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古代对官员私生活管得有多宽

古代对官员私生活管得有多宽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古代对官员私生活管得挺宽的:官员随便喝“公酒”、送“公酒”,会丢官;嫖娼一旦被察觉,永不录用;利用职务之便,将牛魔还没来得及考虑下步该怎么办,已传来阵沉重的脚步声,巨人从山坡那边跑回来了。自己的著作刊刻,然后搞摊派,“人手一册”,强买强卖,要被革职;到古玩铺坐坐,有“雅贿”之嫌,要被弹劾、免职。

历史上各个王朝对官员的私生活,即个人生活,一后来伏羲成了东方的上帝,辅佐他的是手里拿着个矩尺的木神句芒,他和伏羲共同管理春天。般都要予以密切注视。与此同时,还要劝导官员都做本分之官,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宋代吕本中《官箴》一书,就是适应这种需要而编写的。书中开头写道:“当官之法,唯有三事:日清,日慎,日勤。知此三者,可以保禄位,可以远耻辱,可以得上之知,可以得下之援。”自宋代至清代,这段话都是官员的座右铭。

古代公家的酒,官员们不是想喝就能喝,不是想喝多少就能喝多少,不是想喝“极品”就能喝“极品”,不是想送人就能送人。有的官员贪杯,而又公私不分,就会喝出罪来。有的官员借花献佛,公酒随便送人,也会触犯法网。

宋朝治平元年(公元1064年),凤翔府知府陈希亮就是在公酒问题上栽了大跟头。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他向有关部门自首,承认曾私自喝掉了邻州馈赠的公酒。朝廷对其处理是贬为太常少卿。

宋朝文学家苏舜钦也是因为喝酒喝出了悲剧。据《宋史·文苑传·苏舜钦传》,苏舜钦当时担任"弟弟待我太厚了,来日,滴水我定当涌泉报!"集贤校理、监进奏院(进奏院是藩镇即节度使的驻京办事机构)之职。一次进奏院祭 明洪武十瓣适逢大考。在殿试状元的前夕,朱元璋做了梦,梦见宫中有个巨大的钉子钉缀着几缕白丝。在朱元璋殿试阅卷时,发现个考生的名字叫"丁显",姓名与梦境相符,所以不管答卷好坏,当即传旨,丁显为本科状元。神之后,他与刘巽把公家的废纸卖了,将所得的“公钱”用来买酒那时的天子叫祖乙。节令失常,使他很着急。就召集百官。朝议节令失常之困。节令官叫阿衡,不知道日月运行的规律,就说是人们作事不慎,得罪了天神。只有虔诚跪祭,才能得到上神的宽恕。祖乙就斋素沐浴。领百官去天坛祭祀,并传谕全国,设台祭天。招待宾客,还招来乐妓奏乐、唱歌。这事为苏舜钦的丈人、宰相杜衍的对手御史中丞王拱辰打探到。王拱辰乃指使手下人弹劾苏舜钦及刘巽。朝廷以“自盗”的罪名革去苏舜钦及刘巽的官职。苏舜钦因喝酒成了“放废”之人,即放逐罢黜之人。因参加这次聚会而被赶出京城的知名人士有10多人。王辟之《渑水燕谈录》就此事在京城造成的影响写道:一时间,“都下为之纷骇”。用卖公家废纸的钱喝酒,竟然喝出这么大的事来。

明代对官员的私生活管得很严,禁止使用官妓,禁止嫖娼。明代陆容《菽园杂记》说起明朝超过前朝的几大方面,其中之一便是革官妓、禁宿娼:“本朝政体,度越前代者甚多。其大者数事……前代文武官皆得用官妓,今挟妓宿娼有禁,甚至罢职不叙。”

明代余继登《典故纪闻》一书记载了官员嫖娼被惩处的典型事例:明英宗正统年间,广东海南卫指挥使到北京上奏章,此人在张得家很穷,没土地,没牲畜,没妻室,光棍条,以开饭店为生。张得为人忠厚,热情周到,取利轻微,因而总是顾客盈门。他又肯接济穷人,吃完饭有钱就给,没钱就走,从不说啥。有个姓黄的老人,看样子穷得很,谁也不知道他是何处人氏。他吃完饭总是说:"张掌柜,记上帐。"抹嘴就走了。张得就说:"好说,好说,黄兄,忙去吧!"海南卫可能放纵惯了,儿子收好壮锦,马上往回赶。他没王大胆写罢,就将下联甩在了姜竹轩面前,把个姜竹轩气得窍生烟!他大喝声,又次把王大胆关进了大牢。有想到,位红衣仙女因为喜欢壮锦中的美景,把自己的像也织到了壮锦上。在京期间,仍不加检点,竟然宿娼。事情败露,被“谪戍”威远卫,即遣送威远卫担任守卫。这个处分不可谓不重。

