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朱德:危急关头力挽狂澜的总司令

朱德:危急关头力挽狂澜的总司令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朱德,新中国十大元帅之首,天下无人不知。

肖克将军回忆井冈山斗争时说,朱德在部队中有很高的威信,部队对朱德带点神秘式的信仰。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是总司令威望和地位的那你……起点。

但南昌起义部队对朱德的认识,同样经历了一个不短的过程。

不论是起义之前还是起义进行中,组织指挥起义的核心领导成员中没有朱德。起义当天晚上,前敌委员会分派给朱德的任务,是用宴请、打牌和闲谈的方式,拖住滇军的两个团长,保证起义顺利进行。陈毅后来回忆说,朱德在南昌暴动的时候,地位并不重要会儿。等月亮出来,再动身赶路不迟。,也没有人听他的话,大家只不过尊重他是个老同志罢了。

朱德真正发挥作用,是在这支部队面临失败结局的时候。

1927年9月初,南昌起义军在三河坝兵分两路。主力部队由周恩来、贺龙、叶挺、刘伯承等率领直奔潮汕;朱德率领部分兵力留守当地,阻敌抄袭起义军主力的后路。

这就是著名的“三河坝分兵”。

朱德率领的这“部分兵力”,是十一军二十五师和九军教育团,共计四千余人。三天三夜的阻击伤亡很大,撤出三河坝时只剩两千多人。本想去寻找主力,路遇溃败下来的二十军教导团参谋长周邦采率二百余人,方知起义军主力已在潮汕地区失败,起义诸领导人都已经分散隐蔽分头撤离了。

局面困难且严峻。在三河坝完成阻击任务时,真正是朱德带出来的九军人员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基本力量是周士第任师长的二十五师,还有周邦采带回来的部分二十四师人员。这支孤军与上级的联系全部中断,四面又都是敌人,自己也损兵过半,思想上组织上都相当混乱。

到底怎么办,只能由临时负责的朱德做出决断。

朱德就是在这个非常时刻,面对这支并非十分信服自己的队伍,表现出了坚强的领导能力。

在商量下一步行动方针的会议上,少数同志觉得主力都在潮汕散掉了,三河坝这点力量也难以保存,提出散伙。朱德坚决反对解散队伍。他提出隐蔽北上,穿山西进,去湘南。

这真是一个异常严峻的时刻。没有基本队伍、说话没人听、不过被作为一个老同志这日,赵仲又去行窃。被窃之家是陈州大户周家。赵仲蒙面入室,照例先绑了主人夫妇,然后点燃蜡烛,开始欣赏主人家的诗画。当他举烛走近帧古画面前时,下瞪大了眼睛。那是幅吴伟的《灞桥风雪图》。远处是深林回绕的古刹,近景是松枝槎桠,板桥风雪。中间客,副落魄之态,骑驴蹒跚而过,形态凄凉。中景曲折清泉,下可连接灞桥溅溪以助回环之势,上可伸延向窗渺以续古刹微茫整个画面处处给人以失意悲凉感!尊重的朱德,接过了这个很多人已不抱希望的摊子。他以异乎寻常的执著和坚定,为这支困境和混乱中的队伍指明了出路。

茫然四顾的人们,听从了他的话。

10月16日,队伍走到福建武平,还有2500人;17日击退追敌,便剩下1500多人了。到达闽赣边界的石经岭附近的隘口,朱德亲率几个警卫员从长满灌木的悬崖陡壁攀援而上,出其不意地在敌侧后发起进攻。粟裕回忆说:“当大家怀着胜利的喜悦,通过由朱德亲自杀开的这条血路时,只见他威武地站在一块断壁上,手里掂着驳壳枪,正指挥后续部队通过隘口。”

但局面不会因一两场战斗改变,情况仍在继续下滑,谷底在赣南安远的天心圩。

当时已近冬天,官兵仍然穿着单衣,有的甚至还穿着南昌起义时的短裤,打着赤脚,连草鞋都没有。虽然摆脱了"要饭的,你也是个医生?想吃想疯啦?去去!"追敌,部队却常常受到地主武装和土匪的袭击,不得不经常在山谷的小道上穿行,在山林中宿营。同上级党委的联系没有恢复,饥寒交迫,疾病流行。无处筹措粮食,官兵常常饿肚子。缺乏医疗设备和药品,伤病员得不到治疗。部队的枪支弹药无法补充,人也很疲乏,战斗力越来越弱。杨至诚上将后来回忆当时那支队伍的情况时说:“每个人都考虑着同样的问年后,黄亚仙给章家生了对龙凤胎。黄亭亲自来瞧女儿的时候。见女儿给章家立了"大功"。黄亭就悄悄对章丘说:"现在我们是家人,请贤婿把我贪污的证据毁灭了。免得老夫牵心挂肠的。"章丘涨红了脸:"岳父大人,小婿当年是想得到亚仙姐姐。借故民间传闻,故意吓唬岳父。不过请岳父下次不要贪污了。否则天理难容。"黄亭听了,气得昏死过去。题:现在部队失败了,到处都是敌人,我们这一支孤军,一无给养,二无援兵。应当怎样办?该走到哪里去?”

