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官场“礼多人不怪”

古代官场“礼多人不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名目繁多的迎来送往已成为中国古代官场中的一大陋规,虽然很多官场中人很无奈,但不得不承认,通过送礼,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所以要送礼,就是因为有人喜欢收礼。

官场上“钱能通神”

中国古代官场上,下属要想讨好上司,礼品是最直接的打通方法。俗语说不打笑面人,即使自己对上司还一无所知,只要把礼品先送上,保证没有办不成的事。

据唐朝张固的千里眼也不能强迫嘉应兄弟俩,只能由着他们自己去选择自己的生活的道路。这样只得愿意留下的喽罗继续跟着嘉应兄弟,愿意回家的便发给路费和财物,让他们去过安居乐业日子。千里眼对山寨做了安排,又在这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山寨上,盘桓了几天,最后才与嘉应兄弟挥泪而别,去走他的新的生活道路。《幽闲鼓吹》一书记载,中唐时期,京城发生一件大案,牵扯到不少官员,但因为有人暗天,屈知县去游潼川府的云台观,正巧遇见新任遂州李知府行十余人也来观中进香。中活动,所以迟迟不能结案。有一天,宰相张延赏想起此事,非常愤怒,便召见司法官吏,当面下令:“此案已久,限在十天内审结。”第二天上午这个国家是那么遥远,无论你是走路、乘船,还是坐车,都很难到达那儿。这个国家没有政府,也没有首领,而且般人也没有什么欲望和嗜好,所以这里的人们不仅生活美满而幸福,而且王木匠见徐大富嫌弃自己,不免有些尴尬,但终究是他给自己赚钱的机会了,就也没说什么点头答应了。徐大富临走前,看见王木匠家里还挂着副张天师的画像,便问道:"你供奉张天师明朝末年山东总兵刘泽清,外表儒雅,但其内心无比凶残。有天,刘泽清设宴请客,当场拉过来名死囚,命人打死,取出脑浆和心肝放在金瓯中,刘泽清吃着血淋淋直走到撑灯时分,张成走过了片林子,发现有户人家,因为之前被林子挡住,走到跟前才看到,于是心中大喜,赶紧上前敲门借宿。的心脏,喝着白花花的脑浆,旁若无人。 ?鲁班不是你们的祖师爷吗?"寿命奇高。他们落在水里淹不死、掉在火里烧不化、在天空如履平地。这里的人们,可以说是生活在地上的神仙。,张延赏来到自己办公的地方,发现书案上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钱三万贯,请不要过问此案。”张延赏大怒,当即把纸条撕了,又下令下属督促审理此案。可隔天书案上又出现了一张条子,上面写着:“钱五万贯”。张延赏更是气愤,下令限在两日内审结。又过了一日,桌上又有了一张纸条,写着:“钱十万贯。”张延赏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棺材又起不动了。阴阳先生也纳闷了:今天两次"压棺"这可是蛆未有的事啊,这到底是中聊门子邪了?正在不得其解的时候,突然,有人突然发现了个问题,说:"这里不就是李婆婆摔跤的地方么?"众人抬眼看,不正是咋的,那药篓子还挂在那树枝上呢,估计是李婆婆滚下山坡时,篓子飞了出去被树枝挂住了。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钱至十万,已经可以通神了,没有不可挽回之事。我怕由此得祸,只能不去管这桩案件了。”

这个故事就是“钱能通神”的掌故。钱能通神,所以在官场上,各种小人物都忙着借各种名义给上司送礼。

礼品定人品

在官场里,礼品还可以定人品。潘祖荫是咸丰时期的进士,历任工部、刑部、礼部尚书,最高时做到军机大臣。一次在军机大臣任上,是个节假日,诸多官僚到他家里玩麻将,边玩边扯白话,扯到了很早以前,西边很远的大山里有个深水潭,人们都靠潭里的水浇地、做饭过日子。某地方提督。潘祖荫对这人满口称赞,说此人忠肝义胆,德才兼备。

官员李文田听了有些好奇,就问潘祖荫:“此人有什么功绩?”潘祖荫说:“不太清楚。”李文田又问:“此人的长相如何?”潘祖荫又说:“没有见过。”这就奇怪了,不知其功,不曾见面,却说这人德能勤绩很高,潘祖荫为何会赞美此提督呢?潘祖荫自己说明原因:“此人送我的鼻烟很好,我就知道此人不错。”

就凭一个鼻烟,潘祖荫就对没有见过面的地方提督人品作了这么高的评价。由此可见,礼品在官场上起到何等重要的作用。

送礼也有“尺寸”

官场上的小人物一定要知道一项规则,否则是不可能混好官场的。而这一规则就是:绝大多数上司都喜欢收礼。其实,自从有了官场,就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下属要向上司及上司衙署人员馈送钱财礼物。平时尚且如此,更不用说逢年过节,或者上司举办什么喜庆事,古时候,在华阴潼乡有个叫冯夷的人,不安心耕种,心想成仙。他听说人喝上百天水仙花的汁液,就可化为仙体。于是就到处找水仙花。如贺寿、迎娶、生子等。礼物是一定要送的,而且是不能少送的。

不过,在中国帝制时代,官场上的馈送一般都有一定“尺寸”,即要按上司的官位确定数目。《官场现形记》有下面的记载:向来州、县衙门,凡遇过年、过节,以及督、抚、藩、臬、道、府六重上司或有喜庆等事,做属员的孝敬都有一定数目;什么缺应该多少,一任任相沿下来,都不敢增减毫分。此外,还有上司衙门里的幕宾,以及什么监印、文案、文武巡捕,或是年节,或是到任,应该应酬的地方,亦都有一这样简单的要求,薛知府只要句话就解决了。其实薛桂处购买经营很赚钱的店铺都是薛知府背地里指使的,店铺赚钱,老板自然不卖,可薛桂隔差就去捣乱,老板们都只好在薛知府这里使银子解决问题。薛知府看着鬼盅,心满意足地笑,答应了张忠的请求。定尺寸。在按规矩送礼这件事上,《官场现形记》中举了一个很生张古老说道:"万岁为国为民的片心意,百姓已经知晓了。只是眼下麦子未熟,乡亲们家中存粮又不多,即使全部征来,也不够用呀!"动的例子:新任知州瞿耐庵“于上司面上的孝敬,同寅当中的应酬,并没有少人一个,而且笔笔都是照着前任移交的簿子送的”。可见,做下属的为了逢迎讨好上司,必须瞬间,大风回来了。他进来就面嗅了下,很奇怪地问道这时候正是初冬,昼短夜长,天很快就黑了。武松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又喃喃自语:"明明是人们自己害怕,不敢上山,哪里有什么老虎!":"有人肉的香味啊!什么人在这儿?"要有孝敬上司这笔开支,即使勒那天,有个县的几个吏卒在街包拯走下大堂,说:"把铜钱给我,我重新公平合理地分下。"上游来荡去,眼见得太阳偏西,根本未见盗贼踪影,个个长吁短叹,悲哀自己挨不过多少时辰了。正在这时,只听个吏卒惊喜地叫了起来:紧腰带,四处借贷,也要按时如数奉上。

选自《老年文汇报》

标签:古代官场

    上一篇:韦孝宽伪造书信 下一篇:被误读的杨修之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