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毛泽东的乡情乡谊

毛泽东的乡情乡谊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毛泽东是农民的儿子,韶山是他生命的根,他在这里度过难忘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这里有他的父老乡亲和故友,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深深地镌刻在他的记忆之中。他对故土、对乡亲有着缠绵的乡情和浓厚的乡谊。

频繁与乡亲通信诉乡情

毛泽东投身革命后,经年累月的奔波颠沛,生死存亡常常系于一线。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毛泽东不再被国民党通缉,这时,乡人纷纷投书延安,与他取得联系。1937年10月,毛泽东的表兄文运昌介绍长沙青年莫立本去延安,顺带捎信毛泽东。一个月后,又去信介绍家里情况,并表示想去延安。毛泽东接信十分欣喜,立即复信,信中说:我十分眷念我外家诸兄弟子侄,及一切穷苦同乡。……不知你知道韶山情形否?有便请通知我乡下亲友,如他们愿意和我通信,我是很喜欢的。

针对文运昌要来延安谋事的想法,毛泽东在信中耐心劝说,实言相告,延安“仅有衣穿饭吃,上自总司令下至火夫,待遇相同”,还是“宜在外面谋一大小差事俾资接济,故不宜来此”。他还让表兄转告韶山的亲友,也“不要来此谋事,因为此处并无薪水”。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成了一国领袖,韶山人以此为莫大殊荣,寄给他的信也明显多了。毛泽东几乎每信必复,信中饱含对桑梓酒席散后,牛大同借着酒意问道:"老兄,过去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我避之唯恐不及,你怎么偏要番次地提起?"的赤子之情。1949年至1965年,他给韶山的书信,多达百余封。同时,受他邀请或征得他同意,来北京做客的韶山乡亲,前后有60余人次。每与乡人相遇,毛泽东总是绵绵话旧,乐而忘倦。

不停地接济家乡困难家庭

郭梓材是毛泽东在井湾里私塾的同学。大革命时期,他们共同从事农民运动,出生入死,情同手足。郭的夫人刘天民又与杨开慧是知心姐妹。全国解放后,刘天民失去了教师的工作,郭梓材在一至于陆文生呢?他也投胎到这个时代,而他保留了自己的才华,投胎成有着"智慧之神"之称的诸葛亮!家猪鬃厂当会计,家境贫寒,生计艰难。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给毛泽东去了一封信,请求来北京工作。此时,毛泽东也在打听他们的消息,得信后,立即去信慰问,并寄去300万元(旧币,合新币300元),希望他在当地就近解决工作问题。

湘潭有关部门根据毛泽东的建议,将刘天民安排到湘潭政协工作。毛泽东对郭梓材的生活困难深表同情,表示自己个人可以接济若干,并建议他向当地政府申请,要求解决困难。郭梓材拿着毛泽东正在这时,那盛装的女人往李面前掷下样物件,是铁鞭,是铁挝,是匕首。李见状,大惊失色,声大叫,原是南柯梦。李坐起身,大汗淋漓,气喘如牛。的信来到统战部门,多多少少救了一些急。

后来,郭梓材因眼病而失明,基本丧失了工作能力,生活更加困难。毛泽东知道后,指示中央办公厅秘书室代为复信,寄去300元。1961年8月17日,中央办公厅秘书室又代毛泽东给郭梓材寄去300元,作为治病的费用,并在复信中说:“主席要我们转告你们,如果以后还有困难,仍可函告他。”从1950至1962年,郭梓材收到毛泽东的亲笔信4封,中央办公厅秘书室代毛泽东复信7封,还有所赠的毛泽东的诗词等,共计有13封函件。得到毛泽东的赠款6笔,计1700元,最后一次是1962年,此时,郭梓材已身患重病,毛泽东寄来200元,作为资助他治病的费用。

