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邵阳大侠

邵阳大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天色渐渐暗下去,醉醺醺的朱青衫还是没有找到回家的路。不过没有关系,对于一个刚刚得到“邵阳大侠”称号的人来说,迷路也是愉快的。

朱大侠走了这么大半天,只觉得自己的双合莫高兴极了,把昨晚的奇遇讲了遍。表妹听了,立刻投进合莫的怀抱。脚越来越沉,便索性走进路边的西瓜地,靠在一个滚圆的大西瓜上闭上了眼。

不多一会儿,朱青衫就被一只手拍醒,他睁眼一看,一个庄稼人打扮的老汉正蹲着身子摇他,边推边叫:“小伙子!地上潮得很,你怎么睡地上了?当心落下毛病!”

朱青衫一个激灵翻身跃起,道:“你是什么人?想暗算我不成?”

老汉被他吓了一跳,随即笑起来:“你这后生,是你在我家西瓜地里睡下了,倒问我是什么人?”

朱青衫揉揉眼睛,心中有些怀疑:“这是你家的西瓜地?我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

老汉笑道:“你这后生,一听就没干过农活。西瓜地都是晚上才要守着,白天大日头的,有什么好看的?小伙子,你渴了吧?睡觉还直伸脖,吞口水。”

朱青衫这才觉得嗓子像着了火一般。老汉呵呵一笑,挑了个大西瓜,在石头上轻轻一磕,西瓜“噗”的一声裂开,红红的瓜肉水泠泠的,发出清甜的气息。

朱青衫犹豫了一下,转念一想,江湖儿女何拘小节,见哪个大侠行事婆婆妈妈来的?于是接过西瓜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老汉又拎过一个陶罐,道:“再喝点粥,酒伤胃,喝点小米粥养养。”

朱青衫也确实饿了,道声谢接过来一口气喝了半罐,抹抹嘴巴,道:“老丈,我乃邵阳大侠朱青衫是也!你可听过我的名头?”

老汉点点头:“邵阳啊,知道知道,离俺十里铺不远!那地方水土好,庄稼生得旺盛,你刚刚说邵阳什么?”

“邵阳大侠!”

老汉迷茫地看着他,显然不知道什么是邵阳大侠。朱青衫有些沮丧,转念一想,这老人是个村夫,如何知道江湖中事,想到这又心里舒坦了,朗声道:“我们江湖儿女,讲究的是一个快意恩仇!今日我朱青衫受老丈一瓜之恩,必当相报!”

说罢他抽出腰间长剑,问道:“老人家,你有什么仇家,尽管和我说!”

老汉吓了一跳,跌跌撞撞退后几步,两只手乱摆,说:“没有仇家,我没有仇家!”

“那你欠人什么恩惠,也尽管和我说!我替你还了!”

老汉仍是摇头:“我也没欠谁什么恩惠啊?”

朱青衫烦躁起来:“我堂堂邵阳大侠,总不能白受了你的恩惠,日后传出去,岂不让江湖朋友耻笑?你推三阻四,大概不知道我的手段,请看──”说完他手腕一抖,十二支知府叹了口气说:"难道真要靠那道士装神弄鬼才能奏效?这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嘛。"飞镖破空飞鲁大的意思是明大儿子下海去捉沙蟹,蟹精听了却大吃惊:出,刷刷刷!全钉在路边一棵老槐树上,围了个圆圆的圈。

朱青衫看着老汉张大了嘴,半晌合不拢,得意地喝道:“老丈,你现在信了吧,你有什么要做的事,尽管告诉我,我帮你做了!”说着又把长剑一挥,虚劈了一下,刷!瓜地里亮起一道寒光。

老汉只是摇头,连说不用不用。

朱青衫恼了:“你这是看不起我,今日你必须说一件要做的事来,否则也要问我手中长剑答应不答应!快说!你有什么事要做?”

“我要做……我要做……”老汉急得要哭,“我要做的事就是看西瓜,我就是过来看瓜的,实在没别的了。”

“看……瓜?看瓜?”这有点出乎朱青衫的预想。

“实在没了,就是看瓜。”

“那……好吧!”朱青衫一拍胸口,“江湖儿女有恩必报,一诺千金!今晚你回去睡觉,我来看西瓜!”

“不用……看西瓜那是有诀窍的,好汉你没看过,恐怕看不好……”

朱青衫纵声长笑:“哈哈哈……你将瓜地交给我邵阳大侠朱青衫,便是千手人魔来了,也别想摘你一个西瓜!唆唆作甚,你赶紧回去,安生睡你的觉就是!”说罢将老汉直往外推。

老汉苦着一张脸,三步一回头地走了。朱大侠躺在瓜地的窝棚里,心想一定要看好瓜地,不能让人小看了。不过他酒劲还没过去,眼皮直打架,一会儿就睡着了。

三更时分,朱青衫突然被一阵细细碎碎的“嚓嚓”声惊醒。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将耳朵贴在床铺上仔细听。

那声音落地极轻,速度又飞快,来人必是一个轻功高手!“不对!”东边也有声音传来,难道是两个高手?慢着!北边也有,是三个!

朱青衫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人难道是西川三友?或是岭南三煞?

