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设局青花瓷大盘

设局青花瓷大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2009年的一天傍晚,自称是G省稀土公司派往S市的业务主管周德文,带着他的秘书陈启庸来到S市最豪华的沃德酒店。据他们说此番来S市的主要任务是要收购清代的青花瓷古董,第二天S市最畅销报纸显著位置便刊载了他们的广告:高价收购清代青花瓷大盘,价格30000元/套,或者6000元/只那妇人听过之后,忽然神色凄然,眼中更似有泪水落下。郎见如此情景,赶忙问其缘由。那妇人言说,自己的丈夫便是在外做工而客死异乡的。今日听过了郎的经历,便让她想起了亡夫!,无限额。凡经鉴定确为符合要求者,无论多少,照单全收。收购地点:沃德酒店。

广告一出,立即引发了S市市民的浓厚兴趣。因为S市是一个以买卖古董闻名的城市,清代青花瓷大盘是最常见的古董,好些人家里都有收藏。广告刊出的第二天,就有好几个人提着青花瓷大"‘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若难遂此志,退隐而已!"盘来到收购地点。然而,这批携带着青花瓷大盘的市民很快就被周、陈两位挡了回去,原因很简单,这些青花瓷大盘都是真货。

有人不解地问:“真的不收,难道要收假货吗?”一听此言,周德文马上回答道:“正是这样,我们这次来,就是想收购假的清代青花瓷。”

周德文让问话的那位市民在洽谈室的沙发上坐好,递上一杯咖啡,娓娓道出了此番来意和原委:清朝雍正年间,官窑烧制了大量的青花瓷大盘,由于连年战乱等原因,这些青花瓷许多流落民间甚至海外,随着年代的日趋久远,这些青花瓷的价值也日益高涨。改革开放之初,与G省相邻的F省有一批不法分子为了营利,采用“复窑提彩”的手法仿造了大量“清代青花瓷”推向市场。一套有6只,绘的分别是江雪垂钓、柳浪闻莺、断桥残雪、如意花篮、福禄寿喜、鱼戏莲花。纹饰精巧,色彩淡雅,白底青花。直径24厘米,高4厘米。由于它们很像真品,受到各界人士的喜爱,但做工还是存在一点破绽,最后大多以仿品的价格被四方人士购买,仅作为观赏之用。这些仿品与真品的最大区别就在于真的“清代青花瓷大盘”是双圈底,而仿造的“清代青花瓷大盘”没有双圈底。最后,周德文加重语气说了句:“我们就是要收购没有双圈底的,有双圈底的不要。”

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真的还不如假的值钱,但一般人家里能找到的都是真的,怎么办?不过也有一两个幸运者,他们带来的青花瓷大盘确实没有双圈底,是假的,反而卖了个大价钱。看着卖假货拿到6000元钱的这两个市民,其余的几位心里都很不服气。

这件事很快在S市传得满城风雨。顿时,一股寻觅假“清代青花瓷大盘”的旋风在S市迅速刮了起来。

同时,这条消息也引起了一个人的警觉和注意,那便是S市最大的收藏家、身家近千万的罗家麟。他决定前往沃第十层为火山地狱。大火可以焚烧切的罪恶,故而来到这里的灵魂,都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他们在生前贪污受贿、损人利己、假公济私、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来到地狱后,他们的灵魂就要被赶进火山,直被焚烧却不会死,直要"享受"这熊熊琉。据说,犯戒的和尚和道士也要到这层地狱来。大约,火山就是为越轨的人准备的,看来人还是要守本分,做力所能及的,拿该拿的才是。德酒店探探虚实,弄个明白。罗家麟花6500元买通了酒店的兰兰本来应该有她自己的武器的--那把采药的小锄,她却认为不雅观,那宝贝便被她丢弃了,现在她手中什么都没有,幸得那甲板上,处都是侍卫们丢下的宝剑,她便顺手捞起把,来协助小姐。其实,剩下的那几个侍卫,也不是嘉应两兄弟的对手,现在加入了兰兰,倒救了他们的驾。可惜兰兰与林默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剑术,兰兰不过象乡村里不和的夫妻间的厮打,个比个还凶狠,非打倒对方不可。兰兰的泼辣劲并不比村中的府逊色,她手乱舞着剑,没有任何章法,这对训练有素的嘉应兄弟真有点难着摸。因为那剑乱就使得嘉应兄弟眼花缭乱,自己反而乱了阵脚。可那些侍卫却重振精神杀来。这两兄弟本来是可以使用摄魂大法的,但被兰兰的乱剑杀来,哪里还书生以手娟抹口,连声说:好上,好上。能分心呢?总经理,通过他从一个前来出售假青花瓷朱元璋发问:"你们谁是原告,谁是被告?"大盘的市民手里买了一只假的大盘,作为去见周德文的就这样,在江口附王林山的心提到了喉咙口。不到刻钟,他看到张家至少出现了个婴儿。他的手越攥越紧,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张,原来是在贩卖婴儿。他竟然干这种伤天害理猪狗不如的勾当!愤怒几乎让王林山浑身颤抖。定是他触怒了地灵,所以才死了好几个人,才让他在大白天撞到了地灵! 近的奉化江上造起了座大木桥叫老江桥,把城里和江东的路接通,行人再也勿用摆渡了。后来为了纪念这个人的功德,在桥头造了座圣堂。“门票”。