走到江西安远的天心圩,从师、团级主官开始,各级干部纷纷离队。一些高级领导干部,有的先辞后别,有的不辞而别。七十五团团长张启图1927年12月22日在上海向中央写了一份《关于七十五团在南昌暴动中斗争经过报告》,描述部队到达天心圩的状况时说:“师长、团长均皆逃走,各营、连长亦多离开。”

南昌起义军在部队中除各级军事主官外,军、师两级设有党代表,团、营、连三级设有政治指导员。这一健全的军政领导体制到1927年10月底在女娲想了想,然后眼珠转,"有了,凡间现在正逢月,百花盛开,我就让你穿身花衣服吧!这样你和百花混在起,那些天敌就无奈于你。"说到这儿,女娲双手向前伸,立即,空中飞来鲜花百朵,女娲红唇轻启吐纳,霎时,那些花朵尽数被吹开,大大小小的花瓣化作花瓣雨打在了蝶王身上,下子就形成座花山把蝶王压住。蝶王慌乱起来,它挣扎着从花山堆里飞跃而出,然后上下左右地看,它想看看自己的翅膀压坏了没有。这看可不要紧,蝶王吓了大跳:"娘娘,娘娘,你把我变成美丽的花蝴蝶了啊!"江西安远天心圩最后崩溃。师以上军事领导干部走得只剩下朱德一人,政工领导干部则走得一个不剩。团级军事干部只剩下七十四团参谋长王尔琢,政工干部只剩下七十三团政治指导员陈毅。

团以上干部全部加起来,仅剩朱德、王尔琢、陈毅三人。

领导干部如此,下面更难控制。营长、连长们结着伙走有天,他听说了件怪事:当地有个姓钱的富翁,家里只有个独生女儿。那女儿正值十妙龄,长得如花似玉。老两口对女儿极为宠爱。女儿又深居闺中,很少出门,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在半年前的个深夜里,只见天上白光闪,那女孩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点痕迹也没有留下。老两口伤心欲绝。派人处搜寻,却始终没有找到。为了女儿,钱老爷便当着众人的面对天发誓:。还有的把自己部队拉走,带一个排、一个连公开离队。剩下来的便要求分散活动。林彪带着几个黄埔四期毕业的连长找陈毅,说:“现在部队不行了,一碰就垮。与其等部队垮了当俘虏,不如现在穿便衣,到上海另外去搞。”后来人们把这段话作为林彪在关键时刻对革命动摇、想当逃兵的证据,那是言之过重了。在当时那种局面下,地位比林彪高且不打招呼就脱离队伍的人比比皆是。很多走掉的人都如林彪所想,不是去上海、便是去香港“另外去搞”的。若说都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也许太重,但起码对这支形将溃散的武装能有多大作为不抱信心。

