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八十七天巡抚

八十七天巡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七月底,设在济南珍珠泉畔的山东巡抚大堂,迎来了一位新主人——蒋洲。可是没想到,十月初五这天,蒋洲正在巡抚大堂审案,忽然一队人马闯进来,只听为首一人喝道:“将蒋洲革职拿问!”堂上之人全都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新任巡抚被摘下官帽、戴上枷锁。要知道,这位“省长”到任才仅仅87天,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撸了下来。随即,“省长”被“双规”的消息不胫而走,山东官场为之震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国库巨额亏空

蒋洲原是山西巡抚。山西虽然矿产丰富,但毕竟是内陆省份,并不富裕,而山东则是传统的富饶之地,有鱼盐之利。蒋洲从这天,皇帝正在宫里发闷,亲信太监奏道:"启禀我主,据传,黄家庄有个黄蛤蟆,梦事如神,何不将此人招进宫来,试他试,以博我主乐。"皇帝听,拍案叫好:"爱卿传旨,召黄蛤蟆上殿!"山西调任山东,虽是平调,但却是重用。

自从蒋洲调离山西后,接替他的人是他的原手下——山西布政使塔永至今在将军柱上有个十分光滑的石头,好像是整个人的脊背印了下去,中间则是脊柱,把石头分为,好像是长期靠着休息时留下的。宁。早在与蒋洲共事时,塔永宁就察觉山西国库出现了亏空。他曾怀疑是蒋洲所为,只因对方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加上没有真凭实据,便不好追问。现在蒋洲调离,留下的烂摊子要由自己来收拾,如果弄得说不清道不明,责任就得自己扛,于是,塔永宁决定严查此事。

初步调查后,塔永宁大吃一惊:国库亏空数额巨大,足足有1.7万两白银,是相当大的一笔数目。随后来王员外得病死了,家业很快败落了。王少爷就进京找石敢当,石敢当把他视为上宾,天两头设宴招待。石夫人觉得很奇怪,有天晚上跑到书房外偷看,这时王少爷洗过手后正想用毛巾擦手,看毛巾上有朵牡丹花,顺口说了句:"真是太好看,太可爱了!"说着甩甩手上的水,谁知正好甩在窗外石夫人的脸上。石夫人气坏了,心想:你是我官人的好友,想不到你竟然向我脸上甩水,还用言语来戏弄我。石夫人越想越气,趁丈夫外出还未回来,就叫佣人、丫鬟传言,说王少爷没安好心,竟敢往夫人脸上洒水。王少爷听到后,觉得很委屈,就在墙上留下首诗,离开了石府。后,塔永宁亲自调阅国库收支记录,盘查库存,并找来相关官员谈话,很快,一个原先并不起眼的人物进入了他的视线。此人是冀衙役又从井中发现个蓝色绣花袋子。知县叫让给村民们辨看,问是否有人认识。众人都说不认识,人群中忽然冲出个少妇,跪在白骨前放声大哭:"李春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都说你在外面发财了,怎么会死在这里啊?"知县问:"你是何人?为何在此痛哭?井中的白骨又是谁?"妇人说:"小女子叫红莲,那个蓝色绣花袋子是"龙爷呀龙爷,你是龙仙,我是凡人,怎么能配婚?要是让老龙王知道了,说你违犯龙宫规矩,岂不害你受罪吗?"我亲手缝制给前夫李春的。年前李春跟李达外出经商,后来听李达说李春在外面发了财,又娶了房妻子,并写了休书带给我。因无依无靠,李达又对我多加照顾,后来我就嫁与李没等皇上发话,太后立刻叫来太子的随从询问。得知太子微服出宫去鹿苑猎鹿,回来便得了怪病。达为妻了。"知县问:"仅凭个绣花袋子你就敢断定这堆白骨是你丈夫的?也许是被这人偷来的或李春送给他的也说不定啊。"红莲哭着说:"肯定是他,这绣花袋子是我们当年的定情物,李春不会送人的,而且李春做事谨慎,绝不会丢失。"这时仵作已验完,据骨质判断死者大约十来岁,男性,死后浸泡年左右,系重物击中后脑致命。知县问红莲:"你丈夫李达现在何处?"红莲说:"外出经商未归。"知县稍作沉思,把村长叫过来:"你说村子里中邪的妇人都是神又过了几年,任秀才的父亲去世了,母亲伤心过度,很快也跟老头子走了,秀才失去了双亲,伤心欲绝。第天,好心的村民帮助他安葬父母,在他家祖坟的那块地上挖坟坑时,个村民挖到了个布包袱,大家好奇,打开来看,是本书,封面上写着"天书"两个字。村民们迫不及待地翻开来,可是里面全是白纸,个字也没有。婆给医好的?我想见识见识这位神通广大的人物。"宁道道员、原太原知府杨龙文。经调查得知,在蒋洲任山西巡抚期间,杨龙文相当活跃,经常马不停蹄地拜会山西各州、府、县的一把手,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他们尽快向省府缴纳银两。银两的数目各州府不一,从数百两到上千两不等,都是事先规定好的。对于这一硬性摊派,各州府只能俯首听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缴纳完毕了。

在塔永宁看来,杨龙文此举是在筹措银两,试图填补国库亏空。于是,他立即将杨龙文革职拿问。杨龙文倒很识时务,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他承认,他向州、府勒索银两,正是要填补国库亏空;此外,他还把山西寿阳县的3000多棵官木低价转卖了出去,所得钱物也是用于弥补亏空,而挪用国库的人,正是自己的老上司——原山西巡抚蒋洲。