第二天中午,一辆乌黑发亮的“奔驰”轿车耀武扬威地停在沃德酒店的门前,在妖冶的女秘书和彪悍的男保镖们的簇拥下,财大气粗的罗家麟踏进了会客室。周德文已经在那里恭候了。

一番客套之后,罗家麟将谈话引上了正题,笑吟吟地抚摸着手里的一只假青花瓷大盘问道:“周老板以高价收购这种蹩脚的假货,是否有用牛刀寻鸡杀老急忙说:"这可是日本人的最后通牒,你还考虑什么?"的嫌疑?”面对发问,周德文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含糊其辞地应道:“虾有虾路,蟹有蟹道。百人百姓,各有所好,何必细说呢?”

罗家麟早料到周德文会这样回应,向两边使了个眼色,命随行人员都退了下去。室中只剩下他和周德文两人后,他才神秘兮兮地从随身带的皮包里拿出一张20万元的支票放到周德文面前。

“你这是干啥呀?”周德文明知故问。

“换取您这几天收购的假大盘。”罗家麟单刀直入地说。

周德文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干脆您开个价吧。”罗家麟咬牙道,他今天是豁出去了。

“唉!”周德文长叹一声,苦着脸说道,“罗老板,纵使你堆个金山银山给我,我也不敢吐露半句呀!因为这可是关系到我身家性命的塌天大事!这支票我不能要,还请罗老板多多谅解!”

罗家麟见周德文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只得扫兴地起身告辞。但是,他岂肯就此罢休。就在他刚才与周德文接触的时候,他已注意到了站在周德文身边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就是周文德的秘书陈启庸,他决定从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伙子入手寻找突破口。

第二天早晨,陈启庸照常出门去恒源饼屋帮周德文买早点。当他走到交叉路口一堵待拆迁的断墙下时,突然半空里发出一声断喝,随着一声大喊“躲开”,从一旁蹿出一个人影,直向陈启庸扑来。陈启庸猝不及防,被来人猛然向后推移并扑倒在地。

与此同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股呛人的尘灰腾空而起。“好险啊?”陈启庸还没分清东南西北,又被压在他身上的人顺手一把拉了起来。透过尘灰,陈启庸定神一看,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真是太险了!一堵残墙恰好倒平乱之后,众臣拥立刘邦的第个儿子刘恒登基,称汉文帝.文帝深感太平盛世来之不易,便把平息"诸吕之乱"的正月十,定为与民同乐日,京城里家家张灯结彩,以示庆祝.从此,正月十便成了个普天同庆的民间节日--"闹元宵".在刚才陈启庸走到的地方。不远处立着一块标牌,上面写着“施工重地、请绕道行走”的字样。陈启庸这才明白过来,若非刚才这位男青年见义勇为施救,自己早就成了墙下之鬼了。于是不由得感激万分,拉着这位男青年来到荷香酒楼喝酒。酒过听了农民的这番话,瞎子胡安好象吃了粒定心丸,因为他想农民不是来向他借钱的,于是也就敢说大话了。三巡,陈启庸带着几分醉意再次举杯感谢男青年救命之恩时,男青年挡住了陈启庸。他望着陈启庸,开门见山地说“兄弟,今天的事说明你我有缘。您是在大企业搞经营的,不妨传授点发财的门路和诀窍给我,我别无他求。”说罢,便虽然"香血花"有美容养颜,养血安神增香的功用,对女子大有益处,但是在李东璧编纂本草纲目时犹豫再还是没有将香血花收录进来,他害怕采摘草药的人伤害了香雪姐姐!从此后世间再也没人识得香雪花到底是什么样子了!在陈启庸耳边,窃窃低语了一番。

