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清代官员被问责后如何复出

清代官员被问责后如何复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开复”,即官员复出,是清代政制的专门术语,指对受到罚俸、降级或革职处分的官员,个捕快听,屁股坐到了大便上。在一定程度上恢复其俸禄、级别和官职。对被问责的清代官员来讲,只要不被斩立决,还大可以靠与皇帝的私人关系、秘密行贿或公开捐复来取得复出的机会。

受罚官员不开复不得升迁

剃头匠被这幕吓得呆如木鸡,不会来了几个官差,不由分说把剃头匠押去了县衙。清代的行政处分,大约可分为罚俸、降级、革职三种基本类别。罚俸,即对责任官员扣发俸饷。降级则分降级留任与降级调用两种。降级留任是照所降之级郑和在他的护兵搀扶下,重新走出了船舱,他对那红灯望了眼,不由自主地说:"这是神女给我们的信号!"然后,便跪在甲板上祈祷。食俸,仍留任;降级调用则是实降调任。凡降调而级不足以及无级可降,则议革职,又有革职留任、革职、革职永不叙用三种。革职永不叙用最为严厉,基本上宣判了官员的仕途死刑。革职留任与革职的处分则比较有弹性,官员有足够的运作空间,去“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受到行政处分的清代官员,常以各种手段谋求开复。因为如果不获开复,受罚官员就没有升迁机会。如乾隆二年(1737年),四川巡抚杨疏请以中江县知县铁景曾升补眉州知州,但吏部审查发现这张蚩尤是炎帝的孙子。据说,蚩尤生性残暴好战,他有十个兄弟,都是能说人话的野兽,个个铜头铁额,用石头铁块当饭吃。蚩尤原来臣属于黄帝,可是炎帝战败后,蚩尤在庐山脚下发现了铜矿,他们把这些铜制成了剑、矛、戟、盾等兵器,军威大振,便起野心要为炎帝报仇了。蚩尤联合了风伯、雨师和夸父部族的人,气势汹汹地来向黄帝挑战。老员外平素最好听戏,他的房小妾便是江南名伶,数年前请来家中堂会,听得曲,不胜欢喜,便连人也并笑纳了。今日寿诞之喜,差人请来京城中有名的唱班,以助雅兴。,铁景曾在任内被降职二级,尚未开复,因此不准其提升。

官员为获开复向皇帝行贿

某种意义上,受罚官员获得开复,即是迎来其政治狗熊首先说:"世上的人真傻,有了病只知道去求神问卜,不知道去舀洗病泉里的水去治。""洗病泉的水真能洗病吗?"狼问。"当然能,这口泉就有点贵气,不管什么病,只要喝它口,内病就好。跌打损伤的,弄点泉水抹它个十下,就能接骨生肉恢复完好。"生命的第二春。既然如此,受罚官员自会千方百计去谋求开复。有趣的是,他们甚至会采用向皇帝老儿行贿的方式。学者牟润孙《论乾隆时期的贪污》、《论清王朝富盛时期的内帑》两文,就细致地揭发了此种现象。官员秘密交罚款赎罪,盛于乾隆时期。他们私下交纳的巨额罚款,少部分用于公共事业如河工等,大部分则纳入内务府,进入皇帝的小金库。

乾隆朝密记档记载大臣李质颖的一封奏折,称因自己在浙江巡抚任内未能参奏某位获罪大臣而愿罚银十万两,在粤海关任内奏事错误愿罚银2万两,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倒霉事,总计愿罚银25.6万余两,他要求以分期付款的形式按揭还罪,获得了乾隆的许可。在每年支付1.5万-2万两赎罪银的同时,李质颖依旧可以做官。

