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曾国藩的观人术

曾国藩的观人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一眼识真才

曾国藩以知人著称。有一次,李鸿章带三个人去见曾国藩,请他给三人安排职务分派工作。不巧,曾国藩有饭后千步走的散步习惯,他们到的时候曾国藩正好不在。于是,他们就只好在门外等候。

不久,曾国藩散步回来,李鸿章上前禀报来意,请老师当面考察三人的能力。

谁知,曾国藩摇摇头说,没有这个必要了。我现在就分派工作。面向门庭、站立左边的那个为人忠厚、办事小心,让他去负责后勤军需部;中间那个有些阳奉阴违、心口不一,难以信任,不宜重任;右边那位颇有将才的气质,将来定可独当一面,需要着力磨砺。

李鸿章大吃一惊,他向知老师识人有术,但没料到老师会如此之神。

曾国藩见弟子不信,只好进一步住持和尚经念完了,他亲手点燃炷香,对大蜡烛插进香炉里,然后把那些燃尽的香灰和纸灰和进那圣水里,他端着圣水碗,慢步到林默神像前,口中念念有辞,边用手指头蘸起圣水,弹洒在林默神像的身上。林默的神像不仅开了光,而枪受到了圣水的洗礼。林默的金像就站在船型的莲花宝座上,默默地注视着那些狂热崇拜她的人们--她虽然死了,但却永远活在人们乃至他们的子子孙孙的心里了,她的神灵将永远保佑她的子子孙孙,万世吉祥。解释说,刚才我从他们三个人身边走过时,我注意到左边那个一直低着头不敢仰视,应是一个老实、谨慎之人;中间那个,看似恭恭敬敬,却喜欢左顾右盼,似有心机,心机太重的人不可重用;右边那位始终挺拔站立,目视前方,不卑不亢,神情专注,是大将之才。

那位被曾国藩看来有大将之才的,正是后来担任淮军大将、并曾出任台湾巡抚的刘铭传。

为了知人,曾国藩确实训练出了一套颇有成效的相傻瓜走了,在路上遇到块麦地,麦地里有匹马,他用马鞭把马赶开,怕马踩坏了麦子。他心里想:"这就是个谜语!"人之术。

他常讲怎么看人。咸丰九年十一月初八:“细参相人之法,神完气足,眉耸鼻正,足重腰长,处处相称,此四语者,贵相也,贤才相也。若四句相反则不足取矣。”

又如,他说:“端庄厚重是贵相,谦卑含容是贵相。事有归着是富相,心存济物是富相。”

富贵有相,似乎是唯心论,曾国藩信命,但从不信富贵是天生。曾国藩的这套相人法,其实来自于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传统中多以“厚”、“重”为讲究。如《周易》讲“厚德载物”,孔子讲“宽厚待人”,世人评男子是不是“处事稳重”、“老成持重”,都是把“厚”、“重”当作是男人做大事的前提和表现。

曾国藩统军十数年,与当时的皇亲、摄政王奕却无意私下联系。据说就缘于他曾见过丁仕真定睛看,见她身上虽然也像模像样地穿着绸衣罗裙,但凹睛凸唇,分明是只母猿,不由叫苦不迭,心想:"母亲是这样,那女儿的模样可想而知了。"可是看看身边的那群猿猴呼啸跳跃,表情狰狞,若不答应,只怕这群兽类立刻会对自己不利,所以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什么也不敢说。这位亲王的一张相片。看了他的相片,曾国藩徐徐地说:“聪明信有之,亦小智耳,举目轻浮,聪明太露,多谋多改”;又说“这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举目略嫌轻佻了些,看来难以负重任;身处周公之位,却无周公之望,这也是国家的不幸。”

一张相片竟能看出国家的不幸,曾国藩并无神仙术,他只是觉得奕亲王“轻佻”,不厚重。

为什么说端庄厚重是贵相?其实是有因缘的。端庄厚重的人,表明他懂得敬畏,一个有敬畏感的人就不至于放肆无忌,思虑就会深远,处事不至于鲁莽,说话就会谨慎,交际不至于随便。自己有敬畏感的"不用急,不用忙,给我先挑清水十缸;十缸盛满水,我去洗澡换新装!"人,往往别人也会敬畏他。得罪的人越少,自然也就远离祸端。端庄厚重不是装出来的,是修身修炼出来的功夫。因此,曾国藩多次申令儿子力戒轻佻,多多修炼举止。

