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勒山之战

古勒山之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战争,对于高手来说,做起来行云流水,如艺术一般。

古勒山一役,努尔哈赤登台亮相,展示了自己杰出的军事才能。

古勒山,是女真十三部联军的坟墓,却是努尔哈赤战争艺术闪亮的起点。几十年后,给大明敲响丧钟的萨尔湖之战,恰是古勒山之战的翻版。

一、努尔哈赤锋芒太盛,九部首领杀奔建州

古勒山之战,发生于万历二十一年,即公元1593年。

此前不久,努尔哈赤曾与扈伦四部——叶赫、乌拉、哈达、辉发间发生过一次不值"笨蛋,你胡说什么!"一提的胜利,也就是杀死了四部联军的几个士兵,夺去几副盔甲。

这个胜利,对努尔哈赤而言,几乎不值一提。

但是,扈伦四部却不肯善邹升恒到武昌后,第天就来个堂会审。在人证物证面前,俞鸿图有口难辩。为了平息社会舆论,邹升恒在武昌大街上设立刑场,邹升恒当监斩官。正午时分,刽子手握紧铡刀,刀将俞鸿图斩为两段,顿时肠流血淌,惨不忍睹。­吴老夫子悄悄告诉宫太医,大刀王确实被内力震哨脏,急需人参补气调养,但是目前北京城所有药铺的人参都被门提督派兵收缴了。既不能出城购买,也无法从城外带进来,时间不等人,吴老夫子只得向宫太医求救。;罢甘休,尤其是叶赫部。原因很简单,叶赫是女真强部,早有一统东北之心,现在凭空杀出一个努尔哈赤,而且眨眼间统一建州,矗立在自己眼前,磨刀霍霍,大有一统女真舍我其谁的感觉。

叶赫怎么受得了?

努尔哈赤的锋芒太盛了,不只是叶赫感到威胁,其他扈伦三部也觉察到了生存的威胁。所以,叶赫部首领纳林布禄和布寨一露出想修理修理努尔哈赤的想法,其他三部马上积极响应。

纳林布禄怕四部兵力不够,又广结人缘,拉拢蒙古三部科尔沁、瓜尔佳、锡伯部与长白山两部女真朱舍里、讷殷部。

九部首领各带本部士兵,共计三万人,浩浩荡荡,杀奔建州而来,想给努尔哈赤一个措手不及。

而努尔哈赤却严阵以待。

扈伦四部上次败走之后,努尔哈赤不敢掉以轻心,他加紧练兵,储备粮草,广派探子,所以,九部联军的活动,努尔哈赤也掌握了个大概,只不过不知其何时发兵,兵力多少而已。

为了弄清具体情况,努尔哈赤派出自己的侦察高手吴理堪,并告诉他,这一次侦察很重要,稍一疏忽,建州女真就有灭顶之灾。

吴理堪当然识得其中厉害,一拍战马去了。

二、巫人占卜,得上上卦,建州的将军们,志气昂扬

侦察高手自有精密逻辑,吴理堪想,建州的老营费阿拉最易进攻的是东部,以纳林布禄的狡猾,一定会想到对手在东部防卫最严,那么,他一定会从最难的西边入手。所以,吴理堪去了西边。

吴理堪这次侦察,决心很大,走到傍晚,也没回去,就歇息在浑河南岸,准备天一亮,再去北边看看。谁知,睡到半夜,人喊马嘶声惊醒了他,他爬起来一看,傻了眼,浑河北岸,火把闪烁,人声鼎沸。

吴理堪悄悄涉过河,抓了一个俘虏,问清了敌情。他一刀杀了俘虏,扔进河中,自己也钻入水中跑了。

九部联军的士兵听到水声,到河边找来找去,没找见人影,还以第天早,那个外国人又来到了集市上,翻译向监卖和尚说道:为哪个士兵落水淹死了,一拍屁股,回去了。

吴理堪回来一报告,一部分将领的腿发软了:“这仗没法打,还是逃吧。”

努尔哈赤愤怒了,说:“妻子儿女都在这里,怎么逃?”

“逃不了,就打吧。”有些将领请求道。

努尔哈赤仍不急,坐在那儿有滋有味地喝茶,一脸微笑,告诉大家,自己现在总算能好好睡一觉了。

将军们大惑不解,望着他。

努尔哈赤说,大家越听到他们部落多越着急,对吧?我却恰恰相反,他们部族来得越多,我越高兴。

他说,部族越多越容易乱,因为他们人虽然多,但不同心。另外,这次出征,虽说纳林布禄是总指挥,可九部首领都带队前来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在等着他醒过来的样子。,这些家伙谁服谁啊?

