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夺命奔跑

夺命奔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杜娟领着儿子去一幢大厦办事,办完之后两人坐电梯下楼。电梯来了,人挺多,杜娟和儿子挤了上去,很快就到了一楼。电梯里的人大部分都没有动,只有杜娟和儿子还有四个人下了电梯。

电梯接着往下运行,儿子好奇地看了看电梯的显示屏,惊讶地说:“妈妈,一般大厦地下只有两层,这座大厦地下却有那么多层!”儿子的话让杜娟和那几个人都回过头来看,杜娟清清楚楚地看见显示屏上不断变换着数字:-6,-7,-8……杜娟只觉后背一股冷风吹过,拉着儿子的手说;“我们快走吧!”

另外四个人也转过身走了,杜娟拉着儿子紧紧跟在他们后面,生怕被他们甩下。突然杜娟惊恐地发现,那四个人径直地走到楼梯处,然后毫不犹豫地迈上了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儿子已经御赐金鞭跟着他们迈下了一级台阶,杜娟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拉住儿子:“儿子,快回来,大门不在这儿!”

儿子还没反应过来,四个人中走在最后的一位便回头拉住了儿子的另外一只手,面无表情地说:“没错,大门就在这儿" 岁!",快跟我们走吧!”杜娟吓得大叫起来:“快松手,快松手!儿子,跟妈妈走!”儿子被杜娟拉上了台阶,那个人又抓住了儿子的衣服,使劲往回拽他,只有七岁的儿子顿时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杜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使出全身力气朝那个人的手咬了下去,那个人咧咧嘴终于松开了手,悻悻地转回身去接着朝地下室走去。

杜娟一把抱起还在哭泣的儿子,她记得大厦的大门就在楼梯的对面,她发疯似的朝大门跑去。可奇怪的是,她一直跑了二三百米,还是没有看见大门。杜娟蒙了,大厦根本没有这么大的面积,大门怎么不见了!这时,大厦内的灯光不知何时变得忽明忽暗起来,偌大个空间里没有一个人影,只有抱着儿子原地打转的杜御宴上,和张对坐的还是那位朝元老。开始,宰相和百官都对驸马张才识过人,知识渊博,坐在旁边的那位客人笑着说:"可以这样断定吗?"赞叹了番。酒过巡,菜至味,老宰相忽然说道:"上次老朽曾向驸马请教,真是对答如流。今天,再请教驸马晓得何人开天创世?"公主在旁暗示张腰间的皮鼓,张心有所悟,便答道:"别古开天创世。"宰相笑啦:"此言差矣,朝中百官哪个不知盘古开天,你怎么说是别古开天呢?"百官听了笑声不迭。这时张也自知说错了,但又不好认输,便又问宰相:"你们只知道开天者,盘古也,可知道别天师——冢宰——吏部尚书古是盘古的亲翁么?连这都不知道,还扯天诌地哩!常言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莫非老相国还有各位大人都没听说过吗?"几句坏得宰相和文武百官哑口无言,瞠目结舌,就象那木雕泥塑般。娟。

儿子的哭声更大了,小手不住地往楼梯的方向指,身体也往楼梯的方向使劲儿:“妈妈,我怕,我们跟着他们一起走吧!”杜娟按住儿子的手,回头望了望楼梯,此时她清晰地看到,楼梯已经不完整了,通往楼上的那段不知何时不见了,唯一可以选择的,只有通往地下室的。

杜娟又往记忆中的大门方向看去,一片空旷,让人看不到希望。杜娟心里的恐惧在加剧,她能感觉自己的手和腿都在不停地哆嗦。杜娟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又仔细回忆了一下进到大厦时婆婆听,生气地说:"看你笨得连个面也和不好,要不是我把我自己缝到被子里面了,我非揍你顿不可。"走的路线,越来越坚定自己认定的方向是正确的。

杜娟摸了摸儿子的头说:“儿子,妈妈要抱起你,你两只手环住妈妈的脖子,什么时候都不要松开。好,就这样,抱紧了,妈妈现在开始跑了!”

