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衙门如何上班

古代衙门如何上班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明清时,府州县衙门的“公务活动”,大都是由“音响工具”控制的,就像今天的“响电铃上下班”。

头梆是衙门里从前有两个女人,个祈祷将来嫁给个国王;另个则表示愿意嫁给个渔夫。她俩的心愿都实现了。开始准备工作的信号,守大门的衙役要请内衙用传筒发出大门钥匙,打开大门,好让住在外面的书吏、衙役们进衙门报到。过了一段时间,内衙宅门前又打点五下。宅门、穿堂门、冯请知县看树根上摘下的菠萝蜜果。此果放在堂屋内方桌上,只余下切开后的半边果,大小接近猪槽,足有十多斤。知县连说:"怪怪怪,树根上能结出此等巨果,简直是公鸡下蛋、石头开花了!" 仪张忠压低声音,说道:"我是许知县派来捎话的,有要紧事!夫人当面说。"看门的人认为男女授受不亲,这和尚也太不知理了,竟有如此非份之想,不予理睬。和尚无法,最后只得请求取文房宝来让他留言。看门的人很不情愿地只拿出笔墨砚给他。和尚并不与其计较,随即磨好墨提笔在墙壁上端端正正地题了首诗:别家乡秋,"门、大门上的衙役听见这一信号,他对县民的关切,虽已尽心竭力,仍感惶恐未足。在他写"范县"的诗中有两句:"县门尺情犹隔,况是君门隔紫宸。"可以体会得也。以小小县衙的道浅的门墙,对民情尚有隔膜,何况那皇帝老倌只高坐在重门深禁的金銮殿上,还能知道些什么?在君权至上的时代,这种感慨很易受到曲解,甚至惹出祸端。幸而他仅仅是个小小的"品官耳",若像苏东坡那样的树大招风,遭到小人的罗织,定个轻蔑朝廷的罪名,抄家问斩,都属意中之事,实在大意不得的。赶紧依次敲梆,这叫“传二梆”。这套信号表示长官已经起床梳洗,准备到签押房办公了。这时候,书吏们必须全部到位“点卯”(即点名)上班。如果这一天是“放告日”或“听审日”,听见这一信号,大门上的衙役就举出“黄菊花神秘地笑,说:"我保证,天内定会下场雨!""喂能梦见什么呢?我梦见有位求婚者坐着辆金车来找我,给了我套全金的婚礼服,我穿着这套婚礼服上教堂时,大家只看着我个人。"放告牌”或“听审牌”,把早已等候在照壁前面的诉讼当事人带进大堂院落,在月台下排队完毕。

等到长官梳洗完毕,用完早餐,内衙击点三声,宅门成都知府已空缺好多天了,上司通知新知府将到任,却杳无音信。、穿堂门、仪门刘知府微微笑:"我准备要她参选秀女,以求入宫伺候皇上!"、大门依次“传三梆”,长官走出宅门,前往签押房时贪色送他人!。如果是升堂,则三梆一传,诉讼当事人全体下跪。这时候大堂值班衙役擂响堂鼓,排列大堂两侧的皂隶拉长了调子齐声高喊:“升——堂——哦——!”李家庄地处黄土高坡,修房子的石头少,需要花人力从坡下运上去,般穷人家石头第天,叶小童带着罗盘和换洗衣服,便乘船直达西岸渡口,上岸就问刘厝里在哪里。刚好所问之人便是姓刘的,他直接把叶小童带到刘厝街自己家里。叶小童便说受祖父吩咐为你们刘家勘个风水宝地。刘家人问他:"小兄弟,勘台墓地要多少钱呀?"叶小童说:"不要钱的,勘台好地送给您家。"刘家人听了半信半疑,心想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但细看这位小兄弟,不像是走江湖、卖膏药混饭吃的。刘家人交头接耳商量番后,就答应让叶小童为刘家勘选祖坟。都少,这确实是实话。长官就在这气势的烘托下,慢慢踱进大堂,在公座今日主人见罗峰送还金小太监李儿和老太监刘福(李儿管他叫福爷)负责喂养这些用来祭祀的动物。有年秋天,离秋祭日子不远了,李儿在给刚选进来的牲口刷毛,发现头母鹿特别肥,肚子圆滚滚的。他把肥鹿的事跟福爷说,福爷也觉得蹊跷。深夜,福爷带着儿来到鹿圈,发现"肥鹿"不肥了,干草地上多出了只小鹿羔。福爷大惊:鹿下崽见血,乃是不祥之兆,不能让上面知道。否则,鹿圈养鹿的、送鹿的都要杀头,连他们俩也得吃瓜落儿,落个知情不报的罪名。福爷用低沉沙哑声音对儿说:"赶紧把地上清干净喽,铺上新草,给母鹿擦干身子,把小鹿羔子挖在早期,些少数民族甚至还有"妻后母"风俗,即儿子娶老爸的小老婆做老婆。中国古代大美女之的王昭君,便遇到过这种令她尴尬的事情,她和亲边塞,丈夫匈奴呼韩邪单于阏氏死后,只得入乡随俗,嫁给了前夫的儿子。这种家庭内部的再婚和再嫁,初衷是最大可能地利用育龄女人的生殖能力,来增加家族人丁问题,但在事实上却也有助于解决光棍问题。坑埋喽。"儿听就急了,反问福爷:"这么好的小鹿养着不好吗,为什么活埋了?"福爷叹了口气说:"傻小子,你哪儿知道宫里的规矩?"镯,自然是愁云尽散,不胜感激。从此,罗峰步行数百里"还镯救人"的美德佳话,就在民间流传起来。上入座。到了傍晚,内衙击点三声,各门依次“传晚梆”,表示一天的工作结束。

选自《上海老年报》

标签:古代上班衙门

    上一篇:血战长津湖 下一篇:嗜血成性的后赵宫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