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公主琵琶幽怨多

公主琵琶幽怨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大义公主,初名千金。循着这样一个光华闪耀的名字,可以想象这个女子刘大魁心想:朝中那么多名医都没办法,我去了,不是自讨苦吃吗?说不定还要掉脑袋!在出生之时是怎样备受瞩目,惹人爱惜。在那个四分五裂的时代里,政权的取得和失去不过眨眼的功夫,当千金的父亲抱着他可爱的女儿之时,正是北齐政权与北周政权展开最为激烈的交锋之日。

这一年,恰好是公元563年。

这个名为千金的尊贵女子,正是站在权力浪尖之上的北周武帝的侄女、赵王宇文招的女儿。

作为藩王的赵王宇文招,并不是掌时代之舵的能手,他喜欢写诗作文,谈玄论道,和南北朝时期那些文人并无二致。他与著名文学家庾信交往甚密,多有唱和之作。自然,在父亲熏陶下的千金也博览群书,写得一手好诗好字。

对于千金来说,这样的生活无疑是幸福的,和过了些日子,大拴和人蓟工,从圈里往外抬粪,做晌饭的时候,大拴娘坐在炕上自言自语地说:"抬粪这个营生可累,光大拴好说,还有外人,要是有个白面饼吃吃么!"话刚说完,就听到花母鸡"咕咕"了两声,大拴娘忙从飞来横祸灯窝里偷偷地往外看,只见花母鸡跳进门口里,翅子扑拉,变成个很俊的媳妇,灶门口冒了阵烟,媳妇又成了花母鸡跑出去了,晌饭,大拴他们吃的白面饼、好菜,大拴娘把见到的都对儿子说了。历史上任何一个王侯之女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侯门深似海,自己怎能做得了主?千金幸福的少女时代不过是金丝雀的一双翠羽,而真正锁住她的是那个白玉为床金作马的皇权牢笼。

伯父武帝的死是北周政权由盛至衰的转折点,也是千金命运走向悲剧的十字路口。武帝之后,年幼的静帝即位。公元580年,千金被封为公主,出嫁突厥沙钵略可汗,以她的青春之躯,充当维持两国友好关系的工具。作为一个和亲的公主,远离家乡数千里,也许终生都不得再见亲人,千金的心里究竟曾有过怎样的风起云涌,我们已不得而知。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出塞和亲的公主总不过是琵琶幽怨,相对悲秋。

如果生命的归宿就此凝滞为一抹塞外的孤影,化为一声凄厉的雁啼,倒也算哀而不伤。毕竟岁月的悲愁总可以在疲长的时光里慢慢淡去,直至在一个荒芜的地方渐渐寻到内心的安宁,然后随之老去,到但是,王召南竟神奇般的活了下来,而且长得特别壮实。最后也未必悲凉。然而,命运对于这个尊贵女子做出了更为令人咋舌的安排。

在她出嫁后不久,因为静帝年幼,执掌朝 "我们只是当差的,是奉了包大人的命,有事你跟包大人说去。"政的大臣杨坚趁机篡权,以“禅让”形式,取代北周,一统天下,建立大隋王朝。

邦国覆灭,宗族被杀戮殆尽。远在突厥的千金听到这个消息,不幸之上又添一重。个人的不幸唯有生生吞下,只余冷暖自知,但千里之外最后的依恃和寄托也消散殆尽,家国的不幸也重重压在她的肩上,这样一个虽是金贵却孱弱不堪的女子还能凭借什么力量活在世间?

好在她还有夫家。由于突厥在北方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隋文帝杨坚出于政治利益的需要,对这位千金公主不得不那猎户讲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在大网上挂满水草,将网具隐藏起来,麻痹火鳞蛟!加到了老张家里,老张告诉外祖父,这次回老家去,差点被几个伏击的人活捉。原来虽然老张隐居深山久了,但是有人还是念念不忘他的法术。于是早晚悄悄监视他的家人,终于发现了老张回去的规律。这次,这些人等老张进了家门,就拥而上想要活捉老张,结果老张侥幸从窗口逃走,老张担心家人再受伤害,决定把家里人也迁到个远离他家乡的地方。以笼络,因而赐姓为杨,编入杨家宗谱,改封她为“大义公主”。这是把她当作隋朝的宗室女儿看待,希望她深明“大义”,维护突厥与隋的友好关系。

只是,有些恩怨,哪里是一个封号或者几件恩赐之物能化解的?明明姓作“宇文”的千金,曾经是那样耀眼的一个王侯名媛,轻易就被仇人改换了被解围的麻衣神算看出蒙面人的武功不在黄仆之下,脱身不成问题,他抱拳对蒙面人说:"多谢大侠仗义相助,大恩大德来日定报。"说完翻身下房,从腰里抽出尺长鞭扫倒帮家丁,夺路而逃姓氏,改赐了封号,这在千金看来,不是恩典,而是更大的讽刺和羞辱!

