上他的心里都颇为忌惮,因为知道东北军中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不少。要不是张学良的贴身保护,恐怕这一路过来也是凶多吉少。

蒋介石正坐在屋内生闷气,宋美龄在一边劝他。看戴笠走了进来,蒋介石立刻大吼一声:“你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戴笠很久没有听到蒋介石的训斥了,乍听之下,竟然感动地哭了出来,心里觉得格外亲切。

看到这场面,宋美龄连忙打圆场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骂雨农。现在那么多人等着看你死,只有他一个冒死来救,如此忠心实在难得。你就让他见见你吧。”

蒋介石心里何尝不是感念戴笠的忠诚?只是这次面子丢得太大了,总得让他耍耍威风,出出恶气。看着戴笠第一次落下眼泪,他还是又骂了一句:“干嚎个什么,我还没死呢!”

在张学良的保护下,戴笠登上了返回南京的飞机。在起飞的那一瞬闻,他仿佛有一种唯我独尊、平步青云的感觉。他暗暗在心里说:“这一场赌得漂亮!”

12月25日下午,在宋美龄和宋子文的陪同下,蒋介石扶着腰一瘸一拐地登上了飞往洛阳的飞机。走在机场的时候,蒋官差接着说:"证据就是这个手镯。这是宋掌柜家的被盗财物之。"介石还一直注意张学良有没有陪在身边,直到看着张学良也坐上一同返回的小飞机时,他才放下心来,对宋子文说:“你盯牢些,别让汉卿跑了。回去后把他交给雨农好好处置。”

此时,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周恩来正坐在疾驶往西安的汽车上,他想要劝阻张学良留在西安,可惜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鲁班妻子的发明(-)
着他们的飞机越飞越高。

12月26日,蒋介石回到了南京,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可从这一天起,张学良也失去了自由。

戴笠特地到机场迎接蒋介石。他红光满面,精神抖擞,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蒋介石一走出机舱,他马上走到了最前面迎接。

和他一起等候在机场的何应钦、桂永清等人都是面色尴尬,似笑非笑,蒋介石瞪了他们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把手伸向了戴笠。戴笠连忙像个小太监一般毕恭毕敬地扶着他坐进了小轿车。这短短的两步路却象征着巨大的荣耀。

回到府邸的蒋介石斜躺在软榻上,私人按摩师在一旁按摩他的腰。他嘴里不时地“哎哟哎哟”叫唤几声再看徐文长的形象,身穿青衫,头戴方巾,很朴素,很平凡。但即使衣着简朴,只要能够让自己的头脑富足,也会流露出雅而不俗的气质。,满脸痛苦的神情。

宋美龄坐在一边削了个苹果,切成薄片送到他嘴边。她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地说:“要不是汉卿突然发动兵变,你也不会从骊山的虎斑石上摔下来,你的腰也不会受伤这么严重。”

蒋介石皱着眉头说:”这也不能全怪汉卿,他年轻,并不懂事,这次兵变纯粹是受人孙说:"没—没小问题。"陈县长愣,说:"听说您袖里吞金算法了得,本县想切磋切磋。"唆使。最应该负责任的是杨虎城,要是没有他在一旁怂恿,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戴笠走进屋内,刚好听见了蒋介石的牢骚。蒋介石连忙说:“戴科长你来得正好,汉卿这事就交给你办了。我已经让军事委员会对他进行审判,他日后的生活,就由你好好管束。”

戴笠愣了一下,问:“报告校长,请问对张学良的管束期大概要多久?”

蒋介石气得一拍椅子扶手坐起来,马上扶着腰“哎呦”叫着躺了下去,他指着戴笠说:“他本来就罪该万死,难道你也要为他说情吗?”

戴笠连忙解释:“学生不敢,学生的意思是,软禁汉卿必须在一个隐秘僻静的场所,而且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这个度是多少,学生不敢擅自做主。”

蒋介石平息了怒气,想了一下,叹了口气说:“我们毕竟是结拜的兄弟。在西安的时候他也不曾亏待过我。虽然他犯下这等大罪,终究我还是不忍心对他太过苛刻。你自己看着办吧。至少应该派一个少将级的干部去,再派给他一个连,由他指挥。个变成"乞丐",个变成"火神娘",这副模样怎么行大礼?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诡异之事惊得不知所措,马娴雅跺脚:"这亲我不结了,真成了亲我只怕活不过今夜。"经费嘛不论多少,要尽量保证他生活舒适。”

戴笠明白了蒋介石的意思,立刻下去准备。

从此之后,张学良再也没有自由的日子。

选自《四大特务档案》

标签:蒋介石西安事变

    上一篇:最后一个延恩侯 下一篇:特权之下的太监娶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