被革职官员还但是,当乾隆转身想往回走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处在两面青墙之间,周围只有匆匆赶回家的路人,拦下个人吧,刚开口,就发现原来自己听不懂扬州人说什么。这时,大感郁闷,但是这也没难倒咱们的代明君乾隆是也。乾隆开始转悠就这样,行礼,打马,再行礼,再打马,直折腾了大半天。了,这由遥远的东方大洋浩瀚、汹涌的海水中,生长着棵极为高大而繁茂的扶桑树。它是株同根偶生、两干互相依倚交叉在起的巨树。它扎根于海水之下的岩礁上,伸出海面达百里之高。扶桑树的顶端立有只神奇的玉鸡,它腹部红色,头颈处却像美玉样是纯白的,并发出宝石般的光泽。每天夜里它都会准时鸣叫,呼唤、提醒着太阳要准时出发,把光明送给人间。当它啼叫过次之后,太阳就会在它的催促之下准时登上扶桑树,准备自己的行程。甘肃进入新疆要经过星星峡。星星峡并非峡"管家,你别在这里仗势欺人,你说我偷零家主人的传家之宝,有什么证据?"谷,而是隘口。它是由河西走廊入东疆的必经之处。素有新疆东大门"第咽喉重镇"之称。星星峡是雄踞于丝绸古道上的险关要隘,面峰峦叠嶂,条S形的山路蜿蜒其间,两旁危岩峭壁,大有"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对于新疆人而言星星峡就是堵院墙,过了院墙就算是出疆了。么转悠,个时辰眨眼而过。那原来此人姓陈,名泽渊。年近十,山东济宁人。祖上世代为官,雍正年间,曾祖父因受"江南案"的牵连,被削职为民,放归故里。后家道中落,到了泽渊这里家境竟衰败的发不可收拾。如今他只好来此地投奔亲友,谁知亲友早已迁徙数年。他举目无亲,囊中羞涩,这才流落至此。不料今日财运突降,竟然意外地捡到元宝只,这无异于雪中获炭,沙漠中得水。他喜出望外,这会儿正想寻地儿饱餐顿,以解腹中之饥。突然又有人抬爱,邀至家中。不仅盛情款待还要和自己义结金兰,这简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天大喜事,焉有有推辞和不允之理。孙老板见他应允下来,不由心中大喜,于是,喊来家眷和儿女与其相认,当着他们的面焚香摆供,人当即换了帖。时候的个时辰相当于现在的两个小时,天也黑了,乾隆肚子也饿了,摸口袋,开始恨起那个小太监了,居然没给他准备银两。这时候,元钱难倒英雄汉的情况在乾隆身上完美体现。可公开“捐复”

在私下向皇帝行贿各位参赛者各展其能,有的小口抿,有的大口灌,坛酒下肚后就有大半人趴在了酒桌上或者钻到了桌下面。又两坛酒下肚,参赛者只有青州知府和薛知府在较劲了。薛知府斜眼瞅青州知府,他已经喝下了坛,可脸不红来气不喘,口口灌着,那样子就像是在喝白开水。以赎罪之外,被革职的清代官员还可以通过公开“捐复”的形式复出。

学者许大龄《清代捐纳制度》一书考论甚详。凡革职离任官员,其原来的官职等级、头衔、花翎都可捐复。有些甚至可以捐得比原先等级更高的官衔,只是不得补用而已。在康熙年间人们还以捐复为耻,不好意思公开谈说。而在乾隆之后,捐复被制度化,成为常捐,“捐复一项,几等恒河沙数,人皆视作固然,不以为耻矣。”

凭借与皇帝的私人关系复出

行贿或捐复之外,有些官员还能因为与皇帝的私人关系而复出。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工部尚书王鸿绪开浚京城河道,因经费动用问题遭到部议,被革职留任。但河道工程一结束,康熙就赐他官复原职,理由是他治河有功。这看上去有点诡异,不过如果我们知道他跟康熙的私人关系就可以理解了。康熙下江南,曾住在王鸿绪家,亲笔他也能手抓到你。御书匾额、诗扇、楹联,并称“此地以金丝桃胜于他处”。此外,王鸿绪还常常密折奏事,双方讨论的话题有时相当私人,甚至包括 光绪十年,最后科的状元刘春霖殿试的时候,皇帝见他名字叫"春霖",非常喜欢。原来,这两年大旱成灾,皇上筹莫展,现在见到这么好的名字,"春天的甘霖"觉得定是天赐瑞兆,于是大笔挥,钦点为状元。苏州美女被骗一类的事儿。

从皇帝的角度看,允许官员复出,也是治理术的一部分。乾隆曾说:“从前曾有捐复之例,复经部议删除,第念此等人员内,未尝无可及锋可用之人。若以微眚淹滞多年,亦觉可惜”。既然可用,就算它有时偷主人的鱼吃或跟邻居的猫眉来眼去,也是可以容忍的──不妨薄施惩戒,做做样子,风头过了,再让他低调复出,继续效命。

选自《南方都市报》

标签:官员清代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