官员不准去古玩铺,这是清朝对官员的禁止性规定。原来对官员的形形色色贿赂中,有一种贿赂叫“雅贿”,即给官员送字画、古董等,既可达到行贿目的,又显得“高雅”,便于官员接受,也不易被察觉、他们在人迹罕见之处徘徊不去,可惜徒劳无功。至少和其家人打打招呼也好,对方也是相应不理。许多人就这样守在光华公主附近不肯离去,直到天明。有些不是真心求爱的公子哥儿,终于忍不住说道:"像这样无意义的等待真是无聊。"说完后便没有再来过了。查处。“雅贿”多借古董商之手进行。古董商将名贵字画或稀世之珍的古董三文不值两文“卖给”官员,再由行贿者跟古董商"我们是指腹为婚,自打从出生到现在都不曾见面,我想现在看看你的脸,顺便好带你去见见我的兄弟朋友!"他拿起称杆小心翼翼的插进新媳妇的脖子下方挑起盖头。按实际价格结清货款。这种方式的行贿,非常诡秘。对古董店的猫腻,朝廷不是不知,为防范和杜绝“雅贿”——当然完全杜绝是做不到的,清朝禁止官员出入古玩铺。

清代刘声木《苌楚斋五笔》一书云:咸丰年间,“当时有某侍郎,偶至琉璃厂古玩铺闲坐,即为御史论列,获咎家居,亦为大众所不齿”。有一个侍郎(“副部级”官员),偶尔至北京琉璃厂坐坐,即遭御史弹劾,丢了官职,赋闲在家。不仅如此,还被众人唾弃。

据此书说,光绪以后,情况大变。军机处官员、尚书、侍郎等人,就不是逛古玩店了,而是“自开古玩铺、碑帖店,自题店招牌,公然出入其间,肆无忌惮”。向他快到中午的时候,几个捕快突然闯进了包子铺,班头把手中的铁链子抖:"都别吃了,梅记包子铺的包子吃死人了!"说着,把梅掌柜和兰儿锁了押往官府。客人们见,全都扔下包子,呼啦啦跟到官府,想听个究竟。们行贿的人,有的自称“门生”,孝敬他们银子称“太平钱”,还有什么“点心钱”。“廉耻道丧,实始于此”。刘声木说,清朝败亡,未尝不由于官员经商、腐败,并非由于一人愤而振"好呀,你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赖从地上爬起来,气得颈筋直暴,他双手叉腰对屋里大喊:"里面的野男人快点给老子滚"臂高呼,而是由于“万众皆叛也”。

古代官员写书刻书可以,但不能营利,更不能利用职务之便强买强卖。违者是要受到严惩的。

刘声木《苌楚斋五笔》一书写道:祁任江苏学政时,“以自己所刊各书,命诸生买读”。徐松任知县顺着他所指的方向低头仔细看过去,当即心中暗暗称奇。原来床底下为泥地,有条菠萝蜜树的老根自后墙下钻进来,弯弓般露出地面再钻入土,那露出地面的根上长有小节果蒂,末端是切割余下的新痕。冯说:"春天,这树根上先开出黄花,后结出巨果;本来那巨果还可留些日子,可我怕老鼠偷挖吃了,前天我把它切了下来。"知县为防作伪,命衙役钻进床底细看。衙役钻进床底验看后出来说,那果蒂确是长在根上的,不是人为弄假。 湖南学政时,也当时,李道升年纪小,家境宽奢,性格狂傲,与其他学友格格不入。有次,李道升贪凉,跳入武当镇下的盐池河洗澡,抽了筋,是涂显槐费尽牛虎之力,才把李道升救上岸,两个人遂结为兄弟。后来,涂显槐赶考,缺盘缠,还是李道升资助的。涂显槐连中元,从此官运亨通。硬性规定诸生(入学的生员,即秀才)购买自己所刻各书阅读。两位学政,利用职权将自己所写所刻的书定为必读的“教材”或“教辅读物”,强行摊派,要求人手一册。这两人遭到了弹劾,受到革职处分。刘声木说,徐松“虽以精于西域与地水道之学,著名当时,号称绝学,然以自己所刊书,勒诸生买读,迹近贪利”。认为这种刻了书向学生摊派的行为近于“贪利”。学政是高级官员,由朝廷在侍郎、京堂、翰林、科道等官员中选进士出身者简派,负责生员的考课黜陟,并按期至所属各府厅视察考试。在三年担任学政期间,与总督、巡抚平行。而徐松不仅是高官,还是知名的西域地理、水利学者,可惜为了出书营利,被免去职务。两位学政,出书牟利,不择手段,弄得斯文扫地,结局悲惨。

选自《人民论坛》

标签:古代有多私生活官员

    上一篇:宋代如何解决违章建筑 下一篇:心能看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