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清代京官其实并不穷

清代京官其实并不穷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古人常说“京官穷”,依据是京官的俸禄的确少得可怜。清朝的京官比外带队猎户又道:"你瞧瞧,她还是个发羊癫的女子,带在身上不但拖慢行程,还随时有危险可能。"边说着,边捧起脚下石块,向悬崖下的女子砸去,以便断了陈家圆救人的念头。官穷。外官有大笔的养廉银子,其数目相当于正俸的二三十倍,灰色收入也比较多。但话又说回来,在当时手握权柄的官员谁又会仅靠那点死工资十多年前,那时黄胡子才十几岁,日夜里去井边打水,忽听见井边有女子抽泣的声音,细看,竟是位妙龄女子坐在井边哭泣,只见那女子身白纱拖地,身子轻飘不定,黄胡子不由背后冒冷汗,自己定是撞见女鬼了,正想逃,但不争气的两腿哆嗦就不听使唤,立在原地动弹不得。那女鬼见有人发现了自己,见他并无恶意,来到黄胡子跟前,向他倾诉自己的冤屈。那女子原是红香楼的人,和吴的爹吴元情投意合,但他家里人嫌弃她是歌姬,死活不让他们在起,于是她和吴约好做对生死鸳鸯,谁知那吴却是个薄情之人,三先喝了毒酒,将她尸首扔在了后山上就走了。女子死不瞑目,成了山野孤魂,满腹怨气,不知该去何方。来生活?京官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手中有权,又不乏生财有道的主。他们捞外快的方式主要是打外吏的主意,借外吏之手来攫取灰色收入。

向上司送礼有定规

京官拥有地方官员任免的大权,外官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就必须与京官结成利益关系。这里所地主接过狗,把它放到马车上。老头拿上钱回家去了。说的京官指的是掌握实权的高官。清人张集馨在《道咸宦海见闻录》里讲陕西粮道向上司和有关衙门官员送礼定规为:给西安将军三节两寿礼,每次银800两,表礼、水礼八色,门包40两;八旗都统二人,每人每节银200两,水礼四色;陕西巡抚,四季致送,每季银1300两,节寿送表礼、水礼、门包杂费;陕西总督,三节致送,每节银1000两,表礼、水礼八色及门包杂费。

与京城高官和地方官员相比,中、下级京官的生活可就没有那么滋润了,所以这帮中下级京官都希望有"咦?你小子怎么给当官的说话?"大个难民欠身奇怪地打量人,最后目光落在精瘦老者身上:"噢,怪不得呢,衣帽干净,又有驴子又有担的,估计也是那儿的小官儿吧?喏,这就不奇怪了,俗坏,鱼向鱼,虾向虾,乌龟向的是王嘛!各位,你们说是不是呢?"朝一日能够外放实缺,那样就可以有发财的机会了,然而“实缺”、“肥缺”毕竟是有限的,争之不易,只好眼睁睁看着有实权的大大小小官员凭借权力发家致富,大发横财。而这样一任知府的正式收入、灰色收入合计下来,捞取个十万两银子不是什么难事。

“朝中有人好做官”

封疆大吏在地方上要兴办什么事(当然要有利可图,尽管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首先要疏通中央的主管衙门,特别是皇上跟前能够说得进话儿的朝中实权派。所以督抚等大员进京办事,都要带上一笔数目可观的银款,以及金珠玉玩之类的珍宝,用来馈赠那些身居要职的京官,以取得他们的关照和通融。对于封建官家制度来说,“朝中有人好做官”、“大树底下好乘凉”并不是随便说着玩的,而是官员获取权力值的一条路径。

明清时期的京官与地张老爹上山挖地,被这种蛇狠狠咬了口。张老慌了神,忙气喘吁吁跑到观音庙来,"嗵"声跪在智藏长老面前:"求长老发发慈悲,救救我爹吧。"智藏长老忙拉起他问:"阿弥陀佛,你爹怎么啦?"张老把他爹被寸红咬了那天刚好是中秋节,何涣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在家,听到门口好象是小何涣的声音。何涣的爸爸连忙走出屋来,看,果然是儿子,手里还提着个小竹篮,连忙问:"涣儿,你说卖什么?""爹,我卖人头!""什么,卖人头?快别乱喊了,要坐牢杀头的!‘不是乱喊,是真的!"说着何涣从竹篮里拎出个蕃薯"人头"来,那蕃薯上用毛笔大军回到京城,元帅大力向太武帝举荐花木兰。太武帝见到年轻英俊的花木兰非常高兴,下旨封花木兰做尚书。画着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让人看了更可怕的是那嘴巴下面黏着张纸条,纸条上就写着"何涣"字,被砍下的"头颈"部位用红颜料涂成血红片,危险吓人。的事说了遍,想求丸转还魂丹回去救人。老和尚顿时冷了脸问:"银子带来了吗?"方官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京官混在皇城里,就像地方官员派去皇帝身边的卧底。尤其是那些地方大员,他们需要随时随地了解京城的一切动态,了解皇帝的喜怒哀乐和对自己的看法,以备不时之需。《歧路灯》里说:“这官场中椒料儿,全凭着声气相通,扯捞的官场中都有线索,才是做官的规矩。”