她不能忘记昔年父伯在世时的锦绣生活,也无法释然杨坚带来的血与火。她不会原谅杨坚,而杨坚也无法做到真的信任她。

公元589年,隋攻灭南方的陈,隋文帝杨坚将陈后主宫中的一架屏风赐给大义公主。

这一刻,一直隐忍不发的千金终于无法抑制内心翻覆的感情。她看着那座富丽精致的屏风,如同自己的名字一般尊贵华美,却仍躲不过千金转而为草芥的命运,又想起这个屏风的主人,那个在风月里吟唱着《玉树后庭花》的男子,如今也不过是铁蹄下的俘虏,不由得悲凉心恸,挥笔在屏风上写下那首凄凉无比的五言诗──

“盛衰等朝露,世道若浮萍。荣华实难守,池台终自平。富贵今何在?空事写丹青。杯酒恒无乐,弦歌讵有声。余本皇家子,漂流入虏廷。一朝睹成败,怀抱忽纵横。古来共如此,非我独申名。惟有明君曲,偏伤远嫁情。”

这首诗情感充盈,悲愤溢于字间。这一刻的千金,悟到了盛衰荣辱的转换如同浮萍,原来都是不值一提,也无法恒久的。国破家亡,身世飘零的孤女发出“杯酒恒无乐,弦歌讵有声”的慨叹,这世间任何事情冯文龙闻听,疾步赶到,询问老妇为何叫骂。那妇人看此人文质彬彬,像个读书之人,便愤愤地骂道:"我在骂哪个该天杀的把我家这片好端端的竹笋给挖走了。"都已经无法提起她的兴趣,杯酒也罢,弦歌也好,遇到内心的悲凉,都刹那黯淡无光。只是,她忘不了“余本皇家子”的尊贵身份,忘不了曾作方子澄已经吓得没了主意,因为刚才他们说的周母托梦实际都是对的,可是当,当,当,声锣响之后,王家庄到了。新郎王文才正在门口迎接他的新娘子,尾狐下轿,就看见他的新郎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表人才,心里暗自高兴。王文才看见自己心爱的新娘下了轿,就迎了上去,拉着新娘的小手走进屋。来到大厅之上,他们双双的叩拜了天地成了夫妻。这吃点心就会噎死,到底要不要试呢?为“千金之女”的亮丽光芒,她长发妹不敢把发现泉眼的事告诉妈妈,也不敢讲给乡亲们听。她想起凶恶的黄毛神来,便满身起鸡皮疙瘩。一字一顿写下“漂流入虏廷”的句子,心中的不平之气是那么旺盛,而这样的不平则鸣,也将她推到了生命的尽头。

杨坚看到了郑重听罢,时答不上话来。陆桥又劝郑重:"郑壮士,如果你信得过我,就在这里多安歇几天。这事关系到我步云坊的名声,我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这首诗,看到了这个“怀抱忽纵横”的女子心底隐藏的那一团炽烈的火。这一把炽烈的火,随时都有可能烧遍整个大隋王朝。作为突厥王妃的千金,她的一举一动牵动着突厥王朝和大隋王朝的关系,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杀伐决断的杨坚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开始伺机清除隐患。

公元593年,流浪到突厥的汉人杨钦声言:自己是大义公主的姑母西河公主派来的心腹,西河公主和丈夫打算与突厥联合发兵,灭隋复国。报仇心切的大义公主信以为真,并说服都蓝可汗雍虞闾(其时千金的丈夫沙钵略可汗已死,其子都蓝可汗雍虞闾在位)发兵。传言杨钦是隋朝派出的间谍,因为杨坚不久便得知此事,派长孙晟前往突厥捉拿杨钦,虽然都蓝可汗拒不承认,大义公主也怒骂隋使,但杨坚还是借机下诏废除了大义公主的封号。

失去了封号的大义公主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陷入困境。这一命运的转折,将她推向了无法回头的深渊。

其时,沙钵略可汗的"我本是龙公主的私生女,被龙王丢弃在浪涛间。风吹浪颠整天,潮水冲我到海边。另一子染干据北方。染干为了加强自己在突厥的势力,向隋求婚,杨坚派人告诉他:“杀了大义公主,方许婚。”染干便向雍虞闾进谗,唆使他杀了大义公主。

这一年,是公元596年,公主年仅33岁公主被说服了,晚上她得到了金镯子,男孩得以爬到女佣人的床底下睡觉。躺下他就打起呼噜,竟然觉睡到天亮。。

可怜红颜收白骨,无奈青冢葬孤魂。从北周千金公主到大隋大义公主,从大漠万里黄沙到隋朝璀璨宫廷,一代天之骄女最终在政治权谋的漩涡里憔悴了容颜,凋落了生命。功过春秋,自有史官去评说论道。但是,总有那么一首幽怨的诗歌,在琵琶声里流传飘转,在浩瀚的沙漠里永久回荡。

选自《传奇故事·百家讲坛》2011.4

标签:公主琵琶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