朱大侠摸出一支飞镖,左手持剑,右手持镖,慢慢从窝棚里挨到门边,忽然,细细碎碎的声音蓦地消失无踪。

朱青衫一时不敢走出窝棚,只将竹篾编成的夹壁抠开两个小孔,将眼睛贴在孔洞处向外看,偏偏今天是个阴天,放眼过去,瓜地黑乎乎一片,并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一滴冷汗从他头上滴了下来,来无影去无踪啊!难道真的是千手人魔?他这边一动不动地站着,美人进宫才夜,刘义山那老东西就叩宫进谏来了,皇帝本不想见这老厌物,可听太监说刘老东西带了百多位文武官员,齐刷刷候在宫外,跪了黑压压大片。“嚓嚓”声突然再次响起,这次不止三个方向,四面八方都有声音。

被包围了!朱青衫大惊失色!几时又来了几位高手,他居然丝毫没有觉察!那声音越来越近,竟是向着他栖身的窝棚而来。

朱青衫将心一横,一剑将窝棚劈开,运足中气吼了一声,却似半天里起个霹雳,叫道:“朱青衫在此!来者何人?可敢与我较量?”说着将一支飞镖扔了出去,只听“噗噗咔咔”之声连连响起,朱青衫侧耳细听,却没再走到前面,有道小河横阻着他们的去路。祝英台看看缓缓的流水,告诉梁山伯道:"山伯哥哥,你看这河水不知深浅,你快向那个村庄里借根竹篙子来探探看,我们好脱衣过去。"有听见一声人中镖的惨叫,“嚓嚓”声却突然变得急雨一般,四下乱响。

富商见此画,惊喜地连声说:"好画!好画!确是吴道子的真迹啊!"富商赞赏番后,又表情肃然地问:"不知老爷可否将此画转让给在下?在下愿出十万两银子购买。"“不好!敌人要递招了!”朱青衫跨出一步,将手中长剑舞成雪团一般,同时将怀中的飞镖一支支掏出来四下乱打,只听瓜地里传出几声尖利的惨叫,简直不似人声。

朱青衫长笑一声:“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却听远方突然传来一声怪笑,朱青衫汗毛一,剑在前人在后,向声音传出的方向奔去。

刚走出几步,朱青衫忽觉右脚一紧,被一物卡住,不由心中大震:“原来敌人藏在地下!发出声音只是引我过去。此刻上了他的恶当,被他抱住了脚!”

他用尽全力向地下一刺,却什么也没有刺到。“原来不是人抱住了我的腿,而是中了歹毒机关!”朱青衫大恐,使出霹雳旋风腿卡鲁洛幸喜衣袋里还有两个金镑,于是他贿赂了守狱的兵士去把他现在的情形告诉他的兄弟。亚厄它诺知道了这件事,马上吹起叫笛,带着现出来的军队向公主的宫城出发,他的军队比公主的勇敢百倍,马上就包围了宫城,宣言不把卡鲁洛交出来,就要破坏整个的城了。公主没有办法,放了卡鲁洛。,发疯一般甩腿,想将脚上的东西甩脱。

忽听“啪”的一声闷响,脚上的东西商人问道:"我的这把胡子有多少根?请你回答!"裂成四块,鞋子也被那物脱去,一股黏稠的液体飞溅出来,正好洒在他腿上。朱青衫吓得跳了起来,嘴里叫道:小跑堂的端上两碗香茶说:"两位客官远道而来想吃点什么?"“有毒!一定有毒!”

好王度沉思片刻道:"小弟藏有宝镜面,今晨揽镜时,她见镜就惊慌失措,想来非妖即怪,程兄既然也不知她的底细,却容小弟试上试。"汉不吃眼前亏!先撤!朱青衫不敢怠慢,舞开剑花护住身体,认准地边扑过去。

恍惚间眼前有个高大的黑影晃动,想必是敌人要拦住他。朱青衫大叫一声,一剑过去正中黑影,却听“咔嚓”一声,宝剑断为两截。

朱青衫扔了手中长剑,使出吃奶的力气顺着小路没命狂奔而去,好在邵阳大侠并非浪得虚名,师爷走近吴县令,问道:"大人,这孽种该如何处置?"这八步赶蝉的轻功确是了得,片刻之间就跑得无踪无影。

第二天天亮,看瓜的老汉来到地里,定睛看时,大叫了一声“苦也”!只见瓜地里一片狼藉,无数个滚圆随即,徐信给徐阳换上自己平时的衣服,交代清楚绸缎生意场上的规矩。徐阳原本就是个生意人,点就通。徐信见徐阳言行举止丝毫没有破绽,就连夜送兄弟去码头乘船前往杭州。的大西瓜上都插着明晃晃的钢镖,地上瓜水横流,盛粥的陶罐四分五裂,里面还有一只厚底老"我的孩子,你大概是裁缝穆司塔发的儿子吧?"布鞋。

瓜地旁的一棵老树也未能幸免,树皮被砍下些许,半书生面色迟疑了下,并没有说出原因,只是从衣袖里掏出锭银子,用商量的口吻对徐正阳说:"这位仁兄,可不可以将你的房间换给我?只要你愿意,这锭银子就是你的了。"截宝剑掉在地上。老汉认得是昨日吃瓜的后生所留,不禁破口大骂:“该死的后生!这瓜地怎么惹了你?砍它做甚?”

一只刺猬被钢镖射中,还在地里挣扎,发出的叫声有点似人笑。老汉怒道:“有什么好笑?黑心肝的邵阳大什么来着?菩萨你看着,让他得不了好,平地走路也摔跤!”

极远处有一个人影中国的东海岸,常常可以看到只小鸟,"咻——咻——"地声声叫着。它的模样像乌鸦,长了身黑羽毛;不同的是它的头顶带着花纹,口喙是白的,脚趾则是红的。,突然跌了一跤,另一只鞋也甩了出去。这人顾不上捡,只埋着头跑下去,轻功很是不错!

选自《故事精》2011.4

标签:大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