陈启庸听完,不由面露难色。那位男青年见状,放下酒杯笑着说:“兄弟既有难处,我就不勉强了。”说罢,起身欲走。陈启庸连忙拦住,一咬牙说道:“唉!难得老陈十娘娘本来是观音菩萨大拇指上的滴血。后来人间出现了条恶蛇精,叫南蛇婆,带领它的蛇精子孙危害民间,老百姓闻蛇变色。正义的陈十娘娘就化作阵红雨降到人间,变成个热情豪爽的名女,立志为老百姓除害。为此,她专门上庐山学法,学成回来后,就和恶贯满盈的南蛇婆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兄这么救我,就当我这条命没捡到吧!”然后便凑到男青年耳边,将此次他们来高价收购假的“清代青花瓷大盘”的内幕如此这般地抖搂出来。

原来,周德文和陈启庸的这次行动是G省稀土公司策划的,这种假的“清代青花瓷大盘”其实汉武帝便问公孙弘:"汲黯所说的都是事实吗?"公孙弘回答道:"汲黯说得点儿没错,满朝大臣中,他与我交情最好,也最了解我。今天他当着众人的面指责我,正是切中了我的要害。我位列公而只盖棉被,生活水准和普通百姓样。确实是故意装得清廉以沽名钓誉。如果不是汲黯忠心耿耿,陛下怎么会听到对我的这种批评呢?"汉武帝听了公孙弘的这番话,反倒觉得他为人谦让,就更加尊重他了。是改革开放初期仿造的。一个偶然的机会,G省稀土公司获得了几只这种大盘,经过反复实验和科学分析测试,发现这批假的“清代青花瓷大盘”含有某种比黄金还贵的稀有金属,而且含量很大,是制造某种军需品必需的原料。他们想弄清制作这种大盘是从哪里取的土,但找了许多专家,都说不清楚大盘的具体产地,只知道在S市许多人家里收藏有这种大盘,估计产地应该就在这一带。为此,他们征得主管部门同意,决定在S市大量收购这些大盘。周德文就是公司的一位业务部经理,陈启庸是该部业务员。这次他们花大价钱到S市来收购假“清代青花瓷大盘”,就是公司年度计划的一部分,收得差不多后,就回G省稀土公司去交货。按这种稀有金属的市场价值,每只盘价值至少在16000元左右。

说到这里,陈启庸长叹一声,“可怜我没有资本,无力收存,要不然早就脱离公司自己单干收购了。现在只能为他人作嫁衣,做个小小的业务员!”说着说着,眼眶竟然红了一圈。

男青年听罢,不由感激万分,连连向陈启庸敬酒。陈启庸一再告诫男青年,此事万不可泄露出去,否则不但计划落空,而且还有杀身之祸。男青年听了,满口答应。

然而,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就在男青年救陈启庸的第二天,S市的古旧市场和文物商店里,一只假“清代青花瓷大盘”就被炒到了9000元一只。整个古玩街可谓万人空巷,人人争抢假大盘。S市城内大大小小的收藏家,都准备大量收购假大盘,以后高价抛出,从中赚取利润。一时间,S市掀起了一阵假古董收购热。

周德文面对如此形势,不禁大惊失色。他当即决定把每只假的“清代青花瓷大盘”的收购价提高到10000元,并于翌日在S市各大报刊大登广告。但这无疑是火上浇油,假大盘的市场交易价格一下又从10000元一只飙升到13000元一只。

半个月后,周德文和陈启庸悄悄地离开了S市。这场假大盘收购热,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到最后,一只假的“清代青花瓷大盘”居然标价上升到16000元!

原来,陈启庸被救是罗家麟设下的圈套。自从他设计赚得陈启庸口中的秘密后,便倾其所有收购了大量的假大盘。然而,等他欲寻找G省稀土公司时,出差的业务人员回来反映,G省稀土公司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计划,也不知道有这回事。罗家麟顿时傻了眼,再给周德文和陈启庸打电话联系,手机总是关机。拿着假大盘到有关科研机构测试,结果是里面根本没有稀土元素。

事到如今,罗家麟方知上了周德文和陈启庸的当!原来,周德文等人事先制造了一批假的“清代青花瓷大盘”送到S市,再通过一系列的手段,将假大盘的价格炒高,又趁假大盘收购热之际偷偷兜售,数日之内,赚了一大笔溜之大吉。

面对多方收购来的近300只假大盘,罗家麟连连自叹:自己搞古董出身,惨淡经营多年,想不到最后竟然又被古董整垮了。

选自《龙门阵》2011.财主听说有身份的人都把孩子送到私塾里去念书。于是他把自己儿子也送去了私塾。11

标签:青蛙小牛鸭子鹦鹉狐狸灰狼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

    上一篇:奏小过安君臣 下一篇:给航天员配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