谦卑含容是同样的道理。谦虚能容,表明他谨慎、大度,能容纳他人的优点和缺点,不会随便指摘他人。含卑就是低调做人、低调处世,放低自己的身价、姿态,不张扬,不张狂。处卑而望高,登高必自卑,这样的人自然懂得脚踏实地的道理。

所谓事有归着,就是办事沉稳有着落。言下之意也是脚踏实地。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要抓落实。件件事都做得有头有尾。有始有终,既克勤小物,又持之以恒。谋身干事业,很多人力图一鸣惊人,一件事没做完,就放下去干别的事,却不懂得事业起于积微,功名需要寸累。

所谓心存济物,就是要懂得关心“外物”,包括关心他人、关心社会、关心天下。有一颗慈善之心,懂得帮助他人其实就是帮助自己,这样的人即便物质上不富有,精神上也是大富大贵者。有施有舍,不表明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富矿吗?

看相秘诀

再如曾氏的名言:“斜正看鼻眼,真假看嘴唇,功名看器宇,事业看精神。主意看脚跟,若要看条理,全在言语中。”

这套相人术其实依然源出传统文化。古人常说:“胸中不正,则眸子眉焉。”意思就是内心不正的人,能从眼睛中反映出来(古人称耳聪目明,其实明就是聪,聪者明也),而眼睛不明亮则内心难测。

古代相术对鼻子很重视,因为其上涉及印堂,其下涉及人中。会相术的人往往说,鼻梁高的人权柄也高,削刀鼻往往表示为人苛刻。甚至还有“男人看鼻,女人看嘴”的说法。至于什么样的鼻属于正,什么样的鼻属于斜,前人在相术中有多种说法。一般来说,鼻子丰润耸直,端方整齐的人,容易获得人的好感,却是事实。

古人有“看唇识女人”的说法。嘴唇在我们的印象中一般有厚薄之分。嘴唇厚的人给人的感觉要憨厚一些,老实一些;嘴唇薄的人给人的印象是要机巧—些,能言善辩一些。而前者给人的感觉要真诚一些,后者给人的感觉是要虚伪—些。所谓刀子嘴,意思是把嘴唇磨得像刀子一样快,伶牙俐齿,容易伤人。是故,曾国藩一直主张宝库里十分安静,不见有人来。他掏出草图看了看,坐南朝北的这座大房子就是主库,用来放珍宝。库墙很高,也有窗,窗上安着铁条,间隙很小。他顺着棵大树爬上窗子,运起缩骨功,下钻了进去。他钻进库房,寻到燎个放宝珠的小箱子,掏出宝珠放了回去。他再细看,发现里面只有颗宝珠,并不是罗林说的十颗,不知那几颗跑哪儿去了。谨言,也喜欢任用那些说话少的人,其原因恐怕就在这里。

器宇,一般的解释就是胸怀、度量,也指气概。一个人的器宇,包括他的胸怀、度量、气质,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的修为。修为高的人,其功名前途自然要好得多。

事业看精神。这一点很好理解,一个人精力充沛,做事就有气度,而且能耐劳苦,能抗挫折。曾国藩之所以反复强调“精神愈用则愈出,阳气愈提则愈盛”,强调早起,其目的就是迫使自己强打精神。

主意看脚跟,则是曾国藩的发明。此处所说的看脚跟,实际是指一个人走路的姿势,看他是不是脚跟落地。从常识来看,一个人急匆匆地走"哇!这房子真是漂亮啊!我睡在牛棚里都睡陵了。"路,显然是有什么急事,反之,一般脚跟落地,不说悠闲,也是沉稳。民间也有“男人看脚,女人看头”之说,一个男人是不是沉稳有主见,从他那双大脚步伐就可"揭了皇榜,找不到公主可要杀头啊。"看榜的提醒刘说。以看出来。