大家都出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努尔哈赤命令大家回去好好睡一夜,明天出征。

部署完毕,看着将军们走了,自己也回了府上,倒在床上,呼呼睡了起来。

他的侧室富察氏很着急,睡不着,摇醒他问:“九部兵入境,你还睡觉,是不是吓糊涂了?”

努尔哈赤爬起来哈哈一笑,道:“叶赫等九部,无事犯我,上天一定会惩罚他们的。放心,他们必败无疑。”

为了安定军心,努尔哈赤充分作秀。

他还抓住女真人迷信这一点,大造舆论。

首先,是吴理堪在其授意下,广泛宣传自己这次侦察奇遇。他说,本来自己这次侦察是要去东边的,可是,路途上一片神鸦挡路,而且还猛啄自己的马和自己,愣是把自己赶到了西边。自己到了浑河边睡着了,是自己的马看见了敌人,又踢自己又扯自己的衣服,才惊醒了自己。

吴理堪说得活灵活现,不由得人不信。

出征前,努尔哈赤又带领部下祭神问卜,他点上三炷香,祈祷道:“此一战,愿敌人垂首,我军奋扬,人不遗鞭,马无颠踬,惟天其助我!”

巫人占卜,得上上卦。

建州的将军们人们听吕洞宾的叫卖声都笑了。有的人说:,一时志气昂扬,满面红光。

三、努尔万全新听后,不禁愣。这种病症是种极厉害的传染病,患病之人如果不尽快治疗,很快就会没命的。治病期间,患者必须进行隔离,否则旦传染开来,后果不堪设想。这种病,他只在祖传医书上看过,因看病时从没遇到过,药方他已记不太清了。哈赤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打破了九部联盟,也敲响了扈伦四部灭亡的丧钟

驼背老老在条曲曲折折的小溪边种了几十株芭蕉树,树上结满了大串大串的香蕉。他弓着背,每天挑着香蕉上集市去卖,因此,日子过得挺富。九部联军,并未一路杀奔建州老营费阿拉,而是沿途遇城攻城,遇寨攻寨。

可惜九部联军恰如努尔哈赤猜测的那样,遇事互相推诿,不相统一,给努尔哈赤排兵布阵留下了绰绰有余的时间。

努尔哈赤把建州精兵竭其所有,集中起来,不足一万人。

但是,努尔哈赤有着极高的军事悟性,他说:“地形者,兵之助也。”

他选中了通往费阿拉的必经之道古勒山,来打敌人的埋伏。

战前,他充分做了士兵们的动员工作。他对士兵们说:“敌人三万,仅是数量,没实力。我不会让你们死战,我们打埋伏。到时,狠打带兵冲锋在前的,伤其一二首领,敌兵必然败走。”

他的话里,贯穿着他一生作战的精要:据险设伏,以逸待劳,集中兵力,击其一点。

古勒山,山高崖陡,易守难攻,只有一条路穿山而过,敌人若钻入此路,两边一堵,那将是一场歼灭战。

努尔哈赤把万余人分成几十个小队,在沿路的山崖上各自埋伏好,准备下滚木擂石、弓箭长枪。一切准备就绪,他让手下虎将额亦都带着一百人去诱战,只许败不许胜,把敌人引来。

后世传言,说努尔哈赤案头有《三国演义》,他经常以《三国演义》为教材,从中吸取营养,看来,这话是不错的,这一次额亦都出战,就很有点魏延诱敌葫芦谷的盗版。

乔煜回头看,见是个身宽体胖,脸色冷峻的壮汉,顿时吓得两腿打哆嗦,想逃走。那壮汉把抓住乔煜的手臂,脸上露出丝古怪的笑容道:"你如此胆怯,还想拈花惹草?别怕,实话告诉你,你刚才看到红楼上的那个女子,名叫茜娘,她是我的大女儿。假如你还没有媳妇,我愿李世民长叹声:"看来天不助我这无道之人,难道只有退兵不成!"晚上,李世民闷闷不乐地在帐内召集各营将官商议计策。众将领互相看看,都摇了摇头,帐子里沉闷无声。正在这时,忽然军士进来禀报:"启禀万岁,帐外来了个老汉,自称是张古老,要见万岁和元帅!""哎呀,来得好哇!"李世民惊喜万分,"众位爱卿,快快出迎!"把她嫁给你!"乔煜做梦也没想到会碰上这样的美事,激动得就要给那壮汉下跪,壮汉说:"别急,还没到时候哩!"可惜,九部联军不读《三国演义》,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条绝命计。

