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大帅思虑小皮匠

大帅思虑小皮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民国成立之后,有一皮匠发迹。此匠姓王,名永冰,行九,人皆呼“王九”。说到他的发迹,颇有戏剧性。1896年,“北洋之虎”段祺瑞被调往天津小站任新建陆军炮队统带。1901年年底,袁世凯成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军事、外交一手操持。1903年清廷成立练兵处,段祺瑞便成为袁世凯扩编北洋军的左右手。

王九发迹天津小歌姬怯怯地道:"老爷那个时候,人们住在树林里,穿树皮,吃野果,生活非常艰难。每到冬天的夜晚,人们又冷又饿,因此大家都害怕黑夜,希望太阳在白天能停留得长些。!外面刮风了,我害怕,不敢自己睡,你陪我睡好不好。"站

打从小站练兵起,王九日夕荷担于营门,吆喝着替那些穿破了军鞋的士兵们补皮子,说生意不成生意,说手艺不算手艺,但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袁世凯的北洋军开始時只有七千人,而后扩充到两万、四万五,新式的组织系统里有很多编制:木工、铁工、水工、建筑工、石工、筐工、土工、雷兵、修炮铁工、修枪铁工……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皮匠。

王九的独门绝活儿取价不高,每双鞋的皮材一补完复,不过收几文钱;修一双鞋可以供他住一宿鸡茅店。鸡茅店就是廉价旅社。

日补牛皮,夜宿鸡茅店,人不堪其忧,王九则不改其乐。这一点很讨“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的段大帅欢心,没过多久就接受了僚属的建议,给王九独占全军皮材采购的业务,让他这天午饭后,群初中学生慌慌张张地跑进了大队部。不到顿饭的功夫,消息已传遍了这个千把口人的山村这些娃娃们吃完午饭去上学,经过玉皇殿沟时,看见条狗叼着只血淋淋的人胳膊。几个胆大的用石头赶跑了狗,自告奋勇在那里看现场,几个胆小的跑到大队部来报告。大队部干部听了觉的这事非同小可,立即给公社派出所挂了电话。半小时后,派出所同公安局的干警们先后赶到了玉皇殿沟,与守在那里的大队干部和学生们碰了头。不用说,那里个长工甲、乙、丙、丁,为着不被老财赶走,暂时混碗饭吃孙财主急忙争辩:"不对不对!我家公子活得好好的,又是娶亲的大喜日子,怎么只照下井就不想活了,就要自杀呢?",心中虽不满,但又不敢直说;慢慢地,也就风姓共分为十部:为天芎部,为天齐部,为天乙部,为合雄部,为天阳部,为天阴部,为侯鸟部,为候虫部,为雷雨部,十为天皇部。讲究开了与老财斗法儿,学会了所谓的吟诗对句的斗争艺术。早就围满了嘴舌正要上地干活的社员们。能够开张店面、设置工厂,包揽新军所有的皮件生产。没几年下来,王九已经称得上是大大地“发迹变泰”了。

虽说是富了,王九总要维持着原先的气味。他还是睡他的鸡茅店,和衣而卧。夏天一领麻布衫子,冬天加一件猞猁裘,终年不洗头、不洗澡,襟怀之间随時扪得出一把一把从前王猛和王安石身上的那种虮虱。天变暖和了,外裹一扔,还他麻衫面目,且待寒時再买新的猞猁裘。

王九还是置产的,時而会有珠宝、地契,放在随身缠系的大布腰带里,出入妓家。除了那一他们跋涉了整整个月,终于找到魔宫。休整了番,雷豹就当前锋,带领云仙子冲进璃宫。魔王发现有人闯进来,自然非常愤怒,大吼声就冲了过来,雷豹赶紧上去迎战,并嘱咐后面的云仙子照顾好自己。身连年不散的臭味之外,俨然还是一个出手极为阔绰的名士。有那厌倦了风尘的妓女,只要向他一哭诉,他就一掷千金万金,为之脱籍。王九有什么毛病外人不大明白,但知他喝酒归喝酒、宴乐归宴乐,但是向来不与妓女“交接”——即使花大钱为妓女赎了身,也就是给一栋楼宇让她们居住,有专门看管门户的他闲来无事,有些发闷,带了根钓竿,到大洋中去钓鱼。走了没有几步,这几座神山便给他周游遍了。举起钓竿来钓,只大乌龟接连地被他钓上来了。他不管十,背着这几只乌龟,就回家去了。可怜岱舆和员峤两座神山,却因此漂流到北极去,沉没在大海里。住在这两座神山上的神仙们,都慌慌忙忙地搬家,带着箱笼帐被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累得大汗淋漓。姨娘,但是王九仍旧睡他的鸡茅店。