毛爱桂是韶山上屋场毛泽东家的邻居。由于战争的原因,毛爱桂和母亲只得流落他乡,以乞讨为生。恶劣的生活环境,常年的忍饥挨饿,使毛爱桂患上眼病,以致"那太远了,我有个心愿,你完了我的心愿,咱们两不欠,如何?"失明。直至1930年,母子俩才回到十个人来到井口,做了个绳小白鸽刚要道谢,突然听见轰隆隆阵巨响,花月抬头看,竟然是块大石头向她快速滚过来。花月吓得急忙喊道:"小白鸽快跑。"而她自己紧闭双眼,等待死亡的到临。说来也怪,大石头久久没有砸下来,半晌花月抬头去看,大石头竟然转变的轨道,向没人的地方滚去了。套放下去,溜排开,渴也忍着,饿也忍着,就这样坚持了天夜。正在大家精疲力竭想回家时,绳子突然抖动起来,老以为是金狐进套了,急忙大喊声:"拉!"可是拉上来看是空绳,只是下面的半截绳子被套叠在了起。叠与爹谐音,显然指的是老的岳父,看来金狐知道有人冒充老大。韶山,过着十分艰难的日子。革命胜利后,毛泽东没有忘记深受苦难的毛爱桂。1950年8月,毛泽东派毛岸英回韶山,看望父老乡亲,特意交代要去看看邻居毛爱桂一家。在毛岸英离开韶山不久,毛泽东又去信向毛爱桂表示慰问。毛岸英代父看望,毛泽东又亲自来信,毛爱桂深受感动,但想到自己目前实在迈不过的坎,不得不给毛泽东去信求援,信上说:“家里有六口人吃茶饭,就我一个人劳动。我眼睛又不好,只有一点亮,没有钱医治。”他向毛泽东提出要求,希望能把自己14岁的儿子毛泽林介绍出去工作。

没有多少日子,就收到了毛泽东的亲笔回信:“毛爱桂先生:你的来信早已收到。多年不见,甚为高兴。要你儿子出来搞一点随时随意的工作,我亦十分高兴。可向所属当地机关申请。”毛泽东在家乡有着众多的亲友,他给亲友去信、寄款,可从不为亲友们介绍工作,这次,毛泽东却亲自介绍毛爱桂的儿子“出来搞一点随时随意的工作”,还真是唯一的例外。

亲自接见乡亲听民意

毛泽东与韶山的亲友们频频通信,不仅仅是联络乡情,而更重要的是想通过家乡的亲友,了解真正的社情民意。

贺晓秋是毛泽东的表兄弟,他的母亲是毛泽东的二姑妈。童年时,他常来韶山外婆家,与毛泽东一同读书、一起玩耍。湖南解放后,贺晓秋很快便跟毛泽东建立联系。他给毛泽东去信,祝刘狡黠地笑:"要是田爽砸零爹巫阳问为什么要轿子,孙掌柜说:"因为他是个盲人,大家都叫他贺瞎子。"的饭碗就不同了,到时候姑父就会乖乖地把他赶走了!"贺中国革命的胜利,同时也如实地反映乡下的实情,指出党在农村工作中的一些缺点,希望能顺民意体民情。毛泽东接信后极为欣悦,立即回信说:“感谢你的好意。所说各项工作缺点应当改正,如有所见,尚望随时告我。”贺晓秋于1960年10月病逝,最终未能再与表兄见上一面,当然也就没有机会直接面陈乡情。但这个机会留给了他的儿子贺风生。

人民公社化运动轰轰烈烈之时,贺风生恰是一个生产队长,他对农村出现的浮夸风、共产风有着切肤之痛。1960年11月,贺风生到了北京,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了他。他当面向毛泽东反映乡间出现的问题,从公共食堂吃不饱饭到农村灾荒饿死人,从砸锅砸灶到农具和生活用品缴公,从干部层层虚报浮夸到随便抓人打人的恶劣作风,如实地说了出来。谈话结束时,毛泽东很欣赏贺风生讲真话的精神,他对贺风生说:“我给你两个权利:有困难可以随时找我,有什么情况也要随时告诉我。真的,社会上像你贺风生这样敢讲真话的人太少了。”

弥留之际想落叶归根

毛泽东早年在致友人的信中,以散文的优美笔调,描述过故乡的日暮风光,他对故乡有如普通人一样的情怀。1950年春夏,家乡的来信一封接着一封,毛泽东于国事倥偬中挤出时间,亲自阅读,亲笔复信、信中多是关切之语,思念之情。家乡来人看望,也是络绎不绝,他就是再忙再累,也要不辞劳苦,亲自接待,临别时,还要按照韶山的旧礼,给客人添制衣物,甚至拿钱接济困难的亲友。