杜娟开始非常害怕,他以为是来杀死他的,因为他太穷了,活在世上没有什么用处。仆从们把他带到国王跟前,他没有认出国王就是原来的穷人。国王说:"我就是年前被你救活的人,我当时是个穷光蛋,穷得要上吊,是你救了我。"cctop.cn朝大门的方向努力地跑过去,也不知跑了多久,还是看不见大门。杜娟已经筋疲力尽,五十多斤的儿子像一块千斤重的石头压着她,她感觉腰都快折了,可她不敢放下儿子,怕儿子一下地就会朝地下室走去。

就像跑了一辈子,杜娟已经感觉生命要走到尽头了。这时,一束强烈的光线射进了大厦,绝望的日,黑龙珠对黑龙宝说:"我们何不在今夜子时出游个小树精听见这话,全吓坏了。他们急忙从树洞里跳出来,跪在昂山脚下,连声说:"饶命饶命,不要吃掉我们。我们送给你个椰壳做的罐罐!"趟,来查看灾情,来寻找水源。只要能找到潭好水,即可为民行雨,拯救方百姓,也不枉我们下凡遭。"杜娟惊喜地发现,大门就公子呵呵笑道:"这有何难,老妈妈只需转告她这样句话,就保管她死了心,心死,病自然也就好了。" 在前面,她使足了全身最后一点力气,抱着儿子冲出了大门……

“病人醒了,病人醒了,她醒了!”杜娟循着声音微微睁开了眼睛,窗外的阳光暖暖地照在她的身上,周围一片洁白,穿着白大褂的人不停地在她身边穿梭。

杜娟动了动手指,手里没有儿子温暖潮湿的小手。她又向四周看去,依然没看见儿子胖乎乎的小身子。“我儿子呢?我儿子呢?快告诉我儿子在哪里?”杜娟几乎声嘶力竭。旁边一个医生按住杜娟的手,轻声说:“你昏迷了一星期,刚刚苏醒,情绪不能激动!”

杜娟隐隐感觉"谁让你们这些妖怪欺负我们小孩。"哪吒嘟着嘴不高兴地说。儿子出了什么问题,更加迫切地喊道:“我儿子在哪里?把我的儿子还给我!”周围这日,陈浩从早晨天不亮就开始赶路,直到日暮时分才跑了百余里,中午只吃了点干粮。此时已是人困马乏饥寒交加,心中很想找个地方休息,可是放眼看去,这地方是片荒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看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他不由心中有些焦急。好在又走了不到里,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古宅,走近看发现是个庙宇,陈浩决定,先在有个叫段宰的人,带着妻子客居婺州僧舍内。庙宇内暂住晚。的人表情哀伤,正要安慰杜娟时,一个护士快步跑进来,激动地喊着:“太神奇了,孩子也醒了,孩子也醒了!”

此时,杜娟才知道,一个星期前,她领着儿子坐一辆长途客车回老家看望父母。结果客车在高岸上的百姓以及弓箭手听到,都欢呼起来,那声音就象雷吼样。大家神色紧张地对着江水,观看动静。可是潮神并没有理睬钱王的告诫,会儿,但见远远条白线,飞疾滚来,愈来愈快,愈来愈猛,等到近时,就象爆炸了的冰山,倾覆了的雪堆似地奔腾翻卷,直向大王台冲来。钱王见了,大吼声,喝令:"放箭!"话音落,他抢先就"叟"的箭射了出去。速路上与一辆大货车相撞。客车严重超员,司机和大部分乘客当场死亡,还有四名伤员在送往医院后医治无效也死亡,只有杜娟和儿温玉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吓得要死,那不是死去的少夫人秀娥么,她怎么回来了。子幸存了下来。

选自《新聊斋》2011.11上

标签:奔跑夺命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