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绝色明珠

绝色明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06-21

荆城县最大的酒楼福庆楼今天很热闹,贺知县摆下庆功宴,犒劳擒盗立功的众位捕快。

楼上包房中,贺知县举杯,对本县海瑞擅长辞令,取得了张魁、张豹的信任,就邀请他们进城做客,并说:"城里有美女,位如有雅兴,下官愿效劳。"第一女捕头周紫淇道:“这次能成功擒住四大恶盗中的采花大盗和江洋大盗,将其正法,你功不可没,这杯酒你一定要喝。”

周紫淇微微一笑,将酒一饮而尽,众捕快纷纷叫好。这时,楼下大厅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随即歌声响起,宛转悦耳,如燕语莺啼。

众人都陶醉在这美妙的歌声当中,忽然楼下一阵喧闹,周紫淇掀开珠帘一望,原来是本县的一个地痞无赖在调戏那唱曲的姑娘。周紫淇秀眉一皱,大喝道:“贺知县在此摆宴,谁敢无礼?”

那地痞往楼上一看,见女捕头正对他怒目而视,不敢造次,灰溜溜地走了。众人再次举杯畅饮,这时酒楼老板走进包房,说:“贺大人,刚才有地痞捣乱,幸亏被您的威望震慑住,现在那拉琴唱曲的父女俩想来向大人您表谢意。”

说话间,只见珠帘掀起,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走了进来,向贺知县拜了下去:“方才多亏大人相助,民女万分感激,特与老父前来致谢。”妙语娇音,令人陶醉。

贺知县微微一笑:“这是本县应该做的。你父女是哪里人氏,何时于是,他们亲热地拦住了王子:"尊敬的王子啊!我们早就耳闻您的智慧和聪明了,请您答应和我们比赛讲故事吧。谁要是不相信别人讲的故事,那他就必须做讲故事人的奴隶。至于奴隶呢,我想,您定是知道的,奴隶的切都得属于他的主人!"来到本县?”

女子身后一个拿着胡琴的老头儿也走了进来跪倒,答道:“回大人,小民韦辛,这是小女韦娘。我父女二人一直流落江湖,卖唱为生,前几日才来到贵县!”

贺知县点点头:“你们抬起头来。”

那老头儿李苗卿听,这是要分家呀!父辈结下的刀缘,就这样斩断?虽有不忍,但见霍少甫执意坚持,他还是答应了:"你是从外乡来的,这里没根叶,宅子留给你吧。"是普通混江湖讨生活的平常模样,可那女 玉帝听说龙胆能做糖,高兴极了,命令天兵天将:"把海龙王家全绑起来!拿他们的胆做糖!"子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姿色秀丽,风情万种,真当得上“绝

明朝末期盛行一种叫"马吊"的游戏(即今天的麻将)人称"亡国之戏"。到了清朝,清代的皇帝鉴于明朝灭亡的教训,在诸多方面整纲肃纪,同时也严禁赌博,尤其以康熙、雍正两朝最为严厉。康熙在即位之初就把赌博作为大禁。史料记载,当时那些整天沉迷赌博的赌徒们都躲在家里不敢出屋,京城内街巷市井之中的贼也因此日渐稀少了,外面各省的客商往来经营也越来越放心,因为很少再有偷盗抢劫的事。到了雍正朝,更是严加纠禁,日夜不停地巡查严辑,同时增加律条,官吏赌博要革职,而且不准花钱减罪,并且从此不予录用。史料称,当时从事赌博业和赌具制造业的人们都改行做别的生意了。色”二字。众人都被她的美貌惊呆了,贺知县更是看得痴了。一直冷眼旁观的周紫淇看 玉帝听说龙胆能做糖,高兴极了,命令天兵天将:"把海龙王家全绑起来!拿他们的胆做糖!"到这幕场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几天后,荆城县里疯传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贺知县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娶一个卖唱的女子为妻。

在县衙的书房里,贺知县正和周紫淇商议:“紫淇,我想请你当一次媒人,代我去向韦氏父女提亲!”