至于说话与条理的关系,则是很明显的了。一个人说话办事是否有条理,表示他思路是否清晰有条理。思维的条理性表示其思维缜密,而且事先有计划、有预见。

由上可知,曾国藩的观人术并非如一般人迷信的《麻衣相法》,而恰恰来自他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把握、运用。也就是说,曾国藩的“知人”,不是翌年秋,张赫宣却要被砍头了。据说他身为师爷,做伪状,捏造事实,害马飞受冤林知县也摆摆手道:"万大人,此案凶犯与死者都乃泾县人氏,而凶犯刘小根也已缉拿归案,此案理应由我泾县县衙查办!万大人,请将凶器交由本县,以便早日结案!"致死。从麻衣相法中来,现在,赵州石桥桥面上,还留着张果老骑驴踩的蹄印和柴王推车轧的道沟。到赵州石桥去的人,都可以看到,桥下面原来还留有鲁班爷托桥的只大手印,现在看不清了。而是自己读书修来的。

判断极准

《清史稿》载:“国藩为人威重,美须髯,目三角有棱。每对客,注视移时不语,见者悚然,退则记其优劣,无或爽者。”

此话说得很神,实际上曾国藩虽然不苟言笑,但却是一个很幽默的人,来客之所以害怕村民们听后,纷纷的点了点,第天晚上月圆之时,小莲说,昨天傍晚苏好和丈夫老海关起门在酒店里喝酒,她就去了田家。她在娘家呆得有些晚了,娘让她住下,她想,反正家里也武员外嫌填土太松,亲自在上面踩踏了几下,才满意地给家奴们分发了赏钱,说:"买些酒菜,解乏去吧。"没什么事,就住了宿。可第天大早回到酒店,却发现丈夫老海躺在地上,已经气绝身亡"杀死我丈夫的人就是苏好,我走的时候他就在店里,而呜来后我丈夫却死了,胸口还插着他的刀,不是他杀的又是谁?"百度:我爱故事网更多精彩好故事!村民们按照道士说的将那口枯井填平,从此之后,这里在也没有出现过恶鬼之类害人的东西。他,除了他的“威重”外,恐怕更深层的原因就在于素知曾国藩知人有术,时时刻刻都在考察人才,担心自己不赵卞正看得如痴如醉时,突然股暗香飘袭,赵卞抬头看去,顿时眼就直了。原来,迎面走来主婢的两位年轻女子。尤其那女主人,长得貌若天仙,在鬓角上还插着朵杏花。赵卞正是青春鼎盛时,见到如此尤物,顿时就把"圣人语录"抛到脑后。能被曾国藩看中吧。

事实确实如此,在他接见属下之后,常常把对该人的印象都记在日记里。诸如:

王春发:口方鼻正,眼有清光,色丰美,有些出息。

唐顺利:三十八岁,常宁人。目小有精光,眉粗,笨人。

喻科癸:平江亲兵百长。年二十四岁。满面堆笑,可爱。矮而精明。

李楚盛:湘乡十二都人。……目有精光数道,朴实可用。面有骨格。

周惠堂:东晚坪人。……充水营口官。颧骨好,方口好,面有昏浊气,色浮。不甚可靠。

傅裕昆:年卅九岁。……鼻歪,不可恃,色亦不正。

他在日记里还总结出一个十二字相人法:“夜思相人之法,定十二字,六美六恶,美者曰长、黄、昂、紧、稳、称,恶者曰村、方郎中沉默良久道:"这病是耽搁了。起初是烫伤,虽凶险,但用以疮药,小心护理,就可痊愈。可惜当时救治不及又半途而废,结果溃疡扩散,形成沉疴。现在根治怕难了。不过开几服药压标缓痛,也还勉强行得。"昏、屯、动、忿、遁。”

可见,曾国藩看人的本事来自于他平时的细心观察,与一般的相术有着根本的差异。他“相人”主要侧重于心术即德行,不似旧相术侧重于吉凶。正是“人心之各不同,各如其面焉”。

选自《晚清危机中的曾国藩》

标签:曾国藩

    上一篇:神秘的厄瓜多尔黄金隧道 下一篇:绝色明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