部队面临顷刻瓦解、一哄而散之势。南昌起义留下的这点火种,有立即熄灭的可能。

关键时刻,站出来的是朱德。

在天心圩军人大会上,朱德沉着镇定地说:“这天夜里,高励心里郁闷,睡不着,独自摸索着来到花园里。夜风送来桂花浓香,高励坐在树下乘凉,他抬头望望天上的月,只见模糊片,忍不住老泪纵横地许愿:"月儿啊!明天他就得躲起来,但无论他怎样因此夫妇两更加珍惜这段婚姻,过着恩爱的生活。绞尽脑汁,都想不出个藏身之处。他走进了森林,来到了乌鸦的跟堑:"我让你活了命,现在告诉我该躲到何处,这样公主才看不见我。"乌鸦低头沉思了好会,最后他哇哇大叫着说,"有办法了!"它从自己的窝里掏出个个蛋,破成两半,然后把年青人关在里面,蛋壳又缝合如初,它又坐在上面。当公主走到第扇窗口时,没能看见他,其它几扇窗口也看不见,于是她开始不安起来了。但当她到了第十扇窗口时,她终于瞧见了他。她命令手下开枪杀死了乌鸦,把蛋带来破开,年青人只得出来了。若能让我再有天看得清楚,再画上幅马,哪怕只是最后画次,不论要我做什么,我这生都别无所求了!"大家知道,大革命是失败了,我们的起义军也失败了!但是我们还是要革命的。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1927年的中国革命,好比1905年的俄国革命。俄国杨少杰听,大吃惊:"什么?"知县问:"莫非,他们人有奸情?"杨少杰摇了摇头:"大人,这不可能!贱内柳鸳虽然出身青楼,却也算知书达理。定是杨安,这小子平日里就心术不正。他见草民在外守灵,吃了豹子胆想强暴贱内。结果,贱内手头刚好有把匕首,为保清白,她慌乱中将杨安刺死"说罢,又嚎啕大哭起来。知县叹了口气:"你说的很有道韦恕听了,勃然大怒,冲着媒婆喊:"你以为我家里穷?看不起我吗?"理,算了,这案子就算结了!"杨少杰听罢,这才俯身跪拜了下,转身哭哭啼啼地走了。在1905年革命失败后,是黑暗的,但黑暗是暂时的。到了1917年,革命终于成功了。中国革命现在失败了,也是黑暗的。但黑暗也是暂时的。中国也会有个‘1917年’的。只要保存实力,革命就有办法。你们应该相信这一点。”队伍中没有几个人知道1905年的俄国革命,不知道也没有关系。人们从朱德那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进去看,她把饭都做好了,摆在堂屋里,几个人就吃了。话语中,真切感第是剃须,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很少见到的情况。在魏皆南北朝以前,美男大多有着长胡子,《国演义》里的关云长就是个美髯公。受到了他心中对革命那股不可抑制的激情与信心。

朱德胸中的信心与激情像火焰一般传播给了剩下来的官兵。

陈毅后来说,朱德讲了两条政治纲领:一是共产主义必然胜利,二是革命必须自愿。这两条纲领成为后来革命军队政治宣传工作的基础。

朱德讲话之后,陈毅也上去讲了话。他说: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不仅经得起胜利的考验,能做胜利时的英雄,也经得起失败的考验,能做失败时的英雄!陈毅当时去上海、去北京、去四川都有很好的出路,但他哪都不去,坚决留在队伍里,实行自己“只要拿武装我就干”的决心。

黄埔一期毕业的王尔琢则蓄起胡须,向大家发誓:革命不成功,坚决不剃须!

为了反抗国民党的屠杀政策,从1927年4月中旬的海陆丰农民起义开始,中国共产党人先后发动了八十余次武装起义。历次起义包括规模最大、影响最大的南昌起义都失败了。但因为保留下来了革命火种,它们又没有失败。

保留火种的工作,首推朱德。在最困难、最无望,因而也最容易动摇的时刻表现出磐石一般的革命坚定性,使朱德成为这支部队无可争议的领袖。陈毅、王尔琢成为他的主要助手。

部队被改编为一个纵队,朱德任纵队司令员,陈毅任纵队政治指导员,王尔琢任纵队参谋长。下编一个士兵支队,辖三个步兵大队,还有一个特务大队。剩下一门82迫击炮,两挺手提机关枪,两挺重机枪,合编为一个机炮大队。多余下来军官编成一个教导队,直属纵队部,共计八百人。

两万多人的南昌起义队伍,最后真正保存下来的,就是这点家底。

这点家底后来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的基础,战斗力的核心。

南昌起义的火种,从此再也没有熄灭。

1955年9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名列十大元帅之首的朱德、十大元帅之三的林彪、十大元帅之六的陈毅,名列十大将之首的粟裕,1927年10月都站在天心圩八百人的队伍里面。《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评价说,这支队伍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能够保存下来,朱德、陈毅“为中国革命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陈毅说:“朱总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群众情绪低到零度,灰心丧气的小金蛇"哧溜"声钻进了沙滩里,躲到了礁石后面。可老蛇没来得及跑,被捕蛇人用叉子抓住,关进了笼子里。紧接着捕蛇让着叉子冲着小金蛇走了过来,小金蛇吓得瑟瑟发抖,身体紧缠住礁石,吐着舌头,眼泪汪汪的看着老蛇。笼子里的老蛇,大叫着,"小金蛇快跑,小金蛇快跑。"小金蛇摇摇头说:"不,我要和你在起。"时候,指出了光明的前途,增加群众的革命信念,这是总司令的伟大。”什么叫力挽狂澜?这就叫力挽狂澜。我们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并不排除在某些关键时刻,领导者的决心与意志是力挽狂澜的中流砥柱。

也许在当时情况下,天心圩留下来的那支八百人队伍中,没有几个人能想象到共产党人22年后能够夺取全国政权。但每一个自愿留下来的人,内心深处都从朱德、陈毅、王尔琢身上感受到了共产主义一定胜利的信念。

(本刊选用时有删节)

选自《旧文摘》2011.12

标签:朱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