周紫淇皱眉道:“大人,这两人来历不明,您还不了解他们的底细,就决定要娶那韦娘,是不是太草率了?”

旁边的捕快阿威嬉皮笑脸地说:“头儿,大人这是一见钟情啊,我都被那韦娘迷住了,可是我不敢跟大人争,嘻嘻……”

周紫淇冷冷说道:“就是啊,那个韦娘既然人见人爱,江湖险恶,她怎么能一路平安到现在,没有被歹人巧取豪夺,而且毫发无伤?凭着女人的直觉,我总是觉得她怪怪的,不知道哪一点让人很不舒服!”

阿威笑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之道,人家久在江湖,自然有自保之术。至于您那女人的直觉,我看就是女人的天性——嫉妒!因为那韦娘太美了,你嫉妒人家!”

周紫淇眼睛一亮:“阿威,你提醒了我!大人,我可以代您提亲,不过为了表示诚意,我希望您以‘绝色’当作聘礼!”

贺知县微微一怔:“你是说我家那颗祖传的明珠——‘绝色’?这……”

阿威笑道:“大人,明珠换美人,不吃亏!正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明珠换不来韦娘嘛!”

贺知县点点头:“好,我就拿明珠作聘礼!”

周紫淇来到了韦氏父女的住处,表达了求亲之意:“我家大人出自书香门第,年少英俊,前途无量,绝

  徐四十找了辆独轮车,将母亲扶上车来到了泗州城,住进了统领的官邸。对配得上韦姑娘。而且他很有诚意,用传家之宝当聘礼,来表达对韦姑娘的一片真情!”

周紫淇打开锦盒,只见一颗硕大的明珠出现在眼前,流光溢彩,堪与皓月争辉!那老头儿韦辛看得眼睛都直了,韦娘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丝毫不为所动:“小女子虽是卖唱之人,人穷但志高,从来不将这些奢华之物放在眼中。但贺大人肯将明珠作聘礼,足见诚意。小女子已经厌倦了江湖漂泊,愿意嫁给贺大人!”

周紫淇点头说:“这颗‘绝色’明珠,价值连"好嘞,您坐好了。"祖父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把手上的汗吸干,手握在车把上,大力吸口气,脚蹬地,像头耕地的牛!可那胖老板少说也有两百斤,再来祖父这几日就吃了几个面饼,手上没气力,车刚动就往后翻,哐的声,胖老板砸到后面的地面,祖父倒给翘的老高。这可把老板气坏了,个大脚把祖父踹出门,还把他最后几个铜板收了,说是医药费。城,韦姑娘却视如粪土,可见心性高洁,绝非贪财好利之人,这我就放心了!三日之后,花轿就来迎娶,祝两位百年好合!”

虽然时间仓促,但是以贺家在荆城县的地位和实力,成婚之日,婚礼还是办得热热闹闹,宾客云集,风光十足。

夜幕渐渐降临了,前厅的客人们还在饮酒喧哗,后院的洞房之中则寂静很多。贺知县掀起了新娘的盖头,只见韦娘艳若桃李,明艳照人。作为媒人的周紫淇见此情景,正想功成身退,韦娘起身叫重跟孩子们在栗树行玩耍说笑,指着棵棵的数着:"这棵是栗树王,这棵两支相交称栗王后,那群栗树叫王子,两旁站立的叫大臣。"说完,突听栗树枝叶嗦嗦的响,好象听懂了重的话样,孩子们吓的紧往外跑,往后看时,朱重好象没事人样,走了出来。住了她:“周捕头,你是大媒人,应该让我们夫妇敬您一杯谢媒酒!”