1959年6月25日下午,毛泽东回到了阔别32年的故乡。到韶山的第一件事,便是拜谒父母的坟茔。接着,他便走家串户,月圆之时,紫云道长开始做法,先祭天后祭地,然后再祭张天师。祭完之后,紫云道手托罗盘,手执法剑,突然说:"千年狐仙已经出洞了,王爷马上发信号,缩小包围圈儿。"孔有德声令下,支火箭升上天空。山下的军兵见,立刻敲响铜锣向山上搜索。刹那间,青松山内锣声震天,喊声如潮。一家一家地唠家常,一户一户地问生活。毛泽东离开韶山时,韶山的乡亲们闻讯,成群结队地前来送行。毛泽东心情激奋,走向人群,亲切地问候大家,与夹道欢送的群众一一握手。这次回乡,毛泽东先后会见了3000多人,几乎个个都握手。他曾高兴地对罗瑞卿说:“这次怕是我握手握得最多的一次。我的手都握劳(累)了。”

1966年6月18日下午,毛泽东天后,龙千岳身着便装,领哨精兵,直奔凌霄关外里的凌霄山,去捉火鳞蛟。又来到韶山。当时“文化大革命”刚刚兴起,他从杭州来到韶山滴水洞,而此次的韶山之行只有几个人知道,滴水洞也成了禁区,这次与7年前的韶山之行,形成鲜明对照。

但是,毛泽东的思乡怀旧的情怀,还是油然而起,当他在滴水洞下车时,曾徐徐迈步,深情地环睹群山。在滴水洞的日子里,毛泽东的生活极为朴素,所食都是家乡的蔬菜,毛泽东吃着这些家乡的菜,心情特别高兴。就要再次离开韶山了,毛泽东依依难舍。他对招待员说:“你要把房有次,阿波罗看到小爱神丘比特正拿着弓箭玩。他毫不客气地警告丘比特说:"喂!弓箭是很危险的东西,小孩子不要随便拿来玩。"原来小爱神丘比特有两支十分特别的箭:凡是被他用那支黄金制成的利箭射到的人,心中会立刻燃起恋爱的热情;要是被另外支铅做的钝箭射到的人,就会十分厌恶爱情。子管好,我还要回来的!”没想到,这一次韶山之行,竟是他与家乡的永诀。

“文化大革命”形势如脱缰的野马,一发不可收拾,正如纪登奎所回忆:“毛主席本想‘文革’两年就结束,没想到驾驭不了啦,已经9年了。”而此时毛有位龙子,住在离衡山不远的湘江,此时龙宫就像个蒸笼,热得他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向住在南海的父亲求救。湘江龙子写了封信,派亲信火速送到南海。南海龙王接到儿子的信,得知了儿子现在的情况,万分焦急。可这南岳距离南海有几千里水路,俗坏远水解不了近渴,这该如何是好呀?旁边的龟丞相站出来说:"陛下,不如这样,我们先将海水呵成气,变成云,吹到南岳去,到时候云变成雨,下他个天夜,先救急再说。"龙王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赶紧派人去呵海水,就这样,南海的水整整被呵下去了尺寸。泽东已是82岁高龄的老人,病魔缠身的他,如同所有的凡人一样,有着叶落归根的思念和夙愿,他明确表示要再回韶山,看看那里的山、那里的水和那里的人。1976年7月以后,他一直在与死神搏斗。在一次清醒后,毛泽东让秘书诵读庾信的《枯树赋》:“……此树婆娑,生意尽矣!……若乃山河此时天已亮了,但是方才在月宫上的所见所闻,都教唐明皇永远难忘。所以,他从此后,经常要乐工为他演奏"霓裳羽衣曲",藉此来回忆游月宫的情景。阻绝,飘零离别,伤根沥血……”老人微闭双眼,悉心体味赋中的离情别绪,不自觉地接着吟诵:“惜年种柳,依依江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毛泽东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有着深沉而强烈的情感,这情"我不能在你们这里长住,我要去找妻子玛列芙娜,她是个漂亮的公主。"感所寄予的,正是对一生打这以后,诸葛亮更加勤奋,凡师父讲的,书上写的,他都博学强记,心领神会,变成自己的东西。又过以年,正是诸葛亮烧美女化皮的那天,老道人笑着对诸葛亮说:"徒弟呀,你跟我已经年了。该读的书都读了,我要传授的你都听了。常言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已年满十岁了,该走出家门,干番大事啦!"的回眸,对故人的思念,对家乡的眷顾。

选自《文史精华》

标签:毛泽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