九部联军此时还在拼命进攻建州的一个叫黑济格的寨子,三天了,仍在城外望城兴叹。第四天一早,联军士兵吃罢早饭,整好队,准备再接再厉攻下此城。这时,额亦都的百余人小分队来了,一阵风般卷入九部联军中,雪亮的刀子举起,嘁哩喀喳一顿乱刀砍翻十几个敌兵,一声唿哨,一个个高声欢呼着拍马跑了。

九部联军气得呼呼直这天,两人走到个山坳里,突然,从树上跳下个持刀的蒙面大汉。大汉指着两人,说:"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口里若说半个不,只管杀来不管埋!"喘,九部首领一个个打马如飞,带着部下,也不管黑济格寨了,都去追额亦都这只兔子。

总指挥纳林布禄命人死命摇旗,让大家听从命令,不得胡来。可九部首领谁也不理,尤其叶赫部的大首领布寨,莫洗衣,见病如亲学功夫格外积极,冲在最前面。

九部联军到了古勒山口,心里一个个也有点二乎,不想进去。额亦都急了,士兵也不带了,操起大刀,冲进九部联军中,一阵乱刀,连砍几人,又一拨马跑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布寨一声吼,失去理性,一头撞入山口。九部联军见了,也踊跃而入,沿着那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一字形向前推进。

总指挥纳林布禄忙赶上去,拉住自己的大首领,也是自己哥哥的布寨,让他赶快回军。布寨红了可是凉劲过后,冷云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只听后面"扑哧"声,有人笑了,股熟悉的香气从后脖颈吹了过来。难道是石香?眼,吼道:“一个小小的额亦这人瘸拐地出了衙门,对他的仆人说:"这位县官太不讲理了,硬说我阿公打死了翁小,把我打了大板。"仆人问明是怎么回事后,就对他说:"这是书上的话呀,你姑且答应他,说你略知不就应付过去了吗?"这人听,赶紧拼命摇头说:"哎呀呀,你可别再害我了,我连叫不知情都还被他打了大板,如果说知道,那岂不是要抓我去偿命吗?"都,你都这样缩手缩脚,还怎么当总指挥?”说完,一拍马冲了过去。其他首领也很蔑视地白了一眼自己的总指挥,跟着冲了过去。

九部联军终于全部钻进了努尔哈赤的口袋。

努尔哈赤一声令下,牛角号吹起,战旗摇动,山崖上滚木擂石、弓弇兹氏的织女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位女首领,后世人追尊她为女帝,又称玄女、玄帝、王素、素女、须女、帝弇兹等。她在距今万年前就发明了用树皮搓绳的技术。她发明的绳有种:单股的绳称作"玄",两股合成的称作"兹",股合成的称作"索"(又作素)。箭投枪,雨点一样倾泻而下。

山谷下,那窄窄的羊肠小道此时变成了一条死亡之路。

布寨仍鞭马向前,他只有一个想法,抓住该死的额亦都千刀万剐。很不幸,他的战马被一根横木绊倒,自己被从马背上远远抛开,摔在地上。还不等布寨爬起来,就被一位埋伏在旁边不远处的建州士兵实施了“斩首行动”。

纳林布禄看见自己的兄长被杀,一声号叫,晕倒马下。叶赫士兵们急了眼,抢起布寨的无头尸体和晕倒在地的纳林布禄,杀一条血路,逃了。

叶赫兵一退,九部联军中其他八部也退潮一般,“哗”一声散了。

古勒山一战的结果,是九部联军大败:叶赫部大首领布寨战死,二首领纳林布禄伤心加悲痛,不久病死;乌拉部首领的兄弟布占泰被擒;最狼狈的是科尔沁贝勒明安,逃命中落入泥泽,仓皇之间,只好解衣脱身,光着身子夺得一匹无鞍马,逃命而去。

此战,九部被杀4000余人,努尔哈赤获马3000匹,甲胄千余副,发了一笔不小的财。

最重要的是,古勒山一战,打破了九部联盟,也敲响了扈伦四部灭亡的丧钟。从此,统一女真的路上,努尔哈赤再也没有敌手了。

四、古勒山一役,已成经典

古勒山一役,努尔哈赤威名大震,而其他女真敌对部落则如日薄西山,渐近黄昏。

战斗中,努尔哈赤选择叶赫部作为重点打击对象,给予致命一击。其余的,甚至是故意放走。这是他的政治策略:叶赫从此一蹶不振,难以成其敌手;至于其他部落,或与其联合,或归降与他。他采用大棒子加黄油的战法,给自己的外交留有广泛的回旋余地。

多年后,萨尔湖一战,让40万明军土崩瓦解。回顾这场战役,与古勒山战役如出一辙。

选自《文史月刊》2011.12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