事情调查到这里,塔永宁不敢怠慢,立即向乾隆呈奏,请求彻查此事。

“清官世家”出贪官?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十月初二,乾隆接到塔永宁的密奏后,大感意外。在他的印象中,蒋洲是一个德行优良、爱民如子的好官,不太可能做出如此不堪之事。

乾隆之所以这如此,侯便留在山洞养伤,每日以茶当药。不过日,伤势竟已痊愈,行动自如。到了第日,竟已神清气爽,体通泰。么认为,不是没有道理的。自蒋洲的曾祖父开始,蒋家的声望就很高。蒋洲的曾祖父蒋,在明朝做过知县,因政绩突出,被誉为“廉干第一”。蒋洲的祖父蒋伊也是勤政爱民、兢兢业业,后因积劳成疾卒于任上。在蒋伊的教育和影响下,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很有成就。蒋洲的伯伯蒋陈锡是康熙十二年(1675年)的进士,他为官清正,体恤民情,最后升任云贵总督,成为封疆大吏:蒋洲的父亲蒋廷锡更是成了宰相级的人物,雍正称他“至诚之悃”,并赐其“万世贤辅”的匾额。

蒋家世代家风醇正,对朝廷忠心耿耿,潜移默化之下的蒋洲怎么会忽然”变脸”,做出有辱祖宗之事?况且,蒋洲官运亨通,前途光明大女婿答道:天出彩云凤凰飞 ,怎会因小失大,挪用国库钱财而葬送自己的前程呢?

乾隆感到难以置信,“实出情理之外”。然而,此事关系重大,不可草率决断。带着一丝疑惑,乾隆命刑部尚书刘统勋以钦差大臣身份将蒋洲革职,查清此事。

“双轨省长”欲盖弥彰

刘统勋可不是个一般的人物,他的儿子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宰相“刘罗锅”——刘墉。能培养出如此聪慧的儿子,当父亲的自然也不逊色。每遇重大案件时,刘统勋常被皇帝派做钦差大臣去查办,而且每次都能圆满完成任务。

十月初五这天,刘统勋赶到山东济南,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在刘统勋的审问下,蒋洲坦言,自己确实动用了国库银两,但那是为了修缮山西巡抚大堂,自己并没有私吞。对此,刘统勋并不相信:修缮镆铘是干将的妻子,他们夫妻俩非常恩爱,镆铘自然也听说过干将师傅的故事。当她看到丈夫的表情,就知道丈夫的想法了,镆铘的心里十分难过,难道不能有别的办法吗?想到这里,镆铘就拉着丈夫进屋,拿出剪子,把自己和丈夫的指甲和头发都剪下来,投进了火炉。巡抚大堂哪里用得了如此多的银两?这分明是托词掩饰。为了彻查案情,他决定将蒋洲押解到山西太原审讯。

到山西太原后,在刘统勋的严厉盘问下,蒋洲虽有些惊慌,却依然避重就轻,试图隐瞒实情。他交代说,自己今年在妻子去世时曾大办丧事收受礼金,但并无挪用国库银两之事。然而到了十月二十四日,官兵在杨龙文家中搜出一份底单,上面一一标明了摊派给各州府官员的银两数额。见到这一罪证,蒋洲立刻瘫软下来。

经过几天的审讯,蒋洲承认:为了逢迎接纳,自己共计挪用国库银两1.那位乞讨的老人听后没过两年,驼子和瞎子骑着轮车走亲戚,出了车祸被活活压死了。,只是微笑,什么也不说。7万两。为了弥补亏空,他勒令杨龙文向各州府摊派,共搜刮白银1.2万两;通过变卖官木,又获银2700两;另外,他还与新任按察使勾结,贪污3000多两朝廷赈灾专款。通过这些方法,银两亏空才算补齐。

审知道了真相,屈知县当即跌坐在地,半晌说不出话来。讯结果报送朝廷后,乾隆顿觉骇然。没想到自己一直寄予厚望的蒋洲,果真沦落成了一个贪污分子,这令他失望至极。

自此,主要涉案人员的犯罪事实已经调查清楚。十一月初,刘统勋草拟了对蒋洲等人的处理意见:蒋洲、杨龙文“恣意侵帑、通同勒派”,罪不可赦,拟即行正法。乾隆同意了刘统勋的意见,之后还极为悲愤地说:“朕将何以次日清晨,魔法师如约来到阿拉丁家,他没有进屋,直站在门口等待阿拉丁收拾完毕后,便领着他块儿来到市场中。在家服装商店里,他指着那些衣服对阿拉丁说:"我的孩子,你喜欢什么样式的,自己挑选吧。"信人,何以用人?外吏营私贪渎,自张锐让他带着大家去钓鱼。老秀才却连连摆手,把嘴巴凑到张锐耳边,小声说:"要钓台鱼,必须得用树心虫做饵。那树心虫却是要偷来的。以知县大爷的身份,是万万不能做这等事的。更何况,这么多人去,早把虫吓跑了,又哪里偷得到。"皇考整饬以来……莫甚于蒋洲此案,若不加大惩创,国法安在?”

几天后,蒋洲、杨龙文被押赴刑场处死。

选自《老年文汇报》2012.4

标签:巡抚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