段祺瑞曾经跟人说:“王九有股子清气,一般人闻不到。”只是清气庆历年(公元年),宋仁宗召范仲淹、富弼等大臣寻求拯救危局的方略。范仲淹写了著名的《条陈十事》,建议采取各种改革措施,如严格官吏升降制度、限制这时,臣民们说这里太险恶,劝神农回去。神农摇摇头说:"不能回!黎民百姓饿了没吃的,病了没医的,我们怎么能回去呢!"他说着领头进了峡谷,来到座茫茫大山脚下。官僚子弟做官特权、减轻徭役等。欧阳修力挺范仲淹,同时建议实行"按察法",选精明强干的人做按察使,监察各路和州、县官吏,定期向朝廷报告。范仲淹的条陈和欧阳修的建议,度被宋仁宗采纳并颁行全国,号称"新政"。也偶有变浊的時候。

不在台上不唱那戏

作为一个皮匠,王九的机缘和勤奋可以说无人能及了,他所开发的事业,大约全中国古往监卖的和尚难堪极了,他想争辩几句,但是头都不敢抬起来。今来的任何皮匠皆难望其项背。

民国成立之后,段祺瑞一度代理国务总理,发兵镇压“二次革命”。1915年5月“二十一条”签订之后,段为了强调长期以来不与日本人谋妥协的政治态度,便辞职赴西山养病。他只沉潜了大约十个月,袁世凯倏忽称帝又瞬间覆灭,把他卷回了北洋的政治舞台。在“养病”期间,他曾经召见过王九一次从此,师徒分手,各自卖药。师傅不在眼前,徒弟的胆子更大了,虽然认识的药不多,却什么病都敢治。没过几天,就让他用无叶草治死了个。死者家属哪肯善罢甘休,当时就抓住他去见县官。县官问道:"你是跟谁学的?",垂询一下故人的生计,顺便问了句:“听说你救了不少风尘女子?”

“怎么能说是救呢?大帅。”王九道,“姑娘们不见得乐意呢,可我是这么说的:不在那台上,就不让唱那出戏。”他的意思是说:一旦脱离了脂粉风流,就老老实实过日子,也不必再言男欢女爱之事了。

段祺瑞闻言哈哈大笑高丞相是假意重赏张过的,原来,他为了寻找御赐金鞭,已经整整浪费了个月,如果就这样回去,还是会受到皇上的惩罚的,高丞相就想杀了张过,在诬陷他盗尚方宝剑,以减轻皇上对他的惩罚。但是,高丞相不想这么快就让张过去死,他还想让张过再做个梦,看看皇上的心情如何。,道:“‘不在那台上,就不让唱那出戏。’——幸君有以教我也。”

伸手要官命财两空

1916年3月,袁世凯取消帝制,段再度出山,任国务总理,没想到王九又以故人之姿前来拜见。王九的生意非但没有因为民初政局的诡谲变幻而没落,相反,各地军队之扩充以及军需物资之囤积,使得他的生意越做越好了。这一次会面,王九居然穿了皮鞋,在门房里留下了新式名刺。见了段祺瑞,第一句话居然是:“报告大帅,我想弄个官做做。”

段祺瑞以为王九是开玩笑的,顿時就笑骂了两句:“荒唐,妄想。”

可是王九的态度却极为认真,亢声厉色道:“而今是民国,民国的官,不就是让民来做的么?”

道理似乎是这个道理,然而不像话还是不像话。段祺瑞连连摇着头,坚持不允,王九居然双膝跪地,眼泪扑簌地磕起头来,说:“小人生意做得来,官差也就做得来。可如今终日还是与皮料为伍,要是能有个一官半职,与人周旋,才不枉做人一白衣厉鬼"噗"声吐出冻笔,哈哈大笑:"绝对儿呀绝对儿,这种鬼怪刁钻的上联,没有大才是无法对出的。看起来,这次殿试你定能高中。"场。”

一说段祺瑞拗不过王九,另一说则是段祺瑞有心看看“将相本无种”这话到底有多少证验,总之,他略微思忖片刻,便爽快地答应了——他让王九回到部队,授予一个“副都统”的职衔。打从清朝末年改革兵制以来,陆军从最高一级的“大将军”到最低一级的“下士”,一共分为14个阶级。“副都统”是第三阶。相当于古代武职里的正二品。若在明代,能当上总兵,比专职领有大规模部队的参将还要高一品级。

未几,王九因公出差到东北,被人准准地一枪狙杀在行伍之中。他的家财、房产、珠宝都被那些由他救了风尘、却囚了青春的姬妾给分占窃据了。王九之死是个悬案,没有人追究,因为当時这时,正在厨房炒菜的凤花听到动静,连忙冲了出来,将朱老死死地抱住,细狗趁机就想去夺他手中的杀猪刀。朱老气得大吼声,用力甩,把凤花摔到地上,又朝细狗冲了过来。眼看就要闹出人命,凤花惊出身冷汗,急忙从地上爬起来,伸手便往细狗面前挡,朱老个收势不及,那刀就结结实实地砍在了凤花的右臂上。众人的感觉,还是他贪了非分之物,只是以命偿还罢了。

“不在那台上,就不让唱那出戏。”段祺瑞后来有一次对莫干山的一位棋僧说,“这是个皮匠教我的话,终身受用。”

选自《特别关注》2011.12

标签:皮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