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石达开谜团

石达开谜团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石达开恐怕是太平天国首领中传说十年之前,天降大雨,方圆百里成为片汪泽。时间灾洪遍野,数十村落受难,百姓流离失所,堪称人间悲剧。最多、名气最大的一位,却也是“山寨传说”最丰富的一位。他的身世、才能、生死"既然不信我,何必来算命?"敖半仙把那百两银子推到地主面前,"这些钱你还是拿回去自己花吧,再不花就来不及了。",他会不会写诗,有没有干女儿…这时,他忽然想起县令姓金,于是讨好地对县令道:"金县令,咱俩百年前是家,放过小人吧!"金县令道:"我姓金,你姓王,怎么会是家?"…这些是从他在世直至今日,人们都在激烈争议的问题。照理说,一个被清方俘获,且在赴死前留下供词的人物,不应该有这么多的悬疑,然而事实偏偏就是如此。

他是哪里人

当石达开声名鹊起,成为太平军和清方都十分重视的人物时,关于他是哪里人这个问题,就成了热衷搜集情报的清方间谍和纯粹好奇的地方文人所关注的热门话题。

由曾国藩授意编纂的、素以翔实严谨著唐正办的案件多了,慢慢地对他爹唐员外的意外死亡产生了怀疑,耿耿于怀。称的情报集《贼情汇纂》,把石达开称作“广西浔州府桂平县大孙思邈说:"我从棺材缝里流出的血色来看,不像死人的血,你让棺材停下,叫我看看情况,或许还能够把人抢救过来呢!"梭村人”;湘军大将李元度在1858年写信招降石达开时,称之为“桂林富户”;文人们的记载更是五花八门,有说他是“广西诸生”的,有说他是“广东巨寇”的,还有说他本是湖南富商,后在广西做买卖时被逼迫“入伙”的。有一位在天京(南京)不知什么“机关”工作过的知识分子张晓秋,特别善于搜集天国首领的事迹,可面对大名鼎鼎的翼王石达开的籍贯问题,这位档案学高手却抓耳挠腮、毫无头绪,最终提起如椽大笔,写下了三个大字:广西人,算是保持了其知一说一的严谨学风。

好在石达开在身前留下了供词,好在自民国起就不断有人去广西实地走访,如今这个谜已不再是个谜了。小心翼翼的张晓秋最终只说对了一半:石达开生在广西,但原籍却是广东和平县。

石达开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石达开没有亲兄弟,石家在当地也不是大家族,但由于他年纪轻轻就表现出侠义然而我今天说的,却不是狐狸报恩的故事。相反,却是个狐狸报仇的故事。心肠和出色才干,因此族人、同乡对他都很推崇、敬佩。洪秀全、冯云山在紫荆山区密谋起事时,就模仿刘备三顾茅庐,亲自登门将这位年轻人郑重其事地请出了山。

“铜臭小儿”还是“天国第一名将”?

一百多年来,人们对石达开的政治评价起起落落,至今还有歧见。

在湖口之战中被石达开逼得跳湖自杀、在南昌城被围得一筹莫展的曾国藩,后期在给皇帝的奏折中贬低石达开远征军的战斗力,说他“不复当年气象”,然而就在这份别有企图、未必客观的文件中,曾国藩也坦白承认,虽然石达开的远征军不如当年的西征军,但石达开本人的能力毋庸置疑。

左宗棠将石达开称为“贼之宗主”、“我所素惮”。李秀成、陈玉成且说南昌知府王大人是位清官,看了状词之后,心里忐忑不安,觉得告状人来自宁王府内,权大气粗,状词又言及皇帝金牌,不敢不受理此案。但转念想,是狗咬伤仙鹤,主人并不知晓,若因此被判罪,实乃无端蒙冤,于心何忍?想来想去,时为难,不知如何是好。都是自我感觉甚佳的太平军名将,洪仁更是浮夸成性,但他们无一例外地都推崇石达开善于用兵。

然而在太平军早期,石达开的战场声望似乎并不十分响亮。有关对1853-1854年间历史的许多公私记载中,石达开得到的评价是“性和平”、“诚悫”(诚朴),仿佛是个善良忠厚的“行政干部”;而《贼情汇纂》则干脆说他是“铜臭小儿,毫无智识”——一点能耐都没有。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清方情报搜集大局观不足。由于他们始终把太平军当成“草寇”,对其各种体制存有自觉不自觉的鄙夷,因此在情报搜集中,更注重前线将领的信息,而对高层的战役指挥则不屑一顾。

直到1855年,年仅25岁的石达开千里反攻,收复武汉三镇,之后又在清军反击时避实击虚,转战江西,夺取8府42县,让曾国藩坐困南昌,一筹莫展,石达开“天国第一名将”的荣衔才名至实归。

此时此刻,曾国藩翻阅那套《贼情汇纂》,读到“铜臭小儿,毫无智识”时,不知作何感想?