在处女泉附近的黄河岸边,有个小村落,叫吕家村。吕家村因村里十多户人家大多姓吕而得名。村里人大都以打渔为生,只有两户比较殷实的人家是倒腾买卖的,户姓王户姓高。两家都是青砖瓦房,在群茅草房中显得格外气派。村头老榆树下傍树而建的个既小又破的茅"那怎么能行!我是军人,不能临阵脱逃!"花弧严肃地说完,就急匆匆地拿起枪,激动地演练起枪法来。没想到刚挥舞了会儿,他就累得气喘吁吁,腿也疼了起来。那条在战场上受过伤的腿,这几年直忽好忽坏,有时候连走路都有点跛脚。草房是对父女住的,大家都管他叫吕老汉。

韦娘亲手斟满了三杯美酒,三人一饮而尽。周紫淇刚要告辞,忽然腹痛如刀绞:“酒,酒中有毒!”

同时,贺知县也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韦娘美艳的脸上露出了阴毒的笑……

门被推开,老头儿韦辛走进来问:“老四,怎么样了?”

韦娘恶狠狠地说:“两个都倒啦!哼,今晚就给老大老二报仇!”说完话,抽出一把匕首,刺向周紫淇。

这一刺却没刺着,周紫淇一个翻身,与韦娘抱在一起!韦娘大吃一惊,这时阿威带着捕快冲了进来,一番恶斗,韦娘和韦辛都被擒住,上了镣铐。

周紫淇走上前去,伸手往韦辛脸上一探,揭下一张人皮面具来,面具下是一张三十多岁的凶悍面孔。周紫淇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韦辛,你就是四大恶盗中的珠宝大盗韦天良,而这位千娇百媚的韦娘,就是双面大盗阴雄!你们是来报仇的,对不对?”

韦娘恨道:“我们的计划天衣无缝,你们是怎么识破的?”

周紫淇冷笑道:“我见你第一眼就感觉怪怪的,阿威说这是女人的天性——嫉妒。这句话提醒了我,我想起女人还有一个天性,就是对珠宝的迷恋。我特地要贺大人拿出明珠‘绝色’作为聘礼,就是要试一试你。一个女人将黄金白银视如粪土,还有可能,可是这颗明珠流光溢彩,美丽绝伦,它摆在你面前你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所以我大胆断定,你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男人竟能扮女子扮得如此美艳,江湖中只有一人——平日里就忽男忽女的双面大盗阴雄!所艾老爷见巧娘不肯以实言相告,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说道:"今日有幸,得遇如此巧人巧对,斗胆再请姑娘赐教。"于是向店小借了纸笔,写下数十来字并说道:"艾某最喜扬州瘦西湖,秀美奇丽。昨日游览后,作此联,不知巧娘可能解读?"以我们早就做好了部署,准备生擒你们。刚才的毒酒黑后生滚动圆鼓鼓的斗鸡眼珠,朝鲁妹瞟瞟:"哈!漂亮的大姑娘,你做的啥行当?"鲁妹说:"你问姑娘啥行当,姑娘是个巧工匠。"黑后生又把鲁走出了县衙,金心里别提有多窝火了,这赵文才性格多变,如果渭河大堤将来真的出了事故肯定会拿自己去顶罪。与其等着被赵文才治罪,不如到哥哥那里告上他状,先把他赵文才治罪打入大牢。妹从头看到脚,想要娶回家当老婆,说着,便伸手来拉鲁妹。这时,鲁班榔头隔开他的手,喝道:"滚开点!"我和贺大人并没有喝,偷偷倒在了袖子里。本来我们还在苦恼,怎么将四大恶盗中的其余二盗抓捕归案,想不到你们却自己送上门来,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韦天良与阴雄无话可说,被押入大牢。周紫淇将明珠完璧归赵。看到她恋恋不舍的表情,贺大人微微一笑说:“紫淇,这一次你又立下大功,这颗明珠就送给你……”

周紫淇惊喜万分:“真的?”

贺大人接着说道:“愿你身体健康,长生不死,……就送给你观赏两天,要还给我的!”

周紫淇一下子泄了气:“大人,你是不是在耍我?”

贺大人哈哈大笑:“我只是想印证一下你的论断。平日里理智冷静的周大捕头面对明珠也迷恋不舍,上了我的当,看来这女人对珠宝还真是有一种天生的狂热啊!”

选自《故事家》

标签:明珠绝色

    上一篇:曾国藩的观人术 下一篇:夜遇巨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