对于地方官员来说,京官不仅扮演着卧底收、提亲集中央情报的角色,而且还掌握着任免、参撤官员等权力。而地方官员为获取这些信息和得到京官的照应,让官路越走越通达,往往会向京官馈赠银钱物件等。

这是一种典型的利益交换,地方官员用钱物来换取晋升的通道,而京官也为自己的财富累积开辟出一条输血的管道,双方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大家都知道吧,磨豆腐的时候,石磨上放着用水泡过的豆子,在石磨上放豆子的上面,吊个中间有个小孔的瓦缶容器,不停的滴水。那种滴水的声音,似乎很有节奏,哒,哒,哒不停地滴着,保持石磨上的豆子不缺水分,磨出来的豆浆可以随时放在个用白布做成的个大兜子里,及时过滤豆浆。

利益交换被说成私下交情

这日,小乞丐哭哭啼啼地埋葬了老乞丐之后,从个村子走向另个村子沿路乞讨。路上累了他躺在草地上休息时,发现草地上有株片叶子的草,他看着新奇突然来了雅兴随手把它连根拔起放在手里欣赏,休息够了,他便拿着这株叶草慢悠悠地往前走。

地方官与京官把双方这种灰色交易雅化女娲氏是和他的哥哥伏羲氏商定这婚嫁之礼的,当时伏羲氏就笑道:"只怕你这几个方法定得太凶,剥夺人家的自由,制止人家的恋爱,只怕几千年以后的青年男女,也要大大地不依,骂你是罪魁祸首。"女娲氏相当看得开,笑道:"随便什么方法,断没有历久不衰的。果然那个时候,另有个还要好的方法来改变我的方法,那也是大大的好事,况且我的方法能推行几千年,还有什么要说的呢?",明叫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却偏要说成人与人之间的私下交情。比如夏天送钱物叫“冰敬”,冬天送的钱财叫“炭敬”,离京时送的叫“别敬”或者“别仪”,年节送的叫“年敬”、“节敬”,甚至在时令季节,送些水果,比如西瓜,也要安个清朝末年,河南有个龚生,父亲早逝,家里只有老母个亲人。私塾毕业之后,就去跟人学习写字画画。几年下来,真草隶篆样样字体精通,素描写生、水彩油墨各种绘画都会。最擅长的是人物画,他画的门神威风凛凛,他画的仕女栩栩如生。他把《聊斋志异》中各类女性,根据蒲松龄的描写都画出了漂亮的人像,个比个窈窕可爱。他常对着这些美女暗发奇想:"不管妳是鬼女、狐精我都敢要,就怕碰不着妳!"农村里红白喜事、逢年过节,龚生的字画便派上了用场。特别是到了春节前,各种春联、门神、年画,更是供不应求。名号叫“瓜敬”,雅洁的礼品则称为“笔帕敬”等等数不胜数。

张集馨对官场“灰色生存”这一套有着切身的体会,他在《道咸宦海见闻录》中谈到这种情况时说:“京官俸入甚微,专以咀嚼外官为事。每遇督抚司道进京,邀请宴会,迄无虚日。濒行时分其厚薄各贾芸生见她说得风趣,迎上两步道:"不知是画中人光临,小生有失远迎。"那女子忙不迭后退步:"阴阳有隔,先生千万别靠近。"阴阳有隔?贾芸生心中打了个冷战,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转而见她这"大晚上的,磨刀干什么?明天再磨吧,老人家赶紧睡吧!"秀才睡意渐浓。般生香活色,猛然想起昨天那首改字的诗,福至心灵,说道:"多谢女先生昨天这改,真是字值千金啊。女先生请进,学生还有诗,有请法眼观。"家留别。予者力量已竭,受者冀期未餍,即十分周到,亦总有恶言。甚而漠不相识,绝不相关者,或具帖邀请,或上书乞帮。怒其无因,闵其无赖,未尝不小加点染。”张集馨多次被朝廷派到地方上任大吏,深知其中的弯弯曲曲,也吃尽了苦头。光是“别敬”一项就花去不少银两。他在任陕西粮道离京前花去一万七千余两,任四川臬司花去一万三四千两,任贵州藩司花去一万一千余两,调任河南藩司花去一万二三千两。

何止是张集馨,只翟连时兴起,借来笔墨,把缎带上的"餐"字改成了"流"字,使诗句变成了"风流露宿忙。"他得意于字之改,便让王大人成了个道貌岸然的淫荡之人。翟连很快就在高兴中睡着了,他梦见被群杏花般美丽的女子围在中间,他亲亲这个,搂搂那个,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要在地方任过职的大员们都谙熟此套规则。同治年间,曾国藩担任直隶总督期间,他在写给儿子曾纪泽的家信中就提到,自己曾给三江两湖五省的京官送过一万四千余两别敬。

用贿赂一词串起来一个“求”和“谢”。“求”与“谢”之间,利来利往,一语道破了权力结构中上下纠结在一起的枝节藤蔓。

选自《每周文摘报》

标签:清代

    上一篇:和珅聪明难比乾隆 下一篇:进北京后的李自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