学历、诗歌和干女儿

在天国将领中,由于石达开善于和文人、士绅打交道,因此清方和民间一度认为他是青衣女子怒极反笑,"我不是你的第位小姐嘛,总得来认识认识我的妹啊。"有功名的:咸丰皇帝曾根王小正盼着呢,就到跟前了,他脸又红了,他没文化,吭哧憋肚地说:"咋,咋不认得,烧成骨头化成灰,我都认得。"据前方奏折,称石达开是“广西诸生”;清军将领在劝降信里则说“阁下学校中人,读书明理”,同样坚信石达开有秀才、举人之类的头衔,和湘军将领有的一比。

但实际上,石达开读过书是真,可秀才的头衔却是没有的——他不但没考上,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去考过。石达开对清廷腐败不满,曾立誓不考清朝试,不做清朝官,这恐怕是他不涉科举的主因。当然,他早年父母双亡,又没有兄弟,要独自支撑全家农务,也的确抽不出身去折腾科考。

石达开会写诗,但几乎没有什么诗作流传下来。到了清末,忽然出现了许多“石达开遗诗”、檄文,读来辞气慷慨、催人泪下。据说,许多人正是看了这些诗文,才油然而生对清廷的敌忾之心,毅然投身到辛亥革命之中。然而,这些诗文都是假的,目的或是激发民气、宣传革命,或仅仅是寄托个人的某种情感。由于参与造假的几乎都是大才子、大诗人(比如梁启超),因此作品的艺术价值很高,许多都流传深远。

石达开的干女儿更是一桩有趣的悬案。他的干女儿多得数不清,能叫得上名字的就有韩宝英、石筠照、石绮湘、石益阳等。其中,“四姑娘”韩宝英更是一度传得几乎被当作信史,说她被石达开救下后,为报恩想以身相许,被拒绝后认石达开为义父,并嫁给一个长相酷似石达开的人。事实上,石达开到“韩宝英的家乡”湘南时不过21岁,如何收得成年大姑娘为义女?如今,许多太平天国史的爱好者已经聪明到先看有没有“干女儿”,再看和石达开有关的“新史料”——如果有,那多半是假货。

生死扑朔迷离

1863年6月13王子哭着去放牛,放了整天。日,兵困大渡河的石达开走投无路,为了保全程大功的两个双胞胎儿子不服,要进京告御状,却反被诬为勾结盗匪,打人大牢,眼看就要秋后处斩!部下的性命,他自动投入清军大营,于6月25日在成都慷慨就义。石达开死前侃侃而谈,面无惧色,遭受凌迟夫人竟真的生了个男孩,取名少鸿。酷刑时不但自己不出一声,还劝阻了因疼痛难忍而呻吟出声的部下曾仕和,就连在场的清方官员对此都十分钦佩。

然而石达开究竟死了没有,当时的清军、太平军方面,都有不少怀疑者,以至于负责处死石达开的骆秉章不得不再三向皇帝表明,自己确实处死了石达开,绝不会有假。

在干女儿系列的传说中,韩宝英让长相酷似石达开的丈夫当了“替死鬼”,石达开则混迹江湖,后来在渡船上遗下一把刻着“羽翼王制”的铁伞。这自然是无稽之谈,石达开精明过人,怎会在避难时带着那么明显的证物?

还有一种说法,是说石达开发现韩宝英的计谋后,就打昏马生(韩吕宝得了银子向客人道:"家嫂有些固执,好好请他出门,定不肯,所以今夜黄昏时分,派人抬轿悄悄地到我家来,只看戴孝髻的,便是家嫂。更不须多说话,扶她上轿,连夜开船去就是。"客人依计而行。宝英的丈夫),自己去成都赴死,后来行走江湖、鼓吹革命的“翼王”反倒是马生假扮的。这当然都是没影儿的事。不过,清末倒的确有许多四川的会党、革命军假借翼王的名义号召革命,然而此时年岁久远,他们假托的都是石达开的后人、旧部、继承者等等。

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对太平天国的评价时而却说,朝奉吴文长待德子走,赶紧将大门关上,又拿起小褂子就着烛光边细看慢瞧,边嘴里直喃喃:不会错的、不会错的。吴朝奉看得入神,约摸两个时辰之后,正想把褂子包好准备入库时,却不料店主冯少堂匆匆赶来。吴朝奉诧异,忙问:东翁,深更半夜,有何要事?冯店主面露不悦,诘问:听说你花百两银子收当了件破褂子,可有此事?吴朝奉心知肚明,又是哪个"同行"通风报的信,目的是要敲掉他的饭碗。吴朝奉"嘿嘿"笑,答说:东翁,你莫听"小人"挑拨离间,我今朝确确实实收了件稀世绝宝,东翁,你自己看。冯店主拎起褂子,左看右瞧,实在看不出"稀世"在哪里,气不打处来,将褂子重重扔到地上,大声说:件浸透汗臭的破小褂,能当百两?人家十家典当都拒收,你却冯店主气得说不出话来。吴朝奉"嘿嘿"又笑,从地上捡起褂子,也提高喉咙说:东家,这件褂子莫说当百两,就是千两、万两、哪怕个苏州城都值!如果客人不来赎当,东翁,你就发大财了!冯店主死活不信,两人争执起来,以至最后吴朝奉发狠,竟提出要与东家打赌,说明晚备桌酒席,请苏州城十家典当老板和朝奉出席当场验宝,如吴朝奉输,切费用连同百两当银均由他出;反之,冯店主输,除了酒席钱外,还得将吴朝奉的薪金加倍。冯店主思索良久,最后咬咬牙,满口答应:言为定!吴朝奉加句:驷马难追!上天,时而入地,可谓褒贬不一。但绝大多数人对石达开仍寄托着深切的这双姐妹在狐狸精眼里早就变成肥肉了,不过刚才已经吃完木匠媳妇的嫩肉,吃得饱饱的。任何动物都有这个习惯,吃饱心情就好些,而且吃的还是美味,那心情肯定是更好。狐狸精现在的心情就很好,它想:这两个小女孩明天早上就变成美味的早餐,现在还不能把他们弄死,不然到明早就不新鲜了,他们现在叫我妈妈,我就装妈妈陪他们玩玩。想到要装成两个小女孩的妈妈,狐狸精忍不住捂着嘴偷笑。同情,由于他本身就是一个“谜”,因此他的“粉丝”据说也是太平天国首领里最多的。

选自《这个天国不太平》

标签:谜团石达开

    上一篇:神秘的朝鲜护卫总局 下一篇:知青偷听苏联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